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大度自然是英雄(一)
分类:评论研究 热度:

       朱德元帅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主要缔造者之功勋卓著,高山景仰,其博大、质朴、崇高、豪迈的伟大人格,为世人所钦佩。特别是其汪洋大度,宽厚过人的度量,更是共产党人的楷模。陈毅元帅曾有诗赞日:“温温不作惊人语,大度自然是英雄。”朱德简介
 
  在朱德元帅一生中,曾遭受过排挤、打击、误解,其中林彪对他的几次攻击,更是反衬出两人截然不同的品质、境界。
 
  毛泽东、朱德产生了分歧,林彪推波助澜,写信指责朱德“吹牛皮”,“拉拢部下”。37年之后,林彪一伙篡改历史:朱毛会师成了毛林会师。
 
  1928年4月,林彪随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军到达井冈山,实现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朱毛会师。之后,两支部队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兼前委书记,当时的林彪担任营长。
 
  在此之前,林彪从1926年7月黄埔军校毕业参战至井冈山会师尚不到两年时间,起初在叶挺独立团担任见习排长、连长,之后在朱德的直接指挥下参加了南昌起义。可以说,无论从资历还是职务,林彪都无法和朱德相提并论。朱德对这位连长也不是非常熟悉。然而,性格内向、孤僻的林彪却总爱挑朱德的“毛病”,平时便常散布一些流言蜚语,将朱德的平易近人指责为“拉拢部下”。
 
  1929年,红四军在转战赣南闽西过程中,由于军队成份复杂,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的存在,内部曾发生了一场有关建军原则的争论。在这场争论中,毛泽东和朱德产生了一些分歧。朱德一方意见认为:“前委管得太多”,“权力太集中”,甚至认为前委是“书记专政”,主张成立军委;而毛泽东一方的意见是:军队指挥需要集中敏捷,由前委直接领导更有利于作战,设军委实际是“分权主义”。
 
  6月8日,前委在白砂召开扩大会议,讨论尚未解决的分歧。会议召开3小时前,林彪派人飞马送给毛泽东一封信。他在信中说:“现在四军里实有少数同志的领袖欲望非常高涨,虚荣心极端发展。这些同志又在群众中是比较有地位的。因此,他们利用各种封建形式成一无形结合(派),专门吹牛皮攻击别的同志。这种现象是破坏党的团结一致的,是不利于革命的,但是许多党员还不能看出这种错误现象起而纠正,并且被这些少数有领袖欲望的同志所蒙蔽。”另外,林彪的信里还用了“政客手段”、“卑污行为”、“阴谋”等语言,矛头直指朱德。
  会前,毛泽东公开了林彪的信。面对林彪这封带有恶毒攻击性质的信,朱德神色十分坦然。会上,林彪又站起来发言,说他的信是专门为军委问题而写的,然后对着朱德横加指责,说朱德“用手段拉拢部下,企图成立军委以脱离前委羁绊”。
 
  朱德心怀坦荡,问心无愧,对林彪的诬蔑不屑一驳,只是对一些可能引起“误解”的问题,作了必要的解释。他说:“有人说我放大炮,说大话,说过要红遍福建、江西,打到武汉、南京,解放全中国。这不是‘吹牛皮’,这是为了鼓舞革命斗志。”“又有人说我拉拢下层,常和下面官兵混在一起,这不是拉拢下层,搞什么小组织活动,这是为了和下级打成一片,便于及时了解下面情况。”
 
  林彪的恶毒攻击和朱德的宽怀大度形成鲜明对比,引起大家对林彪的反感。1929年6月,红四军在陈毅主持下召开“七大”,陈毅在会上点名批评了林彪,说林彪写这样内容的信“是不对的”,警告他“不要离开党而谈党的严重问题,因为这样不但不能解决党内纠纷,而更之加重。”批评信内的词句,“未免过分估量,失之推量。这是错误的。”
 
  如果说,当时年仅22岁的林彪写信并无险恶动机,纯粹由于幼稚冲动而为,那么37年之后的所谓“毛泽东、林彪会师”则不能让人原谅。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重权在握的林彪肆意篡改历史,把众所周知的朱毛会师,说成是他和毛泽东会师,朱德的扁担也成了“林彪的扁担”。
 
  1970年,萧华在拜访朱德时,愤愤地谈起林彪这一恶劣行径。朱德摘下老花镜,淡淡地说:“在井冈山的时候,他林彪才是一个营长哟,怎么能说井冈山是他林彪和毛主席会师呢!历史就是历史,他们胡闹是不行的。”
 
