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敬爱的老师 亲密的战友——忆朱蓂阶同志

更新时间:2023-02-02 11:30:01点击:

敬爱的老师 亲密的战友

——忆朱蓂阶同志

武效周

朱蓂阶同志是我青年时代的老师,又是抗日战争中的战友。他离开我们已经四十年了,但其音容笑貌却常常浮现在我的眼前,他英勇斗争的事迹使我铭记难忘。我怀着对蓂阶同志的思念和崇敬之情,写下他奋斗一生的足迹,以慰烈士长眠于地下的英灵。

朱蓂阶,名相尧,一九〇〇年生于山东省宁阳县九区东庄村一个破落地主家庭中。他自幼聪慧好学,先后在宁阳第一小学、济南正谊中学读书。由于他奋发图强,勤学好问,学习成绩优异。一九二〇年,考入北京大学史学系。当时,北京大学经受了五四运动的洗礼,革命思潮汹涌澎湃,进步师生们经常议论如何挽救家危亡,改变贫穷落后面貌,走向繁荣富强。朱蓂阶当时感到“哀莫大于死”,要救国必须振兴教育,启发民众的觉悟。因之,他勤奋攻读,不畏艰苦,以图将来为国为民献身。他专学历史,兼修文学、英语,又加以为人正直,谦逊和气,生活朴实,被师友们公认为品学兼优。

一九二六年七月,朱蓂阶毕业于北京大学,原打算投身于他所热心的教育事业,但当时却找不到工作,不得不在家闲居。一九二八年,经同学好友介绍到烟台省立第八中学任教,从此开始了他向往已久的教育生涯。他认真施教,积极诱导学生热爱祖国,追求真理。由于他知识渊博,讲课通俗,说理透彻,深受广大学生欢迎,在教育界颇有声望。一九三〇年秋,他应益都省立第十中学的聘请,前往担任教务主任。一九三一年,我刚考入十中,就听到师生们议论,朱蓂阶老师为人正直,处世不苟,平等待人,教学认真,诲人不倦。这些赞扬,使我对朱老师深为崇敬。

朱蓂阶在校中,除认真执教外,对家境贫困的学生常慨解义囊,予以资助。虽然他自己经济并不富裕,但为了不使穷苦学生辍学,宁愿自己刻苦,也要帮助他人,因而得到许多人的好评。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了东三省,全国人民愤怒声讨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强烈要求政府出兵抗日,收复失地。益都省立十中的学生们也和全国学生一样,公开抨击政府,揭露蒋介石丧权辱国的罪行。朱蓂阶身为教务主任,毅然支持了学生的正义行动,还公开揭露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镇压革命人民、鱼肉广大群众的罪行。有的同事胆小怕事,劝他要注意语言行动,免遭横祸。朱蓂阶却认为,支持学生的爱国行为无罪,否则不能为人师表。

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八日,日寇进攻上海,蔡廷锴所部十九路军与上海人民奋起反抗,但因蒋介石和汪精卫暗中出卖而告失败。这更激起了朱蓂阶对国民党反动当局的愤懑。他拥护蔡廷锴奋起抗战的爱国行为,赞扬人民群众抗敌御侮的爱国精神,并从抗战中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同年二月二十一日,他在给亲友陈友塘的信中曾写道:“刻下沪事日亟,……大战即在目前,生死存亡,胥系于此。唯我方只要沉着应战,作持久战,最后胜利尚有望也!”朱蓂阶的这一主张是正确的。

一九三二年夏初,冯玉祥先生由泰安去胶东,在益都逗留时,省立十中曾邀请他前去演讲。冯玉祥在讲国内形势时,抨击蒋介石“宁亡于日,不亡于共”的奴才哲学,斥责蒋介石对日不敢言战,腰杆软得像面条等等。他的讲话对师生们震动很大,更加激发了大家抗日救国的热情。朱蓂阶也称赞冯先生讲的好,骂得痛快。事后,他还常用冯玉祥主张抗日救亡、刻苦学习的事例教育学生。

朱蓂阶的进步表现,引起了国民党反动当局的敌视,被列入了共产党嫌疑犯的名单。一九三三年三月的一个夜晚,几个便衣特务突然闯进他家,把他抓走,押进了济南监狱。经学校和家里人多方营救,两个月后才取保获释。他怀着愤懑的心情回到十中,继续任教。下半年,该校进步学生李守本(后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等十人组织了进步文学团体“土城社”。朱蓂阶和石泊夫等教师积极予以支持,并帮助他们购读被查禁的鲁迅、张天翼等人的著作,编演话剧,宣传抗日救国。不料,校中反动势力竟以“地下共党操纵学生闹事”为由,予以打击取缔;朱蓂阶遂于一九三四年春天离职去北平,找到主办北平《民声报》的几位老同学,做些临时的协助工作。一九三五年春,他又经友人介绍,到济南黄河水利委员会工作。他很想努力为人民群众解除黄河水患之苦,但主管治黄的官员们却谎报灾情,借机发,全然不顾人民的死活。朱蓂阶秉性正直,不愿和他们同流合污,就主动辞职,回到家乡。

