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不走的留恋——追忆北川县副县长兰辉
分类:历史英烈 热度:

    羌山肃立,细雨沥沥,因为一位亲人的意外离去,北川再次落泪。

  走进北川县政府办公区B204房间,10余平方米的办公室整洁、有序。书桌上,按未办、已办和留存备阅的顺序摆满了文件和资料;右案顺手处,《后援建时代——地震灾区可持续发展研究》、《台港文学》两本书显露着主人的阅读喜好。唯一与环境格格不入的是案头下方摆放的两大袋药品。

  23日下午,北川羌族自治县副县长兰辉在下乡检查交通建设、防汛安全工作中意外坠崖,因公殉职。

  “多好的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在办公楼门卫王华兵眼里,谦逊和蔼的兰县长虽然每天步履匆匆,但每次经过总会微笑着打招呼,没有一点架子。“出事的前一天(22日),他还加班到晚上7点过才离开办公室。”

  “对事严、对人谦、对己俭,办事让人放心。”北川县县长瞿永安如此评价这个同为地道北川汉子的“副手兄弟”。从2009年7月担任北川副县长至今,兰辉负责分管公安消防、安全生产、民政、老龄、交通运输等多项工作。

  这是怎样一副“重担”?

  “5.12”特大地震后,北川重建家园,百废待兴。面对四面八方的爱心支援、民众对生计发展的翘首期盼,“五加二”、“白加黑”成为灾区干部职工的工作常态。而摆在兰辉面前的是12条县域主干道、1800公里道路的新修重建;数万受灾困难群众的救助、妥善安置;时刻长鸣的安全警钟……

  “兰县长干工作真是‘玩命’。”县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张禄海告诉中新网记者,“玩命”有废寝忘食和危险长随两层含义。

  震后的北川,山路更是颠簸难行,滚石塌方司空见惯,暴雨断道、冰雪封路也是常有的事。张禄海说,有一年冬天在擂禹路上检查安全,汽车轮胎挂上了防滑链,仍然掉进了离悬崖不远的排水沟里。结果大家当了一晚上“山大王”,又冷又饿,直到拖车赶来。此后,军大衣、雨具、干粮成为随车必备的“三大件”。

  “坐在办公室心慌。”这是兰辉常对驾驶员陈邦清说的一句话。在兰辉的工作安排中,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办公室集中处理文件和信息,其余则是跑项目、下工地、查质量、防隐患诸如此类的“流动办公”。

  “他到乡镇基本上都是抽查式的,从不提前打招呼。三五个人、一两辆车,边走边看,发现问题后再打电话通知。”漩坪乡副乡长刘为说,他不是简单地发号施令,而是与干部群众一起沟通,帮助找原因、想办法、定措施,解决问题才是目标。

  桂墩干线公路马槽至桃龙段地质、气候条件复杂,建设难度极大,是兰辉关注最多的一个交通建设项目。县交通局副局长赵云书回忆说,为了保障建设质量,兰辉亲自带领相关单位对在建的路面工程进行钻芯取样,达不到质量标准的一律返工,直到整改合格为止。

  在县交通局驾驶员顾建的车上曾经长期准备了一把十字镐。顾建告诉记者,兰辉会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当地群众,希望他们参与工程质量监督。有一次,接到群众投诉举报,他带着相关人员现场开挖,一试真伪。“兰县长常说,修一条好路就是给山区、给群众办一件大事。”

  安全生产是项烫手的工作,它意味着一年365天都不能有丝毫懈怠,更何况是地质复杂,建设任务繁重的北川。“县里有关安全生产的会议和活动规定,凡是迟到或代替出席的会被‘请’出去。”县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蒲垚佚对兰辉的印象是朴实干练,对事不对人。“虽然开会时间不长,话不多,但总是直奔要害,决不揉半点沙子。”

  板房、交通、煤矿、建筑施工,学校安全一直是兰辉盯住的重点。虽然他也体谅乡镇、基层工作的辛劳和苦衷,有时也为这种严厉苛刻“对不对、过没过”向身边同志征求意见,但依然坚持着。“今天我不得罪人,今后大家可能都得成罪人。”

  与工作上的高标准相比,兰辉对生活上的要求格外简单。与他一起工作了3年多的张禄海印象中,下乡绝大多数时间会在街边的小饭馆解决“温饱”。“兰县长说基层事情多,去了别人不陪又觉得不好。这种麻烦能免则免。”

