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坚决抗日的孔昭同

更新时间:2024-04-13 11:30:03点击:

孔昭同字从吾,今滕州市界河镇西柳泉村人,1880年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里,兄妹五个,行五。自幼入塾攻读,见义勇为,18岁考中秀才。他看到家内忧外患,即投笔从戎。20岁考入江北陆军学校。毕业后,见习于国民政府模范团。1913年任山东省第五师连长,到云南参加护国战争,兵败后还乡。不久又离乡南下,投军在孙传芳部,历任营长、团长、第二十四旅旅长兼警备总司令、第二十九团混成旅旅长兼福建兴全永镇守使。1926年升第十三师师长,当时与上司政见相左,于1927年初弃甲离闽回鲁,先赋闲济南,与石友三结为金兰之好。后返滕客居城里,不与乡绅为伍,不与官府往来,在南门里路东开了个同仁堂中药铺,藉此济世救民和维持生计。孔昭同生性豁达,慷慨好义,民众只要有求于他,他总是有求必应,慷慨解囊,他还自办了一处家教义学。“七七”事变后,人民为了爱国御辱,鲁南地区的抗日运动风起云涌,孔昭同爱国殊深,在共产党人的辅佐下,他大义凛然,奋起抗日,与杨士元等人终日上下活动,四处串联组织鲁南抗日自卫军,进行抗日。1938年1月5日,日寇第十师团长矶谷廉介,占了界河两下店,锋芒直捣滕县。当时南京已失陷,日军妄想从蚌埠北上南北夹击,直取徐州,西占陇海,威胁武汉,图谋中原。孔昭同深悉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国难当头,岂能坐视旁观。1月7日,北上抗日的国民革命军二十二集团军指挥四十一军、四十五军(即川军)守城。王铭章的一二二师官兵衣褛单薄,有的还穿着草鞋,手脚冻肿。他顿生爱,买了许多布料、棉花,又拆了自家多余的新衣被,觅裁缝和女工,做了大量的鞋袜和1000多副手套,献给了川军。1938年阴历正月初二,孔昭同的同仁堂中药铺被敌机投弹击中,当场炸死他大儿子孔宪尧,三儿子孔宪纲和三个客人。孔昭同悲愤填膺,他毅然毁家纾难变卖了家产,买了数十支枪和部分弹药,组军抗日。孔昭同跟杨士元等人上下活动,四处联络,组织了100多人的鲁南民众抗日自卫军。二月初自卫军在枣庄镇建立了司令部和招编处。杨士元任司令,孔昭同和谭松艇任副司令(兼参谋长),共产党人董尧卿、董开夫(董一博)也分别担任了自卫军的领导,很快拉起了数百人的武装。按军事编制整顿和训练,于二月间开赴敌后泗水县张家庄一带,配合川军正面作战,遭到当地亲日派武装张显荣的袭击。自卫军溃不成军,损失惨重。此情此景,孔昭同更加坚定了组军抗日的决心,他把家产变卖殆尽,作为再次组军的经费。他身披写着的“上尽国忠,下报家仇”的黄带,跋山涉水,披星戴月为组军抗日迂回于滕县北部和东部地区,穿梭奔走,呼天抢地,号召人民抗日救国。4月又重新组建近100人的鲁南民众抗日自卫军。1938年3月18日,滕县沦陷,杨士元败走徐州。孔昭同撑起了鲁南民众抗日自卫军重组的重责。在孔昭同义举的感召下,邹县乡师校长刘昭汉率100余人(枪)也来参加自卫军的序列,孔昭同如虎添翼,并在将军堂村举行联合抗日誓师大会。当时吉仿勇(吉鸿昌之弟)高通,杨尧等共产党人也来鲁南协助组军。为了广造声势,扩大组织,于秋天自卫军在滕县顾家庙村举行了隆重的抗日誓师大会。在会上孔昭同在同自卫军宣誓时,他慷慨陈词,热泪纵横。他说:“团结抗日则兴,分裂投降则亡”。