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为了祖国 为了和平 ——记曹玉海烈士

更新时间:2021-08-17 11:16:15点击:

为了祖国  为了和平 ——记曹玉海烈士(图1)

2013年6月27日,曹玉海纪念馆在山东省莒南县大店镇山东省政府和八路军115师司令部旧址正式开馆。在此前后,媒体陆续报道了曹玉海烈士的英雄事迹,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当地许多单位开展了向曹玉海学习的活动。

曹玉海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著名英雄,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身经百战,屡立战功。1951年2月12日,牺牲在朝鲜战场,被志愿军总部授予“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称号,所部一营被授予“英雄部队”称号。他是一个与黄继光、杨根思、邱少云齐名的英雄,他的传奇故事和英雄事迹感人至深,震撼人心。

几十年不为家乡知晓的大英雄

1953年10月29日,新华社从平壤发出专电,向世界公布了中国人民志愿军英雄模范和特等功臣名单。其中位列第四的曹玉海,是一位沂蒙山区出生,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锻炼成长起来的战斗英雄和人民功臣。他的遗像高挂在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的大厅里。在38军,他的英名,人人崇敬;他的事迹,人人传颂。在38集团军的军史馆大厅里,有曹玉海的大篇幅专版介绍。在曹玉海当年所在部队的师、团、营纪念馆(室)也都有他的专门版面。曹玉海的光辉事迹,教育鼓舞了一批又一批的革命军人。每逢新兵入伍,曹玉海的事迹都是38军政治思想教育必不可少的教材。然而,这样一位著名的英雄,在他的家乡沂蒙老区乃至山东,却近50年无人知晓。

1997年4月,第38集团军党史委为筹办军史纪念馆,派牛国强干事到当年滨海抗日根据地的莒南县搜集资料。莒南县史志办副主任李祥琨同志负责接待工作。当时,莒南县人物志正在编写中。李祥琨同志向牛国强同志问及38军莒南籍的人中有无可入传的重要人物。牛国强便提到曹玉海的名字和他的许多英雄事迹。李祥琨同志一方面为英雄的事迹所感动,另一方面出于历史研究工作者的职业本能,感到这一史料极为珍贵,就向有关领导作了汇报,领导对此事极为关注。从此,李祥琨同志就开始查找曹玉海的家人,进一步了解烈士的详细资料。直到1998年春天,才通过莒南制药厂一个叫曹敬的工人,查询到烈士家在东店头村。通过联系,东店头村的几位村干部带着烈士的一个侄子来到了县史志办公室。经了解才知道了烈士的身世。于是,李祥琨偕同东店头村的书记曹际守和曹玉海烈士的侄子曹际扩三人于1998年9月28日踏上了去38集团军寻访英雄的道路。

在38集团军,李祥琨一行三人受到部队首长及有关领导的热情接待。首长们专门安排参观了军史馆及师、团、营纪念馆、陈列馆,并介绍了曹玉海的辉煌战斗经历。三人深深体会到曹玉海在全军的巨大影响,为部队内上上下下尊敬曹玉海、歌颂曹玉海的强烈气氛所感染。38集团军的许多领导知道是烈士家乡来人了,都关心地问:“你们怎么现在才来?”三人都说:“我们也是现在才知道烈士的情况呀!”38集团军党史委金增伦主任感慨地说:“像曹玉海这样的著名烈士,是全军全国的英雄啊!别说在你们县、市,就是在你们山东省也是少有的高规格的战斗英雄啊。要纪念最低应该在县、市级烈士陵园为烈士立碑塑像,到时候我们部队要去出席纪念仪式,烈士的精神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呀!”

