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从绿林好汉到八路军传奇司令

更新时间:2024-02-01 11:30:09点击:

刘海涛,1907年出生于山东省东阿县刘集乡南张集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全家靠父亲在酒厂做工挣钱维持生计,因此,刘海涛童年时只读了几年书。少年的刘海涛,生活好强,农闲时跟村里的大人们学着打拳弄棒,练得一身好功夫。1927年,因家里生活困难,不满20岁的刘海涛便跟随闯关东的人们到了黑龙江。先是在伐木场当伐木工,后到哈尔滨近郊做起了经营猪鬃的买卖。刘海涛性格倔,为人正直,仗义疏财,做买卖赚了钱,经常帮助穷兄弟们,时间不长,他就结交了一帮穷哥们。不久,刘海涛串联了20多个弟兄,在一天深夜里,他带领大家,手持木棒、斧头,偷袭了县警察局,缴获19支枪,然后率领众弟兄连夜进了深山老林。在山上他们搭起了木房,圈起寨门。刘海涛在屋内墙上写下了八个大字︰“替天行道,杀富济贫!”从此,刘海涛成了与官府作对的“山大王”。几年后,他们由进山时的20余人,发展成一支100多人的武装队伍。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军侵占我东北三省。刘海涛目睹日寇奸淫烧杀的野蛮行径。他对弟兄们说︰“现在日寇在我东三省横行霸道,东北父老乡亲受难,我刘某虽是一草芥小民,尚懂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从现在起,我要下山打鬼子。人各有志,愿意抗日的,跟我一起下山,不愿抗日的请便!”众弟兄也恨透了日本侵略者,听刘海涛一讲,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说︰“愿跟大哥下山打鬼子。”后来,刘海涛结识了在东北宾县义勇军当参谋长的赵尚志。赵尚志见刘海涛很有民族气节,作战勇敢,为人耿直,办事颇有心计,便有意经常接近他,向他讲述革命道理。有一天,赵尚志和刘海涛一同下山执行任务。晚上,赵尚志向刘海涛宣传共产党抗日主张。他说,抗日没有主心骨不行。国民党不抵抗日本侵略者,只有共产党最坚决,应当成为抗日的领导者。刘海涛听着在理,十分佩服共产党的主张。他激动地说︰“参谋长,请你帮我找共产党,我愿意跟着共产党打日本鬼子。”1934年6月,根据珠河中心县委决定,珠河抗日游击队扩编为东北抗日游击队哈东支队,赵尚志任司令员,刘海涛任一大队队长,随赵尚志在宾县一带活动。后东北抗日游击队哈东支队改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赵尚志任军长,刘海涛任第一团团长。第一团是三军的主力团,每次战斗都担负着重要任务。部队整编后,赵尚志率军东征,刘海涛率一团为先锋。部队从珠河南部根据地出发,绕经双城、宾县、延寿等县境,横扫沿途日伪军,直取正县,屡战屡胜,名声大振。第三军的胜利,激发了人民抗日救国的热忱,青壮年纷纷报名参加,到1935年9月,三军已有700多人。这支队伍的发展与壮大,给敌人造成严重威胁。因此,日伪军对这支队伍连续进行“围剿”和“讨伐”。为避开敌人的“讨伐”,赵尚志带领一、四团再次东征。刘海涛仍然率一团为先锋。在第四团的配合下,一直打到依兰、勃利,开辟了方正、依兰、勃利三县边游击区,扩大了抗日根据地。刘海涛的一团是战斗英雄团,也是工作模范团。在根据地内,积极配合地方党政领导,实行减租减息,发展农业生产,使根据地得到巩固和发展。1936年2月,刘海涛由中共满州省委选派经西伯利亚到达莫斯科,进入东方共产主义劳动大学中国班学习。1938年上半年毕业后,与一批中国同学一起回到延安。此时,正值全国已进入全面抗战,党中央多次选派干部,分赴各抗日前线。8月中旬,刘海涛同部分红军干部及陕北公学学员近200人,被派往山东。在离开延安前,他们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当毛泽东来到刘海涛面前时,亲切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刘海涛。”他立正回答。“是什么地方人?”“山东东阿县。”毛泽东幽默地说︰“好!