当场有不少热血青年自愿参加了自卫军,在会上士兵们群情激奋,誓死抗日,不当亡国奴与日寇血战到底。为了自卫军名正言顺合法地受到保护和发展,孔昭同利用石友三的旧关系,于1938年夏,正式接受了国民革命军第十集团军的番号,任国民革命军第十集团军第一纵队游击司令。不久,部队又改编国民革命军第十集团军暂编第六师,孔昭同又改任为师长。很快发展到三个旅,外增一个独立旅的建制,第一旅旅长刘昭汉,第二旅旅长董尧卿,原自卫军第一支队司令,第三旅旅长徐广英以及高玉林的特务团,增编一个独立旅旅长董开夫。各旅在师的统一领导下并肩作战,按地理环境,分配人员,分别在邹、滕、费、峄地域活动。1938年12月石友三奉命离鲁赴冀,他为了扩大实力,妄图把暂编第六师拖走被孔昭同看透。再加上董开夫的卓识远见,据理说服,果断地命令所部集结,迅速南下。1939年初,国民党苏鲁战区总司令于学忠率部入鲁,派来说客,并许以高官厚禄,劝诱孔昭同接受他的番号,他婉言谢绝了。同年1月底,孔昭同以奇袭战术攻克滕北司堂之日伪军据点。一举生俘伪军百余人,缴获军械一大宗,拔掉了据点,振奋了邹滕两县的民众。孔昭同自组军抗战以来,先后同日伪顽敌交战三四十次,每次均给敌人以致命的打击,毙伤不少敌人,军威大振。因此世上有“听说孔昭同率军来,敌人过河不脱鞋”的民谣,可见孔军抗战有方,丰功伟绩不言而喻也。3月22日,孔昭同在滕县龙岭山下任庄附近与日军百余人相遇。孔昭同指挥部队抢占有利地形,向日伪军发起攻击。他扒下皮袄,光着脊梁,举起手枪,带领士兵面对群山,冲向敌阵,奋力呼唤尧、纲两儿,其魂有灵,助父杀敌报国啊!杀声震天,敌人得知是自卫军,失掉了勇气,丢下11具尸体,狼狈逃窜。孔昭同乘胜追击10多里,战绩辉煌,敌军垂头丧气,溃不成军。战后打扫战场,孔昭同检查自己枪中只压了3颗子弹,有人说太少了,孔昭同说:“不少!这三颗子弹就是三条人命,问他为什么,他说一颗子弹撂倒一个敌人保本,两颗子弹撂倒两个敌人,我赚一个。”又问第三颗呢,他说:“不能细讲,我反正是不能当俘虏。”含义一言道破,惹得左右掉下了眼泪。日酋菊池司令气急败坏,纠集于徐州、济南日伪军2000多人,亲自出马来复仇。兵分四路,围攻龙岭山。孔昭同未卜先知,知他重来,早设有埋伏,所以沉着应战,保存实力,弹无虚发,激战竟日,我伏兵突起,内外夹击,粉碎了日伪军的分进拉网式的合击,打得日伪军落花流水,丢盔弃甲而逃,死伤数十人。因此群众评说:“想受穷跟周同(先协作后反共)望风而逃的褚汉峰,申宪武投日搞摩擦,坚决抗日的是孔昭同。”人们有目共睹孔是真心抗日,因此很多爱国志士报名参加自卫军,并且军纪严明,官兵一致,很快军队壮大到两三千人。6月孔昭同第二旅董尧卿,在临枣路南开展工作时,在韩庄东曹埠歼灭日军30余人,缴获步枪7支,钢盔11顶,望远镜一架,饭盒6个,其他军械一宗。日伪军常在孔军部下吃败仗,就利用收买奸细获取情报,伺机报复。夏初的一天,自卫军按原秘密决定周旋,不料部队转移到山亭西小山腰刚落脚,突然遭到日伪军的袭击,孔昭同由白支队长架着突出重围,自卫军伤亡20多人,还有被俘的。枪支丢了一些,其中还有一挺机枪,损失惨重。幸亏机关马匹眷属在水峪没落脚,听到枪声,知道不好,又从高山绕到板上住下来。孔昭同分析问题,查找奸细,经大家检举和审问,是孔昭同的副官他叔伯哥孔昭令向日军告的密。孔毫不留情要除掉他,好多人讲情弗许。在一天西山亭大集上宣布了他的通敌罪恶事实后被处决了。孔昭同他这种大义灭亲的行为使军威大振,他也深受军民的赞扬和钦佩。同年八月,八路军一一五师六八六团,东进抗日支队到达滕峄边抱犊崮山区打跑了地方伪顽,解除了对孔部的威胁。