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一路歌声的黄强

更新时间:2023-07-25 11:30:08点击:

天山脚下是我可爱的故乡

当我离开它的时候

好像那哈密瓜断了瓜秧

……

啊,亲爱的战友

我再也不能看到你

雄伟的身影

和蔼的脸庞

啊,亲爱的战友

你也再不能听我弹琴听我唱歌

黄强,一名普通的公安民警,用自己对党忠诚、冲锋在前、不怕牺牲的实际行动,履行了新时期公安民警“立警为公、执法为民”的庄严承诺,用青春和热血向党和人民上交了一份优秀的答卷。

2007年1月5日,黄强在帕米尔高原山区执行侦查搜捕任务中,与恐怖分子英勇作战,不幸光荣牺牲,年仅21岁。

2007年1月6日,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党委追认他为中共产党党员,并授予黄强一等功。

2007年1月8月,公安部政治部批准黄强为革命烈士

2007年1月9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殡仪馆举行的追悼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政委王乐泉在告慰英灵时说,黄强是在与暴力恐怖分子的顽强战斗中牺牲的,是公安民警的楷模,是当代青年的榜样。他为祖国安全和边疆稳定付出的一切,昆仑山不会忘记!帕米尔高原不会忘记!叶尔羌河不会忘记!新疆各族人民不会忘记!

2007年1月12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团委、青联追授黄强“新疆五四青年奖章”。

“你走了,但你的事迹会铸造成永不磨灭的丰碑,高高矗立在我们的中;你是爸爸妈妈的好儿子,用拳拳寸草心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你是祖国最忠诚的卫士,用血肉之躯为我们创造了和平的环境……”这是少先队员们在迎接英烈回归仪式上铿锵的誓言。

黄强,1985年9月2日生于龙泉驿洪河镇三桥村五组(现已并入大面街道东洪社区)。“在黄强成长的过程中,我逐渐发现他对当警察特别感兴趣,于是便开始有意识地培养他。”黄强的父亲黄长根虽然没有读过太多书,文化水平也不高,但他很懂得如何去培养儿子。

1988年的一天,3岁的黄强与爸爸在一起又开始玩起了游戏

“强强,告诉爸爸,以后长大了想当什么?”黄长根问儿子。

“我要当警察!”儿子的回答斩钉截铁。

“那,你告诉爸爸,为什么偏偏要当警察呢?”

“当警察可以抓坏人。”

“抓坏人可不是件轻松的事,因为坏人要还手的,你怕不怕坏人动手打你呢?”

“我不怕,我就要当警察。”

“那你告诉爸爸,要怎么样能当一名警察呢?”

“我知道,就是要有棒棒的身体。”

“那要怎么样,身体才能棒棒的?”

“像叔叔一样,当了解放军就会身体棒。”儿子的回答虽然稚气未脱,但目光那样的坚定。

黄长根后来明白,黄强有个远方亲戚原先在服役,后来退役在成都市公安局当警察,没想到小黄强这么有心,也把当兵、做警察当做了自己的人生追求目标。

为有意识的培养儿子,从此,黄长根与儿子玩起了当警察、抓小偷的游戏。不过,在黄长根的记忆中,好像自己从来也没有当过一回警察。而且,小黄强每次当警察时,如果不把“小偷”给抓住,他就决不停下来。

有一次,父子俩又开始玩起了游戏,恰在此时,黄强的妈妈陈先玉忙完地里的活路回到家里。正当她准备给父子俩做饭时,儿子硬拉着她一起玩游戏。

“妈妈忙不过来,要给强强做饭吃啊,如果妈妈不做饭的话,我们的小警察就会饿肚子哟!”

