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马振华:穷苦教书匠抗日真英雄

更新时间:2023-11-19 11:30:03点击:

马振华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最优秀的布尔什维克战斗员!是冀鲁边区数百万群众最爱戴的领袖!他为了革命,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于一九四0年九月十一日壮烈牺性了!为了党,为了民族,他流了最后一滴血!

马振华烈士 穷苦教书匠抗日真英雄

抗日英烈马振华(1905―1940)化名李泽民。河北省盐山旧县镇附近后韩沙洲村.中共冀鲁边区津南地委书记。2014年9月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授予抗日英烈荣誉称号。

马振华烈士照片

马振华烈士简介

马振华烈士是河北省盐山县人,出身佃农,父辈忍饥受冻供其读书,高小毕业后在本村办起贫民小学,组织民众向地主抗交租粮、反税抗税,深受贫苦农民拥护。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4年,马振华被调到中共津南特委任特派员,化名李泽民,以货郎担为掩护发展党员,组织进步民众和进步师生开展革命工作。

“七七事变”后,马振华任中共津南特委组织委员、冀鲁边区工委组织委员、华北人民抗日救国会会长,并与鲁北特委的于文彬等人组建华北民众抗日救国军,并担任政治部主任。马振华重视、指导开展政治工作,严格组织纪律,提倡群众性的练兵活动,提高部队战斗力。在击溃刘芳庭部的进攻后,继而奔袭无棣、围攻乐陵、克复庆云等县,沉重地打击了日伪军队,鼓舞了人民抗战的热情。 马振华坚持开展平原游击战争,批驳了邢仁甫逃跑主义主张,稳定了军心,坚定了抗战胜利的决心,鼓舞了抗日军民的斗志。

1940年,先后任冀鲁边区战委会主任,中共冀鲁边区特委民运部长、组织部长和中共冀鲁边区党委第一地委书记等职,兼任冀鲁边军区津南军分区政委。同年9月,马振华来宁津县检查指导工作,在柴胡店区薛庄召开会议,被敌探侦知,敌人纠集杜集、大柳、柴胡店等几处日伪军包围了薛庄,马振华在突围中为掩护同志壮烈牺牲。

为悼念马振华同志,在党组织桃园刘村召开了追悼大会,会上广大抗日军民义愤填膺,群情激昴,表示狠狠打击日本侵略军,为马振华同志报仇血恨,誓死保国家保人民。会后,将宁津县改称振华县,以寄托全县人民的哀思。

马振华烈士生平经历

马振华,1904年生于河北省盐山县旧县镇后韩村一个佃农家庭(有消息显示1905年)。他家世代给地主当牛做马,终年不得温饱。家庭苦难,沉甸甸地压在童年马振华的心头,使他的性格自小就特别深沉而坚强。

马振华的父亲为了改变穷苦的命运,在马振华14岁那年,送他到李连家小学读书。上完高小,父亲再也无力供他读书,他便辍学回家。为了使穷人家的孩子能上学,他在乡亲们的支持下,积极筹办本村的贫民学校。

马振华筹办学校的举动,惹恼了前韩村的地主任长龙。原来,这个老财为捞取名利,在前韩村办了一所小学。现在看到马振华要在后韩村办贫民学校,和他唱对台戏,他心中有气。

一天,任长龙气势汹汹地跑到后韩村质问:“是谁不到县里立案就筹办学校?”说着,摘下学校的牌子,摔在地上,狠狠地踹了两脚,扬长而去。

马振华回来后,同乡亲们商定了对付任长龙的办法:办学校,办武术房,文的武的一齐上,和任长龙斗下去。

不久,后韩村的贫民学校办起来了,分男女两个班,在县教育局也备了案。开学那天,鞭炮齐鸣,乡亲们高高兴兴地送子女来上学。

接着,马振华又办起了民众夜校,让成年人晚上到夜校读书、识字,并练拳习武,实际上也是个武术房。

后来,马振华还组织乡亲们办了“互助会”,每个会员拿出会费一元作为基金,采取低息贷款的办法,各家轮流受益,使大家摆脱了地主高利贷盘剥之苦。

马振华利用一切机会,带领乡亲们同地主老财作斗争。按往常惯例,地主家办丧事,佃户、长工都得为他家“助杠”。但这一回,马振华早和乡亲们商量好了,谁也不去。任长龙派管家挨门挨户地去催,大家都不搭理。任长龙无奈,只得动员他的亲戚们,把灵柩抬到了坟地。

