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民族精英 虽死犹生——记徐尚武烈士

更新时间:2022-11-16 11:30:56点击:

民族精英 虽死犹生

——记徐尚武烈士

张乐明 陈建广

徐尚武——一个响亮的名字,半个多世纪来,在鲁北大地被广泛传颂。当地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临邑抗日县政府,县长就是徐尚武,为国家、为民族,披星戴月不辞劳苦,除恶霸、灭日寇,拯民水火胜父母,王楼战役威名扬,民族英雄垂千古。”表达了人民对这位传奇式的抗日英雄的敬仰与怀念。

徐尚武,又名徐荣耀。1912年农历四月十二日,出生在山东无棣县大庄街一个农民家庭里。全家4口人,仅有1亩地,生活非常艰难。“望子成龙”的父亲和叔父,为了能让徐家这根独苗进学堂念书,从亲戚处借了一百斤谷子作本钱,卖包子、做面条,一家人扛长活打短工,省吃俭用,好不容易才让徐尚武在本村上了小学。

徐尚武天资聪慧,学习认真,追求上进,于1930年以每门功课都是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无棣县高等小学,两年后考入无棣县师范讲习所。在这里,他认识了中共无棣县委书记石景芳同志,接收了新思想的启蒙。在石景芳等人的启发帮助下,他逐渐明白了中国为什么贫穷落后,为什么会受帝国列强宰割的根源,看清了只有走俄国十月革命的道路,才是一切被压迫民族,被压迫人民翻身解放的必由之路。

1936年,徐尚武与石景芳、关星甫、于梅先、丁涌生等人,在无棣县刘丰台村,组织了“友谊读书会”,传播进行思想。读书会发展会员80多人,存有进步书刊百余册,参加读书会的成员普遍受到马列主义教育,有不少同志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绝大部分同志参加了冀鲁边区抗日武装——华北民众抗日救国军,并成为其中的骨干和中坚力量。

师范毕业后,徐尚武先后到徐家园,温家庙等地教书。他带头反对封建师戒,倡导新的教学方式,他常用一些生动活泼的事例,来启发大家的觉悟,向学生灌输进步思想,还亲自带领学生参加修盖校舍、种植菜园等劳动。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日寇铁蹄踏至无棣,学校被迫解散。目睹日寇烧杀淫掠的血腥暴行,徐尚武满腔怒火,誓死报国的种子在他心中深深扎下了根。

中共中央8月份在陕北召开洛川会议,颁布了抗日救国十大纲领的消息传至无棣。徐尚武奋起响应,在县委书记石景芳的指导下,于1938年2月,在温家村宣传发动群众,公开提出了“除霸安良,打列强,除军阀”的口号,并树起了抗日武装大旗,建立了农民武装组织“抗日救国军”,世代耕作的农民首次团结起来,武装起来了。

当时,无棣县府曾拨出专款整修马颊河,大地主崔伯玉把工程承包后,大肆贪污这笔款项,却根本不管水利工程,遇到雨季水激浪大,崔作玉便和民团头子胡振国沆瀣一气,企图扒开河道,淹没下游的村庄,激起群众义愤,徐尚武带领武装群众同崔伯玉、胡振国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盛怒的群众缴了崔伯玉30多条枪,吓得崔伯玉抱头鼠窜。这次斗争的初步胜利,极大地鼓舞了群众的斗志。

为将徐尚武招至自己麾下,敌伪六旅旅长张子良利用“师生关系”(张曾当过师范校长)来拉拢徐尚武,并许以高官厚禄,劝徐尚武率部归顺国民党,遭到徐尚武严词拒绝。1938年3月的一天,徐尚武毅然率领部分农民武装投奔了抗日根据地。在庆云县,他们被编入了我党领导的爱国抗日武装——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别动总队游击支队,后改为第三大队,徐尚武任大队长。不久经于梅先、关荣亭的介绍,徐尚武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任庆云县战争动员委员会宣传部长。

同年,徐尚武又兼任除奸部长,负责鬲津河一带地下工作。他多次不畏艰险,深入虎穴,亲手处决了一批作恶多端的地痞、恶霸和敌酋、匪首,极大地鼓舞了群众的斗志。

1939年4月,八路军八团在庆云乡被日伪军包围,徐尚武率部以一当十,奋力杀出一条血路,掩护我军主力冲出了敌人的重围,徐尚武在战斗中的勇猛表现,受到上级的表彰,同年夏,他被调任临邑县抗日县政府县长。

