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符竹庭:杰出的抗日政治工作者

更新时间:2024-04-12 11:30:03点击:

符竹庭。

符竹庭,1912年出生于江西省广昌县头陂乡边界村一个贫农家庭。7岁父母双亡,依靠老祖母帮人做针线活维持生活。为生活所迫,11岁进头陂镇一家杂货店当学徒,受尽欺凌。旧社会的黑暗与不平等,激发了他的革命觉悟。

1927年,年仅15岁的符竹庭在家乡积极投入党领导的农民运动,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1928年,他辞别了相依为命的老祖母,参加了中工农红军,为红军独立第二团政治交通员,同年转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

1932年中央红军改编,符竹庭调任红军第一师第一团(即著名的红一团)政治委员。在著名的雪山东、猫嘴峰守备战中,符竹庭战斗在火线,指挥战士们坚守阵地,胜利地完成守备任务,受到中央军委表扬,并授予该团“顽强守备”的光荣称号。1932年,符竹庭任红军第一师第十九团政治委员,曾率一营兵力与占绝对优势之敌鏖战数日,把敌人打得丢盔卸甲,弃尸逃遁,获鸡公山血战大捷,中央军委授予符竹庭二等奖章,并登报表扬。

1936年6月至12月底,符竹庭入抗日军政大学第一期高干科学习,毕业后任红四军政治部副主任。

由于长期做部队政治工作,符竹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他不但善于做战前动员、战地鼓动、战后总结表扬,更重要的是他能够把思想教育贯穿到日常工作和学习中去。他常说:“战士们能不能英勇杀敌,取决于日常的教育。”他善于深入调查,联系实际,和干部战士谈,拉家常,和风细雨,点点入心。1938年在冀鲁边区,他领导创办了《挺进报》、《挺进月刊》等报刊,编写了政治学习和军事训练教材,还热心指导边区党委创办了《烽火报》。他多次在党的报刊上发表政治工作方面的论文,其中,《关于平原战时政治工作》是他撰写的论文中最精辟的一篇。这些报刊及文章对宣传党的主张,传播八路军的胜利信息,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尤其是《冀鲁边进行曲》,是符竹庭布置并经过他亲自修改而成的。“……长征二万五千里,英勇转战在敌后”,歌词脍炙人口,在边区广为流传。

符竹庭不仅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工作者,而且在从事经济工作方面也颇有建树。1941年春,他率第一一五师教导第二旅进驻滨海,创建了滨海抗日根据地。由于敌、伪、顽的军事进攻和严密的经济封锁,部队的供给降到最低标准,连发霉的地瓜干和糁子煎饼亦难吃上。为了摆脱困境,在罗荣桓的领导下,符竹庭和其他同志一起,带领部队一边打仗,一边生产,利用战斗间隙围滩晒盐、垦荒种地,开办被服厂、兵工厂,发展根据地手工业,由于部队实行自力更生的经济政策,取得了振奋人心的成果,部队的供给普遍改善,吃、穿、用基本自给自足,这在滨海建军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章。

符竹庭是军政兼优的八路军青年将领,在山东滨海地区敌后抗战中,担任过许多重要战役的指挥,都取得了辉煌胜利。

1942年12月,驻兖州日军旅团长石田亲自指挥滨海、鲁南地区的大批日伪军,对滨海地区进行了大规模的“蚕食”、“扫荡”,打通临(沂)、郯(城)、新(沂)公路,切断了滨海、鲁南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的联系。

决不能叫敌人逞凶狂,八路军一一五师教导第二旅在政委符竹庭和旅长曾国华的带领下,按照罗荣桓制定的“翻边”战术(敌人打到我这里来,我就打到敌人那里去),于1943年1月18日直抵郯城。

郯城,是日寇盘踞在鲁南的重要据点之一,城防工事坚固,城里有重兵把守,周围据点棋布,敌人随时都能来支援,这是一次在敌人“心脏”的平原攻坚战。按照战前分工,曾国华率部“打援”,符竹庭率部攻城。1月19日深夜,符竹庭率部队出其不意攻下了设防坚固的第一道城门。在对第二道城门发起进攻时受敌人火力压制,两天两夜过去了,战斗没有丝毫进展。20日晚,对郯城的总攻仍不顺利,与敌人打了几个回合,没有得手,争取时间已成为胜利的关键。这时大批增援的日军已到城西,和阻击部队接上火,城里的敌人施放了毒气弹。面对敌人的嚣张气焰,符竹庭召开了紧急会议,和其他领导一起分析战斗形势,他沉着地说;“撤,当然保险,但是我们已付出了相当代价,得不偿失。打,还有法可想,集中轻重火力,攻其一点,突破城防有可能。”他的看法得到其他领导的赞同,调整了作战部署,实行重点突破。各团的轻重火力及迫击炮,集中向指定地点猛扫猛轰,担任突击任务的指战员们奋不顾身,勇敢地攀上城头,后续部队一阵风似地卷过城墙,城防被攻破了,迫使敌人退入县政府院墙内,200多名伪军被俘。此时,全城就剩下一个大炮楼,大批日军龟缩里面负隅顽抗,符竹庭命令工兵用竹杆绑上炸药,炸掉了敌人的碉堡。

这次战斗,毙伤、俘虏日伪军1000多名,缴获了大批布匹、粮食、武器和军械器材。郯城战役创造了八路军在华北敌后方以攻坚战形式夺敌城池的战例,显示了符竹庭的军事指挥才能。乘着郯城大捷的余威,八路军又攻克了周围18个据点,彻底粉碎了敌人对滨海地区的“扫荡”。

