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欧阳波平:长城脚下的抗战英雄

更新时间:2024-05-20 11:30:02点击:

冀东,即指位于天津、北京、古北口一线以东的河北省东部地区,占据着战略上至关重要的咽喉要道。日军在占领东北三省后,其势力逐渐渗透到冀东地区。特别是在“七七事变”之后,冀东地区成为了日军运输兵力和军用物资的主要通道,日伪军对这里的军事控制极为严密。

位于长城要塞的冀东迁安县(现今为迁安市),更是成为了敌我双方激烈争夺的焦点区域。在全面抗战期间,迁安境内发生了大小战斗五百余次,其中八路军主力部队十二团在彭家洼村成功歼灭日军关东军的“常胜军”原田中队,这一伏击战被誉为抗战中的经典之战。

从迁安市区北行20余华里,来到彭家洼村南,这里是一片山地,山不高,但树木葱茏。彭家洼村西南方向,紧邻南戴营、北戴营。

“当年就在这里进行激烈搏杀。这山原来叫龙子山,彭家洼大捷后改为常胜山……“72岁的北戴营村彭玉珍老人说。

在彭家洼村中一个普通农家院,记者见到了87岁的彭振兴老人。

“那是1942年夏季的一天。当时,我刚要吃饭,突然听到了枪声,接着就有人挨家挨户送信儿,说鬼子进村了,趴在屋内炕沿下别动。巧的是,八路军十二团一营长欧阳波平率领战士前天刚转移到北戴营、彭家洼一带。鬼子从村西头进庄一看村中住着八路军,就顺街向南跑去,想抢占龙子山山头,战士们手持机枪上瓦房向敌人后背猛扫……“

说完,老人兴致勃勃地背诵起顺口溜:“八路军,胆子大,开火就在彭家洼;彭家洼,北戴营,我与鬼子打成疯……“

谈到欧阳波平,老人一下子伤感起来,“欧阳波平营长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他长得特别精神,中等个儿,黑脸膛,说话干脆。战斗结束打扫战场时,警卫员递枪时走火,子弹击中他……太可惜了!起初,欧阳波平与牺牲战士一起安葬在村东沙包上,新中成立后,他的遗骨迁往烈士陵园。1986年7月,迁安县县委、县政府将烈士墓群迁至北戴营村西北,建立抗日烈士纪念碑。“

笔者来到北戴营烈士陵园,陵园正中矗立着一座抗日烈士纪念碑,纪念碑南侧是墓群,这里安葬着彭家洼伏击战中牺牲的烈士遗骨。虽然欧阳波平的遗骨早已迁走,但一些老革命后代总将这里视为他的墓地。

“每次我和岳父去县城路过这里,他都跟我念叨,这里埋着八路军欧阳营长,他经常去咱家找李方州你姥爷,他俩关系可好啦……欧阳营长牺牲太可惜……“长城脚下朱家沟村村民姜存金感慨地说。

姜存金所说的李方州是中共迁安抗日先驱,化名石明。

笔者调查发现,欧阳波平牺牲后70余年,湖南老家至今没有一位亲人到陵园祭奠他。有网友称之为“光棍烈士“。

欧阳波平1912年出生于湖南,抗战前为十九路军军官,参加过上海1932年“一·二八“抗战。因对国民党反动卖国政策不满,参加红军,历经二万五千里长征。1937年到延安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毕业后,奉命与百余名老红军及“抗大“毕业生开赴平西,任冀热察挺进军随营学校军事教育科科长、军事教员,随军挺进冀东开辟抗日根据地。1939年12月,冀东部队组建主力团十二团,欧阳波平任团参谋长,后兼任一营营长。欧阳波平从平西一路走来,征战蓟县、玉田、丰润、遵化、迁西、迁安,足迹遍布冀东大部分县。从白草洼到干河草、彭家洼,冀东歼灭鬼子最多、战果最辉煌的经典伏击战都是欧阳波平指挥或参与指挥的,他是冀东抗战名副其实的“战神“,是大家公认的“神枪手“。 

从1941年起,欧阳波平率领一营主要战斗在迁安城北、长城以南一带,他与时任迁(安)青(龙)平(泉)联合县三总区(今迁安辖区首个总区级抗日政权)区委书记李方州密切配合,开辟滦东(迁安城北)抗日基本区。欧阳波平与李方州都曾当过教员,在战斗中结下生死情谊。1942年7月16日,数头伏,李方州被驻罗家屯日伪军在肖家庄街后杀害。这天,欧阳波平正带领一营随十二团团部在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的干河草一举歼灭了制造潘家峪惨案的刽子手佐佐木少佐及其日伪军三百余人。随后,全团分散活动,欧阳波平带领一营东渡滦河。

1942年8月7日,欧阳波平率部队转移到迁青平联合县第三总区管辖的彭家洼村一带,欧阳波平将部队分散驻村,营部和一连驻扎北戴营。

欧阳波平从三总区武装干部郑香林处获悉李方州牺牲的消息,这位湖南硬汉落下热泪,他发誓一定为李方州报仇!