“不怕,人家警察叔叔三天没吃饭都不饿。”从丈夫的口中,陈先玉才知道,上午父子俩在家看了一部缉毒片电视剧,为了抓住贩毒分子,警察在大山里不吃不喝三天,终将犯罪分子擒获。

妈妈说:“那行,不过要先说好,警察可不能喊肚肚饿哟。”

黄强把妈妈安排在饭桌前,父亲照例当起了小偷。爸爸为了考验儿子,那天他藏得特别隐蔽,黄强找了近10分钟也没找到。在暗处看到找得特别着急的儿子,爸爸就自己走了出来,告诉他,“儿子,‘小偷’来‘自首’啰。”

谁料到,黄强看着眼前‘自投罗网’的‘小偷’,却一下子哭了起来,嘴里不住地嚷嚷,“不干,不干,‘小偷’不可以自己跑出来,要警察抓到的才算数。”

黄长根只好重头来过,这一次,黄强终于把“小偷”抓住了,并把“小偷”押到饭桌前审问起来。

4岁时,黄强同村里的小朋友们一起,开始了自己的幼儿园生活。三年的时间,这个坚强的小朋友给幼儿园老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有一天,班上小朋友正在一起玩一种叫“老鹰抓小鸡”的游戏。老师当鸡妈妈,护着自己的孩子们。为了躲避“老鹰”的“攻击”,“鸡妈妈”带着“鸡宝宝”左躲右闪。突然,只听到一声“哎呦”,老师赶快停下一看,只见黄强趴在地上。原来,由于跑得太急,黄强摔倒了,额头不偏不倚地撞在椅子角上,瞬间就鼓起了一个大包。正当老师准备把小黄强抱起来时,小黄强告诉老师:“自己摔倒的就要自己爬起来,警察全部都是这样的。”

这话把老师愣住了。虽然事情是玩游戏引起的,但老师还是感到自责,下午放学后,老师牵着小黄强的手,专程来到黄强家,向黄长根赔礼道歉。

当老师把事情告诉黄爸爸时,黄长根一下子笑了:“老师,他倔强得很!从小就想当警察。他这都是从电视里的警察那里学来的呢!”

“这孩子,长大后一定会有出息的。我以后也注意培养他这方面的兴趣。”临别时。老师这样对黄长根说。

1992年9月,黄强进入三桥村小学(洪河小学三桥分校的前身)读书。上了小学,小黄强的一举一动都开始朝着警察看齐。

黄强家离学校大约有3里路的样子,自幼经过严格教育熏陶出来的他,从一开始就比别的小朋友更懂事。当别的小朋友都是爸爸妈妈,或者爷爷奶奶每天接送时,小黄强却自己一个人独自走路上学、放学。

从黄强家到学校要经过老成渝路,来来往往的车辆特别多,半路还要经过一个十字路口。但已渐渐懂事的黄强始终不让父母或爷爷奶奶接送。“哪有警察还要别人来接送的嘛。我自己一个人能行。”

深知儿子想法的爸爸妈妈非常支持,但仍然每天要一遍遍地告诉儿子,过马路时要左右看,不要再马路中央停留,要跟同学一起走。

上了小学的黄强,开始注意自己的形象了。每天上学,衣服穿得整整齐齐,与外表的变化相同的是,小黄强对别人的关爱之心也开始闪现。

四年级的一天下午,班上一位同学上课时因患重感冒突然呕吐,教室里于是出现一股难闻的气味。当时,班主任李家英老师正在给同学们深情地讲述着课文,根本没有注意到教室里发生的变化。

黄强举起了手,告诉老师说要出去一下。在征得老师的同意后,黄强起身离开了位置,他没有立即走出教室,而是走到教室后面的垃圾工具存放处,拿着一只撮箕走出了教室。此时,老师才知道教室里有同学呕吐了,并迅速派同学将该学生背到学校医务室去了。

不一会儿,黄强端着慢慢一撮箕煤灰走进了教室。随后,他将煤灰洒在呕吐物上,然后将地面打扫得干干净净。

班主任李老师感到非常惊讶,平日里,李老师发现,黄强的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太好,但全身上下始终保持得干干净净,特爱整洁。而爱干净的人很多是不会去干这种脏活,但黄强却做到了。

