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一片丹心为人民——曲显明烈士传略

更新时间:2022-08-15 11:32:20点击:

一片丹心为人民

——曲显明烈士传略

荣成市民政局

曲显明是荣成第一任县委书记、第一任县长和第一任县大队长。1940年7月对日作战牺牲。他对荣成党的建设、政权建设和武装建设都做出了很大贡献。

寻真理,投考山东七乡师 闹学潮,站在斗争最前列

曲显明,曾用名曲荣本、曲先声,化名周毅。1911年出生于荣成宁津乡西南海村。8岁入本村小学,天资聪颖,学习勤奋,成绩优良,尤以作文和音乐、美术见长,并能严于律己,尊师爱友,在师生中颇受称道。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出兵侵占我东北三省,蒋介石却采取不抵抗政策,激起了全国人民的义愤。曲显明和广大进步师生一起,积极投入轰轰烈烈的抗日救国浪潮中。从此,他立下了救国救民的宏大志愿。1932年,曲显明为继续深造和寻求真理,以优异成绩考入新建的山东省乡村第七师范(简称文登乡师)。

这个学校,形式上是国民党办的,实际上已由我们党的组织所掌握。校长就是共产党员于云亭。并在该校建立了党支部。

曲显明是该校一级学生。他踏进文登乡师后,就受到进步思想的影响和熏陶。他心情振奋,庆幸自己找到了归宿。他如饥似渴地阅读《共产党宣言》、《唯物辩证法浅说》和鲁迅的一些作品。他总是手不释卷,反复研读,从中汲取政治营养,树立革命人生观。他和同级学生、共产党员刘家语(谷牧)、丛培振(丛光烈)关系密切,结为好友,经常促膝谈心,交流思想,探索真理。他是学校“反帝大同盟”(党的外围组织)的第一批成员。他经常在刘家语主编的《火线下》发表文章,倍受刘家语称道,说他的文章“思想进取,立意新颖,感情真挚,文笔动人”。他还充分发挥了能拉会唱、善于编演的艺术才干,参加戏剧《娜拉走后怎样》、《卖火柴的小女孩》和舞蹈《渔光曲》的排演,以及一些反帝反封建活报剧的编导和演出。这些文艺宣传活动,对提高农民的阶级觉悟、唤起民众救亡图存起到了一定作用。

1934年2月,由于叛徒张童华告密,于云亭校长被国民党文登公安局秘密逮捕。刘家语、刘德贤(刘其人)、曲显明等怒不可遏,愤然率领全体同学,在一个月明之夜,砸城门,呼口号,要求国民党县长刘崇武释放于校长。学生这股汹涌的怒潮,吓得刘崇武惊慌失措,惶恐不安,便偷偷地将于校长押送济南。全体同学推选曲显明等人为代表,赶赴济南省教育厅请愿。这些代表徒步千里,历尽艰辛来到济南,与反动当局进行了面对面的激烈斗争。后来由于国民党未获得确凿证据,以及党组织各方营救,于校长终于获释。

是年7月,于云亭校长离开文登乡师,国民党CC分子王培祚接任校长。王来校后,立即取消形势教育和社会发展史等课,增加童子军课和军训课,对学生实行法西斯统治,引起学生公愤。学校党组织乃通过学生自治会,团结广大同学,针锋相对地进行了罢课斗争。

学生自治会的骨干分子曲显明、刘裕民(刘国柱)、刘德贤领导了这场斗争。罢课是从反对童子军课开始的。一天,上课铃一响,姓刘的童子军教练员一进教室,曲显明就吹起哨子,大声喊道:“同学们集合,到北院找校长去!”先是一级学生离开了教室,接着二三级学生也相继响应。同学们把校长办公室围得水泄不通。曲显明等挺身而出,痛斥学校设置童子军课损害学生身心健康,要求立即取消。王培祚面红耳赤,又羞又恼,语无伦次,窘态百出。从这以后,一提起曲荣本(曲显明在文登乡师改名曲荣本),没有人不竖大拇指,都佩服他有胆有识。罢课继而进入反对校方克扣学生伙食费的斗争。学生自治会在党支部的领导下,油印了“王培祚十大罪状”的传单,由曲显明带领同学于夜间贴遍校园的墙壁。王培祚对此惊慌失措,惴惴不安。一方面在学校大会上大放厥词,进行恫吓;一方面背后对部分领导罢课的学生进行拉拢,以求稳定局面。经过一个学期的漫长罢课斗争,终于迫使校方吐出了贪污的伙食费,罢课取得了胜利。

