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浴血奋战 英勇捐躯——记牛序彬烈士

更新时间:2022-08-02 11:31:04点击:

浴血奋战 英勇捐躯

——记牛序彬烈士

文登市民政局

1942年12月,抗日战争进入了最艰苦的阶段,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相互勾结,对我革命根据地马石山一带进行了连续疯狂残酷的大扫荡。我抗日军民浴血奋战,奋起“反扫荡”,在激烈的战斗中,牛序彬同志为了掩护群众突围,最后用仅剩下的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谱写下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

少年壮志 自强不息

牛序彬,曾用名牛蔚文。1917年12月4日出生在山东省文登市张家产镇车卧岛村一个较富裕的家庭里。其父牛世朗曾教过私塾,后经营过小杂货店。“七七”事变后,曾任过村自救会长,后加入共产党。生有四男一女,除二儿牛庆生系国民党员外,余者均为中共党员。其女儿牛育珍曾于1942年1月任村第三任党支部书记。

牛序彬自幼天资聪颖,勤奋好学,学习成绩优异。1933年在文城中学读书时,他不但学习成绩很好,而且在那里还学到了很多革命道理。如教师讲“中国不但有国民党,还有共产党;苏联就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在社会主义国家里,工人、农民当家做主,没有剥削和被剥削等等”。

他暗下决心,长大毕业后,一定要像苏联共产党员那样,投身于革命洪流,参加革命队伍,领导人民闹革命,推翻这个小半等的黑暗社会,建立没有剥削、没有压迫,工人、农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国家。

教育救国 宣传革命

1934年,牛序彬在文城中学毕业后,由于在校期间曾接受过许多革命新文化运动的思想教育,认识到人民的贫穷,国家的屈辱,皆因民无文化,欲富民强国,必有人才,人才之源,教育为本。于是,他毅然选择了教育救国的道路,他背起铺盖卷,到桑岛(现西海庄)教学。

在学校,他结识了中共地下党员刘仲汉,并经常以教学为掩护,进行地下活动。一天晚上,刘仲汉在谈话中讲起了中国共产党,还有国共合作、国共分裂、蒋介石叛变革命等问题。毛泽东、朱德等领导的工农红军,已经建立了江西苏区,还要在全中国建立像苏联那样的社会主义国家。牛序彬听得心里热乎乎的,心里向往着共产党,向往着革命。接着他在教学中,把自己接受的革命思想,灌输给学生。还购买了一部分进步书刊,供学生们阅读。这些作品,在学生们的脑海中展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使他们大开了眼界。为了搞好宣传,他还自行编写了宣传革命道理的教材,使每个学生拥有两本书:一本是共产党的,一本是国民党编写的。国民党来时就以“国文”课本作掩护,走后就学习革命书籍。在他的影响和带动下,有许多同学入了党,参加了革命,为我党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优秀干部。由于牛序彬经常在学生和群众中宣传革命道理,招致了村里的封建反动分子的打击和迫害,使他无法再继续任教,遂辞教到侯家集开设书铺。

1935年我党发动的“一一·四”暴动后,他在暴动的影响下,革命思想更加成熟,向往革命的心情更加迫切,他决心还要走教育救国的道路,以教学为掩护,进行地下革命活动。于是他于1936年春,又回村教学。积极组织学生学习革命道理,宣传共产党抗日救国的主张,扩大党的政治影响。他经常与林江(地下党员,“民先”大队长)和进步人士于朗等人频繁接触,并能够得到阅读共产党内部一些资料的机会。从此,他的思想境界又有了新的升华和提高,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决心跟共产党革命到底。

投身革命 光荣入党

1936年夏,文登的“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组织负责人林江,为了发展“民先”组织,先后到文城、宋村、登登口、汤村等地发展“民先”组织,在进步教师和学生中确立发展对象。7月,牛序彬参加了“民先”组织,投身到革命的行列,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实现了他多年梦寐以求的愿望。为唤起民众同反动势力作斗争,在四里八乡的大部分村庄里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他白天在校园里教书育人,晚上又乐而不疲地搞秘密串联。他经常对学生讲,我们只有联合起来,才能打倒地主阶级;只有推翻了地主阶级,我们才能不受剥削和压迫,才能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同时,他还在学校里教唱《大众歌手》、《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救亡进行曲》等革命歌曲,使学生们很受启发和教育,亦大开了青少年的眼界,使他们萌发了革命思想,纷纷投入到火热的抗日救亡运动中去。他的大弟牛庆生曾参加国民党,一家中既有共产党,又有国民党,双方摩擦很大。特别是春节期间,一家门口,既挂红灯(牛序彬共产党),又挂黑灯(牛庆生国民党),对此,牛序彬在其弟身上花费了不少心血。他经常教育庆生:国民党腐败无能,欺里怕外,投降卖国,对内全力“剿共”,压制抗日爱国运动,对日寇则实行“不抵抗”政策,只有中国共产党才是人民群众翻身得解放的大救星,只有跟着共产党闹革命,才有光明,才有前途。经牛序彬的教育启发,庆生后来也参加了革命运动的行列。同时,为其父牛世朗、妹妹牛序珍以后的入党、加入革命队伍,撒下了革命的火种,打下了革命的基础。由于牛序彬和其他“民先”队员积极活动,秘密串联、夜以继日地工作,“民先”组织很快遍及各个学校,“民先”组织在斗争中茁壮成长。