在这儿,三人发现了曹玉海烈士在家乡无人知晓的原因了。原来,曹玉海烈士的档案和纪念宣传资料上都写着他是“山东省莒县老浦乡东甸沟村草甸子人”。因为那时部队战士来自五湖四海,口音不同,加之当时识字的人少,就记错了。莒南县原属莒县,1941年后从莒县析出。当时属战争年代,只有根据地少数党政干部知道,当地一般老百姓并不知道新设置的莒南县,仍习惯称自己是莒县人。新中国成立后,莒南县的称呼才逐渐被广大老百姓所熟悉。信寄到了莒县,无从查找,这就是部队与地方失去联系的原因所在。

毅然参加八路军

为了祖国  为了和平 ——记曹玉海烈士(图2)

曹玉海1923年出生于山东省莒南县涝坡乡东店头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在那暗无天日的旧社会里,曹玉海一家也像千千万万的劳动人民一样,受尽剥削、压迫和欺侮。曹玉海9岁时就给地主放猪。苦难中,父母早亡。在1939年日伪军扫荡中,祖父又被日本鬼子用刺刀挑死,不久,祖母又在贫病交加中去世。父母亡故后,由其哥嫂抚养,不久,哥哥因积劳成疾,无钱医治而死,一家人的日子就更艰难了。但曹玉海在艰难困苦的生活中逐渐长成了一个英俊的青年。

1942年1月,八路军山东纵队二旅驻扎莒南一带。曹玉海怀着国恨家仇毅然参军,走上了抗日前线。参军不久,在一次反扫荡战斗中负了重伤,被部队安排送回家养伤。这年秋天,起义后归八路军建制的东北军111师在他家乡驻扎,曹玉海坚决要求重返前线打鬼子,经地方政府和部队批准就加入了万毅同志领导的新111师。1944年2月,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日军的侵略暴行,点燃了他心头杀敌的怒火。在战场他表现了敢打敢拼的大无畏精神。因战绩突出,多次受到表扬和嘉奖。在坚守龙古山和重罗山阻击战中,因作战英勇,被滨海军区授予战斗英雄称号。1945年9月,曹玉海所在部队,遵照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率先挺进东北,奔向了解放东北的战场。

从1942年离家参军,投身到革命战争中,曹玉海同志就义无反顾地走上了杀敌报国,马革裹尸的征战之路。此一去,就永久告别了家乡的父老乡亲,再也没有回来。

东北战场七立战功

曹玉海同志所在部队是罗荣桓指挥下的一支能征善战的部队。1945年秋奉命从山东根据地渡海开赴东北。曹玉海同志在沈阳东山嘴子、奉吉线上清原、山城镇、梅河口、海龙、东丰、通化等地,在同国民党收编的日伪武装战斗中,奋勇杀敌,为建立民主政权立下了战功。他在消灭敌伪武装“铁石”部队5000余人的战斗中,在著名的四平血战中,负伤不下火线,英勇顽强。

正当四平市民欢庆解放时,蒋介石在美帝支持下,海运国民党王牌部队欲夺回四平这一战略要地。曹玉海所在56团与兄弟部队一起保卫四平,从4月14日至5月18日,冒着敌人飞机、大炮猛烈轰击,打退敌人无数次进攻,曹玉海几次负伤,送下阵地包扎后又立即重返前线,英勇战斗,打垮了敌人的进攻。他被军部评为战斗英雄、保卫四平十勇士之一,由军长梁兴初、政委刘西元签发了嘉奖令和立功喜报。

在东北战场,他还参加了1947年夏、秋、冬季的三大攻势,又参加了三打四平和最后攻占四平恶战,参加了三下江南、四保临江的重要战斗及辽沈战役的黑山阻击战、辽西会战,直至解放沈阳。随后入关,参加了平津战役。在解放天津之战中,曹玉海所部担任主攻,打得英勇顽强,战绩突出,受到嘉奖,不久又南下中原,参加了渡江战役,这时曹玉海已担任营长职务。

1945年进入东北到1948年,他先后在战斗中立功7次,其中立大功3次,获奖章5枚,并数次被评为战斗英雄或战斗模范。1949年6月,大军南下,部队溯江西进,曹玉海在宜昌战斗中再次负了重伤,部队安排他到后方医院治疗。伤愈后,组织上决定他转业到武汉监狱任监狱长。

