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二·一六”革命烈士钱芳祥

更新时间:2023-07-18 11:30:02点击:

1990年11月25日,钱芳祥(字蓂阶) 出生在巴中县隐镇新开寺山村的一户农民家里。在龙隐镇龙山小学毕业后,考进重庆联中。时值五四运动以后,新思潮传入四川,他也深受影响,积极投身爱活动,宣传抵制和销毁日货。他给家里写信说:“遍街都是洋货,这是中国人的耻辱”。1921年,钱芳祥因阅读进步书籍被学校开除。

1924年夏,钱芳样考入成都大学预科。因为家庭经济困难,钱芳祥尽量节衣缩食,经常穿一件黑布马褂,头发胡子长得很长才进一次理发店。

1925年钱芳祥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五卅”惨案发生后,他在校内发动同学参加声援活动。由于他年龄较大,知识渊博,办事沉着稳健,同学们都尊称他为老大哥。这年寒假,被选为成大学生会的总务长。

1925年12月,成大学生会率领全体同学,到正在召开的四川善后会议会场上去请愿,要求解决经费和校址问题,并造具一个每年需款60万元的预算上报。接着,由钱芳祥、贾铨(子群)、陈古松、张远芳等作为学生代表,到南充迎张澜履任校长。

1926年暑假,有人反对改高师为成人,也有人公开发表宜言要驱逐张澜校长,甚至盗走学校的校印。钱芳祥以学生会的名义召开全体学生大会,号召大家暑假不回家,一同参加护校活动。经过一个假期的斗争,学校安然无恙。11月11日,国立成都大学宣告正式成立,校方认为钱芳祥办事得力,出布告嘉勉,并准至毕业期间,享受免费优待。

在声援“‘五卅”惨案中,成大涌现了不少爱国青年。钱芳祥同李正恩、贾铨(子群)、苏光粥、张星石、梁造金等发起,邀约钟铁云、王道文、张代耕等同学参加,在成都大学组织社会科学研究社,钱芳祥任执行委员会主席兼组织部长。1926年至1927年间,该社相继扩大组织。在北伐胜利声中,钱芳祥按照党的指示,提出修改社章,改原来的学术研究为青年革命团体,宣布奉行新三民主义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投身民主革命。1927年秋,钱芳祥又在党的会议上提出:社会科学研究社的宗旨还需加以修改,应以唯物史观为理论指导,研究社会革命的实践,才能适应革命形势的发展。他常说:“如果不学习理论,形势一变,就会迷失方向”。

社会科学研究社有党的指导,又有党团员起骨干作用,研究问题有一定的理论水平,因此名声响亮。进步青年纷纷参加,社员由最初的30多人,发展到二三百人,还在农业专科学校和彭县建有分社,并办起《野火》半月刊,宣传革命思想,批判错误理论,揭露军阀罪行。张澜先生每年拨经费60元予以支持。《野火》办起来后,钱芳祥除撰稿外,还亲自参加油印,设法扩大发行。

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社会科学研究社立即张贴了武汉国民党中央讨伐蒋介石的文告和郭沫若的文章—《请看今日之蒋介石》,并出墙报揭露反动派破坏革命的种种罪行。国民党成都市党务登记委员会指控钱芳祥、李正恩、王向忠、钟铁云、苏光弼等人为共产党员,请省教育厅转函三军联会办事处通缉法办。7月,便衣特务在皇城门口抓捕了中共成大党支部书记李正恩,钱芳祥即被选接任书记,继续坚持斗争。

是年秋,成大支部已有党员23人,按上级党组织决定改为特支,由钱芳祥任特支书记。年底,党的“八七”会议精神传达到基层,钱芳祥组织特支全体党员和社会科学研究社成员学习贯彻;除在《野火》上宣传外,还以社的名义把土地革命、武装暴动、建立苏维埃等口号油印成大字标语,从城内一直张贴到东门外。这段时间,钱芳祥奋不顾身地工作,他寝室里的小油灯,每天晚上都是到半夜以后才熄灭。1928年2月14日,在省一中择师运动中,学生失手打死新任校长杨廷铨,反动派即以此为口实,借机大肆捕杀共产党人。2月16日凌晨,荷枪实弹的军警包围了成大,带队军官按照名单叫出钱芳祥等六人,他泰然笑着对同学们说:“砍头流血,铁窗风味,是革命者的家常便饭”。当天下午,钱芳祥和其他13位革命志士一起,被害于成都下莲池。

就义时,钱芳祥等高呼口号:“工农兵联合起来,打到封建军阀!” 钱芳祥能够临危不惧,视死如归,并不是他不爱惜自己的生命,而是在执着地追求比短暂的生命更加崇高的光辉理想。早在  “三·三一”惨案发生时,钱芳祥的表哥彭哲先,很为他的安全担,写信谆谆嘱咐,要他密切注意,免遭不测。他回信说:“已许身革命,难考虑个人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