驰骋沙场 献身革命

抗日战争爆发后,牛序彬与“民先”队员一道积极发展“民先”组织,并参入抗日救国动员委员会的活动中去。在他们的宣传鼓动下,许多青年有的参加了“民先”组织,有的参加了八路军,仅车卧岛村就有几十人参加了革命队伍。

中共胶东特委领导的天福山武装起义,更加鼓舞了牛序彬的革命热情,他积极响应胶东特委的号召,回到家乡,披星戴月地奔波于各村庄之间,发动青年参加抗日救国队伍。1938年他动员了自己的弟弟和本村的董以德、牛留忠、牛武和泊石村的王积成等5人,由他率队,匆匆告别了亲人,西上牙山参加了革命队伍,从此,他正式加入了正规部队的行列。

入伍后,牛序彬所在的胶东五支队,奉命西调参加反投降战役。在各个战斗中,由于他对党忠诚,作战勇敢,加之有文化,不久便被提拔为连长。后又改任指导员、政治股长、组织股长等职。

1941年9月,在取得反投降战役胜利后,牛序彬所在的胶东五支队,奉命回师文登,在县大队、自卫队的配合下,九、十两个月连克墩后、因寺桥等据点。在攻克据点任务十分艰巨的情况下,他指挥果敢、沉着战斗,带领部队一举攻克了敌据点,使日寇的“囚笼”政策在我广大军民的反“扫荡”、反投降的节节胜利中,宣告破产。

在教导营任政治股长期间,他发扬了在教学中的好传统、好方法,为八路军培训了许多军事、政治干部。经过培训,这些干部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发挥了自己应有的作用。牛序彬非常热爱战士,经常和战士谈心,随时帮助战士解决思想和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因此,战士们都非常尊敬他,很多战士都主动找他谈心,成为干部、战士的贴心人。由于他很善于做思想政治工作,不久又被提拔为政治部主任。

浴血奋战 英勇捐躯

1942年12月,抗日战争进入了最艰苦的阶段,日本华北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亲自窜来胶东,纠合两万多日伪军,在飞机、军舰的配合下,向我胶东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扫荡。为粉碎敌人的“大扫荡”,我胶东党政军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主动撤离牙山中心根据地,转移到边缘地区开展游击战争。农历十一月二十三日,日寇突然将包围圈紧缩到马石山一带,把数千名干部、群众包围在方圆不足20平方公里的圈子里。为了救出被围困的群众,牛序彬奉命带领战士掩护群众突围时,不幸被一小股敌人包围,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在战斗中,他坚定勇敢,沉着指挥,一面伏在石墙后用手枪射击扑来的敌人,一面指挥群众突围,先后五次冲进包围圈,五次带领群众突出重围,在最后一次冲进包围圈时,他腿部不幸中弹负伤,鲜血直流。警卫员立即跑来替他包扎伤口,此时牛序彬回头扫视了一下敌人,意识到要摆脱敌人的围攻是不可能的,于是他果断地命令警卫员:“不要管我,赶快带领群众突围,我掩护。”说着,又拔出手枪和手榴弹,拼命地向敌人投射过去。在他只剩下最后一颗手榴弹时,敌人又凶狠地向他扑来。当敌人再次逼近他时,他炸掉手枪,用仅有的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时年25岁。

牛序彬牺牲后,胶东军民在马石店村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噩耗传到烈士的家乡——车卧岛,村民们将烈士的遗体,从马石山上移到村南的高山上,并召开了追悼大会。会上村干部号召广大干部、群众,向村的优秀儿子牛序彬同志学习。每年清明节,村里都组织群众、学生为他扫墓,以此来寄托人们对烈士的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