纯真爱情崇高悲壮

在那个崇拜英雄的年代里,曹玉海受到广大人民的尊敬和热爱。曹玉海在武汉医院治疗期间,一位年轻漂亮的女护士深深地爱上了他。出院后,两人建立了深厚的情谊,并确立了恋爱关系。正当两人处于甜蜜的恋爱阶段并筹备结婚时,1950年美帝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朝鲜的战争爆发了。当时,全国上下群情激昂,一致声讨美帝侵略罪行,“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呼声响彻全国。曹玉海热血沸腾了,他坚决要求重返前线,杀敌报国。这时正巧他原所在部队114师在湖南湘西剿匪完成任务后奉命北上入朝作战,路经武汉。曹玉海无意中在武汉大街上遇到了他的老战友姚玉荣,得知部队即将入朝的消息。曹玉海按捺不住澎湃的激情,找到部队师、团首长,要求重新入伍。首长考虑他负过重伤,又已转业到地方,没有答应。但曹玉海一再要求,最后经军、师首长和中南军区组织部长梁必业与地方领导协调后批准,他重回原部队114师342团任二营营长。

他放弃了自己甜蜜的婚姻和幸福的生活,义无反顾地奔赴生死未卜、炮火纷飞的战场。未婚妻当然舍不得自己的爱人离去。曹玉海在告别未婚妻时,看着她那盈眶的泪水和无限依恋的神情,语重心长地说:“现在美帝国主义侵略的战火已经烧到了我们祖国的家门口,我作为一个革命军人,岂能袖手旁观?”接着他又说:“我不是不需要幸福,我不是天生愿意打仗,可敌人要剥夺我们的幸福,我不能有别的选择,我们都懂得有国才有家的道理呀。”

在曹玉海即将离开汉口时,未婚妻诚恳地提出了结婚的要求,但曹玉海深知战争的残酷性,他没有答应未婚妻的要求,并劝她不要等他。姑娘默默无言,豆大的泪珠潸然而下。她理解爱人的心,更为曹玉海无私崇高的精神所感动。回到家里,姑娘给他写了一封满怀诚挚和深情的信。

部队向东北出发了。在到达东北宿营时,曹玉海收到了未婚妻寄给他的一封信和一个小布包。信上写道:

“一想到明天就要离开,我的心就像撕裂了一样!自从见到你,我才晓得一个人应该怎样生活,但我毕竟还是有些过于注意个人的幸福。你的批评是完全正确的。你说得对:‘我不是不需要幸福,我不是天生愿意打仗,可是为了和平,为了世界劳动人民的幸福,我就得去打仗。’我亲爱的,你说的完全对啊!我只恨美国鬼子剥夺了我们的幸福。再让我告诉你吧,我更爱你了!

谁知道什么时候能相见?但我要等待,等待,等着您胜利回来。

我为您绣了一对枕头,请带着它,就像我在您身边一样……

您的爱人。一九五○年十月二十日夜半”

为了祖国  为了和平 ——记曹玉海烈士(图3)

打开小包,那是一对洁白的枕套,上面绣着四个清秀的字——“永不变心”。

曹玉海捧着这封信,浑身热血沸腾,思绪万千,眼中充满了泪水,越发感到心上人的可爱。这纯真高尚、伟大无私的爱给了他无穷的力量。

朝鲜战场上智勇双全

114师作为全军后卫,于1950年10月25日出国,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踏上抗美援朝的战场。这时,我40军118师和120师已在温井与敌展开了激战。我军入朝后,大都在山林里露营,过着夜行昼宿的日子。114师过江后就是在风雪中吃了第一顿饭。11月1日,穿过被美军轰炸后已成为一片废墟的熙川市,2日到达檀峰地界,与敌伪6师19联队打了一个漂亮的遭遇战。此战,曹玉海营消灭了敌人一个营的兵力,曹玉海带领四连消灭了敌人一个机枪连。342团入朝第一战,首战告捷,消灭了敌一个联队,抓了几百名俘虏,缴获了大量枪支弹药,还活捉了5个美军顾问,这是我军第一次俘虏美军军官,还从敌人手中解救了5名朝鲜人民军女战士。