朱蓂阶回家后不久,就被他的一个当煤矿资本家的表兄徐子昂知道了,徐企图利用朱蓂阶在当地社会上的声誉,去进一步榨取工人们的血汗,遂以高薪去聘请他协理煤矿。朱蓂阶早就知道徐剥削残忍,唯利是图,绝不与其朋比为奸,立即拒绝了他的重金招聘。

朱蓂阶一向反对恶风败俗,他回家乡时,遇到有些人正在筹备给一个士绅立“功德碑”,有人给他算了份子。他得知后,马上要那个人给他退出。那人说名字已刻在碑上,不好再退了。朱蓂阶果断地说:“不好退也得退,刻在碑上也得凿下来,恶风败俗我坚决反对,绝不随波逐流。”最后,终于把他的份子退出。这一力拒封建恶习的举动,至今在地方上传为佳话。

朱蓂阶从益都到北平,回济南,返家乡,辗转数年,对黑暗的社会现实心怀不满,忧心忡忡。他感到自己只有再投身到教育事业中,才能尽到自己救国的责任。因此,一九三五年秋末,他又到济宁省立七中担任了英语教员。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爆发,日寇大举向我国进攻,国民党军队纷纷南逃,学校被迫停课,他不得不再一次弃教返乡。

卢沟桥事变后,正当国家和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中国共产党向全国发出通电,阐明了我党救亡图存的抗日主张,号召全国同胞团结起来,结成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投入挽救国家和民族危亡的抗日斗争。全国各族人民一致响应,情绪高涨。

在这种形势下,宁阳东庄一带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以及上层进步人士,不约而同地凑到一起,共同磋商国难当头应该怎样办。在时局混乱、形势危急的情况下,大家意见纷纭,有的说老百姓还有什么办法,只有谁来了给谁纳粮;有的说抗战如果能够速胜,就可以跟着国民党军队逃跑;有的主张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宁做枪下鬼,不当亡国奴,应当组织民众武装与日本帝国主义干到底。商量的结果,大家一致同意后一种主张。既要组织抗日武装,就不能群龙无首,必须推举个能胜任的首领。经反复酝酿,最后公认朱蓂阶能孚众望。当大家推举他为首领时,他表示:一不懂军事,不会带兵打仗;二没有后盾,拉起队伍来没有靠山,自己难以胜任。

一九三七年隆冬时节,泗水县地下共产党员周兰田来到东庄小学。他阐述了我党抗日救国的主张,介绍了八路军一一五师平型关大捷的消息,还谈到国民党南逃后,中共山东省委准备在徂徕山一带组织人民抗日击队举行武装起义。朱蓂阶认为,周兰田讲的事实确凿,道理透彻;要想抗日救国,必须依靠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从此,朱蓂阶思想上亮堂了,他决心拉起队伍投奔共产党。

一九三八年一月一日,听说山东党的负责人在徂徕山领导举行了武装起义,在山前山阳村拉起了游击队。大家经过商量,由武效周、许仁安、钟兰坡、刘跃华等四人,在当天就冒雪前往,找程兆轩同志取得了联系。谈妥后,大家即返回与朱蓂阶进行了研究,并决定于一月二十四日晚,在北鄙小寨集合队伍,奔赴徂徕山。

这天晚上集合到四、五十人时,大家发生了争议:有的说今日是腊月二十三,再有七天就过年,阴历年是我国几千年的传统节日,千里遥远的人都奔回家中孝敬父母,过团圆年,现在我们走了就是不尽孝道,不如过了年再走。有的说国都快要亡了,还有什么年节,我们要尽忠保国,今晚非走不可。人们议论纷纷,争执不下。就在这时,朱蓂阶站起来斩钉截铁地说:“同意走的今天晚上就走;不同意走的,过了年走也可。同意今晚走的举手报名!”这时有二十四人举起手来。朱蓂阶沉思了一番,决定亲自率领同志们奔往徂徕山,并留下我在家继续组织发动。就这样,宁阳九区东庄一带的第一批抗日战士,参加了徂徕山起义的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四支队。

