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毅元帅二三事——陈毅侄儿陈德立、侄女陈德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日前,记者采访了陈毅元帅在成都的侄儿陈德立和侄女陈德琦。
 
    第一次见面
 
    陈德立在陈毅研究会书法活动室内接待了记者。以下是他的回忆。 1959年,我还在上初中,一天,母亲让我赶快换件衣服,她说,二叔回来了。二叔长年为中国革命南征北战  ,立下了卓越功勋,是我最佩服的人。想到就要与从未见面的二叔相逢,我感到非常兴奋。
 
    当时,我暗自为二叔画了一幅像——一位高大、威武、严肃的大元帅。可当我亲眼看到二叔时才发现他非常和霭可亲。二叔不时摸着我的头,和霭地说:“立德,是个小鬼嘛,成绩如何,说来听听。”当我说可以时,他摇摇头说:“可以是不行的,要有好本领,现在要努力罗。”
 
    当时,二叔工作繁忙,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匆匆结束。临走时,二叔对我们这些晚辈说:“我没有带什么纪念品,也没多的钱,给你们每人5元钱,想买什么书就去买。”
 
    后来,我用那5元钱买了《青春之歌》,这本书现在一直珍藏着,因为是二叔送给我的珍贵的礼物,所以每当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我就会想到二叔陈毅。
    一封家书
 
    陈德琦随后拿给记者一封陈毅在上海担任市长期间给她父亲陈孟熙的一封信。
 
    信的内容是:孟熙大哥:一、送几本音乐书供参考,不一定都正确合用。二、送手风琴一个,是从德国买回来的。三、皮鞋一双,请收用。四、另口琴一个。
 
    这封家书虽不足一百字,但字里行间无不透出他对亲人的关注。信中所提到的东西都是二叔自己掏钱买的。现在我一直使用着几本音乐书和手风琴,皮鞋和口琴则由陈德立保管,直到二叔的家乡乐至县成立纪念馆,这些物品才被送到那里。
 
    身为市长 不徇私情
 
    身为元帅和国家副总理的陈毅对亲属特别严格。让陈德琦和陈德立感到印象最深的是解放初期父亲陈孟熙和表哥杨仲迟到上海,想让二叔给安排个工作被拒绝的事。
 
    那时,陈毅的大哥陈孟熙和侄儿杨仲迟陪同陈毅的父母来到上海,希望陈毅能给他们找个工作。陈毅是堂堂市长,又是个孝子,他们都以为找工作的事,十拿九稳。
 
    陈毅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并陪他们看了大世界,逛了城隍庙等上海有特色的地方。然后安排陈孟熙和杨仲迟去上海革命大学读书。几个月后,他们从革大结业了,他们满以为马上就会有工作了。谁知,陈毅把他们叫去,拉着手说:“你们是我很亲的亲人,但我作为国家的普通工作人员,不能破格办事,我不能为你们安排工作,你们把父母送回去,但不能惊动了成都市委和军区。”
    陈毅的父母便在成都兴隆街的几间房屋内住了一年多,直到贺炳炎司令员在与陈毅闲谈中得知此事,才将二老接到成都军区院内居住。
 
    从此,再也没有亲戚找陈毅要工作,要好处了。陈毅的几十个侄儿侄女没有一个的工作是用陈毅的关系而安排的,他们都记得叔父的话“立身有道,学有专长。”令陈家姐弟欣慰的是,现在有许多青少年以学习陈毅元帅为荣。陈毅的母校大田坎小学一直开展“在元帅母校成长”的活动。他们所编写的《陈毅的故事》,也出现在越来越多的青少年手中。
 
    背景资料
 
    新中国成立后,陈毅元帅曾先后七次回到成都。第一次:1955年5月7日,陈毅随周总理从仰光回国路经成都;第二次:1958年4月24日-4月28日,陈毅身体不佳在夫人张茜陪同下回成都休假;第三次:1959年10月2日-11月8日回成都会见亲友,参加几个报告会,重游杜甫草堂;第四次:1963年2月初,专程回成都看望生病的母亲;第五次:1964年2月8日-2月13日,陈毅携全家回成都过春节,看望父亲及亲友;弟六次:1964年4月20日,游峨嵋山,途经成都;第七次:1965年9月21日,最后一次回成都。 
上一篇:志愿军老兵游克源忆:黄继光骂美帝“猪脑壳” 下一篇:护送陈毅过铁路 干掉日本特务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