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忠贞不渝的晁自忠烈士

更新时间:2021-08-27 11:23:48点击:

忠贞不渝的晁自忠烈士(图1)

晁自忠,山东省费县马庄镇沾花庄人。1923年出生在一个极其贫苦的农民家庭中,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三。全家五口人,只有两亩山岭薄地,常年不得温饱。在他5岁那年母亲因病去世。父亲晁玉才白天给人家打短工,晚上回家又当爹又当娘,日子苦不堪言。祸不单行,费县接踵而来的是连续三年的旱、蝗巨灾。本来生活就艰苦的晁自忠一家,简直到了无法生存的地步。晁自忠的大哥晁万义跟着人家逃荒下了东北,父亲决定带着老二到安徽讨饭。小自忠年仅8岁,无法带他去,只好把他寄养在二叔晁玉堂家,可二叔家也是穷得吃了上顿无下顿。为了活命,第二年,9岁的小自忠就给人家放牛,稍大又给人家扛长工。就这样,他的童年、青少年时期一直是在超体力的艰苦劳动中度过的。

晁自忠18岁那年,去刘家庄拜郭木匠为师,学徒三年。由于本身聪敏又很勤快,木工活样样精通。学徒期间,他在晚间还跟着刘庄村一位塾师学文化。他学的是那样认真刻苦,以至常常深夜苦读。功夫不负有心人,三年的业余自学,他竟能读写近2000个常用字。

1944年5月,鲁南军区派五团、三团等主力,围歼了长期盘踞在崮口山区天井汪一带的伪十军,这里的人民得救了。一直挣扎在贫困线上的晁自忠,成了村里打土豪、斗汉奸、组建民兵、农救会的积极分子。1945年春,22岁的晁自忠被发展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担任公安员兼青抗先书记。他各项工作都干得很出色,受到大家的好评。

1946年冬,费县翻身群众踊跃参军。晁自忠第一个报了名,配合村干部到所有适龄青年家中说服动员。在他的带动和深入细致的工作下,沾花庄这个只有200多人口的村子,一次就有18名青年报名参了军。

晁自忠带领18名青年到部队后,编入华东野战军一纵一师一团一营二连。这位来自沂蒙老区的农村党员干部,一次就带领那么多青年参军,引起部队首长的重视。不久,他被破格升为二连副指导员。晁自忠任职后,虚心向有经验的同志学习,坚持边学边干。他常常深入排班,和同志们促膝谈心。他做思想政治工作很注重实事求是,以理服人。一碰到问题,他就深入进行调查研究,摸清底子,然后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思想教育并妥善解决问题。这样大大提高了战士们的阶级觉悟,使二连的战斗力明显提高。

1946年12月,二连随师投入了宿北歼灭国民党六十九师战役,接着北上,于1947年1月2日至20日,参加了鲁南战役以及攻克齐村、枣庄战斗。战斗中,晁自忠机智勇敢、敢打敢冲,一人就缴获长短枪11枝,子弹3000多发,受到部队好评。

当年2月,晁自忠随一纵参加了莱芜战役;5月,参加了孟良崮战役;7月,参加了解放费县城战斗。每次战斗,晁自忠都是冲锋在前,退却在后,从不顾个人安危。他本人也在战斗中增长了才干,他的政治,工作和指挥作战才能,都有了长足进步。

1948年3月,晁自忠被提升为二连指导员。济南战役胜利结束后,晁自忠随纵队浩浩荡荡南下淮海。10月30日,晁自忠所在一团正巧途经费县,一营驻城东十里铺。部队首长决定让费县籍的指战员顺便回家看一看。沾花庄的父老兄弟姐妹们闻讯后,都兴高采烈地迎上去。晁自忠面对久别的亲人,激动得热泪盈眶,满腹的话不知从何说起。晁自忠和村里的父老干部亲切地谈了一夜。翌日清早,他含泪辞别了众乡亲,赶回部队,接着随纵队向淮海前线火速进军。

当时,一纵的任务是追歼沿陇海路向两撤退的国民党六十三军,队列里一片“跑步、快追”的口号声。11月9日,太阳偏西的时候,国民党六十三军逃至窑湾被我一纵包围了。晁自忠带二连随师从东西张庄、姚庄、大小刘庄一线向窑湾发起猛烈攻击。10日,经过激烈的战斗,一师完成了扫清外围之敌的任务。