  变化,在润物无声间显现。

  1800多公里省、县、乡、村四级公路全面建成通车,所有乡镇都建起标准农村客运站,北川交通实现质的飞跃;困难群众实现救助保障,“三孤”人员、城乡低保、重点优抚对象、因病致贫特殊人群建立台账,党员干部定点帮扶;三年多全县未发生一例较大生产安全事故……这一切兰辉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兰辉办公室门后的铁皮柜里,整齐摞放着8本工作日记、10多册获奖荣誉证书以及一面卷起的群众赠送的锦旗。特意放在这个毫不起眼的位置,是兰辉的一种自勉。

  在陈邦清的行车统计表上,三年累计行驶近24万公里,相当于每年围赤道跑两圈。“就这两个月少点,因为兰县长住院动手术。”说到这里,陈邦清眼眶开始湿润。

  其实在去年下半年,兰辉的痔疮就已经演变为肛瘘,情况日益严重。但一想到动手术就得耽误一个多月时间,他决定采取保守治疗一拖再拖,直到今年4月26日才在绵阳八医院(肛肠专科医院)进行手术。

  据主治医生刘翠介绍,他进院时已经出现化脓性感染。然而一个多礼拜之前,正处于伤口恢复期的兰辉主动要求出院。5月16日,他就出现在北川马桃路施工现场。

  “中午1点过匆匆扒了两口饭,就紧接着召开座谈会。”白坭乡副乡长尹显波对23日见兰县长最后一面时的情景历历在目。1个多小时的座谈中,兰辉与村社干群商讨拍板了当地群众雨季汛期出行的过渡期方案。“以航路运输结合的方式,将白坭到新县城的距离省去了近30公里,时间压缩了40分钟,而价格降为20元,只有原来的一半。”

  一次意外竟成永别。噩耗传来,不少北川人连夜冒雨自发赶到县医院,送兰辉最后一程。而此时,省市各地、甚至援建省份的兰辉生前好友,通过各种方式向北川打探核实。电话两端,话语哽咽,叹惜连连。

  眼前的兰辉依然清瘦、依然穿着那件熟悉的旧衬衣,不过像疲累后在静静地休息。北川安监局局长陈国兴泪水控制不住地往下流。他既是兰辉工作上的下级,也是生活中有20年交情的老哥。

  “再普通不过的长相,再普通不过的衣着,扔进人群里谁认得出你是个县长。”这是陈国兴常与兰辉开玩笑的一句话。他说,交真心,换真情。这么多年兰辉一直这样,没变。

  新县城尔玛小区E区3楼摇号分配的90平米住房内,陈设简朴。老父亲80高龄,妻子打临工,两个兄弟没有固定工作,女儿上大学,家中5万元住房贷款尚未还完,这就是兰辉的家底。望着悲痛的亲友,记者不忍打探更多。

  “在别人眼中,他每年经手的资金何止千万。哪怕是一个小念头甚至一个眼神,很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但他始终坚守着自己的底线。”兰辉的一位朋友告诉记者,衣服三四年都舍不得换新的,谁能想到他一直还默默资助着一位坝底乡贫困大学生完成学业。

  “兰辉是一心扑在事业上而心灵安静的人,是千万个优秀基层干部的代表。”绵阳市委常委、北川县委书记刘少敏如是说。

  “我是唱羌歌的北川回族人。”兰辉生前每逢有朋友来,他总会这样介绍自己。在48年的时光岁月里,他把沉甸甸的爱融入了故乡的山山水水。

  他,从未离开。

上一篇:宋任穷同志生平 下一篇:雪山永远铭记——菊美多吉先进事迹报告会侧记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任弼时故居
    任弼时故居
    任弼时故居,位于湖南省汨罗市弼时镇唐家桥,距长沙市40公里。1904年4月30日,任弼时诞生在这里,并在此读完小学,度过童年和少年时代。他16岁投身革
  • 朱德简介
    朱德简介
    朱德(1886―1976)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和军事家,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要领导人之一,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建人之一。
  • 赵南起:朝鲜族上将的传奇(一)
    赵南起:朝鲜族上将的传奇(一)
    央视一套正在热播纪念抗美援朝60周年献礼片、电视剧《 毛岸英 》。赵南起每天晚上8时起就守在电视机前。忆及毛岸英的牺牲,他心底隐隐作痛,对自己
  • 刘华清生平简介
    刘华清生平简介
    刘华清,1916年生于湖北黄安,原籍湖北大悟。1929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5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任鄂东游击总
  • 抗日救国民主战士邹韬奋
    抗日救国民主战士邹韬奋
    邹韬奋,江西余江人,1895年出生于福建永安。1923年,负责编辑《教育与职业》月刊。1926年,任《生活》周刊主编。 九一八事变后,邹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