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二·一六”革命烈士龚堪慎

更新时间:2023-07-28 11:30:03点击:

在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的腥风血雨中,中共川西特委学委书记兼成都市委委员,龚堪慎继续在成都领导学生运动,坚持斗争。1928年2月16日不幸在成都下莲池英勇就义,时年24岁。

龚堪慎,字伯言,1904年出生于宣汉县西北乡明月坝,父龚全五系清末监生,后经商,任宣汉县商会会长,是当地有名望的绅士。龚堪慎自幼熟读四书五经,兼善书法,最得父母钟爱。1917年他考入宣汉县高等小学,1921年考入绥属(绥定府)联中。龚堪慎英年俊伟,气宇轩昂,善辞令,长写作,且关时政,平素善于联系群众,富有宣传组织才能,任学生会会长,深为老师同学所嘉许。

龚堪慎在中学肆业时,家乡迭起兵燹,军方要他的父亲代理征收局长,他曾力劝父亲不要出任,未得采纳。后新任县长、局长到职后,借故拘捕其父入狱,大肆敲诈勒索。为营救父亲,他各方奔走,致辍学一年。他深感政府之腐败,官吏之贪婪,心中十分愤慨,立志为反对旧制度而奋斗。

1925年2月,龚堪慎离家到成都,拟转赴上海求学,而这时他结识了法政专门学校学生曹品(党员),二人志同道合,一见如故。曹品劝他说,寻真理何必远求,不如留下考法政学校,彼此朝夕相处,共同探索。龚堪慎听了劝告,逐放弃去上海的打算,考人了法政专门学校。在曹品的帮助下,他积极钻研革命理论,又与工学时期的好友,成都大学学生李正恩(党员)和志诚法政专门学校学生郭翼棠(党员)等经常互相砥励,以振兴中华为己任。逐步参加了革命活动。继后,加入了中共产党,任法政专门学校党支部书记。

龚堪慎求知心切,钻研刻苦,即使回家度假也孜孜不倦地研读革命书籍。他在家乡见到农民的负担很重,生活困苦,因此对残酷盘剥的租佃制度十分痛恨;对父亲经商置产,呼奴使婢的老爷作风也甚为不满,在劝阻无效后,采取了抵制行动,拒绝佣人给自己打洗脸水,洗脚水,拿烟倒茶,以身体力行开始,决心为改变剥削制度而斗争。

1925年6月,成都各界人民为上海“五卅”惨案连日举行集会,声讨帝国主义罪行。18日,在川北会馆成立上海英日惨杀华人案成都国民外交后援会,声援上海人民的正义斗争。龚堪慎负责后援会的宣传工作,积极组织宣传队分赴成都及附近十余县宣传,揭露英、日帝国主义的暴行,要求赔偿我国损失,为保障人权大声疾呼。在“五卅”惨案中被杀害的旅沪川籍学生何秉彝烈士的灵枢运回成都时,龚堪慎率领群众到牛市口迎祭烈士灵枢,形成声势浩大的抬棺行,再次向屠杀我国同胞的帝国主义示威。

1926年9月,英舰炮轰万县城,制造了死伤群众数以千计的“九·五”惨案,全国人民一致愤怒谴责英帝国主义的暴行,成都各界人民在党的领导下,成立了万县惨案成都国民雪耻会,龚堪慎被选为雪耻会负责人之一。为取缔贩卖英货,他任检查大队长。率领队员在全乐寺市场内查获大批英国香烟,立即搬出当众焚毁,并在现场演讲,控诉帝国主义的经济侵略及屠杀我国同胞的罪行,为国家民族伸张了正义。帝国主义的暴行,也激发了当时为教会统治的华西大学的师生员工的爱国热情。他们冲破教会的控制,参加全市的爱国示威游行,但却遭到美籍校长毕启的无理责难和压制,一批为首的爱国学生被开除。在党团组织的领导和雪耻会的支援下,华大的工人进行罢工,学生组织了离校团,开展退学运动,发表宣言和通电,反对帝国主义的文化侵略,提出收回教育主权的主张,并多次举行新闻界及各界人士的招待会,揭露帝国主义的丑恶面目,争取社会人士的同情和支持。龚堪慎和钟善辅等在工人和学生中进行了大量工作,发动他们支持华大师生员工的爱国斗争。高师和农专学生会先后发表了援助华西大学退学团宣言,迫使华大当局邀请各界代表进行调停。龚堪慎被推选为谈判代表参加谈判,在谈判中他以机智雄辩的才能,驳得毕启等人体无完肤,最后,取得了斗争的胜利。