11日下午5时,对窑湾总攻开始了。我军的山炮、野炮、迫击炮首先摧毁敌人第一道防线。晁自忠和连长指挥二连随一营借助炮火烟雾,突破了窑湾小东门,接着向里猛扑。但当突至耶稣教堂南面100多米的医院附近时,被敌人两个营的兵力堵住。一团团长栗亚亲临前线指挥,并发出命令:“我们一团要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向里伸展!”晁自忠率二连冒着敌人雨点般的射击,奋力推进。经过三次冲击,二连终于靠近了医院东南垣墙。敌人凭借垣墙疯狂地向我射击,我们的突击队被压在墙根下。怎么办?晁自忠急中生智喊了声:“手榴弹!”随着喊声,他的第一颗手榴弹已飞进墙内爆炸。接着二连手榴弹像冰雹似地砸向敌人。待敌人墙上火力稍一减弱,晁自忠等利用人梯,率先突上墙顶,和院内敌人展开了肉搏战。敌人被我拼垮,医院被我占领,两个营的敌人被我一团击溃,二连随团继续向里猛插。经过一夜激战,当东方泛出鱼肚白的时候,我军胜利地结束了战斗,全歼敌人一个军。在淮海战役连续三个阶段的激烈战斗中,晁自忠曾四次带领突击队冲锋。不论战斗多么艰险,他总是深入火线战壕,做思想鼓动工作和指挥战斗。在战役第三阶段追歼杜聿明决战中,晁自忠带二连随团不顾敌人飞机扫射堵截,连续追击两个昼夜。在连续紧张而又十分疲劳的行军中,他关心照顾着全连每一个战士,尤其是伤病员。他从队前跑到队后,发现有病号跟不上队伍的,二话不说,抓过他们的枪、背包扛着就跑。他身上常负重六七十斤,还不断地鼓动宣传。他编了首打油诗,边跑边唱:“杜聿明、杜聿明,‘赛跑’你不行,看你能飞出淮海境。”经过三天三夜火速追击,12月2日拂晓,终于追上了南逃的敌人。野战大军将杜聿明几十万兵马围困在陈官庄周围。

当时,我军遵照毛主席指示,对杜聿明部围而不攻,借以火线练兵。在战场休整中,我军对蒋军开展了“攻心战”,也就是给敌人上夜课,以瓦解敌人。晁自忠每天晚上都讲三四个小时:“喂!国民党弟兄们,你们被解放军包围了,逃跑是不可能的了。黄维兵团已全军覆没,还有谁再来增援你们呢?唯一的生路就是赶快过来,不要再给蒋介石卖命了!”开始时,敌人打枪,后来便鸦雀无声了。翌日拂晓,就有两个敌兵跑过来投诚。这天晚上,晁自忠又对敌军喊道:“蒋军弟兄们,你们不少人是被抓来的,你们到底为谁当兵,为谁卖命,应该好好想一想。”他的喊话,打动了国民党五军五连士兵张寿德的心。张是费县人,家中贫穷,因交不起捐税,父亲被毒打致死,自己被抓来当兵。他听到晁自忠的喊话后,决心投诚。第二天晚上,他打死了敌班长,带了三支枪跑来二连。晁自忠等像对待亲兄弟一样热情地接待了他,并和他谈了我军互相关心、官兵平等情况。张寿德激动万分,当天晚上,他就用夜课时间向国民党军队讲述了他弃暗投明的感受,起到很大作用。

我军进行了20多天的战地休整,被我包围的30万蒋军,内无粮弹,外无援兵,来我军投诚者天天不断。后在我强大军政攻势下,敌人伤员剧增,士气低落。

1949年1月6日,我前线总指挥部发出了攻击的命令。下午3时,解放军炮兵先用缴获的美式山炮,打出了第一炮,接着各炮兵阵地一齐怒吼起来。通过战地休整士气高涨的二连勇士们,接到营长突击的命令,像一把把锋利的尖刀直插敌人心窝。晁自忠亲率突击排,沿交通沟从西南角缺口冲进,用排子枪开路。突击队占领了该村西南角,一营的健儿接着冲上来。晁自忠带领突击队继续向纵深、向明暗地堡进行猛烈冲击。敌人疯狂扫射,妄图阻住我突击部队。这时,我后续部队也冲了进来,一下子把正面敌人摧垮,仅30分钟就把陈官庄外围这个村子攻了下来,蒋军四一六团1000多人成了俘虏。9日夜晚,当二连运动到一个新的出发地后,晁自忠指着前面一道高约2米的土围子说:“从俘虏口中得知,那是通向杜聿明总指挥部的最后一道防线。我们的任务是在明日拂晓攻占土围子,配合友邻部队向纵深发展,直捣陈官庄!”决战到了最后关头,同志们分外精神。从二连出发地到小土围子,约有50多米的开阔地,晁自忠率二连一跃而进。随后,冒着敌人密集的子弹,他们一下子冲进了土围子。敌人一看我军像猛虎下山一样冲过去,掉头就逃。二连在晁自忠带领下,乘势猛追,只听四面杀声震天,枪炮声嘈杂,分不清东西南北。天色渐明,二连冲进陈官庄。这时,我大军也从四面八方冲了进来。枪炮声渐渐稀疏了,成千上万的俘虏被我押出战场。至此,历时2个月零5天的淮海战役胜利结束了。

