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如何抚养侄儿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朱德在兄弟姐妹里排行第四,是同辈中惟一念过书的人。全国解放后,朱德决定从老家资助过他的亲人中每家接一个孩子到身边抚养,朱俊书便是其中的一个。
 
  因家境贫穷,朱俊书十多岁了还未上学读书。1951年11月,12岁的朱俊书被朱德、康克清夫妇接到北京,走进了共和国第一元帅之家。朱德简介
 
  1961年夏,朱俊书在北京第26中学毕业了,恰好那时毛主席称赞“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办得好,朱老总与康克清给侄子做思想工作,要他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半工半读”,在共产主义劳动大学把自己锻炼成又红又专的革命人才。
 
  朱俊书到共大没几天,他给果树打枝的照片就刊上了江西的各大报纸。1962年初,这幅照片又走进了上海等华东地区各大城乡宣传栏。上海市旋即形成了城乡青年到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读书的热潮。
  共大的办学方针是“半工半读”,实际上创办初期是“全工没读”,朱俊书在这里住茅棚,睡地铺,耕田犁地,打坑挑粪,常常一天干十几个小时。1963年初,朱老总与康克清路过江西时看望朱俊书,发现他25岁了,个子才1.5米出头,体重不足40公斤,问他原因。朱俊书鼻子一酸说:“劳动强度太大了,又经常吃不饱饭。我还得了一次血吸虫病。我在北京读小学每月都吃36斤大米,在这里反倒每月只有32斤定量!”朱老总反复做通了朱俊书的思想工作,事后又向江西省有关领导反映了这个意见,要他们将共大学生的粮食定量增至45斤。
 
  1964年,共大首届毕业生就要走向社会了。学校向朱俊书征求毕业去向时,他立即与朱老总联系,问伯父怎么办?朱老总明确表示:第一留在江西,扎根江西;第二不能直接进机关当干部,先下到生产第一线去锻炼。就这样,朱俊书被分配到南昌市下正街发电厂机修班当了工人。
 
  光阴似箭,朱俊书跨入了而立之年,但仍是单身汉。这一年年底,朱俊书回北京探亲,朱老总关切地问:“俊书呀,都30岁了怎么还没有恋爱?”朱俊书说:“厂里女工少,没有对象谈;我个子矮很难找到合适的;再个江西没有亲戚就我一个人。”朱俊书说到这儿,朱老总打断他说:“这些都是理由啊,但有一点要提醒你,都新社会了,谈恋爱男的要主动点,不要被动等待爱情哟!总而言之,你不管找个什么样的对象,只要你满意,我和你伯母都支持你!”朱俊书回江西省后,细心的康克清写信给在江西拖拉机厂工作的堂弟康召任,要堂弟帮助朱俊书介绍对象,康召任两口子便主动承担了这个任务。
  1970年,朱俊书终于谈上了恋爱,对象名叫张影菊,四川重庆人。婚礼之后,朱老总特意接朱俊书及妻子在中南海住了一周。一床送给他们做结婚纪念的的确良被面,被朱俊书夫妇一直珍藏着,保留至今。
 
  朱俊书在发电厂当机修工,直到退休。今年63岁的朱俊书说,伯父伯母生前抚养了许多孩子,却从来不利用手中权力为我们谋私利。他常说:“共产党不是凭哪一个人就可以做官,而是靠自己的本领,能做什么就做什么。”
上一篇:刘伯承指挥襄樊战役 下一篇:赵一曼:“白山黑水”民族魂(一)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