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浩然正气冲霄汉——记朱霄烈士

更新时间:2023-02-06 11:30:02点击:

浩然正气冲霄汉

——记朱霄烈士

肥城市党史办

1931年4月5日,济南纬八路侯家大院里响起慷慨激昂的“中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声。一阵枪声过后,邓恩铭、刘谦初等22名山东党的重要干部倒在血泊中。在牺牲的烈士中,有一位24岁的青年人,他就是担任中共青岛市委组织部长的朱霄。

朱霄,原名朱桂生,曾用名朱啸、张子炎,1907年9月出生于肥城县南辛庄一个小知识分子家庭,性格文静,聪颖好学。他先随父在本村私塾启蒙,后到南大留村张振利开设的私塾就读。张振利非常器重朱霄,亲自作主将爱女相许。1923年朱霄完婚后,在妻子的支持下,考入济南育英中学,继续读书。

朱霄到育英中学后,受进步教师和学生的影响,阅读了大量进步书刊,并逐步接受了马克思主义。1924年1月,朱霄经教师、学校党的领导人王翔千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其所在班级第一名党员。入党后,他取浩然正气冲霄汉之意,改名朱霄,立志献身党的事业。他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学说,用在城乡听到和见到的大量事实,说服动员同学们团结起来同反动势力做斗争,推翻不合理的社会制度。在他的影响下,许多有志青年加入了革命行列。

1924年6月15日,朱霄被推举为共青团济南地委第三支部书记。为团结更多的青年开展革命斗争,他与其他4人于1925年1月发起成立了“济南青年读书会”。为扩大读书会的影响,他在恽代英主编的《中国青年》杂志第六十八期(1925年2月28日出版)发表署名文章,对读书会作了详细介绍:

应付现实生活之需要,研究实用学问,锻炼坚强意志,培养高尚人格,这是本会成立的目的。

发起者5人,于今年1月成立……本会的信条是:(一)须有恒,耐劳刻苦;(二)须牺牲自己,帮助他人;(三)须爱惜公物和书籍;(四)提倡规律生活、俭朴生活;(五)信用。

本会成立以来,作了几次社会科学研究。现在加入了山东非基督教运动同盟会,国民议会促成会。

不久,朱霄被聘为共青团中央主办的《中国青年》特约撰稿人。

“五卅惨案”发生后,济南学生义愤填膺,纷纷谴责帝国主义者枪杀上海工人和学生的罪恶行径。党及时领导了这次运动,成立了济南学生联合会。朱霄参加了领导学生运动的工作,积极组织学生罢课、游行,声援青岛、上海等地工人的罢工斗争。

工人、学生和市民的反帝爱国运动,引起了帝国主义和反动军阀的极端仇视。在帝国主义的唆使下,山东反动军阀张宗昌对反帝爱国运动进行了残酷的镇压。济南学生联合会被查封,部分共产党员、进步学生、爱国人士被逮捕或遭通缉。在白色恐怖下,朱霄毅然放弃学业,全力投入党的工作。

朱霄的父亲听到儿子参加共产党并辍学的消息,连夜赶到济南,试图劝说其“回心转意”。父亲先从个人前途上劝说朱霄。见其不听,又转了话题说:“孩子,我供你上学不容易,你不为自己,也该为做爹的想想吧?”朱霄回答说:“我要为父母着想,但也要为国人着想。”父亲生气地说:“你忘了爹,该不会忘了生你养你、一天到晚挂着你的亲娘吧?”朱霄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父母的养育之恩他怎么能忘记呢?他看着焦急的父亲,想想慈祥的母亲,真切地说:“爹,我是父母的娇子,我什么时候都忘不了父母;但我又是炎黄子孙,我也不能忘记我们的祖国。您不是也教儿做事要对得起祖宗吗?”父亲涨红着脸说:“我先不和你说这些。你不为爹娘我认了,可你也得为你媳妇想想。人家自从进了咱家的门,常是一年半载瞧不着你一回。难为她整日饮泪,还要替你在爹娘跟前尽孝心。你要是真有个好歹,叫我怎么向人家交代呀!”朱霄知道父亲说的都是真情,更知道妻子的心。他一面劝说父亲不要生气,一面向父亲解释说:“我很爱咱的家,也渴望一家人能团团圆圆、平平安安地过日子。可是,现在洋人、军阀就是不让咱过安稳日子,所以儿才立志要赶走这些侵略者和卖国贼,让天下人家家团圆、户户平安。”父亲见言语相劝打动不了儿子的心,便拿出了最后一招,缠着儿子一起回家。朱霄怕累坏了老人的身体,也怕母亲、妻子不放心,只好答应与父亲一起回家住几天,并同父亲一块上了火车。随着火车的开动,父亲放了心,认为这回儿子插翅也飞不了啦。正在他暗自高兴的时候,忽然看到朱霄在铁路边追着火车喊:“爹,您老保重,我过几天再回家看娘!”原来他在车刚刚开动的一刹那,乘父亲不注意,飞身跳下了火车。