很长一段时间,小黄强都把自己当做警察,沉湎于梦想之中,这不可避免地给他的学习带来了影响。在上三年级时的一次语文测验中,黄强只得到了80分。

小黄强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见此情景,李老师只好通知了黄强父亲。

一天晚上,待黄强把作业完成后,父子俩又开始了儿时的游戏。

这一次父亲没有玩小时候玩的警察与小偷游戏,而是给儿子出了一道题:一天,警察接到了报案通知,一名女青年死在了自己的房间里。两名警察来到现场,现场出了一滩水和很重的煤气味外,没有任何的线索留下,女青年穿着睡衣死得非常安详,一名警察当即断定是自杀,但另一名警察却不这么认为,通过认真的排查,最后终于断定是他杀,并将此案侦破,抓到了凶手。

题目讲完后,爸爸问:“我知道你从小就想当警察,你能回答这名警察的根据是什么判断出是他杀的吗?”

儿子想了很久,最终也没有找出答案。

见火候已到,父亲看着儿子,说:“要知道问题的答案,你需要对发现的一切现象进行严格的推理、排查、判断,这是一名警察必须具备的条件,如果只有强健的体魄,抓赤手空拳的坏人可能还行,但是,但如果你遇到的是狡猾的罪犯,说不定你就会被他制造出来的表面现象所迷惑,而让他逍遥法外。一名好的警察,不仅要有强壮的体魄,更要有超常的智力。只有文武双全,才是一名合格的警察。你知道爸爸的意思吗?”

“爸爸,我明白了,我一定要好好学习,让自己的头脑变得聪明,才能在以后不放过一个坏人。”

在这以后,黄强把心思用在了学习上,小学毕业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大面中学。

初中阶段的学习任务跟小学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每天,黄强要面对如山的书本,语文、数学、外语、物理、化学、生物、历史、地理,繁重的学习任务逐渐让黄强感到有些吃力。

“我知道,摆在我面前的路很漫长,也很艰巨,如果不付出相当的努力,任何的希望都会变成失望,任何的梦想都会变成空想。”在一篇日记里,黄强郑重地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从此以后,黄强拿出了他的坚韧不拔的毅力,勇敢地面对各门课程。学习,对他,不再是负担,他的学习成绩已名列前茅。在初中三年里,黄强不仅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还朝着既定的目标不断努力。

一天晚上,班主任老师黄先福找到黄强,告诉他:“现在,同学们都在忙于学习功课,由于考试的压力、升学的压力、许多同学怕耽误自己的学习,都不愿意当班干部,你愿意吗?”“我行吗?”从小对自己充满信心的黄强第一次犹豫了。一方面,他不知道自己行不行,另一方面,升学的压力而他也必须面对。经过思想斗争,他战胜了自己,愿意为同学们服务。黄强找到班主任老师,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黄强当上了班长后更加忙碌了。每天,他要完成老师安排给他的任务,各种主题班会要他来策划,各种活动需要他来协调,同学之间矛盾需要他去解决。

忙碌的工作和学习给了黄强更多锻炼机会。黄强后来告诉战友说,虽然搞班务工作,让他无法像别人那样将全部的精力都用到学习上,但他从中学会了如何与人沟通,如何与人合作,如何借助同伴发挥集体的最大力量。至于学习,他相信勤能补拙,如果能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将别人休息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他也不会落后。

黄强的外婆就住在大面,黄强长时间住在外婆家。每天晚上,外婆家的灯光要很晚才熄灭,那是黄强在刻苦努力。看着外孙每天学习得如此辛苦,外婆心痛了。

一天晚上,外婆等到孙子完成作业后,说:“强强,外婆看你学习得如此劳累,你可要自己注意身体啊。如果身体垮了,就什么事也干不成了。你不是还想当警察吗?没有强壮的体魄可不行。”