当时,临邑县是我二分区腹地,斗争形势异常复杂。徐尚武正是在残酷的斗争环境中,展示了大无畏的英雄主义气概,他对人民有着挚深的爱,而对敌人则怀着刻骨铭心的恨。徐尚武到任后带领机关干部走乡入户,发动群众,了解敌情,开展工作。当他了解到郭家庵村有一恶霸地主倚仗日本人和汉奸势力,横行乡里,欺压百姓;还有我联络站一通讯员,名义上为我们工作,暗地里却与日伪勾结,通风报信等情况后,便——记在自己的小本本上。

有一天,徐尚武手持一把锋利的大砍刀,喊上县大队的三位队长,然后,他按照小本子上的记录,找上门向那些恶棍们讨还血债,当天他就亲手砍了26人。震慑了反动势力,使恶霸地主汉奸惶惶终日,德平县内我们的区干部经常被敌人杀害,徐尚武带领县大队两次去德平锄奸惩敌,极大地打击了敌人。同志们普遍觉得工作好干多了。

1940年春的一天,济南、禹城、德州等地日伪1000多人,在刘坡海村包围了我八路军延安支队和县大队,支队首长命令固守阵地,抗击敌寇。因敌来势凶猛,加之武器精良,我一中队阵地一度失守,这时,徐尚武亲自率领二中队猛冲上去,战士们以死相拼,硬是从敌人手中夺回阵地。敌人恼羞成怒,调集重型武器向我阵地狂轰滥炸。在火海中,徐尚武沉着冷静指挥战斗,从中午一直打到深夜,直到掩护我军主力安全撤出,徐尚武才带领县大队突围转移。

在垛石桥上,敌人倚河伴险修了个据点,里面驻有日军20多人,伪军100多人。他们经常到附近村寨催粮逼款,烧杀抢掠,成为当地一祸。组织上决定伺机拔掉它,为民除害。为此,徐尚武多次和县大队负责人研究制定作战方案。在1941年5月的一天深夜,县大队在无地下党的内应下涉水过桥,逼近敌据点,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入敌营。一场激战,打死打伤日伪军数十人,缴获电话机5部、枪40支、子弹数千发。等增援的敌人赶来时,剩下的只有燃烧的炮楼和横七竖八的尸体。

1941年古历四月初,冀鲁边区和二地委在临邑台子刘村召开会议。徐尚武负责会议的安全保卫工作。不料第二天清晨,临邑、德平、商河、济阳等地日伪军5000多人,层层包围了会议驻地,敌人妄图用铁壁合围的战术,消灭我边区军民。敌我力量悬殊,战斗异常残酷激烈。又是徐尚武率领部队与敌人血拼,掩护边区和地委人员冲出重围,但他却不幸腹部中弹,倒在一片苜蓿地里,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想到的是保存革命的力量,想的是同志的安全。他命令通讯员李裕林先走,说:“不要管我,敌人要是上来了,我就用手枪结束他几条狗命,最后处理自己。”当地群众将他藏在田间的地窖里,在茫茫夜幕的掩护下,躲过了敌人的搜索。第二天一早,群众连忙用担架把徐尚武送回台子刘村治伤,同志们来看望他,徐尚武若无其事地说:“我们又胜利回来了,小鬼子又白跑一趟。”恰在这时侦察员来报告:“驻德平的敌一营兵力前来偷袭。”徐尚武异常镇静又威风凛凛地说:“想趁火打劫,不自量力,消灭他。”于是他便躺在担架上指挥排兵布阵,组织迎敌。

徐尚武就是这样把打击敌人,消灭日本鬼子,看成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他几度顶着枪林弹雨扑汤蹈火冒死救险,又多次有若神助,奇迹般地生还,成为当地传奇的人物,令敌人十分头疼。济南的敌伪报纸版面上,就经常刊登徐尚武的消息,就连敌伪官兵间争吵怄气,也常用这样一句口头禅:“谁要是没良心,出门就碰上徐尚武。”足以说明敌人对他的惧怕。徐尚武的名气,闻名遐迩。

在敌人面前,徐尚武是顶天立地威不可犯的铮铮铁汉,在战士和群众面前,他却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衣食父母。他经常说:“共产党员的最高境界就是爱人民。”在艰难困苦的年代,他始终保持着我军的光荣传统,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关心群众,关心他人。在1940年,因天灾人祸,部队和群众生活非常困难,每当群众送来给养时,他都把干粮装进布袋子里,先拿给战士们吃,自己吃渣窝窝,碎末末。部队经常要昼夜行军作战,他的鞋子穿破了,自己找根绳缠到脚上,却把支前小组送来的鞋袜让给战士。