在整个淮海战役中,晁自忠个人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多次受到师、团首长的表扬。淮海战役结束不久,晁自忠被提升为一营副教导员。

2月下旬,人民解放军统一整编,晁自忠所在纵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二十军五十八师一七二团,仍为一营。这时晁自忠所在军已开赴长江北岸,边休整边搞渡江训练。休整期间,他和营党委认真组织学习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约法八章》和三野制定的《入城十项守则》,严明纪律。还进行阶级教育、传统教育等。通过一系列教育活动,一营指战员阶级觉悟、政治军事素质均有较大提高,牢固树立了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思想,纷纷表示决心:“打到南京去,活捉蒋介石,解放全中国!”

伟大的渡江战役开始了。21日晨,晁自忠带领一营,站在船头不顾敌人炮火阻拦,指挥强渡。仅仅一个早上,解放军彻底摧毁了国民党苦心经营3个半月的长江防线。一营过江后,随军长驱直入,跟踪追击逃敌,直到解放大陆,取得了很大战绩,晁自忠屡立战功。8月,晁自忠升任教导员。

1950年6月25日,美帝国主义发动了侵略朝鲜的战争。10月25日,我军组成了志愿军,出国作战,抗美援朝。晁自忠率一营踏上北去列车,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赴朝不久,11月下旬,晁自忠带领一营随二十军参加了第二次战役——东部战线长津潮战役。一营奉命于朝鲜成镜南道长津郡下碣隅里南高地阻击美军陆战一师(王牌军)。一营阵地黄草岭,下碣隅里外围有两个制高点:一个是一〇七一高地,另一个是一二七一高地。这两个高地是敌人实现突围南逃的唯一退路。晁自忠和营长经慎重研究决定:由三连副连长杨根思带领第三排扼守一〇七一高地;由一连一排长刘加其守卫一二七一高地。他们二人都是华东一级人民英雄。营长、教导员在给杨根思、刘加其下达战斗任务后说:“你们和你们的这个排不许敌人爬上小高岭寸步,坚决把敌人消灭在小高岭阵地之前!”杨根思、刘加其昂首挺胸地向营首长说:“我们保证人在阵地在!”

随着黎明的到来,大雪下得更紧。战士们蹲在用雪团筑成的工事里,脚和鞋袜早已冻在一起,手指冻得连枪栓都难拉开。一营指战员上阵地前每个人只分到四个土豆,寒冷和饥饿一阵阵袭来。但一营勇士都是钢筋铁骨的英雄,在他们面前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也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

一场殊死的争夺战激烈地展开了。敌人的密集炮弹,一阵紧似一阵地落在阵地上;敌机掷下的炸弹、凝固汽油弹在不断地爆炸、燃烧。敌人仗着炮火的优势,向我各高地发起轮番猛烈攻击。守卫一〇七一高地的三排勇士,接连打退美国侵略军八次反扑,阵地上只剩下了杨根思一人,最后他抱起炸药筒与敌人同归于尽。一二七一高地,后来也只剩下五六个人,但顽强地保住了阵地,为夺取整个战役的胜利赢得了时间。一营为围歼美帝“王牌”陆战一师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不久,晁自忠调一七二团任后勤处长。他虽不愿离开火线,但他深感后勤工作的重要性。上任后,他带领后勤人员不顾敌机轰炸、道路艰险,千方百计保障战斗需要。运动战时期,晁自忠带领人员跟进供应。随着战斗的展开,及时延伸补给线,部队打到哪里就供应到哪里。一七二团的军需供应从此有了明显的好转。

1951年上半年,敌人采取空中“绞杀战”,在重点轰炸地区,平均每2米投弹一枚。面对敌人空中和地面的严重破坏,晁自忠带领后勤人员奋力抢运,经常几个夜晚不合眼,带头装卸搬运物资。在通往前线的所有桥梁路段几乎全部被炸毁的情况下,一七二团从没因缺乏军需供应而影响战斗。

晁自忠舍生忘死,长年在极端艰苦恶劣的条件下超负荷地工作着。1952年底,他终于积劳成疾,那么健壮的体格,一天天消瘦下来。但他仍拖着疲惫的病体不停地工作着。由于病弱,身体抵抗能力极差,又染上了当地一种恶性传染病,经抢救无效,晁自忠同志于1953年1月3日病逝于朝鲜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