在朝鲜战场上,我军与敌进行了五次战役。曹玉海参加了前四次战役。

第一次战役,朝北反击战中,他指挥四连配合一营俘敌美军顾问和伪官兵400多人。在第一次战役结束前几天,他率二营守卫月峰山,连续打退敌人进攻,有力地配合了大部队的战略转移。曹玉海带领的二营守在月峰山,他们采取灵活机动的战术,白天守卫阵地,晚上曹玉海亲自率领战士主动出击,利用敌人害怕近战夜战的特点,先后多次偷袭敌人阵地,把正在唱歌、跳舞的鬼子兵打死了不少。11月14日,二营利用下雪天深入敌后龙凤里,消灭了一百多名李承晚伪军,俘虏十几人。

第二次战役时,曹玉海调任342团一营营长。一一四师在占领戛日岭后,继续沿公路攻击前进。28日22时进抵价川附近的阳站。阳站是价川北面的障碍,有土耳其旅的一个加强营和工兵连驻守,企图阻挡我军前进,以掩护西线美军撤退。师首长决定拿下阳站,342团担任主攻,团长孙洪道把突击任务交给了一营。曹玉海接受这一光荣任务后,说了一声:“请首长放心!”很快就带领部队投入了战斗。土耳其旅在美军和它的帮凶中是战斗力最强的一支部队。一营展开后,受到敌强烈炮火阻击,我猛攻未克。因此战关系重大,此时,江拥辉副军长和翟仲禹师长亲临前线指挥,曹玉海及时调整战斗部署,采取灵活战术,猛冲猛打,经过几次反复冲杀,先后夺下了敌两处炮兵阵地,又发动猛烈进攻,一举占领了阳站,取得了阳站战斗的胜利。此战消灭了土耳其旅一个加强营600余人,缴获大宗武器弹药及其它物资,保证了我军胜利前进。

第三次战役是突破三八线。曹玉海带领一营担任突击任务,以顽强的斗志和灵活的战术,突破了敌人苦心经营的号称“钢铁防线”的阵地,深入敌人腹地40公里。这次战斗是在1951年元旦前夜发起的,将士们纷纷表示决心,一定要打一个漂亮仗,向祖国人民拜年,向祖国献礼。战斗前,曹玉海多次反穿棉衣(白色在外),在雪地里爬向敌人阵地前沿勘察地形。元旦前夕,气温下降到零下20℃,在风雪交加中,指战员们反穿棉衣,迅速赶到汉滩川江边。因浮桥未架好,一营指战员们便跳进河里,泅渡过江,向敌人发起猛攻。此战歼灭美军330余人,获各种火炮40余门,轻重机枪20余挺,汽车36辆。曹玉海带领一营一夜挺进100余里,打到了三七线。志愿军的辉煌胜利迫使美国撤换了侵略军司令官麦克阿瑟。

坚守350.3高地七天七夜

第四次战役,从1月26日开始,激战至2月4日晚,342团接到师部命令由阳平渡江,急行军于5日2时赶到指定位置,接替兄弟团在京安里一线的防务。曹玉海率领的一营守卫京安里以北,主阵地在350.3高地,并立即投入了战斗。