8日清晨,日本关东军原田东两中队和伪满军一个中队从冷口关进入迁安境内“扫荡“,日伪军沿着迁(安)建(昌营)公路南行至彭家洼附近。

北戴营临时营部,侦察员跑来向欧阳波平报告:“有一股敌人从建昌营出发,向我开来!“

情报显示,这股日军是日本关东军第8师团步兵第17联队原田东两王牌中队,这批鬼子兵号称“常胜军“,曾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全是胡子兵,凶残狡猾,武器装备精良。

“管他什么常胜将军,我正想找他们呢,没想到送上门来了!狠狠打一下儿!“欧阳波平迅速部署战斗任务,命令一连集合队伍,整装待命,另派通信员通知三连抢占彭家洼村东南龙子山高地设伏。

鬼子耀武扬威行至陶辛庄时,突然遭到迁青平联合县韩少敏的游击大队迎头痛击。老奸巨猾的原田用个金蝉脱壳,留下伪满讨伐中队对付韩少敏大队,将鬼子分成两股,绕开陶辛庄,向北戴营、彭家洼一带流窜。

这时,从彭家洼和北戴营方向同时响起激烈的枪声。原田万没想到,当他带领鬼子刚接近北戴营村时,遇到欧阳波平带领的一连猛烈阻击。这时,另一股鬼子占领彭家洼,两股鬼子对一连形成南北夹击。欧阳波平带领战士,依托院落、街头有利地形,向鬼子进行猛烈射击。战士们与鬼子在北戴营进行三次拉锯式激战,终于将原田中队赶出北戴营。

三连长吴作全带领战士从南戴营跑步赶到彭家洼东南的龙子山。这时,鬼子已经爬上龙子山南面半山腰一片洼地。鬼子在北戴营被一连赶出庄,想抢占龙子山负隅顽抗,没想到未到山顶,三连捷足先登。

欧阳波平指挥一连战士,在后穷追不舍,他命令一连将前面小股敌人吃掉,又派二连迂回到大股敌人屁股后。欧阳波平亲自带领一连、三连冲到山上,从正面猛烈射击。

冲锋号响起,顿时,喊声、枪声、枪刺的撞击声混成一片,整个山洼里刀光血影,杀声震天……欧阳波平带头冲进敌群,手中驳壳枪不停地叫着,在他的周围,鬼子倒下一片……

经过三个小时激战,一营胜利结束战斗,原田东两的“常胜军“中队只有一个鬼子漏网逃回建昌营据点,中队长原田东两以下75个鬼子全部被歼。同时缴获一挺重机枪,一门小钢炮,六挺歪把子机枪和70余支长短枪。

时近中午,部队来到彭家洼附近的南戴营村,欧阳波平站在队伍前讲话。这时,警卫员高立忠拿着一支缴获的王八盒子枪来到欧阳波平跟前说:“营长,我缴了一支好枪,给你吧!“欧阳波平刚要接枪,突然“啪“的一声,从枪膛里飞出一颗子弹,射进欧阳波平的胸膛,他“啊“的一声,跌倒在血泊之中……

大家含泪就地掩埋了欧阳波平的遗体,迈着沉重的步伐向长城脚下的小关村转移。 

彭家洼伏击战,发生在迁青平三总区主要领导人李方州牺牲后22天,迁安城北、长城南、滦河东根据地遭遇抗战的低谷期,这次大捷恢复巩固了迁青平三总区这块抗日基本区,震慑了各村的反共伙会。尤其是粉碎日军精锐部队“常胜“神话,对鼓舞冀东抗日军民斗志、继续扩大巩固抗日基本区具有深远意义。

据早年采访欧阳波平部下一连长马骥的秦皇岛市党史专家杜士林介绍:“欧阳波平特别善于打伏击,是位神枪手,彭家洼伏击战中,他一个人就打死了30多个鬼子……“

目前,欧阳波平的遗骨埋在石家庄华北烈士陵园。欧阳波平浴血长城脚下,荡寇滦河边,用行动诠释了一名军人民族危难之际“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的豪迈誓言。

长城作证,英雄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