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光辉的一生

更新时间:2022-11-19 11:30:54点击:

光辉的一生

—闫登三烈士传略

王学苏 刁洪远 王新民 刘奉霖

闫登三同志是我党在阳信早期的组织者、活动者。他与孙清野同志一起积极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并于一九三八年任阳信县第一任县委书记。一九四二年,他调任庆云县委书记兼县大队政委。同年九月,在前段村战斗中不幸牺牲,时年三十四岁。

闫登三,原名闫东迎,曾化名曾小洲、张延年,一九O八年,出生在阳信县闫集村一个富裕农民家庭里。父亲闺京训,都是正直朴实的庄户人。闫登三从小就受到家庭的良好教养和劳动锻炼,对劳动人民有着深厚的感情。每当要饭的穷人来到家门,他总是拿整个的窝窝给人家。街坊邻居都夸登三心眼好,能怜悯穷人。

闫登三小时寡言善思,聪慧好学。粗通文墨的父亲见他有志气,决定省吃俭用,供他上学读书,指望他长大后光宗耀祖,显赫门庭.一九二O年,闫登三在宋家村私塾就读,一九二四年到狼丘冢上高小。当时,地方封建势力和军阀互相勾结,压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使劳动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闫登三面对残酷的现实,渐渐地产生了“救国救民,乃读书人之大志”的思想。但是,到底如何救国救民,他仍处在朦胧之中。一九二九年闫登三考入了阳信师范。在校中,他受到进步思想的熏陶,阅读了一些传播革命真理的书籍,开阔了自己的胸怀。

一九三二年,闫登三在阳信师范毕业。他抱着“启发民智,教育救囤”的心情到银高村教书。闫登三对穷人的子女充满阶级感情,总是和颜悦色,体贴爱护。由于穷人子女家务劳动多,经常耽误课程,闺登三就自己花钱买灯油给他们补课。那时,教员吃派饭,他从来不让穷苦学生家专为他做好饭吃。他为了勉励自己,把鲁迅先生的名言“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写成条幅,挂在床头;不仅朝夕吟咏,而且付诸实践。他的所作所为受到当地群众的好评,都称赞他学问深,有骨气,尊称他为“庄户先生”。

他还经常给学生讲时事,揭露国民党政府祸国殃民的罪行,教育学生积极行动起来抗日救国。闫登三的这些活动很快被传了出去。国民党地方政府便以妄谈抗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查封了银高学校,并派人抢走了闫登三的衣物书籍,把他驱逐回家。

闫登三回到家乡后,目睹乡亲们流离失所,挣扎在死亡线上,愤懑忧虑,难以自制。这时,村中有个闫东入,因染有恶习不务正业,把宅子都折腾光了。其子闫希文订了婚的媳妇眼看也要散伙,闫登三感到,东入固然堕落,但归根结底,是由于社会制度的腐朽,才把人逼上末路的。他感慨地说: “人民之苦,我之苦也。”他首先和爷爷、父亲商量:闫东入是穷苦人,咱不能眼看着他破产,不能让他往死坑里跳。爷爷和父亲听了登三的话,很受感动,就拿出三百元钱帮助闫东入。登三又和族中长辈商量此事,大家都赞同登三的意见,这个拿一百,那个凑八十,终于凑足了七百元钱,替闫东入把房子赎了回来,并帮助闫希文把媳妇娶到家。闫登三急人之难,集资扶贫,被当地群众传为佳话。

一九三三年,日寇觊觎华北,国民党政府屈膝求和,土匪蜂起,到处抢劫。闫登三这时感到必须发动人民群众,组织起自己的武装力量。他便组织村中青壮年,自制土枪、土炮和土炸弹,练枪舞刀。在他热心操办之下,乡亲们都很齐心,就连他父亲也参加了习武的行列。 阳信城西王家集有个土匪头子,外号称作“小白龙”,纠集了几十个歹徒,明抢暗夺,牵牛盗马。一九三四年的一天夜间,他们闯进了闫集村,妄图消灭闫登三组织的这支农民武装力量。小白龙同几个歹徒刚跳进闰家墙院,登三的父亲就提起铡刀冲出门外,一边喊着“土匪来了,快动手打”,一边抡着铡刀与土 匪搏斗。小白龙猝不及防,被一刀砍死,另一个土匪被砍伤仓皇逃跑。这时,登三的母亲也抓起土炸弹助威。霎时间,村内枪声四起,喊声连天,土匪被赶出了闫集村。从此,闫登三家被群众称为英雄门弟,闰登三的名字也被传颂开来。

