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不应忘记的烈士李鹤龄

更新时间:2023-05-30 11:30:03点击:

李鹤龄,原名李登寿,又名李松林,郫县郫筒镇东街人,生于1902年8月6日。其父李星衢,以经营古旧衣货为业。

李鹤龄于1913年考入郫县高等小学,后转人模范高等小学第一班,学习成绩居全班第一。1915年李鹤龄考入成都联合中学,1917年考人北京清华中学。在清华中学读书期间,李鹤龄曾参加著名的五四学生爱运动。当时正值青年学生赴法勤工俭学的高潮,李鹤龄于1920年4月去法国,先在巴黎附近的枫丹白露中学补习法文。由于成绩优良,他被华法教育会聘用,做批转信件的工作。1921年秋,经华法教育会华籍秘书李光汉介绍,李鹤龄任华籍女律师郑毓秀的“代笔师爷”。郑毓秀系广东人,是民国二年(1913年)留学法国的唯一女官费生,留学期间曾三次回国。郑毓秀于1922年春在巴黎大学发表博士论文后,成为中国在法的名流人士,与法国的政界大员有密切的往来,拜法国国会议员禹格勒阿为义父。郑毓秀所住的房屋就是其义父赠予的。

留法勤工俭学的青年到法国不久,就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第一次世界大战使法国的经济遭受到严重破坏,物价飞涨,许多工厂停业,新去的许多勤工俭学学生不但无工可做,连学习也无法进行。为了解决生活问题,青年学生组织起来,开展争取“三权”(吃饭权、工作权、求学权)的斗争。李鹤龄与同学们一起向中国驻法公使陈箓请愿,明确提出“三权”要求。陈箓却勾结法国军警殴打学生,激起旅法华侨团体和国内各界的一致声讨。1921年4月,中国北洋政府总统徐世昌向法国政府贷款五亿法郎,用以购买军火打内战。留法勤工俭学的同学们得知此消息后,群情愤慨,在赵世炎、周恩来、陈毅、蔡和森等同学的领导下,筹备并召开了“反对中法借款大会”。李鹤龄和他的同学们一起参加了轰轰烈烈的拒借大会,大会上,中国驻法公使馆一等秘书王曾思代表公使陈箓参加大会,愤怒的学生们质问王曾思借款一事,王矢口否认,遭到同学们的痛打。由于在法学生们的反对,国内各界人士的痛斥,北洋政府的借款一事未能得逞。 1921年,北洋政府和官僚政客吴稚晖等人,以照顾勤工俭学学生为名,用庚子赔款的一部分,在法国里昂修建了中法大学(简称“里大”)。但是,当中法大学建成后,招收的学生却大部分是由吴稚晖从国内招来的官僚贵族子弟,对勤工俭学学生一个不收,这就引起全体勤工俭学学生们的极大愤怒:9月21日,勤工俭学学生代表陈毅、陈炎等104人,不顾法国军警和校方的阻拦,涌进中法大学,占据一座楼房。勤工俭学的学生代表强行进驻“里大”后,生活上遇到很大的困难,同学们节衣缩食,千方百计筹集钱款支援他们。中国驻法公使陈箓和在法的官僚政客吴稚晖等人,表面上假情假意地同学生们兜圈子,暗中却勾结法国军警对进驻“里大”的学生代表下毒手。10月14日,法国军警将进驻“里大”的全体学生代表强制带上船,驱逐出境,遣返押解回国。

通过争“三权”的斗争、反借款的斗争和进驻“里大”的斗争,李鹤龄看清了中国北洋政府驻法公使陈箓,是迫害勤工俭学学生的在法罪魁,他暗下决要除掉这个罪魁。由于李鹤龄掌握中、法两种文字的能力较强,郑毓秀掌握法文的能力还可以,但中文能力却很差,写起中文来往往词不达意,且错别字连篇。所以郑毓秀草拟中文稿或做翻译工作时,都离不开李鹤龄这个“代笔师爷”,因此李鹤赞便住在郑毓秀的寓所内。这样李鹤龄就有机会接近在法的中国官吏,他决定利用这个机会枪杀陈箓。机会终于来了。1922年3月19日,为郑毓秀女士生日,法国政界不少的人和在法的中国官吏名流如公使陈箓偕夫人、领事廖世功以及中国铁道工程师张枯等均至郑毓秀的寓所贺寿。李鹤龄把从乐园购买的用作射击游戏的手枪(击中要害处也能致人死命)擦拭一新,上好五粒子弹,一切工作准备就绪。午宴上,李鹤龄看见陈箓那得意忘形的样子,气得咬牙切齿,多次情不自禁地把手伸进内衣,摸着枪把,很想当场就将陈箓打死,可是由于人多,没有机会下手,心中暗想:让你再活两小时。午宴后,李鹤龄上楼休息,密切注视着楼下陈箓的动向。直至下午2时,李鹤龄听到楼下陈箓夫妇向主人告辞,他立即下楼冲出门外,见陈箓已上汽车,他急忙举枪射击。遗憾的是连发三枪均未击中,吓得陈箓紧紧伏在车内,子弹打破玻璃,擦伤了陈箓老婆的手臂和同车张枯的耳朵。李鹤龄正要发第四枪,已被郑毓秀的双手箍抱住,只得弃枪逃遁。附近法国警察局立即派人将郑毓秀的寓所包围,严禁出人,进行搜查。三小时后,李鹤龄到法国警厅自首,供称因陈箓迫害留法勤工俭学学生,不得人心,出于义愤故杀之,这是为里昂中法大学被迫回国的勤工俭学同学报仇。