马振华教书期间,阅读了《共产党宣言》等书籍,革命思想开始在他头脑里萌发。这时,当地党组织对马振华的表现已有所了解。一天下午,中共津南特委负责人刘格平到后韩小学找到马振华,与他亲切交谈。从蒋介石背叛革命,谈到毛泽东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从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三省、蒋介石采取不抵抗政策,谈到共产党的抗日主张;从河北保定二师的学潮、高(阳)蠡(县)农民暴动,谈到当地的革命形势。马振华听得入了迷。

1932年春天的一个夜晚,刘格平介绍马振华入了党。之后,马振华又发展了几名贫雇农党员。这年秋收季节,成立了后韩村党支部,马振华任支部书记。

后韩村党支部成立后,马振华和其他党员一起,发动群众,开展了抗租斗争。

当时,这一带地主收的是货币地租。夏、秋两季庄稼收割后,佃农要到集市上卖掉粮食,拿着钱去交租。地主趁机控制市场,低价收购,这样更加重了对佃农的盘剥。

面对这种情况,马振华召开党支部会议,决定分头深入各户,引导群众算地主的剥削账,启发大家觉醒。会后,党员们挨门串户帮助群众算细帐:先从种子、农具、牲口、肥料到人力,算出第一笔帐;再把收的粮食折合的价钱,刨去地租,算出第二笔帐。两笔帐一对比,大家看清地主老财太狠毒了,真是吃佃农的肉,喝佃农的血啊!

党员们因势利导,对大家说:“我们多少辈子当牛做马,如今该变一变了。穷人拧成一股绳,今年来个不交租。只要大家齐心干,地主就不能怎么着我们。”

佃农们觉醒了,齐心抗租。秋后,当地主派人到后韩村收租时,家家都说粮食还没卖,等卖了以后再送去。三天过去了,没人交租。10天又过去了,还是没人交。

转眼到了年底,地主没有收到一点租钱,就到官府请来衙役,跟着到村里去收租。但佃户都说:“因年景不好,打的粮食都吃了,租钱得明年再说。”地主们心里也明白,当地共产党影响大,官府的声势日益衰落,收租钱的事就作罢了。

抗租斗争胜利后,上级又指示:要在继续抗租的同时,再发动一次抢粮斗争。马振华就把任长龙作为第一个对象。

1933年秋收前的一天晚上,人们抢割了任长龙一大片庄稼。第二天,任长龙就催长工下地快割快捆,因来不及往家运,晚上又被抢光了。任长龙又气又急,不顾庄稼熟不熟,就都割了,派人在地里看着,但看守庄稼的长工和他不一条心,庄稼又被抢走了。

任长龙料想抢粮必定是后韩村马振华领头干的。

第二天,任长龙去找马振华,要他和乡亲们疏通疏通,把庄稼还给他,不然就要去告官。马振华冷笑一声,说:“我正要去拜访你,恰好你来了。我家那点棒子昨晚也被偷了一大片。你要去告状,劳驾你顺便给我带上一笔。”说罢摇铃,给学生们上课去了,任长龙碰了钉子,懊丧地走了。

抗租、抢粮斗争的胜利,打击了封建地主和反动政府的嚣张气焰,扩大了党在群众中的影响,马振华自己也在斗争中得到了锻炼和提高。

1934年春,津南特委和山东庆云县委领导的马颊河暴动遭到失败,刘格平等领导人和许多共产党员、积极分子被捕入狱,庆云、盐山等县党的组织也遭到破坏。

在白色恐怖的日子里,马振华没有失望,没有消沉,没有丧失革命的信心和勇气。他一面依靠群众的掩护,躲避敌人搜查;一面一个一个地寻访党员、积极分子。他语重心长地对大家说:“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目前的困难是暂时的。我们要积极地去找党的组织。”

马振华化名李泽民,以卖杂货、串书馆为掩护,四处秘密进行革命活动。他到无棣县大屯村小学,与学生赵光煜同睡一铺炕,给小赵讲红军反“围剿”和农民运动的斗争事迹,讲穷人为什么穷的道理。经他教育和培养,赵光煜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年底,马振华找到地下党员王继康,征得王继康开店的胞兄同意,搬到敌人不注意的小店里居住,在这一带开展工作。