黄强说:“外婆,你别担心,我身体好着呢!你看,我多健康!”说完,他还特意在地上蹦了两下,以显示自己身体强壮。“当警察是以后的事,现在就是我打基础的时候。我可不想成为只有身体强壮的警察。”

临近初三毕业时,黄强妈妈因身体原因,无法再做地里的农活了,加之,黄强的爷爷奶奶年岁大,更需要人照顾。这样,家庭的重担一下子全部落在了爸爸黄长根身上。一夜之间,这个家庭仿佛变了个样。

但黄强变得更懂事了,每周离开家前往学校时,他都要一遍遍地告诫妈妈要注意身体;在学校时,脑海里也总是出现妈妈病弱的身体。

看着一夜间老了许多的父亲,年幼的黄强开始分担家庭重担。每次回到家,就帮助父亲做地里活,帮助父亲打扫房间,照顾妈妈。

因为家庭变故,初中毕业时,黄强选择了赴西河职中就读,因为那里可以获得相应的工作技能;他想尽快工作。因为上高中、上大学要花一大笔钱,家里为了给妈妈治病,已经欠下了很多债务,他不能再让父亲劳累,他要担负起做儿子的责任。

儿时的警察梦,开始逐渐远去。

职中的功课相对初中而言,压力小了许多,加之脱离了父母的“约束”,许多孩子就逐渐养成了一些不好的习惯,成天出没于各种娱乐场所,出没于网吧,谈恋爱、耍朋友。黄强身边的部分同学也不例外。

因为家庭变故,黄强成熟得特别快。这逐渐养成了他独特的性格,很多同学认为他孤僻,他看不起那些只会乱花父母血汗钱的人。在他眼里,缺乏责任感的人,将来不会有出息。他将时间都花在了学习上,时刻都在想着自己肩上的担子,他需要将更多的心思用在学习上,以对得住父母的期望。一次班上的一位女同学对他表示了爱意,却遭到了黄强的拒绝。他心里明白,自己还不到谈恋爱的时候。

2003年11月,一年一度的征兵工作开始启动,已满18岁的黄强已经符合参军入伍的全部条件。那个萌动了多年梦想又开始占据他的脑海。

11月3日,黄强来到班主任老师龙兴议的办公室,在说明情况后,他希望能得到老师的同意,允许自己请假去报名。

龙老师看着眼前的得意弟子,说:“黄强,你可想好了。凭你出色的成绩和优异的技能,找个理想的工作不难。而且,你不是常说要帮你的家庭解决困难吗?如果当兵的话,你需要重新调整人生坐标,这样,无论对你本人还是对你的家庭,都意味着要重新来过。你想过这些没有?”

老师的一席话,让黄强重新陷入了思考。回到教室,他一言不发,儿时的梦想与现实,两者缠绕着他,让这个18岁的男孩无所适从,丢下任何一样,他都舍不得。

“当兵虽然是你从小的心愿,但从心底来说,我还是希望你能继续学习,找个好工作,尽早为你的家庭出力。”老师的话不断在黄强耳边响起。

其实,注意到征兵报名的不只是他,在黄强家中,父亲也在为这事发愁。他深知儿子的理想,想到家里面临的困难,同样让他两难取舍。经过一整天的思考,他决定送儿子去当兵,以实现他的理想。当他把想法告诉妻子陈先玉时,陈先玉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11月5日,黄长根夫妇专程来到西河职中,把想法告诉了儿子。看着日渐苍老的面容,看着妈妈因病日渐衰弱的身子,黄强禁不住留下了眼泪。他向班主任老师请了假,一家人径直来到当时的洪河镇(现并入大面街道办事处)武装部,填写了报名表。

2003年12月,黄强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被分到了新疆反恐怖大队反劫机分队,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