春节刚过,阴历正月初三,朱蓂阶被组织派回东庄,继续组织抗日武装。他在这次发动工作中,遇到地主封建势力的干扰和破坏。他们胡说什么“国民党大批正规军队都打不过日军,拉几个游击队有啥用,简直是给老百姓惹祸”。还诬蔑朱蓂阶拉游击队是贪图升官,爱国群众去参加游击队是白白送死,等等。朱蓂阶在当地有崇高的威望,他以大无畏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坚韧不拔的意志,在群众中进行工作,终于粉碎了地主封建势力的破坏阴谋,又组织起八十余人的队伍,雄赳赳气昂昂地开往徂徕山。东庄两次拉起来的队伍,合编为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四支队第七中队,朱蓂阶任中队长;后编为山东人民抗战独立第一师二团一营三连,朱蓂阶任连长。

一九三八年五月,党组织又分配朱蓂阶回家乡东庄建立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当时国民党县、区政府已土崩瓦解,军政人员已悉数逃跑;日寇疯狂南侵,立足未稳;抗日游击队风起云涌,良莠不齐。东庄是国民党宁阳九区区公所驻地,西靠津浦铁路,东临鲁中南,是我沂蒙山根据地和延安来往的要道之一,是山东的一个重要门户。同时,这里西有华丰煤矿,东有禹村煤矿,是日寇侵占掠夺的重点。附近驻有日本兵四个支队,周围有汉奸武装不下万人,国民党顽固派也在附近活动,势力也比较雄厚。

朱蓂阶根据以上情况分析,认为要在这里公开建立党所领导的抗日民主根据地是不可能的,只能秘密地发动群众开展抗日工作。经与宁阳教育界人士范炳章、泰安教育界人士查丹宸等进行研究,认为国民党县、区政府人员已逃窜,可以利用其乡村政权为抗日救国服务。于是,草拟了一个在宁阳九区东庄一带和泰安七区石崮一带建立“泰宁边区地方自治委员会”的计划。朱蓂阶又和曲泗宁中心县委江洪、周兰田同志共同商定向省委汇报请示。省委领导郭洪涛同志听了汇报后指示:“在泰宁边区敌人心脏地区,可以建立自治委员会,但要掌握一个原则:灰是为了不灰,灰不到程度还要灰,灰到一定程度就不要再灰。”朱蓂阶遵照郭洪涛同志的指示精神和党的统一战线方针,召开了地方开明士绅及上层进步人士会议,阐明要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立自治会,以抗日救国、保卫人民利益为目的开展工作,因而得到了大家的积极支持。一九三八年六月底,自治会正式成立,由地方推选委员二十三名,选举朱蓂阶为主任委员。

自治会公开办公地点设在东庄小学,二十三名委员轮流驻会办公,在党的领导下,执行抗日根据地一切任务。随着自治会影响的不断扩大,所辖地区也不断扩展,由最初的二十几个村庄逐渐发展到一百多个村庄。宁阳由九区发展到八区(津浦路西),泰安由七区发展到六区、八区,泗水县有的村庄也接受了自治会的领导。自治会除了原有的自卫队,还秘密地建立了泰宁特务队和泰宁五中队,这支部队专门对付敌特、汉奸,铲除伪政权,消灭伪警察等,并同地方顽固势力、杂牌游击队进行斗争,从而维持了当时地方治安,保护了人民利益,在群众中很有声望。群众踊跃募集抗日经费,购买枪支弹药和其他军用物资,大力支援泰宁抗日武装。

自治会还建立发展党组织,动员青壮年参军,输送干部,成立工农青妇等抗日救国团体,开办抗日小学,开展抗日教育,掩护伤病员,配合部队反对敌人“扫荡”,维护从延安到沂蒙山抗日根据地的交通线,并先后迎送徐向前、陈光、朱瑞、肖华、陈明以及其他领导同志经由当地前往鲁中和鲁南。总之、自治会在敌人的鼻子底下做出了它特有的贡献。为此,受到中共山东分局、鲁南区党委以及曲泗宁中心县委的多次表扬。自治会从一九三八年六月建立以来,不断打击敌人,使敌伪政权在我自治区一带始终不得建立,已成为严重威胁敌人的一柄利刃。一九四〇年七月,敌人以特务手段侦知自治会的底细之后,立即调集兵马进行合围。上级领导指示我们星夜转移,并公开建立了八路军泰宁办事处。同时,把原自治会近四百人的自卫队编为泰宁县大队。朱蓂阶同志任办事处主任兼县大队队长。从此,泰宁边区成为我党领导下在敌人所控制的点线之外的根据地。