按说,李鹤龄到法国后,没有像其他数以千计的勤工俭学同学那样,为生活所迫,到法国的小城镇、小工厂到处找活干,好不容易找到一项活,干不上两三个月又被人家辞退,只得又另寻新路,一年四季都在奔波。而李鹤龄却被名流人士郑毓秀聘用,一直住在高级寓所内,与上层人士的接触也较多,如果想攀附这些官吏要员,那是不成什么问题的。可是,李鹤龄没有去攀附那些显赫人物,反而对他们切齿痛恨,甚至颇为大胆地枪击公使大人,他的勇敢之举,吓坏了以陈箓为首的名流官吏,使他们不能不考虑今后在对待勤工俭学学生的问题上,不要把局势搞得太僵了,因为留法的勤工俭学学生人数达1300多人,而且在他们身后还有法国和国内的许多人支持他们。李鹤龄枪击陈箓的勇敢之举,得到广大留法勤工俭学同学和主张正义人士的赞赏,他们在舆论上和物质上给予李鹤龄很大的支持,四处奔走联络,群起声援李鹤龄,强烈谴责陈箓。在异国法庭上,李鹤龄义正辞严,用流利的法语答辩,博得在场大多数旁听者的同情。法庭无法作出判决,只好将李鹤龄暂时拘押。由于中国共产党旅欧支部的领导,旅法华侨、留法学生联合会以及法国主张正义人士,纷纷揭露陈箓的反动行径和丑恶嘴脸。旅居英、德、比、奥等国的华侨也通过报界或直接致电致函声援留法勤工俭学学生,为狱中的李鹤龄辩护。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老奸巨滑的陈箓只好假惺惺地致函法政府:“恕其年幼,从宽发落。”李鹤龄得以获释。

从1923年起,中国共产党旅欧支部有计划地分期分批选送一些党员去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简称“东方大学”)学习。先后去的四川籍学生有赵世炎(酉阳县人,1927年在上海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刘伯坚(平昌县人,1935年在广东大庚县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邓希贤(小平)、聂荣臻、朱德、林修杰(南充人,1928年在江西波阳县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穆青(树珊,合江县人,1930年牺牲于巴县)、李畅英(大章)等。李鹤龄是旅欧支部第二批选送到莫斯科的。1923年11月,李鹤龄在莫斯科东方大学与越南留学生、朝鲜留学生和日本留学生一起学习马列主义课程和军事课程。1924年,由于孙中山颁布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中国南方革命政府与苏联关系更加友好。苏联应孙中山的要求,在莫斯科专门为中国开办了一所大学,只收中国学生,这就是中山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简称“中山大学”。这样,从法国选送到莫斯科的学生,与从国内选送到莫斯科的学生都到中山大学就学。

李鹤龄于1925年初回国。当时正值大革命时期,李鹤龄被安排到刚开办不久的黄埔军校任政治教官。1926年在广州参加北伐军,在北伐军总政治部担任组织科科长。1927年北伐军攻下武汉,由于武汉的斗争形势十分复杂,工运工作急需充实力量,李鹤龄奉调做工运工作。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叛变革命,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人士。我们党的中央由于犯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错误,看不到潜藏在革命阵营中的敌人,看不清蒋介石与汪精卫是一丘之貉,自动解除了武装,不采取防范措施以防止蒋介石之类的人物再次发动反革命政变,错误地把希望寄托在把持武汉军政府的汪精卫身上,企图希望汪精卫把大革命的旗帜再举起来。7月15日,汪精卫的狰狞面目暴露出来了,他与蒋介石一样在武汉发动反革命政变。武汉又像上海一样笼罩在白色恐怖中,大批共产党员和革命人士惨遭杀害,李鹤龄就是在这次反革命政变中遇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