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希同:回忆父亲陈士榘上将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父亲86岁生日时,已预感到这将是他过的最后一个生日。因为他心脏病几次复发,身上已经出现浮肿的现象。不少老同志要为他摆几桌宴席,考虑到这可能是最后的生日了,大家都愿意搞得隆重一些,有关部门也同意这样搞,说父亲为人民共和国的建立立下赫赫战功,花点钱是应该的,只需要工作人员做个预算,由父亲签个字就行了。预算做完,工作人员说:“陈司令,给您做寿,您看着需要改进什么?”
 
  父亲支撑起虚弱的身体,戴上老花镜一项一项地看,一边看一边皱眉头,他很不高兴地说:“这是谁让这样搞的?”
 
  工作人员说:“这是大家的心意。”
 
  父亲生气地说:“我陈士榘什么时候这样干过?不要因为生日把我一生的作风改变了!你们应该知道,我们党历来有纪律,不能用公款请客吃饭,我一辈子都是这样遵守的。明知有纪律,还写报告要钱,这是给军委领导出难题啊。”
 
  工作人员笑了,还跟他解释。父亲说:“我听说全国公款请客一年就要花去上千亿元,这还了得?共产党人抛头颅、洒热血,可绝不是为自己享受。”
 
  那些日子,正是陈希同腐败案浮出水面的时候。父亲和几位来探望他的老同志说:“陈希同这样的高级干部,没有经历过艰苦的战争,做了高官就想着自己享受发财,这些人很让我们担心。我们共产党人为解放,牺牲了那么多优秀的儿女,如果他们知道,最后有一些领导干部重新骑在人民头上,他们在九泉下也不得安宁。如果不从严治党,这样的人会把我们党搞垮的,人民群众也会抛弃我们。”
 
  父亲决定,要发扬长征路上一碗野菜互相让着吃的精神,让工作人员送来一坛清水,算是过了个生日。这个生日被誉为“一坛清水祝华诞”。
 
  父亲用虚弱的声音给大家讲:“别说我们共产党人应该节俭,不应该挥霍人民的血汗,就是国民党军队也有廉洁奉公的将军。冯玉祥将军过生日,也是谢绝奢侈。有个下属给他送来一坛清水,冯玉祥非常高兴,他说,清水是人最需要的,也最便宜。冯玉祥告诉下属为官要像水一样清白!”
 
  但父亲在最后一个生日上的感言,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令人感到,这绝非杞人忧天。
 
  多年前我的二哥因受父亲株连被所在部队错误处理,把军籍丢了。父亲的问题“说清楚”后,按政策应恢复二哥的军籍。父亲也完全可以帮忙解决好这一问题,但他却不愿意为自己家的事情去求人。
 
  我们事后埋怨父亲,又不是跑官要官,只是落实一下政策,让哥哥恢复应有的职业,为什么就不能向老战友提一提呢?
 
  后来,年过50的哥哥得了严重的心脏病,没有医疗劳保的他需交10万元才能做手术脱离危险。如不做手术心脏随时都会大面积梗塞。当时哥哥只有2万元,我们家又没有一个大款,都是工薪阶层的几兄妹开了个家庭会议。为了二哥的生命,全家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母亲把毕生储蓄的3万元全部给了哥哥,我们兄妹凑了3万元,又向友人借了2万元。一筹莫展的哥哥这才上了手术台。
 
  伤口尚未愈合的哥哥被一身的债务压得身心交瘁。有人说,还没见过上将的儿子平反不了错案,恢复不了工作,混这么惨的。
 
  父亲去世,我们把讣告送到当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张震手中。张震副主席眼泪夺眶而出,他说:“我送走了华东野战军的最后一位首长,将来谁来送我啊?”
 
  在父亲的遗体告别仪式上,张震在父亲的遗体前伤心地说:“老首长,您就这么走了!”
 
  后来还是张震副主席按照政策解决了几个哥哥的问题,让他们全部按复转军人待遇算。现在他们都有了退休工资和医疗劳保,解决了看病问题,而且都过上了自得其乐的小康生活。
 
  上世纪80年代初,父亲到高干聚会的养蜂夹道,不知谁联系了一家服装公司给老干部做衣服,衣服做好送来,竟然要500多块钱,父亲大吃一惊。父亲说,从来没有买过这么贵的衣服,他很心疼。三哥对父亲说;“爸爸,不能用老眼光看此事了,现在哪里还有几十块钱的衣服啊。您过去的衣服都是部队发的,您不知道行情,500块钱我给您付了,我经营了一个报亭,弄好了一天就挣七八十块钱。”父亲高兴地对他说:“还是我儿子孝顺我。”又说“你的收入远远超过我了,青出于蓝胜于蓝啊!”他流露出少有的舐犊之情。
上一篇:彭德怀在太行的故事 下一篇:赵南起:我曾与毛岸英共事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