符竹庭指挥战斗,不仅以强攻出名,而且智取有方。智取赣榆城就是一个典型的战例。赣榆城是日寇固守新海连市(今连云港市)的一个卫星城,城里驻伪军李亚藩一个旅。

1943年11月,为粉碎敌人打通海(州)青(岛)公路的梦想,担任滨海军区政委的符竹庭协同司令员陈士榘制订了“军事打击、政治争取、里应外合、全歼敌人”的作战方案。19日晚,符竹庭率领攻城部队急行军15公里抵达赣榆城下,并由城西绕到城的东北门,在距城门200米处隐蔽,与突击队一起静静地等候先行小组诓取城门。

晚9时半,战役以戏剧性的场面拉开了序幕。内线关系刘连城(伪军第一四一团副官)以催给养为名,带领突击队(化装成送给养的)来到城东门外叫门,站岗的伪军立刻将城门打开,在地下工作人员徐忠信配合下迅速将守城门的伪军哨兵缴械,当即发出了占领城门的信号。主攻部队第六团一营、第三营和二十三团第一营相继突入,对伪第一四二团及伪旅部和保安队展开攻势。战斗中,伪军第一四一团根据密约在一旁观战。次日拂晓,青口200多名敌伪军前来增援,被击溃。至20日下午2时,城中敌伪军已被基本肃清,唯有伪七十一旅旅长李亚藩率领残部,退入旧县府大堂土围子,占据构筑坚固的中心炮楼死守待援。

第六团在团长的带领下,准备发起强攻,但符竹庭认为,采取政治攻势和军事打击相配合,能收到更好的效果。于是他向李亚藩发出了劝降信,并限他10分钟之内派人出来谈判投降。10分钟过去了,敌人却没有动静。敌人认为八路军没有强大的炮火,奈何不了他们,更幻想青口的日伪军会来增援。他们还嚣张地躲在碉堡里唱起了高调:“八路军的弟兄们,你们没有炮,你们有炮我们就缴枪!”

符竹庭听到敌人如此傲慢的腔调,又好气又好笑。敌人哪里知道,为了打下赣榆城,罗荣桓亲自批给了三发炮弹呢!符竹庭和陈士榘商量后决定开炮。炮兵连长李玉章是个神炮手,他可以从炮的后膛直接瞄准。李玉章请示第一炮打哪里,符竹庭指着高炮楼说:“那是李亚藩的指挥所,要首发命中。”神炮手果然名不虚传,第一发炮弹不偏不倚从李亚藩的了望孔里钻了进去,在炮楼里爆炸了。敌人被打懵了,符竹庭立即开展政治攻势,限敌人5分钟投降。但5分钟后,敌人没有动静。符竹庭命令开第二炮,第二炮在炮楼中层爆炸了,碉堡里伸出小白旗,李亚藩派他的副官出来谈判。为了迷惑敌人,符竹庭命令将几挺马克辛重机枪蒙起来,摆在道路两旁。马克辛架子高,筒子粗,上面又蒙着油布,看上去都像是小钢炮,李亚藩的副官吓得浑身直打哆嗦,对着符竹庭又点头又哈腰,一口一个长官,出尽了洋相。符竹庭命令他回去告诉李亚藩,3分钟内投降,否则继续开炮。

李亚藩的副官灰溜溜回去了,可是3分钟过去了仍然不见动静,符竹庭果断命令发第三炮,打李亚藩的家属院。第三炮一打,李亚藩的后院一片鬼哭狼嚎。敌人再也支撑不住了,伪军第一四一团团长黄胜春,将李亚藩连推带拉逼出了碉堡。这时,时针正指着下午3点半。

赣榆城被攻克后,符竹庭率军迅速扩大战果,连克海头、兴庄等11处敌伪据点。赣榆战役消灭敌伪军2000余人,缴获步枪2000支,手炮40余门、机枪8挺、汽车2辆,其他战利品堆积如山。八路军仅阵亡3人、伤37人,创造了内外线作战、智取和强攻相结合的光辉战例。1943年11月26日,延安《解放日报》以显著版面报道了赣榆大捷的消息。

八路军攻克赣榆城的巨大胜利,给予敌伪以沉重打击。从11月21日开始,日军从沭阳、灌云、新浦等地调集了1500余人,对滨海抗日根据地实行报复“扫荡”。11月26日晨,符竹庭带着警卫员房桂生,从军区驻地到大树村检查战俘处理情况。那天,晨雾很大,途中突然遇到敌军的袭击,符竹庭沉着应战,且战且走,不幸中弹,壮烈牺牲。时年31岁。

符竹庭牺牲后,滨海军民5000余人为他举行隆重追悼大会,将其遗体安葬于马鞍山(今赣榆县抗日山烈士陵园)。为了纪念他,赣榆县从1945年至1950年,一度改名为“竹庭县”;1983年11月,赣榆县举行了纪念符竹庭烈士殉国40周年大会。并将符竹庭牺牲的赣榆县马旦头村,命名为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至今,《符竹庭将军之歌》仍在赣榆大地广为传唱。在纪念符竹庭殉国40周年之际,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杨得志亲笔题诗,悼念战友:

赣南闽西初相识,万里长征风雨同。

君赴敌后驱日寇,血洒赣榆留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