黄强所服役的反恐大队主要负责与活动在我国境内的恐怖分子作斗争,这对战士的体能要求非常高。

黄强身体单薄,刚到部队时,很多训练项目都过不了关。引体向上,做了六七个,再也拉不上去;5公里负重跑、10公里越野跑,对他而言都像是过“鬼门关”一样。

“既然来了,我就要做个人样,决不给自己丢脸,也不给父母丢脸,决不给全班、全排、全连丢脸。”2004年1月23日,黄强在抵达部队刚好一个月时,在军营日记中写下了这句话。

由于特殊的作战需要,反恐部队对战士体能、训练科目、训练质量要求都很高。普通战士一般练1至2种武器,而反恐战士却需要熟练操作近15种武器;10公里负重越野跑,一般战士跑进45分钟算达标,而反恐战士必须在40分钟内跑完全程。

每天早上6点半钟,战友们都会准时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在操场上一圈又一圈地跑步。到后来黄强的10公里越野跑成绩达到了36分钟左右,成为了全连的冠军。

射击科目,黄强已从入伍时的10枪能命中两三发上升到平均成绩近96环左右,成为了一名神枪手。

三个月的集训,黄强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士兵。

2004年大年三十夜,正当全国人民都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之中时,反劫机分队接到上级命令,迅速赶往乌鲁木齐附近的一水库。

当时正值最寒冷的时节,气温低至零下25度左右。由于黄强刚刚执行另一件特殊任务回到连队,因此,当天的任务没有安排黄强前往,当黄强从战友们嘴里知道有紧急任务后,迅速找到排长要求上前线。

“不行,你刚刚执行完成任务回来,需要休息,而且,哪些人去哪些人不去,是连长亲自点的,军令如山,难道你不知道?”排长的话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离开操场,黄强没有回宿舍,而是来到连部。看着眼前这个决心已定的小伙子,连长没有多说什么,命令他:“立即到操场集合。”

“是,连长!”话语斩钉截铁。

等部队赶到水库时,眼前的景象让全体官兵大吃一惊:随着结冰后水库融水体积在增大,库壁的压力陡增,水库堤岸随时会发生垮塌。由于水库冰层下面是流动的水,如果发生垮塌,后果将不堪设想。

站在冬日近零下30度寒冷刺骨的冰水里,黄强和战友们一直战斗到第三天上午才回连队。

“黄强,你将来肯定会有出息,你以后的梦想肯定能实现。”同连的战友、龙泉老乡江福贵在知道这件事后,很有感触地说。

事实的确是这样。2005年底,就在江福贵等人即将退伍时,黄强接到一纸调令,通知他前往新疆自治区公安厅十六处(即公安厅特侦队)报到。黄强调入公安厅后,升任副班长,他刻苦训练的精神在全队树立了非常好的榜样,起到了示范带头作用。

“黄副班长,我想开‘小灶’(指因训练器械高,不借助战友协助上不去,个别体能较差的就自己加班训练),你能不能帮帮我。”

“行,没问题。”

在特侦队的一年时间里,几乎所有战士都找过黄强开“小灶”。

特侦队的任务很明确,就是打击恐怖势力。近年来,新疆恐怖分子与国外恐怖势力相勾结,严重危害国家安全。

2007年1月5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接到通知,新疆南部阿克陶县库斯拉甫山区有恐怖分子正在进行训练活动。

为了打击恐怖活动,保卫国家的安宁,黄强和战友们一起前往该地执行任务。当他们步行8个多小时到达该营地时,遭到恐怖分子的武装反抗。在海拔近3000米的高度,黄强与战友们面对凶残的敌人,勇敢地投入到战斗中。在与恐怖分子的武装冲突中,黄强被敌人的流弹击中了右腿静脉血管。

顾不得疼痛的黄强仍然坚持同队友们一起奋力阻击敌人。当随后赶到的救援人员展开紧急施救时,躺在担架上的黄强还在不停地叮嘱战友们:“前面还有敌人,不要管我……”

由于医疗条件有限,这位年仅21岁的英雄,用生命和鲜血谱写了他短暂而壮美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