在严寒的冬季里,他住在农村简陋的破磨棚里办公,每天晚上忙到深夜,管理人员多次提出给他生盆火御寒,但每次都被他拒绝,他说:“咱办公的地方好赖是在屋里,不算冷。冷的是在门外站岗的战士们,你对他们要多照顾一些”。有一段时间,他住在兴隆镇马庄开酒坊的陈明泉家里,徐尚武在工作之余,主动帮助陈家铺前铺后忙里忙外,村里群众还以为他是陈家新雇的伙计呢。陈明泉看到县长这样做,很过意不去,便提出炒几个菜,烫点酒犒劳犒劳县长,被徐尚武婉言谢绝。

台子刘村战斗负伤后,徐尚武被送往我军后方医院疗伤,数月后,他伤情刚刚好转,便返回二地委。后来,党组织任命他为冀鲁边区第二军分区副司令员。在1942年间,他先后参加了田口、平原等多次战斗,打了不少漂亮仗,为开辟临邑、济阳、齐河等革命根据地,建立三县的抗日民主政权,做出了突出贡献。

1943年1月25日,日寇纠集济南、商河、齐河、临邑等地日伪军5000余人,在驻济南的日军司令铃木亲自指挥下,对鲁北一带实行大扫荡。一天,我二分区和地委专署正在济阳皂户李庄召开整军会议,当时,我基干营和黄河支队共700余人被日伪军包围在方圆不足20里的圈内。徐尚武果断命令部队向北突围,行至王楼时,同日军四五百人遭遇,徐尚武急忙命令部队向西转移,迎面又碰上从齐河、禹城方向包抄过来的敌人,至此,我军被包围在不足百户人家的王楼村,一场恶战迫在眉睫。

在万分危急的情况下,徐尚武考虑到自己对临邑地理位置较熟,部队中有许多老部下,便于指挥。于是主动放弃了随机关转移的机会,坚持留下来阻击敌人掩护机关转移。徐尚武率部队抢占了王楼制高点,牵制住敌人,掩护机关首长和部队突出重围。然而自己和百余名战士却被敌人团团围住,他沉着指挥,英勇杀敌,打退了敌人数十次冲锋。在敌人密集的炮火下,我军伤亡不断增加,子弹也快打光了。当得知主力部队与机关已冲出重围后,徐尚武开始带领战士集中冲锋,但势力单薄,伤员太多,迟迟不能冲出包围圈。在生死攸关的危急关头,徐尚武把大家集中在一起,他大声疾呼:“同志们,有能力的跟我冲出去,就有活路。没有能力冲出的,留下来掩护同志、阻击敌人。实在不行了,留下一颗子弹给自己,我堂堂大中华的子孙,绝不能当小日本鬼子的俘虏!”

说完,他撕开上衣,敞开胸膛,端起刺刀像一只凶猛的狮子,带领战士们向着敌阵发起最后一次冲击。一部分同志冲出了重围,而徐尚武却身中数弹,已不能行走,这时,他把警卫员叫到身边命令道:“你快走不要管我,再搭上一个不值得。”警卫员坚决不依:“我的任务就是保卫首长,我绝不贪生怕死自己走。”说完背起他艰难地向东南走去。在刘屯村后,一位老大娘冒死将徐尚武藏在一个地瓜井里并盖上干草,不料,却被趴在房顶上的伪保长刘金发看见。

鬼子进村后,开始翻箱倒柜,到处搜查,伪保长刘金发向敌人告了密。鬼子们闻讯,欣喜若狂,纷纷向徐尚武藏身之处围拢。这时,隐藏在附近的警卫员“叭叭”两枪击毙了两名鬼子,他们误认为是徐司令开的枪,面对昔日的老对手,又曾多次领教他的神枪的厉害,敌人再不敢贸然上前,只好向井里投掷了一枚毒瓦斯弹。31岁的徐尚武为民族的解放英勇牺牲。

王楼血战,徐尚武等73名烈士为国捐躯,而敌人则付出了包括1名旅团长在内的180余名日军伤亡的代价。惊天动地的战斗场景,再一次显现了我中华民族优秀儿女,有同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徐尚武的高大形象,将永远活在人们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