经鲁南共产党人的教导,孔昭同耳濡目染,对远征千里而来为国家为民族抗日的八路军表示热烈的欢迎,并筹集了大量的慰问品慰问,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表示团结共同抗日。九月,恳求八路军派干部整训军队。孔昭同所属各旅多次配合六八六团参战,战绩显著。他们的关系非常密切,已经形成一体。1940年春,一一五师攻打白彦据点时,孔昭同率部亲自指挥与之协同作战,使他更加认为八路军是真正抗日的部队。于是他更郑重地向中国共产党提出改编自己军队的要求。经过双方协定,孔军全部于四月底编入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一一五师的战斗序列。第十八集团军总部电委孔昭同为曲、泗、邹、滕、费五县游击司令。1940年3月18日,滕县民众总动员委员会成立,孔昭同当选为执行委员。8月31日,山东省宪政促进会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孔昭同抱病出席了大会,并当选为山东宪政促进会理事。同年秋,孔昭同奉命前往邹东修整。因年迈体弱,战事频繁,积劳成疾,卧病于榻,山东保安第二师申宪武得知,趁一一五师远征之际,突然掉转枪口,在邹县田黄附近向孔军发动袭击。孔昭同率部仓促应战,指挥部队反击,鏖战两天,终于在一一五师的增援下击溃了申部。孔昭同的口头禅“团结抗战则兴,妥协投降则亡”,此之谓也。田黄自卫战结束后,孔昭同病情恶化,当即被送往一一五师卫生部抢救。他感到年老病重,唤其二子宪绍至病榻前,谆谆告诫他要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奋勇杀敌,为国尽忠,为兄弟和抗日死难者报仇,他口述着,命人执笔于11月11日写下遗嘱曰:“前线全体同志恭鉴,吾自抗战以来将近三载,意欲上尽国忠,下报家仇以成伟大之事业,不料我身染不治之症,危在旦夕,使我未成之业中道而止。此乃终身之憾事也。犬子绍年幼无知,亦恐难以继吾志,惟望各位和衷共济,协助杀敌,吾在九泉亦瞑目也,切切此嘱。”嘱罢而逝,终年60岁。孔司令逝世后,鲁南党政军民各界人士于12月12日在费县的卓庄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一一五师机关和首长分别送了挽联,上写道:“廉洁自持,慷慨好义,坚持团结,酷爱真理,为民族解放运动不惜一切牺牲,为正义奋斗,从无任何畏难,识时明势,言行必果,吃苦耐劳,不为身份所限,不以年迈为辞。先生之精神与范故先生媲美,齐鲁人士继之勉之!”第十八集团军一一五师司令部政治部 敬挽孔司令昭同先生热爱真理,为民族,为国家,不惜任何牺牲,英勇奋斗,齐鲁人士应该学习他——反投降,反内战,发挥伟大力量,抗战到底。第十八集团军一一五师师长 陈光政委 罗荣桓主任 肖华孔昭同逝世后,游击队改编为曲、泗、邹、滕、费五县联防大队,他的次子孔宪绍从抗大返回前线,接受了一一五师的委任,担任联防大队长职务,踏上了抗战的道路。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正式追认孔昭同为革命烈士,他的灵柩由费县卓庄迁移到平邑县革命烈士陵园。滕县烈士陵园在纪念大厅设专栏介绍孔昭同烈士的事迹,让人民永远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