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任守钧烈士传略

更新时间:2022-08-18 11:32:21点击:

任守钧烈士传略

安琪 李子瑞

任守钧,字子平,1910年出生在曹县城里南大街一个贫民家庭里。其父,在曹县城南门一家店铺当店员,靠微薄的收入维持全家半饥半饱的生活。

困苦的生活,练就了任守钧顽强的性格。7岁时,勉强入学。在学校里,由于他既聪慧又勤奋,所以学习成绩十分突出。

他小学毕业后,想继续读书学习。可是,全家只靠父亲一人挣钱糊口,难以度日,只好放弃升学打算。

一天,任守钧的父母流着泪对他说:“孩子, 咱家穷得快揭不开锅了,你弟妹又多,苦日子难熬呀!做爹娘的不忍心眼看着自己的亲骨肉活活饿死……咱山西孝义县老家,你堂叔任希礼是个有田产的富户,就托人带你去投靠他求个活命吧!”

任守钧泪水簌簌,望着面容枯槁的父母,抽泣着说:“爹、娘,是因咱的日子忒苦了……深知您疼爱孩儿,可又有啥法子呢?”

十几岁的任守钧,洒泪告别双亲,夹着用破布包着的两件旧衣裤,迈了上艰辛的求生之路。

任守钧的堂叔任希礼,是个为富不仁的老财,出了名的悭吝鬼。他对任守钧不是以叔侄相待,而视为佣工。任守钧这个骨瘦如柴十几岁的孩子,从早到晚忍饥受饿,却要干一般成年人也难以支撑的活,还经常遭受打骂。

1925年3月的一天,任守钧实在不堪忍受折磨,披上自己的破棉袄,逃离了任希礼的家门。任守钧孑然一身,坐在野地里恸哭一场,恨不得将满腹苦与恨马上诉给他日夜想念的爹娘。

由山西孝义至山东曹县,路途遥远。他一路上,饿了,就讨口饭吃;渴了,就喝口凉水。有时他到富人家门前讨饭,恶狗扑来,在尖厉的惨叫声中,胳膊、腿上被撕下皮肉,鲜血直流。在一个多月艰辛的归途中,由于他过度疲劳和饥饿,曾几次晕倒在荒山野岭下、道路旁。当他一瘸一颠地迈进家门时,只见他蓬发垢面,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哑着嗓子喊了声“爹、娘!”便两眼发黑,瘫倒在地。

贫寒的家境和寄人篱下遭到的非人待遇,以及逃回故里经受的磨难,使任守钧深深认识到:天下的乌鸦一般黑,穷人到哪里都要受宰割,受欺凌。他心想:“富人享乐,穷人受苦,人间为什么这样不平等?这不平等的世道何时能改变?”他开始萌发了反抗黑暗社会的思想。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挥师北伐,势如破竹,节节胜利。在大革命浪潮的鼓舞下,任守钧振作起来,不断将北伐胜利的消息转告亲朋好友。他通过借阅进步书刊,进一步认识到,漫漫长夜将被光明所代替,并慷慨激昂地说道:劳苦大众当牛做马,被奴役,受宰割的贫穷日子不会太久,那些可憎可鄙的吸血鬼、害人虫总有一天要被彻底铲除!

1928年2月,国民革命军攻克曹县城。任守钧和一些有志青年,组织群众团体,在曹县城内张贴标语,积极开展革命活动。对此,反动腐朽势力恨得咬牙切齿,说任守钧等青年是大逆不道,危害社会。一天,店铺老板暴着眼珠子对任守钧的父亲说道:你大儿子整天在外面胡闹,不是开会,就是演讲,还在大街上高呼打倒这个,铲除那个,非闯大祸不可,是要杀头的!如再让你儿子破坏捣乱,就辞退你。

面对威逼和恫吓,任守钧亮不畏惧地对父亲说:“爹,儿子的行为光明正大,咱什么都不怕。为受苦人鸣不平,耍打垮恶势力,必然会遭到反对和打击。我相信,总有一天,那些嘴上抹着人油的富豪们要完蛋,反动的社会制度要被打个粉碎!”