朱蓂阶在长期的奋斗中,特别是在抗日战争爆发以后的斗争中,他逐渐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超党派观点就是超阶级的观点,是脱离现实的。当他担任了泰宁边区负责人的时候,为了抗战救国,为了革命事业,他要求参加中国共产党。经过党的长期考验,到一九三九年九月十六日,由曲泗宁中心县委书记江洪和封振武同志介绍,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一九四〇年夏,敌人侵占了他的家乡东庄,他奉命率领县大队转战泰宁边区。敌人四处搜捕他的妻子刘敬如、长子朱炳等,他全家老小,辗转奔逃,虽然得到群众的掩护和安置,但终日担惊受怕,生活也十分艰难。一天,敌人了解到他妻子和幼子住在南葛家圈村中,就派出大批特务汉奸前往搜捕。幸亏群众把他们母子俩藏在一个新娘子屋内的顶棚上,才安然脱险,使敌人的阴谋落了空。朱蓂阶得知以上情况后,更加坚定了抗日救国的决心。

一九四〇年十月,朱蓂阶同志被选为人民代表,出席了在石莱村(现属新泰县)召开的泰宁边区人民代表会议。翌年夏天,他参加了鲁南区人民代表大会,被推举为鲁南行署秘书主任。由于他夜以继日地为党工作,终于积劳成疾。组织上为了照顾他的健康,安置他回泰宁养病。他在养病期间,仍念念不忘党的工作。一九四二年六月,他病愈后,先奉命到山东战工会教育组工作。九月,又调到山东公学任校长。这一年夏天,他在山东战工会教育处工作时,在一个星期天我去看望他。他首先询问了泰宁的敌我斗争情况及亲友和家庭情况,接着他诚恳地指出,革命不要光靠主观热情,要加强马列主义学习,武装头脑。国家民族处于危难时期,必须苦学革命本领,苦练革命身体,苦干革命工作,在自己的岗位上,担负起革命救国的重担。他的这些教诲虽然已隔四十余年,但至今还记忆犹新。当时战争环境恶劣,这次会面就更加使我难忘了。这天天气炎热,朱蓂阶老师还招待了我丰盛的午餐。太阳平西时,亲自送我到庄外,我们俩依依难舍。没想到,这竟是我和老师的最后诀别。

一九四二年秋季,日寇对我沂蒙山区实行拉网“扫荡”,这时朱蓂阶同志刚到山东公学任校长不久,他根据山东分局反“扫荡”动员会议指示精神,动员适合回地方的同志回地方,和群众一起坚持反“扫荡”,其余人员分成小组,由干部带领疏散隐蔽,寻机与敌进行斗争。布置完毕后,他率领部分学生、干部离开学校驻地,分散到现沂南县马牧池以北的山区活动。

十月二十六日拂晓,东北方炮声隆隆,并传来了枪声。朱蓂阶同志再一次检查了同志们的疏散情况,并约定好敌人“扫荡”后的集合地点。次日,敌人包围了上岩峪,朱蓂阶立即指挥群众突围。正在这时,鬼子兵发现了他并迅速尾追过来。朱蓂阶果断地对群众说:“你们快往四下里跑,隐蔽起来!”群众散开了,但鬼子离朱蓂阶越来越近。朱蓂阶看到敌人被自己引过来了,群众已多数脱险,心中感到无限宽慰。他为了群众被敌人逮捕了。

当晚,他被押到一座名叫“望仙院”的庙宇中。日寇发现他与众不同,认定他是共产党八路军的干部,就严加看守,拷打审讯。第二天天没亮,敌人逼他抬着笨重的东西押往沂水县城;又经益都县押解到济南。一路上,他受尽了折磨和毒打,到济南时被敌人送进了特务机关“泺源公馆”。日寇特务用种种酷刑审讯他,但他坚贞不屈。一九四二年十一月八日,当敌人第三次对其审讯时,他大义凛然,为革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朱蓂阶同志一生为国家的前途、民族的兴亡呕心沥血。他为党和人民的事业任劳任怨,兢兢业业,严以律己,宽以待人。他的牺牲是我党的损失,是泰宁边区人民的损失。直到今天,泰宁边区的人民对他的功绩还念念不忘,到处传颂着怀念他的诗句:

平生胸怀救国志,

追求真理轻功名。

倭寇似狼国遭难,

愤然投笔又从戎。

亲率健儿奔徂徕,

独创“泰宁”建奇功。

“泺源公馆”血染处,

英雄气节贯长虹。

朱蓂阶老师,你的精神永存!你的教诲将永远鼓舞着我们为“四化”建设奋勇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