这次要回你的老家去了,你一定要掀起个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海涛啊!”毛泽东说着右手向前一推,做了个推波助澜的手势,说完爽朗地笑了。在场的同志们也笑了。派往山东的干部由黎玉、张经武率领,从延安启程,历经三个月,于11月底到达沂水县岸堤。刘海涛由省委分配,去泰西一带开创抗日根据地。1938年12月,八路军山东纵队成立,刘海涛任六支队司令员,张北华任政委。他们在泰山西区,初步开辟了平阴、东阿山区和东平、汶上地区抗日游击根据地。翌年3月,八路军一一五师政委罗荣桓、代师长陈光率领师部及三四三旅六八六团2000余人,组成东进支队,挺进山东,主力与刘海涛率领的六支队在泰西地区会师。1940年4月,以山东纵队特务团为基础,编成山纵九支队,调刘海涛任九支队司令员。这年春,驻临沂等地的日伪军3000余人驻蒙阴城,妄图以此为依托,对我蒙阴山区进行“扫荡”,进而切断鲁中抗日根据地与滨海根据地的联系。九支队组建不久,刘海涛接受了消灭这股敌人的任务。三打蒙阴城的战斗就此开始了。各攻击部队立即进入阵地。当一颗红色信号弹划破夜空时,蒙阴城北门首先响起激烈的枪声。城内敌人正在睡觉,听到枪声大作,乱成一团。我进攻南门的部队,经过五小时激战,突进南门。城中敌人纷纷溃逃,九支队占领了蒙阴城。战斗结束后,刘海涛绕城观察,发现城内工事甚少,难以固守,当即决定撤离。果不然,中午时,数千名日伪军杀气腾腾地又进驻了蒙阴城,但一个八路军的影子也没见到。二打蒙阴城,刘海涛改变了战术。他在三天内,派出几十股小部队不断出击,骚扰敌人,在蒙阴城周围与敌周旋,把敌人搞得十分疲惫和恼火,急切地想找我主力决战。刘海涛召开作战会议,分析了敌情,决定利用敌人急于找我主力决战的恼怒情绪,采取诱敌出城,在城南设下埋伏,然后出奇不意的消灭敌人的战术,同时组织好打击增援之敌。刘海涛这一妙计,果然将敌人引出城外,进入我埋伏圈,经过一阵激战,消灭了日军一个小队,伪军两个中队。第三次攻打蒙阴城,刘海涛组织优势兵力,一举攻克。敌人连续受到三次打击,锐气大挫,只好撤回临沂,“扫荡”蒙阴山区的计划全部落空了。“刘司令三打蒙阴城”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沂蒙山区,人民群众编成歌谣到处传唱︰三月里那个来花儿那个红,蒙山里来了那个刘司令,神机妙算赛诸葛,打得那个鬼子茅坑里拱。1940年9月,山东纵队整编,刘海涛任鲁中军区司令员。1941年11月,日伪军五万重兵,对我沂蒙山区实行“铁壁合围”,进行规模空前的大“扫荡”。刘海涛根据上级指示,命令三个团实行外线作战。他带领一个团行至青驼寺时,日伪军突然从四面围了上来。他指挥部队迅速占领有利地形,击退敌人数次进攻,一直坚持到天黑。他召开干部会议,决定向南突围。青驼寺往南靠近敌占区临沂。当时,同志们对刘司令员的这一决策不太理解,意见不一致。刘海涛则说︰“敌人正集中兵力向我中心区合围,其后方必定空虚,我们可以趁机插过去,变被动为主动。”大家听了觉得有道理。部队在夜幕掩护下,从敌人空隙中沿张庄南下,果然没遇到敌人,胜利突破敌人第一道防线。下半夜,部队到达高里附近,见各山头都有火堆,敌人每隔十分钟,发一枚绿色信号弹,可能以此报告这里“平安无事”。刘海涛命令派出几名侦察员,干掉敌人流动哨,换上敌服装,也按敌人的办法,十分钟发一颗绿色信号弹。部队顺利地通过敌人第二道封锁线。甩掉敌人以后,刘海涛立即组织兵力,在临蒙公路要隘处分别设伏,消灭了两个日军小队和一个伪军中队。第二天又向临沂靠近,并截击了敌人一个运输队,缴获一批军用物资。几天后,部队又在石岚设伏。仅半小时激战,便歼敌300多名。敌人对抗日根据地反复“清剿”,形势不断恶化。刘海涛率部进入山区与敌周旋,11月17日,在芦山遭敌合击,因敌众我寡,刘海涛决定分头突围。他带领一个警卫排,边打边向西北方向撤退。18日晨,他们又被敌人包围。这时,刘海涛命令警卫排化整为零,分别突围。他同鲁南区社会部长朱玉干等人一起突出重围。上午9时,刘海涛和爱人黄秋菊、朱玉干和爱人李岚及四名战士共八人,到达蒙阴城东杜家林,暂时在一个瓜棚里休息时,不幸被敌特发现被捕,残遭杀害,时年3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