1929年上半年,国民党曹县县党部,为收买人心,打着三民主义的旗号,开办了“党化教育训练班”。任守钧怀着实现民族、民权、民生的强烈愿望,进入这个训练班学习。学习三个月后结业,任守钧被分配到曹县青年会工作。但时间不长,他从实际工作中感觉到,“青年会”并非青年的进步组织。而国民党曹县县党部举办的“党化教育”,其实质是进行结党营私的专门训练。他们极尽搜刮民脂民膏之能事,并无半点利国利民之心。

任守钧通过反复思考,认识到要改造中国之社会,绝不可寄希望于国民党。作为一名有志青年,欲施展抱负,必另寻出路。

1929年下半年,任守钧到曹县民众教育馆通俗讲演所当讲演员。当时,中共地下党员孔庆嘉也在讲演所任职。他发现任守钧富有朝气,思想活跃,敢于揭露时弊。于是,就对任守钧进行引导,给他讲解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知识,讲共产党的主张,讲反抗压迫与剥削,怎样才能求得生存和自由的革命道理,并介绍一些进步书刊让他阅读。

在孔庆嘉热切、深入地肩发引导下,任守钧如置身荒漠发现绿洲和甘泉,看到了希望和光明。他激动地对孔庆嘉说:“我思考多年的问题,至今才得到解答,可谓柳暗花明天地新啊!现在,我认识到,只有中国共产党才真正是穷人的大救星。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革命才能成功。为解救劳苦大众出水火,我永远跟着共产党走!”

是年冬,经孔庆嘉的介绍,任守钧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他怀着高度的革命热情,开始了新的工作和战斗,并立下“要奋斗,就不怕流血牺牲”的誓言。

他以讲演作为阵地,利用讲演员的合法身份,将革命道理巧妙地糅合在讲稿内,揭露腐朽黑暗的社会现实,抨击新老军阀的罪行,宣传中国共产党的主张,讲述劳苦大众必须通过斗争才能求得解放的道理。

任守钧始终保持着旺盛的革命热情,不知疲倦地工作着。同时,他从百忙中抽出时间,回家给弟、妹讲述家庭的苦难史,使他们认识到贫富不均的社会现象,认清挣脱枷锁、争取自由解放的道路,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在他的培养教育下,其弟、妹也相继走上了革命道路。

1930年,任守钧和一些进步青年,在曹县城内集资开办了“曙光书店”。他和孔庆嘉协助书店购进了《共产党宣言》、《国家与革命》等一批革命书籍。任守钧视这些书籍为珍贵的精神食粮和锐利的思想武器。他不仅自己如饥似渴地学习,吸取丰富的精神营养,而且还向群众推荐,使购书者日益增多,从而扩大了革命影响。为了加强革命理论的研究,更好地进行革命宣传,他和孔庆嘉发起组织了“曹县社会科学研究会”。在学习研究会上,会员们深入思考,各抒己见,探讨一些带根本性的问题。经过学习,他们的思想觉悟和理论水平都有较大的提高。

1930年夏,任守钧、孔庆嘉、郑尔拙(中共地下党员),遵照开封我地下党组织的指示,决定把工作重点转向农村。根据工作分工,任守钧仍留在曹县城内,开展青年工作;孔、郑二人深入农村,发动和组织广大农民,开展农运。任守钧积极热情,在做好所负工作的同时,还与孔、郑二人研究制订了发展武装、举行暴动的计划。他们相互勉励,加紧工作,积极创造条件,等待时机共举大事。

1931年1月18日,国民党曹县县党部以曙光书店进行“赤化”宣传的罪名,将任守钧、孔庆嘉逮捕入狱。敌人妄图从任守钧、孔庆嘉二同志身上打开缺口,搞清我地下党组织的活动计划,消灭“赤匪”,以除“隐患”。于是,敌人对任、孔二人连续动用种种酷刑,但得到的只是“不知道”三个字。敌人黔驴技穷,遂于同年2月2日,将任守钧和孔庆嘉押往济南第一监狱。

任守钧和孔庆嘉虽身陷囹圄,但他们的革命意志坚如磐石,发出了:“献身真理,早具决心,纵刀锯斧钺加颈项,此志不移!”的铿锵誓言。国民党曹县县党部的恶棍们,必欲置革命者于死地而后快,他们联名签署报告,电请国民党山东省党部尽快处决任、孔两人。

1931年4月5日晨,日光惨淡,湖山失色。国民党山东省反动当局,非法判处任守钧、孔庆嘉等22名党的干部以死刑。在济南纬八路刑场上,革命者们大义凛然视死如归,高呼“打倒反动军阀!”“打倒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

在激昂悲壮的口号声中,年仅21岁的任守钧和同志们慷慨就义。

江河滔滔颂英烈,青山巍巍树忠碑。任守钧同志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那顽强的革命精神却永远激励着我们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