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必武脱险记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董必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元勋、中国共产党第一代主要领导人之一。在波澜壮阔的革命生涯中,他经历了数次惊心动魄、生死攸关的危险时刻,每一次均凭着自己的沉着冷静、战友的掩护以及人民群众的支持,最终化险为夷。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后董必武成功脱险便是其中一例。董必武简介
 
1927年7月15日,汪精卫在武汉召开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扩大会议,与蒋介石南京国民政府同流合污,公开宣布与共产党决裂,随即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实行大屠杀,史称“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在“宁可错杀一千,不可使一人漏网”的反革命血腥口号下,白色恐怖笼罩着整个武汉。一度是国民大革命中心的武汉,转眼间便变成了反革命的杀人场所,无数革命党人和工农群众惨遭毒手。12月17日,时任武汉卫戍司令的桂系军阀胡宗铎、陶钧等一伙反革命刽子手,将曾经出席中共一大的代表李汉俊杀害。反动派在公布杀害李汉俊的“布告”旁边,还同时贴了一张悬赏告示:谁献来中共一大代表董必武的人头,可领取一万五千元现洋的奖赏。
 
国民党反动派错误地认为:“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为贪图丰厚的赏金,自然会有人主动地给他们送来董必武的人头。殊不知,在几天之后,董必武被人巧妙地送上了一艘由汉口太古码头开往上海的英国轮船“安庆号”,从而平安地脱离了虎口。护送董必武脱险的人,是与他素不相识的两个平民老百姓,一个名叫袁祥福,一个名叫袁祥寿。他们俩是堂兄弟,并且是在同一条船上做事的长江船员。哥哥袁祥福,是“安庆号”的水手头佬(水手长);弟弟袁祥寿,是水手二头佬(副水手长)。
 
袁祥福和袁祥寿有一位侨居日本的伯父,此人在日本成家立业,生了两个儿子袁方宇和袁育宇。袁方宇在东京帝国大学读书期间,结识了不少中国留学生,其中就有一个名叫潘怡如的中共党员。1927年秋,袁方宇接到其岳父万秉臣从武汉寄来的家信,信中说自己已经替他谋得了汉口日信洋行三买办的职位,福利待遇优厚,要他赶快回国到汉口来就职。恰巧潘怡如有个亲戚在武汉国民政府里面担任要职,他也要到武汉谋个安身立命的职位。于是,袁方宇和潘怡如两人结伴同行。两人到达武汉时,适值武汉风云突变,蒋汪合流勾结,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和工农群众甚至国民党左派人士,革命烈士们的鲜血洒遍了武汉三镇。很多人对革命前途悲观失望,害怕溅上“火星”,听到“革命”二字便觉胆战心惊,在汉口日清公司当大买办的万秉臣更是如此。
12月20日这天,袁方宇将董必武和潘怡如领到万秉臣家来避难。万秉臣知道对方身份后,吓得面如土色,害怕自己受到牵连,立即离开自己的寓所,跑到汉口法租界里面躲起来不见面。万秉臣两天没有回来,袁方宇怕他捅出娄子、惹出麻烦,便建议董必武和潘怡如马上离开这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鉴于形势越来越险恶,潘怡如也认为此地不宜久留。正在这危急时刻,恰逢一艘由汉口太古码头往返上海的英国轮船“安庆号”到达武汉,准备开往上海。袁方宇立即奔上“安庆号”,找到自己在这艘轮船上做事的两个堂兄弟想办法,请他们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将董必武和潘怡如安全带走,以免他们惨遭国民党反动派的毒手。
 
当时在武汉,敌人封锁搜查严密,暗探特务活动频繁,无孔不入。为避免暴露,董必武和潘怡如在船上不能和其他陌生人接触,而袁祥福虽然是这艘轮船的水手长,却没有享受单人房间的资格,只能和普通水手们住在一起。袁祥寿就更没有那种条件和待遇了。不过,袁祥寿负责管理着一个位于底舱堆放水手劳动工具的小房间。可是,这个小房间里面放满了油漆等乱七八糟的杂物,只能容纳一个人站立着。袁方宇回来,立即将情况详细地告诉了潘怡如。潘怡如认为:应该把机会让给董必武,因为董必武是党的重要领导人。宁可让自己担当风险,也决不能让董必武暴露。潘怡如在与袁方宇仔细商量研究后,制定出了一套周密详细的秘密护送董必武脱险的计划,旋即离开了万秉臣家,去做必要的准备工作。
 
12月22日,北风骤起,气温骤然下降,黄昏时候袭来了一阵猛雨。这天,袁祥福冒雨来到万秉臣家中,想趁着下大雨的良好时机将董必武接走。当他听了护送董必武上船的计划后,又立刻返回“安庆号”,取来了一套半旧半新的船员制服。董必武脱下身上的黑皮袍,换上了船员服,对着穿衣柜的镜子一照,满意地说,“刚好,像是订做的一样!”袁方宇提议:“我们先吃点东西,待会儿好上路。”
入夜,汉口江汉关的大钟,重重地敲了11响。袁方宇穿上呢子大衣,出门叫来人力黄包车。黄包车来到门口时,董必武已经等在门前,只见他衣冠楚楚,神采奕奕,俨然是一位高级船员。两部黄包车载着董必武和袁祥福,大摇大摆地从汉口中山大道通过,转进江汉路,到达海关钟楼下的太古码头前停下。挂有英国国旗的“安庆号”正停靠在码头边。袁祥福跳下车,接着又扶董必武下了车,随后领头通过囤船栈桥,把董必武领到轮船大舱间,从中楼梯一前一后地上了三楼。
 
刚到三楼,他们就碰上一个值班的船员。袁祥福害怕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与他随便打了个招呼,就领着董必武从船头下到船底舱,直奔那间存放水手劳动工具的小房间。袁祥寿此时早已在那里等候。3人挤进去,把门带上。袁祥寿对董必武说:“您是我们的客人,但因情况特殊,只好委屈您了。白天,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也不能开门。因为这条船的船长、大管轮和二管轮全都是英国人,他们是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的。”董必武感激地对他们说:“谢谢你们替我操了心、担了风险,我一定按照你们的吩咐行事!”
 
江汉关传出午夜的钟声,新的一天已经开始了。袁祥福和袁祥寿告别了董必武,把小房间的门反锁上。第二天上午9点半钟,“安庆号”离开汉口,开往上海。这艘轮船,一般要经过5天航行才能到达上海。每当中午和傍晚的时候,袁祥寿都装着到小房间里寻找劳动工具,偷偷地给董必武送饭。事实上,潘怡如通过家里亲戚的关系,也上了“安庆号”,并在暗中保护着董必武。就这样,董必武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武汉这个异常危险的地方。
 
“安庆号”驶达上海之后,袁祥福按照事先的计划,到日本领事馆用化名替董必武办了一张护照,并帮他买了一张由上海开往日本的“神户丸号”的船票。潘怡如的护照和船票,也由上海秘密党组织替他办理好了。此后,董必武、潘怡如同船抵达日本东京。一到东京,潘怡如就拿着袁方宇写给弟弟袁育宇的信,把董必武带到袁育宇家,请他安排董必武住下。董必武在日本东京住了半年,后来又受党组织的派遣赴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列宁学院学习。此后,曾多次化名陈重毕,给在汉口工作的袁方宇写信,感谢袁方宇、袁祥福、袁祥寿等人对他的救命之恩。
上一篇:台湾爱国先烈翁泽生:为振兴中华奋斗一生 下一篇:冯玉祥诗赞抗日勇士廖宝财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