  “九一三”事件后,朱德身边的工作人员问朱总司令:“小时候我们对《朱德的扁担》记得清清楚楚,怎么后来忽然跑出个林彪来?他们那么胡说,你怎么不吭气呢?”朱德意味深长地说:“哎,叫我说什么呢?历史就是历史,是非自有公论,这些事全国人民都知道,你不是也知道嘛,我还讲他干什么?我只能维护党的团结。”
 
  朱德的一篇《军事教育必须从实际出发》,却引来林彪所谓“违背政治原则”的攻击,朱德一笑置之,雷英夫惊叹:“您的'海量'确实世间少有。”
 
  1943年8月18日,朱德的一篇重要文章《军事教育必须从实际出发》在《解放日报》军事副刊上登载。文章是由叶剑英的军事秘书兼军事副刊编辑雷英夫起草,朱总司令审阅、定稿的。文章的中心思想是主张用实事求是的态度对待军事教育,要从实际出发,注意掌握良好的技术。文章中说:“如果我们能够进一步掌握技术,把旺盛的士气同掌握技术结合起来,那么我们的士气必会更加高涨,作战能力和信心必然会更加提高,给敌人的杀伤必然会更大,自己的损失则更小。”
 
  文章观点正确,符合实际情况,本无可非议,但没想到会引起林彪的注意。1943年底,在一次高级干部会议上,林彪说:“《军事教育必须从实际出发》这篇文章是单纯军事观点,违背我军政治原则。”
  林彪的话,锋芒所指不言而喻,而他所谈到的单纯军事观点则是毛泽东在井冈山时期就多次批评过的非无产阶级思想,是一个原则性的问题,其用心是非常险恶的。
 
  会后,林彪将雷英夫叫到八路军总部,对着雷英夫拍着报纸训斥:“刚才我在会上已经批评了这是单纯军事观点,是缺乏政治原则考虑的。”林彪声音不高不低,却异常严厉,他表面上在批评帮朱老总起草文章的雷英夫,实际上矛头直指朱德。
 
  雷英夫被训出一身冷汗,他没想到一篇文章会闹出这么大个问题,感到十分害怕。从八路军总部出来,雷英夫直奔朱德和叶剑英办公地点,汇报了林彪的训斥。他为朱德遭受攻击而倍感内疚,不停地向两位首长作自我批评。
 
  没想到朱德听完后,坦然一笑,告诉雷英夫:不要害怕,在我们党内军内,谁有不同意见都可以说,没有关系,真理是驳不倒的,谁手里有真理,历史自有公论,群众的眼睛是亮的。其实,朱德对什么是单纯军事观点是最清楚不过的。雷英夫起草的这篇文章根本就没有什么原则错误。
 
  朱德的一番话,使雷英夫一颗悬着的心落到肚里,如释重负。他对朱德如此宽阔的胸襟由衷赞叹:“毛主席在长征路上赞扬朱总司令‘度量大如海、意志坚如钢’您的‘海量’确实世间少有。”
 
  朱德虽然胸怀开阔,待人大度,但并不放弃原则上的斗争。1945年4月,朱德在中共“七大”军事报告《论解放区战场》中严肃指出:“过去我们军队中,有不尊重体力和技术的倾向,似乎以为军队只要有了政治觉悟就够了,这是错误的。”“我们有了政治觉悟再加上体力好,技术好,就可以打更大的仗,更少伤亡。”这些话对林彪的无理攻击是一个有力的答辩。
 
  庐山会议后的北京军委扩大会议上,林彪指着朱德的鼻子说:不要看你没有本事,一天到晚笑嘻嘻的,实际上你很不老实,有野心,总想当领袖……
 
  1959年庐山会议上,毛泽东错误地发动了对彭德怀的批判。其中在谈到食堂问题时,毛泽东提到了朱德。他说:“食堂是个好东西,未可厚非,总司令,我赞成你的说法,但又和你的说法有区别,不可不散,不可全散,有人对食堂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学《登徒子好色赋》。”
 
  朱德立刻意识到主席在批评他,因为他在中南组会议上曾说:食堂“全垮了也未必是坏事”。
上一篇:朱德之“德” 下一篇:朱德:大度自然是英雄(二)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的最后34天
    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的最后34天
    这是一位普通而又传奇的老人。说他普通是因为他与常人一样工作生活,说他传奇是因为50年前他曾与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儿子---毛岸英并肩在朝鲜战斗生活
  • 敬畏历史,就是捍卫良知
    敬畏历史,就是捍卫良知
    近日,备受关注的侮辱革命烈士邱少云案一审宣判,二被告被判决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消息传来,人们都说痛快。 快中有痛。现实中,总
  • 明知道生气不好为什么还是忍不住发脾气
    明知道生气不好为什么还是忍不住发脾气
    有一次老公想陪同同事去酒吧,他先询问了我的意见,也问我去不去。我不想去,因为我真的不喜欢人际应酬,但我也同意了他去。其实我是有些不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