1926年以来,成都各大、中学校纷纷建立进步社团,出版刊物,传播马列主义、积极开展反帝反军阀的斗争。这时,龚堪慎在省法专同曹品等成立了共进社,龚担任总务主任(即总负责人),把宣传活动扩展到校外,使共进社成为当时成都知识青年中最有战斗力的八大赤色团体之一。同年,龚堪慎与张星石(成大预科学生、共产党员)一起办《四川学生》周刊,由张任主编,在《新川报》副刊上发表。龚则奔走各校负责组稿,同张研究后送党的负责人刘愿庵审阅。刊物按期出版一年多,为传播马列主义理论,宣传革命理想,揭露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罪恶,提高群众觉悟,推动学生运动的进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1927年1月,龚堪慎当选为四川学生联合会第四届执委会主席,李正恩和郭翼堂也被选入学联领导机构,他们密切配合,积极开展学生运动。四川学联与成都市工会在这年一月共同召开成都各界人民庆祝北伐出师胜利大会,龚堪慎被选为大会主席团主席。同年4月4日,中共成都特支领导的各革命团体和国民党(左派)成都市党部等十五个团体联合成立重庆”三·三一”惨案省会成都后援会。四川学联组织各校学生召开大会、声讨军阀刘湘、王陵基屠杀革命群众的罪行,龚堪慎被选为大会主席。大会向全国发出通电,要求严缉凶手,惩办顽凶。龚堪慎在各种集会中。总过慷慨激昂的发表演说,鼓动群众同反动派斗争。

龚堪慎领导学联的活动,遭到军阀及其走狗的嫉恨。四川省会军警团联合办事处头子向育仁,4月份在成都进行一系列反革命活动,制造白色恐怖。唆使流氓捣毁成都市总工会及一切革命团体;下令通缉共产党员和左派人士,袭堪慎在被通缉之列,四川学联也被迫停止活动,他只得与曹品一起到资中暂避,两月后又返回成都。六月底,成都成立四川省成都市各界抗捐税大同盟,各校进步社团及广大师生分区上街贴标语、发宣言、作演讲,揭露封建军阀剥削压迫人民的罪行,要求裁兵裁厘,反对苛捐杂税。

由于四川军阀政府截留肉税,使教育经费来源枯竭,省立各校教职员联合向教育厅开展罢教索薪斗争。11月24日,中共川西特委发动成都大、中、小学校生罢教、罢课,指示龚堪慎召集各校学生会代表,成立成都省立各校学生联合会,统一指挥教育经费独立运动,龚堪慎和李正恩被选为成都学生联合会主席。成都学联立即组织宣传队上街讲演,出版《学生时报》,印发电文,揭露四川军阀摧残教育事业的罪行,呼吁全国、全川人民支援成都各校师生的正义斗争。反动当局在群众的压力下,12月5日召开教育经费独立会议,龚堪慎估计到斗争的复杂性,召开学联会议讨论对策,决定由学联派龚堪慎、李正恩、郭翼唐、苟永芳、江怒中、陈平等人作为代表列席教经会议,教职工代表和学生代表在会上相继发言,指出教育经费被截夺后,校务无法维持,教师无法生活,学生无法学习的严重后果,要求迅速解决教育经费问题。当局假惺惺地表示支持教育经费独立,但却避而不谈具体措施;并强调各校必须立即复课,学联代表对此提出两点要求:

(一)教育经费独立,必须等到刘湘、杨森两军长明确表态后再行复课;

(二)学联必须派代表参加教育经费收支机构或监察机构。

教育厅长万克明蛮横地拒绝学联代表的要求,龚堪慎等愤然退出会场,立即到成都学生联合会(学道街高工校内,今省教育厅)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组织广大师生同万克明等当面说理。万克明仍然态度横蛮,被激怒的群众将他揪出游街示众,押到中山公司内(今劳动人民文化宫)。勒令跪在八角亭上,自供罪状。经过反复斗争,当局只得接受条件,明令将肉税划作教育经费。

同年冬,龚堪慎还领导学联积极投入反劣币运动。由于四川军阀滥造成色低劣的半元杂版,造成金融混乱,物价飞涨,民不聊生。中共川西特委领导成都市民及工、商、学各界,开展反劣币运动。龚堪慎遵照党的指示,以学联的名义,于1928年1月4日发起召开反抗劣币大同盟第一次代表会议。会议决定成立四川各界民众反抗劣币大同盟,并立即开展宣传活动。大会推出代表向刘文辉、邓锡侯、田颂尧三军长请愿,提出三条要求:(一)请三军长捣毁铸劣币私厂,否则,由民众力量捣毁;(二)以四川造币厂铸造的银元为标准,定期掉换,收回市面游行的劣币;(三)禁止大银元及良币出境。同时组织工人罢工,商人罢市,学生罢课。各校师生闻风而动,纷纷走上街头,张贴标语,散发传单,抨击劣币的害处;揭露军阀只顾牟取暴利,不顾人民死活的罪行。龚堪慎亲自率领共进社同学在五进同堂街一带演讲,听众云集,群情激愤,一致要求游行示威。龚堪慎率领队伍到布后街时,汇同郭翼堂率领的宣传队一起,沿途高呼口号,参加游行的人愈来愈多,形成上千人的大队,经湖广馆街、商业街、春熙路,折往总府街中山公园内集会讲演。这次游行大大推动了反劣币行动,各行各业都动员起来,迫使军阀停止铸造劣币,并设立劣币兑换所。

龚堪慎作为川西特委学委书记,四川学生联合会主席,带领学生向反动派发起一次又一次的斗争,充分显示出他坚强的斗争意志和卓越的组织能力。

1928年初,反动派将年轻学生失手打死杨廷铨之事,嫁祸于共产党人,乘机制造借口屠杀革命青年。2月16日晨,派重兵包围成都各大、中学校,龚堪慎被抓到军警团联合办事处。当天下午,便和其他革命志士被枪杀于成都下莲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