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英烈许建业:少年壮志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许建业,原名许明德,又名许明义、许立德,曾化名杨绍武、杨清。一九二O年九月十八日诞生于四川省广安市邻水县西天乡杨河村洞子口大塆。其祖父许登云,是清光绪年间武生(即武秀才),武术超群,为人正直,好行侠仗义,乡人敬之。许建业的父亲许梁栋,通经史,明大义,民国初年曾执掌当时邻水县城西乡的乡政,他为官清政廉明,颇得群众爱戴;后调任邻水县收支所任所长。任职期间,不卑不亢、廉洁奉公;解甲归田时,两袖清风,安度晚年。
 
  许建业年幼不幸,四岁丧父。后洞子口大塆失火,许建业家的房屋家产,付之一炬。其母刘丹成只好带着许建业、许菊芝(又名许文君)两兄妹投奔到当时邻水城东乡(今延胜乡和长安乡一带)许良相家,开始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许良相是许建业的亲伯父,是当地有财有势的地主,有沃田上百亩,青瓦房数十间,但为富不仁,待人刻薄刁钻,十分歧视许建业一家。族人中有几个坏了良心的妄图逼许建业母亲刘丹成改嫁,意欲夺其田产。后经县衙派人查询,刘氏确实有一子一女,这些人的阴谋诡计才未能得逞。
  许建业有个堂兄,更是仗其父势和他本人身高力大,经常欺压幼小瘦弱的许建业,把小建业当马骑,不从就拳脚交加。许建业渐渐长大起来,人世间不平的感受逐渐加深,反抗的情绪逐步萌芽渐渐发展到公开对抗。有一次,许建业正在院坝上踢足球玩,恰逢堂兄匆匆路过而又未在意,许建业则乘势向他踢去一球,“嘣”的一声,球正好落在他腿上,吓得他胆战心惊负痛仓惶溜走。少年许建业心里高兴不已。这样,许建业从少年时代起就逐渐养成了不畏强暴、不屈服压力的坚强反抗的性格,为他后来走上革命道路并英勇献身奠定了思想基础。
 
  许建业母亲刘丹成,爱子如命,见儿子被人打骂,痛苦失声。她下定决心,变卖了嫁妆首饰,也要让许建业上学读书,以求儿子将来成才,脱离牢笼,不再受人歧视和欺侮。
 
  许建业先读私塾,后入县立菁拱小学学习。为了早谋职业,减轻慈母的负担,一九三三年秋,许建业考入邻水县乡村师范训练班学习。读这个班既不交学费和伙食费,还可以在受训期满后谋得一个小学教师的职业。哪知好事不长,邻水县乡村师范训练班因国民党四川省政府教育厅不予批准而停办,许建业于一九三四年秋失学。
 
  失学后,许建业并未灰心失望,他继续补习功课,于一九三五年春考入县立中学(即今邻水中学的前身,校址在今邻水县城文化馆一带)第十二班学习。受苦多难的母亲的希望,世道的混乱不平,伯父的歧视,堂兄的打骂,都激励和鞭策着许建业奋发努力,刻苦读书。他理科成绩优秀,数学、物理、化学考试常得满分;文科学习也很出色,语文、英语成绩,常在班上名列前茅。
  许建业喜欢体育运动,不仅是游泳能手(他蹬仰水时可露出胸脯)、足球爱好者,而且还是学校篮球校队——“钢铁篮球队”的主力队员,他特别善于抢球、拦球。体育锻炼炼就了许建业一副健壮的体魄,也培养了他勇往直前、坚韧不拔的性格。
 
  许建业性格开朗活泼、乐观自信,说话很风趣幽默。他与同学们关系相处甚好,常与进步学生接近,常到县城进步图书社——“星光图书社”阅读《大众哲学》、《生活周刊》等进步读物。许建业关心国家大事,他常对同学们讲:“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他最喜欢吟诵岳飞的词《满江红》和范仲淹《岳阳楼记》中的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以自勉。从青少年时代起,许建业就逐渐养成了奋发上进、不甘落后、顽强进取、热爱祖国的可贵品质。
 
  邻水县立中学是一所具有革命斗争光荣传统的学校,在那血雨腥风的黑暗岁月里,进步师生从未停止与国民党反动派、反动军阀、反动学阀的斗争。那里,熊复、甘惜芬、尹超凡等人,通过各种渠道,历经艰险,先后奔赴延安和解放区,成为党的宣传事业的骨干力量。许建业进校后就受到这些志士仁人大无畏革命精神的影响,很快成长为革命队伍中英勇战斗的一员。
上一篇:从挑脚夫到司令员的谢祥军 下一篇:坚贞不屈的共产党人许建业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