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朱向离的革命生涯

更新时间:2023-05-21 11:30:03点击:

   朱向离(1911-1950)又名朱指南,化名林琳,张文成,山西省平遥县人。中人民解放军第一七八师政治部主任,成都解放后奉派任国民党起义部队三兵团军事总代表。1950年初从我县石板滩镇返回成都途中,遭叛匪伏击,光荣牺牲。

   朱向离出身于一户破落地主家庭。其父朱成正,前清秀才,参加过中国同盟会。1918年,朱向离入本村初小读书,1924年进平遥县第二高级小学。在校期间,受中共党员朱宝善、冀云程、任行健等人的影响,思想激进,向往革命,积极参加讲演、募捐等宣传活动,支援上海“五卅惨案”后的工人反帝斗争。1927年初,其父病逝,家道衰落,朱向离被迫停学,进县城崇丰厚钱庄学徒谋生。1930年夏,考入太原成成中学。面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和国民党当局退让投降政策,深表愤慨,在中共地下党员刘墉如、武汉三引导下,他参加了学校的进步学术组织“拓荒社”。研究社会科学,探索救亡道路,逐步成长为一名学生运动的积极份子和领袖。1931年,太原学生开展了抗日反蒋运动,朱向离作为市学生会后援会执委,积极投入了斗争。1932年冬,太原一师发动驱逐反动校长黄丽泉的运动,他作为成成中学的代表,组织学生到省政府请愿取得驱黄斗争的胜利。朱向离在学生中的爱国活动引起反动当局的注意而遭致通辑,被迫转到北平中华中学。在校,经冀云程介绍,参加了反帝大同盟,以后又加入了共青团,1933年4月转入中国共产党。随即奉派到河北张垣、冯玉祥组织的民众抗日同盟军中工作。1934年初随冀云程返回平遥老家,以本村两级小学教员身份掩护做地下工作。次年春,转移到五台县大建安小学当教员,先后任五台党的特委和区委委员,参加川至中学人民武装自卫会的领导工作。1936年2月,在筹组中共五台县委工作中被捕,先后被关押在阎锡三的警卫营、宪兵队中。在狱中,不为酷刑利诱所动,始终没有暴露党的组织,但却失去了组织联系。

1936年“西安事变”,促成了两党再次合作抗日。阎锡三也被迫与我党建立统一战线,朱向离也随之出狱,经军政训练班学习后人伍。先后在国民党军官干部教导团军士队任指导员、教导二团政治部任干事。1938年3月,调决死十一纵队游击支队工作。在工作中,他坚决执行党的统一战线政策,依靠组织,深人群众,团结进步分子,与阎顽分子的反共政策和反共活动进行了有效的斗争。

1938年6月,进延安抗大学习。次年8月,任第三八六旅第十六团一营教育干事。

朱向离从获释后,即要求恢复党的组织关系,同时以共产党员的条件要求自己,积极为党工作,由于战争频发,交通梗阻,调查不便,党组织征得本人同意,于1938年9月,重新吸收他入党。旋即调任团敌军工作股副股长,后调旅特务队,被派在山西祁县、太谷一带做外线秘密情报工作。在工作中,他沉着镇静,处险不惊,获取了许多有价值的情报,受到上级的表扬。

1940年冬,日军遭百团大战的沉重打击后,对我抗日根据地的“扫荡”、“蚕食”日益加剧。1941年冬,太岳军区党委派朱向离打人表面上属日军六十九师团管辖的伪“大汉义军”司令部。担任由陈赓、薄一波亲自领导的临汾情报站的党的支部书记。他化名张文成,以行商身份往来于抗日根据地和敌占区临汾、洪洞之间。后来,又以日军第六十九师团晋南棉织厂营业员、营业主任、经理等职位为掩护,获取敌顽情报配合根据地人民反扫荡斗争。

1941年8月,临汾情报站及时把日寇的“治安强化运动”总计划等情报上送太岳军区,军区立即制定对策,指挥各地有效地粉碎了敌人的阴谋。

1943年9月,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挖空思,妄图对我太岳根据地进行“铁滚扫荡”。他调集了日伪军两万多人,亲任“扫荡”总指挥,扬言要在太行山建立一个“剿共实验区”。敌东京参谋部对此极为欣赏,为瞻瞩“皇军”的“赫赫战果”,抽调了由服部直臣少将率领的有旅团长、联队长、少佐等120多名各级军官参加的战地观战团,到太岳前线观战。此时,战斗在敌人心脏的朱向离等,坚定沉着地配合了我军反“扫荡”部署。战前,把敌人的活动报告军区;“扫荡”过程中,又派人随敌前线指挥部进入根据地,观察敌人动向及其部署,及时通报军区。敌战地观察团到达后,他们准确地报告了该团成员,出发地点,行军路线,使我方对敌活动了如指掌。10月24日,敌观战团乘车开赴前线,他们趾高气扬,不可一世,俨然把中华大地当成他们的“皇道乐土”,殊不知行进在洪洞城东的韩略村途中,即遭我军伏击,除3人逃脱外,余被全歼。从而,打乱了敌人部署,对粉碎敌“铁滚扫荡”起了重要作用。临汾情报站的成绩,受到中央社会部和太岳区党委的专电嘉奖。敌“铁滚扫荡”失败后,怀疑“定是出了内奸”。对日伪人员进行一次大的反复甄别,结果师团长清水中将被撤职,第一军团参谋长被调职,伪冀宁道(临汾)道尹丢了官,而朱向离等过去为他们提供的,经陈赓司令员亲自领导编拟的根据地基本情况的情报,却被认为“真实可靠”,而安全无恙。

朱向离深入虎穴,同敌人进行了五年错综复杂的艰苦斗争,直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安全检查撤出。其间,获取了大量情报,对太岳乃至华北地区的对敌斗争,做出了重要贡献。

解放战争时期,朱向离先后出任太岳军区一分区情报处长、军区政治部敌工部副部长,八纵政治部敌工部长,六十军敌工部长。他随部队转战晋南、晋中、进军陕南,参加了运城、临汾、晋中、太原、扶眉诸战役,做了大量瓦解敌军的工作,争取了一大批士兵参加我军。在整个解放战争中,仅向六十军投诚的即达10万人之多。

1949年10月,朱向离调任一七八师政治部主任。11月底,随部队投入西南战役。他们从渭水之滨出发,越秦岭、渡栈道人川西平原,爬山涉水,追歼逃敌,于12月30日进入成都。在进军途中,他深入连队,宣传群众,巩固部队,扩大我军的政治影响,对胜利完成进军大西南的任务,起了积极的作用。

部队进入成都后,朱向离以其丰富的统战工作经验,被派往国民党起义部队第三兵团担任军事总代表,负责改造整编起义部队的工作。他领导数十名军代表日夜紧张工作,了解情况,宣传政策,依靠进步的士兵和下级军官,以兵促官,以下促上,孤立与揭露少数反动份子和特务份子,使改造整编起义部队的工作得以顺利进行。就在此时,朱向离接到军委总部调令,要他到北京报到,准备出国做武官。

1950年2月5日,朱向离向新到的总代表交代完工作后,在一个骑兵班的护送下,从石板滩返回成都,途经龙潭寺管辖的院山寺脚,突遭叛匪伏击,全体壮烈牺牲。朱向离时年38岁,壮志未酬,英年早陨!蜀中人民在其殉难处附近我县木兰乡十里店建起了烈士陵园,寄托为建立新中国而英勇牺牲的朱向离等先烈们的怀念与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