但是,王培祚不甘心失败,他利用假期发通知书的机会,对领导罢课的骨干分子“勒令退学”。曲显明就是其中的一个。

做教师,为革命撒播火种

办夜校,为抗日培养骨干

曲显明虽受此打击,不仅没有灰心丧气,反而更加激发起革命决心和斗争勇气。他自文登乡师回乡后,怀着为革命撒播火种、为抗日培养骨干的雄心壮志,踏上了教育岗位。先在宁津乡的南港头、渠格庄任教,1936年下半年来到斥山的尹格庄村小学。他讲课深入浅出,生动活泼,颇受学生们欢迎。他通过授课、讲故事、教唱《义勇军进行曲》等革命歌曲,以及自编自印宣传抗日的补充教材,向学生灌输抗日救国思想。

为了唤起民众起来抗日救亡,曲显明白天给学生上课,晚上组织青年农民上夜校。在夜校里,他讲国内外形势,教唱革命歌曲,宣传革命道理。有一次,当他讲到日军铁蹄踏入华北后,国民党军队闻风而逃,黎民百姓遭受涂炭和蹂躏时,挥动有力的手臂,向学员们大声疾呼:“我们不能做亡国奴,我们要奋起斗争!”这掷地有声的语言,激起了学员们对国民党腐败政府的愤恨和对抗日救国的热情。

曲显明在革命斗争中,经受了党的长期考验,1937年10月,经王本贤介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曲显明以崭新的姿态投入了战斗。他以夜校为依托,走门串户和学员交朋友,组织青年救国会,很快发展会员20余人。为了扩大宣传,组织会员到大街上张贴“坚持抗战”、“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标语。不久,又在会员中先后发展了十几名党员。这些党员和他的学生以后分别成了尹格庄村、县大队和第十一区中队的革命骨干力量。

曲显明为革命事业倾注了全部心血,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在此期间,曲显明的妻子生了一个男孩,因为她前两个生的都是女孩,所以全家人都高兴得不得了,可是曲显明忙于工作,无暇回家照顾妻子。不料一次下大雨,新生儿着凉生病而死,曲显明还是未能抽出身回家。他曾遭国民党多次搜捕,都在群众的掩护下幸免于难。父亲劝他不要再干这种危险事时,他总是耐心地向父亲做说服工作。曲显明的家也几次遭到敌人查抄。有一次,敌人将他的妻子抓去,用刺刀威逼她说出曲显明的活动及去向,当没有达到目的时,敌人用枪托将她狠打了一顿,险些送了性命。所有这一切,都丝毫没有动摇曲显明为革命奋斗终生的决心。

肩重担,统一全县党组织

拉队伍,扩大抗日根据地

1937年12月24日,中共胶东特委举行了威震胶东的天福山起义,成立了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荣成党组织负责人也组织了小型武装起义,并相继率起义军西上参加了第三军。这时,荣成南北两个党组织的领导班子都进行了调整。1938年南部党组织经王本贤来荣成整顿后,把党的工作交给了曲显明。曲显明接任后,马上在石岛、斥山一带发展党的组织,扩大党的队伍。是年金秋,曲显明遵照文登中心县委关于统一荣成全县党组织的指示,带着县南部党的组织关系,来到伟德山前的“抗日文化供应站”。