这次守卫战意义特别重大,350.3高地的安危,直接关系到38军防御阵地的稳固,关乎整个朝鲜战局的进展。因为志愿军总部的战略部署是:先让38军在西线死死咬住敌人的主力,其他军的兄弟部队则从东线悄悄插入敌人背后,包围敌人,截断敌人退路,大规模地消灭敌人。如果这个阵地被敌冲破,那么敌人就会像潮水般地向前涌去,使我军失去消灭敌军主力的战机。因此,这次战斗的胜负就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副军长江拥辉亲自把曹玉海叫去谈话,说明决心坚守350.3高地的重大意义,曹玉海坚定地表示:“我们营还没打过败仗呢,请首长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这是一场异常残酷的战斗。敌人为了打开生路,已是狗急跳墙般的疯狂,倾尽全力与我军争夺。曹玉海所率一营的对手是十几倍于我装备精良的美军精锐部队。350.3高地突出在最前沿,三面临敌,形势极为险恶。他和教导员方新七昼夜不眠不休,顽强抵抗,打垮了敌人多次疯狂进攻。同时组织小分队机动出击,炸桥破袭,把敌人打得狼狈不堪。还利用山背屯兵,建造野战工事,适时向敌反击,打得机动顽强,重创了敌人,使敌人未能前进半步。经过连日苦战,部队伤亡严重,弹药不足。2月11日,号称美国王牌军的美骑一师发动疯狂进攻,坦克炮、火炮、飞机对我阵地狂轰滥炸了一天,山上被炸成一片焦土。曹玉海意识到明天将是一场更加残烈的血战。晚上,他在前沿召集了党员、骨干会议,带领党员宣誓:“为了保卫祖国,保卫朝鲜人民,誓与阵地共存亡!”2月12日拂晓,美骑一师的一个团,在24架飞机、52辆坦克、50门大炮的配合下,向一营主阵地350.3高地发动了疯狂进攻。曹玉海亲自指挥三连坚守阵地。当时,部队伤亡严重,全连只剩下53人,弹药奇缺,后方又送不上来。敌人的进攻一次比一次凶狠,曹玉海同战士们一连打退敌人6次进攻。敌人被打倒一片又一片,我方也在急剧减员,在敌人发起第7次攻击时,团长孙洪道正在电话中询问战场情况,曹玉海说了一句“团长,再见了!”就带头冲向敌人。激战中,敌人的两发子弹打中了他的头部和胸部,曹玉海壮烈牺牲,时年28岁。剩下的指战员们高呼着“为营长报仇!”的口号,扑向敌人。……终于打退了敌人的进攻,我方阵地上也只剩下两个人。当晚,340团七连和师警卫连接下了350.3高地。

一营在曹玉海的带领下,苦战七天七夜,用生命和鲜血打退了敌人几十次进攻,守住了350.3高地。此战歼灭美军680余人,创造了辉煌的战绩。在入朝四次战役中,曹玉海所率一营共消灭敌人2034人,其中美军1451人。一营消灭美军的数目在我全军营级建制上是数第一位的。一营的英雄事迹震撼了汉江南岸整个战场,也激励了志愿军将士的战斗精神。战后,一营被志愿军总部授予“抗美援朝英雄营”光荣称号,荣记集体一等功一次,被授予“攻守兼备”奖旗一面;三连被记特等功一次,并被授予二级战斗英雄连光荣称号。

他给人民留下了永久的缅怀

在清理烈士遗物的时候,发现了曹玉海直到牺牲都一直珍藏在身边的未婚妻的信和那对绣着“永不变心”的枕套……不久,团组织股长陈茂双代表部队根据信封上提供的地址给曹玉海的未婚妻寄了一封信,告诉她:“曹玉海同志是祖国优秀的儿子,是抗美援朝的一级英雄、特等功臣,直到他为祖国流尽最后一滴血的时候,还珍惜地保存着你给他的信和爱情的纪念。”

姑娘回信中说:“……这对我该是多么不可弥补的损失啊!但,我因有了这样的爱人而自豪,我要永远不愧为他的爱人。告诉您——他亲密的战友,我坚决要求到朝鲜前线去……。”

了解这一情况的战友们,都禁不住流下了热泪。

曹玉海同志的遗骨留在了朝鲜汉江南岸的350.3高地上,他的名字传遍了38军。曹玉海同志以他28岁的青春年华,为保卫祖国、保卫和平、反对侵略谱写了一曲壮烈的乐章。他从当八路军、解放军到当志愿军,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为国家民族、为人民解放事业、为争取人类和平舍弃了自己的家庭和个人幸福,贡献出了自己的青春、热血和生命。这是怎样一种高尚的品德,这是一种怎样可贵的精神,这是一种多么崇高的境界!

烈士走了,化作了清风,化作了白云,留给人们的是永久的缅怀。采访中,曹玉海的战友都认为:曹玉海的英雄称号完全是实至名归,全军上下都是口服心服,敬佩之至。许多年后,老首长提起他无不落泪,深表惋惜;曹玉海的部下无不以自己曾跟着他当兵作战为荣。曹玉海纪念馆建成,天天参观者络绎不绝。曹玉海烈士的英雄事迹震撼了家乡人民的心灵,曹玉海烈士的光辉精神已经成为激励后人创新发展、建设美好生活的力量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