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抗日英烈宫川英男:献祭和平的"日本八路"(图)

更新时间:2023-11-18 11:30:03点击:

导读:宫川英男的墓碑在这片烈士陵园的坡顶。2014年9月1日,民政部发布第237号公告,披露了一份经务院批准的“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宫川英男的名字出现在首批烈士名单中。

在华日人反战同盟晋察冀支部成立大会

3月3日,济南气温骤降,位于石麟山北坡的长清区烈士陵园,寒风撼动巍巍翠柏。

“这里安葬着480位革命烈士,近一半是无名烈士。”长清区陵园管理所主任于培正正在打扫落叶。在他的指引下,记者踏遍墓园。满园忠骨,480多座墓碑,其中209座墓碑上仅镌刻“革命烈士”四字——无名无姓,生卒不详,碑座下安息的生命究竟穿越了怎样的人生,如何被战火吞噬,今已完全无迹可寻。

宫川英男的墓碑在这片烈士陵园的坡顶。2014年9月1日,民政部发布第237号公告,披露了一份经国务院批准的“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宫川英男的名字出现在首批烈士名单中。

一个日本人,如何成了抗日英烈?记者查阅多方资料,通过与他有过接触的人撰写的回忆录,试图解开他身上的谜团。

反战觉醒改造

两个月后,我被“洗脑”了

“日本反战同盟会盟员,宫川英男烈士之墓”。在长清区烈士陵园1号公墓,坟茔前竖立着一块白色大理石墓碑,对宫川的文字描述仅止于此。

宫川英男来自哪里?他为什么来到中国?日本反战同盟会又是怎样的组织?

据党史资料,1939年1月2日,山西省武乡县王家峪村,在由八路军前线司令部召开的庆祝元旦集会上,三名日军俘虏杉本一夫、小林武夫、冈田义雄走上舞台,当场宣布要参加八路军。八路军总司令朱德走上台,和他们紧紧握手。他们是在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的俘虏政策感召下,产生的第一批“日本八路”。

到了1939年11月7日,由杉本一夫在山西省辽县麻田镇发起建立了“华北日本士兵觉醒联盟”。这是中国战场上,日本俘虏转变立场后成立的第一个日本人反战组织。这一组织正是日本反战同盟会的前身。

1939年,在日本国内“全民皆兵”的战争狂热气氛中,家境贫困的宫川应征入伍,成为日本陆军第32师团一员,并于当年踏上侵华战场。1941年夏,宫川所在连队被八路军伏击,宫川被俘虏。

日军士兵被俘后,要洗去他们从少年时熏染至深的军国主义毒素,非常困难。八路军老兵张荣光曾回忆,他参加了活捉宫川英男的战斗,当时抓住两个日军俘虏,一个不久死去,另一个就是宫川英男。宫川英男被俘后,一度非常顽固,大叫“我死了死了的”。听到八路军蔑视地谈论日本天皇时,他表现得非常狂躁,后被送到了“反战觉醒联盟支部”。

日本反战同盟会盟员秋山良照,曾和宫川英男长期相处。他写过一本回忆录《八路军中的日本反战士兵》,里面记述了关于宫川英男的故事。

在秋山良照的笔下,宫川英男的原名为宫川启吉,被俘后送至邱县“接受教育”。而秋山正是改造他的人。宫川原籍是“日本山梨县东八代郡御坂町”,两人均为日本山梨县人,被俘前又都是日军第32师团的士兵,所以有许多共同语言。

“那个部队(32师团)里,山梨县出身的人是压倒的多数。”秋山写道。也许是受到同乡的感召,也许是自身对法西斯的暴行有所疑虑,宫川英男从侵华日军的一员,变成了一位反法西斯战士。

这样的转变不只发生在他一个人身上。战俘山本一三起初拒绝教育,试图逃跑,我军却平和对待,建议他参与印刷反战传单,以获得补贴改善伙食。结果,山本竟然因为天天看自己印的传单接受了反战思想。日军110师团士兵斋藤邦雄,因在日军情报室工作,天天接触毛泽东的《实践论》、反战同盟的《告日本士兵书》、八路军的《敌后游击战法》……斋藤在战后出版的回忆录《陆军步兵漫话物语》中写道:“两个月后,我被‘洗脑’了。”

为策反夜里喊话

保重身体,回到亲人身边

1942年5月前后,改造后的宫川英男被送到冀鲁豫军区第三分区丁宁处。

通常情况下,被认为改造好的日本俘虏,会陆续发往各地工作。有技术俘虏常常被视为宝贵的资源,比如军医——受过系统学术训练且拥有大量临床经验的日本医生,一般都会被安排在机要部门下属的医院中工作。而拥有专业技能的士官则会被派驻到部队里担任枪炮、工程等战斗技术的教员。

1944年,来自济南市长清县的李洛夫,任冀鲁豫军区第一军分区敌工队副队长。在他的回忆文章中,延安“反战同盟会”派了一个青年来到长清县从事敌伪策反工作,这个人就是宫川英男。

在宫川英男战友李洛夫的回忆里,宫川平时主要负责编写印刷日文宣传品。针对日军内部官兵之间的矛盾,他在一些宣传品醒目位置印上“对士兵不许打耳光”、“士兵不是牛马”等宣传口号,他在另一些宣传品上印上“家里老少在眼巴巴地盼望着你回去”、“请千万保重身体”等内容,以动摇日军军

而李洛夫除了和宫川英男一起准备反战宣传品外,还带他去日军据点喊话。为了安全,喊话一般都在夜里进行。宫川英男的喊话内容,主要是以一个曾经的日本侵略军的身份告诫碉堡里的日军:这是非正义的战争,放下手中的武器,回到自己亲人身边。

在反法西斯战争末期,他们从事的工作收效明显。济南万德车站日本警备队里,有个名叫阪田的伍长,他得到反战同盟的宣传品后,不但不上缴,反而经常拿出来给别人看,结果被关禁闭。1944年樱花节那天,他从禁闭室里逃出来,带着反战同盟会印的宣传品向八路军敌工队投诚。

据其战友回忆,宫川英男投身抗日队伍后,展现了极高的觉悟。有一次,他得知和自己一同工作的日本战友桥本对中国房东姑娘作风轻佻时,表现十分气愤,立即对他进行了“严肃批评和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