有位熟悉朱霄的同乡,见他如此矢志于革命,悄悄地问:“你在那边(指共产党内)做什么官?”朱霄回答说:“那里不讲做官,我也不图做官。”“那你舍家撇业,还整日提心吊胆的图什么?”“我就图那个赤旗的世界能早日实现。”“这可是要丢脑袋的!” “如果通向理想的道路,必须用头颅和鲜血铺成的话,我甘为他人先。”朱霄坚定地回答。

1926年2月11日,共青团济南地委改组,朱霄被选举为第一候补委员,不久改任正式委员,并任地委特派员,分管淄川、张店、博山一带团的组织联络工作。此间,他不畏艰险,深入矿山、工厂和广大农村开展工作。在他的积极努力之下,淄川、博山一带共青团工作发展很快。先是淄川县解庄建立了团支部,接着洪沟村(今属张店区)成立了儿童团,不久,洪山、石谷等团支部亦相继建立。1927年5月,在团济南地委召开的团员代表大会上,石谷、洪山等支部的代表向大会作了工作报告。大会对石谷、洪山支部的工作分别作了肯定的决议案。7月,共青团山东区委成立,他又参加了团区委的领导工作,兼任山东学生联合会负责人。

1927年7月15日,汪精卫控制的国民党中央公开背叛了孙中山所决定的国共合作政策和反帝反封建的纲领,轰轰烈烈的大革命遭到了失败。此时,朱霄根据党组织的指示,转入农村发动组织农民运动。不久,朱霄被选举为中共山东区委会委员,负责开辟津浦路沿线和鲁南党的活动阵地的工作。

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下,朱霄不顾个人的安危,曾三次下泰安,帮助组建中共泰安县委并及时指导泰安党的工作。他多次到兖州、济宁等地,为这一带党的发展作出积极贡献。

为了对付敌人,完成党交给的任务,朱霄常常使用化名,并不断改变自己的身份。他有时似文弱书生,进出于城乡学校;有时像精明的商贾,周旋于闹市街头;有时则扮作淳朴的农民,秘密活动于长工棚内。朱霄作风朴实,对人诚恳。一些与他接触过的人都称赞他:“不管以什么样的身份出现,都让人觉得非常可爱可亲,从未流露出上级领导的派头。”他喜欢文学,常与同志们一道探讨莎士比亚、歌德等人的文学作品给革命带来的影响,启发大家要多学些知识,不断丰富自己。

1928年,朱霄任中共青岛市委组织部长,为青岛党的建设作出了积极贡献。1929年1月19日,由于曾在山东党内担任重要职务的王复元、王用章兄弟二人先后叛变,致使中共山东省委书记邓恩铭和朱霄等党的重要干部被敌人逮捕。

在狱中,朱霄坚贞不屈,仍坚持斗争。遇有机会,他就向看守宣传革命道理,预言革命迟早会胜利,常使看守潸然泪下。4月19日和7月21日,朱霄等协助邓恩铭两次组织越狱,使部分关押人员脱险,而他们自己却没能逃出。

1931年4月5日,在侯家大院刑场上,朱霄神情自若,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英勇就义,表现出了共产党人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视死如归的英勇气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