他在所住的村庄,办起了农民夜校,借辅导农民学文化的机会,宣传革命思想,发现和培养党的发展对象;并组织地下党员秘密散发和张贴上级发来的和自己印制的标语、传单,揭露日寇侵华、蒋介石卖国的罪行,宣传党的抗日主张,以教育和发动群众。

1935年8月,津南特委根据新的斗争形势,决定从基层抽调一批对党忠诚又有斗争经验的党员,担负党的领导工作。马振华被调到特委任特派员,负责整顿、发展党的组织。

马振华离家后,他的家庭更困难了。他的母亲早已去世,他的父亲双目失明,几个孩子年幼,家里生活的重担,全落在了他妻子的身上。

他的妻子是个纯朴的农村妇女,在他的影响下,对革命有一定认识,很支持他的工作。马振华有时回家取衣服、取吃的,总是夜里偷偷回来,天亮前离开,怕被父亲知道了把他留在家里。每当这时,他妻子总是深情地说:“你闹革命去吧。孩子由我拉扯着,爹由我伺候着,和你在家一个样。”

在马振华的努力下,一个个被破坏的党组织恢复起来了,一个一个新的党支部建了起来。革命的星星之火,又在冀鲁边区的辽阔平原上燃烧起来。

1937年3月,河北省委将津南地区特委关系转至山东省委领导。这一地区包括津南、盐南、庆云、东光、宁津、南皮等县,加上鲁北乐陵中心县委管辖的东陵、无棣、商河、惠民、阳信五个县委,组成鲁北特委,余士杰(于文彬)任书记,马振华任组织部长,赵明新(赵杏村)任宣传部长。

抗日战争爆发后,11月中旬,津南特委在乐陵县黄家镇许家村的小学校召开会议,贯彻中共中央北方局的指示,将津南特委和鲁北特委合并为中共冀鲁边区工作委员会,余士杰(于文彬)任书记,马振华任组织委员。同时,建立了华北人民抗日救国会和华北人民抗日救国第一军,马振华兼任救国会会长、救国军政治部主任(相当于政治委员)。会上,马振华精辟地分析了冀鲁边区的政治形势和地方特点,提出了贯彻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发展抗日武装斗争的见解,得到与会同志的一致赞同。

当时,冀鲁边区一带民团林立,杂牌司令多如牛毛。由于反动官僚、豪绅的压榨,当地经济遭到严重破坏,建立抗日武装面临着很大的困难。

马振华根据工委的决定,迎着困难,积极进行建军工作。他把贫苦农民当作依靠力量,吸收抗日爱国的知识分子参加,亲自去联络和争取民团、杂牌武装。经过一段时间的艰苦工作,抗日救国军初具规模,建立起四个团的编制,发展到1000余人。这是冀鲁边区党领导的第一支抗日武装。

12月初,冀鲁边区工委在盐山县城东南的杨小岩村召开会议,决定整顿抗日武装,加强党对部队的领导,将华北民众抗日救国军改名为冀鲁边区抗日游击队,上级还派红军干部周凯东(原红五军团的团级干部)和陕北红军营级干部郭盛云到游击队担任军事指挥,并仿效红军的做法,在部队的各路、各团设政治处,在各队设政治指导员,实行党指挥枪的原则。

会后,马振华住到了部队里,亲自指导开展政治工作。他首先在特务团建立了士兵政治课制度,进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教育,提倡官兵一致,开展官兵互教的练兵运动,并把这些经验向其他各团推广。部队中政治空气浓厚,士气高涨。

此时,这支部队还没有和敌人进行过直接作战。为了消除部分官兵的恐日心理,坚定抗战必胜的信心,马振华决定集中地方上搞武装的党员,打一次小规模的伏击战。

一天,得知盐山日伪军一个小队开往圣佛去建立新的据点。马振华便组织教员、学生中的共产党员,穿上大褂子,分成战斗小组,分头隐蔽在圣佛附近公路两旁的青纱帐里。近午时,几十名敌人乘一辆大卡车开过来了。当汽车进入伏击圈时,马振华首先开枪,击毙了汽车司机。霎时,公路两边枪声齐响,打死了好几个日伪军。余下的日伪军失魂落魄,转身逃命。这次战斗,打死日伪军10多名,缴获大盖枪8支。“大褂队打鬼子”的事,在附近村庄的群众中流传开来,大大地激发了当地军民的抗战热情,坚定了抗战必胜的信心。