“抗日文化供应站”是1938年6月,为了宣传抗日,由鞠维忠同当地民先队员岳学俞等人在院东村创办的。其主要任务:一是发展“民先”组织,动员青年参军;二是印发抗战歌曲集和小学抗战课本;三是培训抗日骨干。当时抗日文化供应站已与荣成北部党组织取得了联系,这为连接南北党组织创造了良好条件。曲显明以“抗日文化供应站”为基地,不避艰险,风餐露宿,日夜奔波于城厢、桥头、荫子、寻山、靖海、黄山等地党组织之间。经过多方串联、宣传、动员和组织,终于在1938年10月,将全县十几个党支部、700多名党员第一次统一了起来,在崖西乡院东村成立了“中共荣成特支”,曲显明任书记。全县党组织的统一,象征党力量的壮大,党组织的巩固和团结。

中共荣成特支成立后,曲显明积极在全县开展党的发展工作和统战工作。他在院东村举办了为期7天的训练班,有自卫团、儿童团、民先队员和进步小学教员等20余人参加。他在训练班大讲国内外形势,揭露国民党的分裂阴谋,研究工作方法和斗争策略,进行抗日救国教育。训练班结束后,学员大都成为各区的骨干。

随着斗争形势的发展,党组织的不断扩大,1939年2月,中共荣成特支在石硼丁家村丁文英家里召开会议。会上,曲显明根据中共东海特委的指示,宣布将中共荣成特支改为“中共荣成县中心区委员会”,曲显明任书记。中共荣成县区委在领导全县人民开展抗日救亡的同时,积极在全县各地发展党组织,扩大党的队伍。至1939年4月,全县已建立区委4个,党支部80多个,共有党员1200多人。为适应党组织的发展和抗日形势的要求,就在本月,东海派人来荣成,在石硼丁家村召开了中心区委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正式宣布成立了“中共荣成县委员会”,曲显明任第一任书记。中共荣成县委的诞生,标志着荣成党组织已由幼年时期发展到成熟时期。自此,在斗争中成长起来的荣成县委成为领导全县人民进行革命斗争的核心力量。

1939年底,中共东海特委在栖霞县召开会议,曲显明出席了这次会议。特委书记于克恭在会上指出,东海地区的国民党军队郑、秦、王、胡各部,都可能在日军入侵时溃散。他指示各县党组织,要积极做好准备,开辟抗日根据地,建立抗日民主政府,把抗日战争坚决进行到底。

果然不出我党所料,1940年2月17日日本侵略军进犯荣成,国民党驻军王兴仁、胡守恒部闻风丧胆,不战自乱,慌忙解散了国民党荣成县政府,致使日军得以长驱直入,仅4天时间就占领了荣成全境。

在此危急关头,中共荣成县委及时发出拣起国民党部队丢弃的枪支,拉起队伍,建立抗日武装的号召。曲显明首先在荫子乡东板石村发动群众,缴了国民党郑维屏部18支枪,又争取了土城子国民党王兴仁部一个班起义(共12支枪),于是在雷家庄拉起了荣成县第一支抗日武装。接着,各区先后组建起游击小组(队),各村也组织起自卫团。2月20日,县委在山河孙家村,将各抗日武装集合起来,组成一支800多人的武装队伍,命名为“荣成抗日救国军”,不久,在曲显明的主持下,在北山杨家村把部队缩编为400人,并更名为“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一大队第二区队”。

1940年4月9日,荣成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曲显明当选为第一任县长。曲显明在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大会上说:“荣成抗日民主政府成立了,我们各界代表都要枪口对外,联合抗日,有钱出钱,有人出人,反对倒退,反对分裂,反对投降!”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后,第二区队奉命升级,并收编各地组织起来的群众武装200余人,组建成荣城县大队。县大队下设两个中队,县长曲显明兼任大队长。

为了巩固民主政权和扩大抗日根据地,荣成县人民武装在县委和曲显明的领导、指挥下,大力开展游击战争,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

还在荣成抗日救国军成立后不久,在曲显明亲自指挥下,曾进行了隆峰战斗,打响了荣成抗战第一枪。当时,崖头据点的日伪军窜至隆峰村一带骚扰,曲显明率部埋伏,待敌临近时发起突然袭击。当即击毙骑在马上的日本军官一名(鼻子被打掉后躺在门板上途中死亡),吓得日军急忙回头,落荒而逃。战后在群众中广为流传着一首歌谣:“八路军的枪法准,专打鬼子的鼻子尖。”这次战斗的胜利,大大鼓舞了荣成军民坚持抗战的信心。