一九三六年,闫登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爆发后,日本侵略者大举入侵,国民党节节败退,国家安危处于紧急关头。闫登三同志根据党的指示,以开中药铺为掩护,与王洪生、侯振义组成了党的地下交通站。

中药铺设在本村,王洪生当医生,侯振义当司药,闫登三当跑外。他以买药材和走亲访友为名,开展党的工作。首先在闫集、冯店、商家店、蒋家一带发展了党员,建立起党的组织。接着,他又在劳店、水落坡一带,建立起党的组织和联络站,革命火种很快撒遍了阳信大地。到一九三八年底,全县已发展了九十七名党员,建立了十七个党支部,二十二个党小组。根据上级党的指示,首先建立了(无)棣、阳(信), 沾(化)三县工委,孙清野任工委书记,闫登三任政治部主任。随着抗日战争形势的发展,上级党决定建立中共阳信县委,并由门登三任县委书记。当时,敌情复杂,任务艰巨,来往过路的同志日夜不断,吃饭、住宿以及党的经费全山闫登三筹措。由予经济条件有限,后来连药铺的老底也用光了。闫登三知道爷爷有积蓄,便托后杨村的杨路和当中人向爷爷取钱,并且多出一份利息。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地为党解决了活动经费。到了年终,他爷爷向中人要钱,杨路和无奈,只好说出借钱户就是闫登三。爷爷虽然心痛自己攒了半生的钱,但是孙子拿去用到打鬼子上,心中也就得到了安慰。

闫登三同志为了民族的解放,忠记了自己的一切。他二十八岁才结婚,婚后不久就离开了妻子。当他再次回家时,望着刚刚会挪步的孩子问他妻子:“这是谁家的小孩?”妻子任桂香眼里含着泪水,告诉他这是自己的儿子。闫登三抱歉地对妻子说: “这几年让你受苦了,等打走鬼子,咱们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任桂香说: “人都有个家,可你忘了家了。”闰登三教育妻子说: “有国才有家,我们那个家很大,有四万万人口。”闫登三回到家里,有时带着十几个人,进门先要吃的,接着就躲在里间屋里商量事,临走还得背上一些窝窝头。

闫登三参加革命后,家中的老人也受到了反动政府的残酷折磨。爷爷和父亲被捉去坐牢,家中财产被抢劫一空, 每当同志们把家中的不幸遭遇告诉闫登三时,他便安慰同志们说: “不要难过,全国有多少个家庭正遭受着蹂躏。 咱共产党人,并不是铁心肠,我们也有家庭和亲人,我们的感情比任何一个阶级都丰富,咱是以国为家的,保住国才能保住家啊!”

一九四二年,上级党组织调闫登三去庆云县任县委书记。他到庆云后,以教员的公开身份作掩护,秘密进行抗战的发动工作。闫登三同志不畏艰险,深入城乡,积极组织抗日武装,不到半年的时间,就组建了庆云县大队,由他兼任县大队政委。闫登三带领县大队经常出其不意地打击鬼子和汉奸,鼓舞了全县军民的抗战热情。

这年七月,闫登三配合湘江支队第八团到韩家桥去争取一个武装道会门。这个武装道会门的会长韩秉真,在我党团结抗日政策的感召下,接受了我党的领导,并带领全体武装会员接受了我军整编,走上了抗日道路。

同年九月,闫登三带领十一人的短枪队到前段村开展工作,在那里召开了有一百多人参加的大会。在会上,他向贫苦农民讲了抗日战争的形势和前途,他号召一切爱国志士,团结起来,共同奋斗,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正当闫登三在会上讲演的时候,日伪军的一个大队从此路过,发现村里正在开会,就把村子包围了起来。闰登三面临骤变的情况,他首先想到的是群众的安危,立即布置群众赶快疏散,接着,他带领手枪队向村外冲去。这时,部分日伪军已冲到村内,闫登三指挥同志们边打边撒;刚退到村东大道上,就被鬼子的骑兵追上。经过一阵激烈战斗,终因敌众我寡,地形不利,闫登三和短枪队的同志们全部壮烈牺牲。

战斗结束后,前段村的群众找到了烈士的遗体,闫登三同志躺在大道旁,手里还紧握着手枪。群众以最好的柏木棺材,收殓了烈士的遗体,并妥为安葬。为了悼念闫登三同志,有人给他写了这样一首挽词: “古城阳信出英雄,英雄最属闫东迎,为国为民捐身躯,光辉一生垂汗青。"闫登三同志离开我们已经四十多年了,然而,他的英雄事迹和革命精神,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永远激励着后人为实现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奋勇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