在短短的几个月里,抗日游击队接连在盐山击溃伪军刘芳挺部,奔袭无棣,围攻乐陵,克复庆云,名声大振,沉重地打击了日伪军和国民党的顽固派。抗日游击队也由原来的四路扩编到二十四路。

马振华把党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对违背党的原则的人和事,坚决斗争,决不让步。当时,抗日救国军副司令邢仁甫,伙同一些人,结成宗派,排挤马振华,诬陷他重用了坏人刘景良。

刘景良原是土匪出身,在韩复榘部下当过军官,懂一点军事。他投机革命,当上了抗日救国军副司令员,一直怀有窃权营私的野心。马振华对此已有察觉,处处防范。圣佛伏击战的胜利,鼓舞了广大官兵,但刘景良却把这次伏击战,说成是马振华不自量力的盲目行动。马振华对刘景良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刘景良怀恨在心,后来竟拉了一部分思想不坚定的人,跑到惠民投降敌人,当了汉奸。

在刘景良的问题上,马振华是坚持原则,进行了斗争的。但邢仁甫心怀歹意,攻击马振华思想右倾,姑息养奸。他们拉拢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批判马振华,又不经上级批准,擅自撤销了马振华政治部主任的职务,降为特务团政治处主任。

马振华面对这样的诬陷、打击和挫折,为了革命的利益,不计较个人的得失。来到特务团以后,仍然兢兢业业地工作,提出“政治工作下连队”的口号,他深入到连队,同士兵同吃,同住,同操练,同学习,把特务团的政治生活搞得十分活跃,抗日救国热情非常高涨。

1938年9月,萧华率八路军抗日挺进纵队东进到达冀鲁边根据地,这里的抗日民族解放斗争犹如燎原烈火,越烧越旺。

1938年9月,马振华被调整到地方工作,先后担任冀鲁边区战委会主任、民运部长、组织部长、冀鲁边区第一地委书记等职,从事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巩固抗日民主政权以及除奸、破路、动员筹粮等工作。当时情况十分复杂,敌我拉锯地区犬牙交错,又经常与敌遭遇。

有一天,他带领一部分干部从东光到宁津去。当晚,他们到了前孙庄,刚想休息,老乡跑来报告:伪军把村子包围了。马振华思索片刻说:“我估计,敌人并没有发现我们,八成是来抢东西的。现在跑也来不及了。如果强行突围,就暴露了自己,危险更大。”他决定,大家和老百姓混在一起,然后趁黑夜设法混出去。

马振华和其他老乡一起从容地往外走着,被一个伪军拦住,问:“到哪里去?”马振华满不在乎地回答:“到东坡,看看庄稼去。”这时,村长从那边过来,拉伪军一把说:“兄弟,到这边来,带点钱回去花吧。你跟这个庄稼汉纠缠什么,他没有钱。”伪军就丢下马振华,跟着村长走了。

原来这是个“两面”村长,表面上给日伪军办事,暗地里帮助共产党。由于他与伪军巧妙周旋,马振华他们都安全脱险。

1939年春,敌人对冀鲁边区实行“扫荡”。马振华遵照上级提出“深入敌后,到敌占区去”的口号,带头到敌占区去向人民群众开展宣传教育活动。

1940年9月11日傍晚,马振华同通信员小窦,悄悄赶到宁津县柴胡店区薛庄村,参加由县、区主要领导干部参加的紧急会议,研究对敌斗争的策略问题。

在一家基本群众的土房里,桌上点着一盏油灯,大家围桌而坐。会议开始了。

像往常一样,小窦在门外担任警戒,马振华在里面主持会议……

马振华是对革命前途充满信心的人,在任何困难面前都抱着乐观主义态度,他的讲话给与会者以极大的鼓舞。

拂晓时分,会议将要结束。突然,在外面警戒的小窦大喊一声“有人!”随着一声枪响,小窦倒下去了。原来是叛徒告密,敌人把薛庄村包围了。

马振华听到枪声,立即吹灭了桌上的油灯。

这时,只听敌人在房顶上狂喊:“土八路,缴枪吧!”

马振华随即命令道:“准备突围,由我掩护,一个一个往外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