在武装斗争中,各村的自卫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特别是曲显明组织的三区自卫团,堪称全县群众武装的楷模。1940年4月间,文登大水泊的日伪军12人,向文荣边界的毕家店一带进犯。三区所属荫子夼、立驾山、下埠等村的自卫团和国术队几十人奋起抵抗,巧妙地包围了敌人,用土枪、长矛、大刀和手榴弹等武器,毙敌7人,缴获捷克式轻机枪1挺,长枪7支,短枪1支,子弹300余发。这是荣成县群众武装在抗日战争中第一次漂亮的歼灭战。

在进行武装斗争的同时,曲显明还带领县委成员和政府机关干部,深入各区组织农、青、妇等抗日群众团体;大力进行锄奸除霸斗争,按照党的政策,处决了几个罪大恶极的汉奸、恶霸,大煞其反动气焰,稳定了根据地的社会秩序;积极开展敌工工作,教育争取伪军弃暗投明。

不论在战斗中或行军途中,曲显明总是坚持做思想发动工作,并以自己的模范行动,给干部、战士以极大的鼓舞和力量。他患有高度近视,夜间山路行军总得拄着木棍走,同志们来扶他,他说什么也不肯,还笑着说:“别看山路难走,我们可得谢谢它。它是我们的铜墙铁壁呀!等打败鬼子,我们胜利了,满山栽上苹果树,就成了花果山。”他的顽强乐观精神,使同志们深受感动,力量倍增。

曲显明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革命。艰苦的环境,繁重的工作,使他日见憔悴,体力不支。但为了加强部队和政权建设,他仍夜以继日地积极工作着。为了解决机关财政开支困难,他回家说服哥哥把家里30亩地卖了20亩。

曲显明作风民主,平易近人,艰苦朴素,热情乐观,对革命充满胜利信心,深受同志们的尊敬和爱戴。

反“扫荡”,誓死保卫新政权

洒热血,一片丹心为人民

1940年5月,集结在威海、桥头、城厢、俚岛等地据点的日伪军,向我伟德山区进行空前残酷的拉网式“扫荡”,妄图扑灭我革命根据地的熊熊抗日烈火。为了抗击日军的疯狂进攻,曲显明率领县大队于农历五月三十日来到大梁家村,与二区中队、四区中队和职工大队汇合,准备在这里围歼敌人。

农历六月初一(公历7月5日)拂晓,我们这支百人的队伍开到了一个叫“猪鞍”的高地上,黎明前进入伟德山,计划诱敌深入,以便瓮中捉鳖。不料,这时天气骤变,乌云翻滚,风雨交加,雨越下越大,山涧浊浪奔流,部队无法展开活动,只得折回大梁家村。

上午11时许,接到紧急情报:敌人步兵、骑兵共300余人,20匹骡子驮着弹药,从伟德山北小梁家一带形成拉网阵势,向大梁家包抄过来。

曲显明立即集合部队,做了战斗动员和军事部署,就率领部队投入了战斗。职工大队由梁团长指挥,抢占西南山;四区中队由梁师平队长带领,埋伏于东南山坡;县大队和二区中队部分战士由曲显明指挥,抢占金山主峰。

当我方刚冲到金山山腰时,敌人的骑兵已从另一侧抢占了主峰。他们居高临下,已对我军构成极大威胁。为了保存有生力量,我军只得放弃抢占金山主峰的计划,转移到南山坚持战斗。这时职工大队正在有效阻击敌人,使数倍于我的敌人不能南进。敌人乃拼命打迫击炮,轰击大梁家村。曲显明看在眼里,痛在心上,为了使大梁家村父老百姓免遭摧残,他当机立断,回兵进行反击。敌人腹背受击,只得狼狈逃窜。

可是就在这时,飞来一颗子弹,打中曲显明的小腹,顿时血流如注,同志们急忙抢救,但曲显明终因流血过多,不幸牺牲,时年29岁。

(滕学才、林治民、岳昌锁、王可鹏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