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在太行的故事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彭德怀(1898-1974),湖南湘潭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政治家,中国人民解放军领导人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
 
  1926年,彭德怀参加北伐战争。1928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7月22日,与滕代远、黄公略等领导平江起义,后率部到达井冈山。1934年10月率部参加长征。后任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第一方面军司令员等职。抗日战争爆发后,任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八路军副总指挥(第18集团军副总司令)、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等职。解放战争时期,任西北野战军(后为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等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1950年10月,出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指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1952年4月回国,主持中共中央军委日常工作。1954年9月起,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1955年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1974年逝世。他一生兢兢业业,敢于直言,刚正不阿,坚贞不屈,对党对人民无限忠诚。今年10月24日是彭德怀110周年诞辰,本刊特设专栏,以示缅怀与纪念。
 
  抗日战争时期,彭德怀作为八路军副总司令,一直带领八路军前方总部奋战在太行山抗日根据地。在那些风雨岁月里,彭德怀的足迹所至,留下许多感人的故事。这些点滴平凡事,折射出他那极其珍贵的人格魅力。
 
  战友情深
 
  在抗日战争时期,彭德怀与八路军总司令朱德这一对亲密的战友并肩战斗,配合默契,相互关心。太行山根据地的人们总是把他俩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亲切地称呼他们为“我们的朱、彭总副司令”!
 
  1937年9月,八路军在东渡黄河挺进晋西北途中,路过太原,总部首长住进了太原八路军办事处。彭德怀眼见日军大举进犯,太原城内一片混乱,敌特奸细猖獗,国民党内派系斗争异常激烈的形势,十分担心朱德的安全。当晚,他专门召开了保卫会议,亲自查看了朱德的住房、院子的内外环境和办事处周围的状况。然后,又布置了双岗双哨。直到朱德多次催促让他回去睡觉,他才应付着和衣躺下。
 
  每隔一个钟头,彭德怀就要起来走到院外检查岗哨,并亲自巡逻察看一番。秋露打湿了衣服,寒气侵袭着身体,他全然不顾。他把保卫朱德和总部领导同志的安全作为自己的神圣职责。当哨兵劝他放心去休息时,他严肃认真地说:“总司令年纪大了,在火车上一直没有好好休息,工作又那么紧张。只要保证了他和总部机关的安全,我自己少睡点也是不要紧的。白天行军,骑在马上还是可以补充睡觉嘛!”
 
  总部进驻五台县南茹村后,正值深秋季节。北方天气早寒,彭德怀的胃病犯了,但他一直忍着疼痛指挥部队。
 
  朱德知道这一情况后,直接找来管理生活的一位科长,让他关照炊事人员,把彭德怀的饭菜多煮一阵,把食盐炒一下,不要直接往饭里放生盐。朱德还向大家讲述了彭德怀在长征过草地时因为吃生青稞得下胃病的经过。
 
  彭德怀一见专门给他做了病号饭,就生气地说:“这还行?总司令那么大年纪了还吃大锅饭,我怎么能搞特殊?”
 
  管生活的同志向他作了解释后,彭德怀说:“盐可以热炒一下,但饭还是跟战士们一道吃!”
 
  1939年夏季,总部移驻武乡县砖壁村。当时,这个村子在日军“九路围攻”中,许多房屋被烧毁了,老百姓居住十分紧张。总部重要机关都进驻在村东玉皇庙里。
 
  彭德怀为安全起见,安排朱德住进村北一座安静隐蔽的新窑院,自己却住在庙内的一间小祠堂里。
 
  朱德见彭德怀住的地方很不安全,一再劝说他也住进新窑院。
 
  彭德怀谢绝道:“我住在这里便于招呼各科的工作,你住在老乡院子里安静些,好运筹抗战大事。”
 
  秋天,总部搬到了王家峪村。当时,由于敌人的经济封锁,部队生活异常艰苦。总部首长和战士们一样,每天吃着黑豆,喝着高粱糊糊,穿着打满补丁的土布灰军衣。天一凉,彭德怀胃病总犯,朱德就特意让外出执行任务的警卫人员打来山鸡野味送给彭德怀煲汤喝。彭德怀得到山鸡野味后,总要问是否给朱德留下几只?如果未留,他就要给朱德送回一半来。
 
  彭德怀不抽烟不喝酒,但因从小生长在南方茶乡,有喝茶的习惯,买不到茶叶时,就采集酸枣叶子代替茶叶泡着喝。一次,有人从外地给朱德买来一包红茶,朱德原封不动地送给了彭德怀,并关心地说:“给你一包真正的茶叶改善一下吧,总比喝酸枣叶子强吧。”彭德怀十分感动,他对这包茶叶特别珍惜,每次喝时,只放一小撮,还总要连续浸泡七八次。
 
  有一次,彭德怀得了重感冒,发高烧,喉咙疼得吃不下饭,朱德得知后,亲自带着医生前去看他。听医生说需要白糖清热下火,朱德马上把自己仅有的一小包白糖送给了彭德怀,彭德怀深为感动。
 
  平常的日子里,彭德怀每次外出回来,总要找人亲自过问朱德的饮食起居,吩咐朱德身边的工作人员好好照顾朱德。
 
  1940年春暖花开之时,朱德计划赴重庆同国民党谈判,途经洛阳时接到党中央命令回了延安。因走得匆忙,他的一切衣物用具以及一些纪念品等未来得及带上,还均在八路军前方总部。
 
  彭德怀为此特意派出了一支精悍的小部队,辗转绕道,把朱德的所需物品全部护送到延安。临行前,他还叮嘱说:“这些珍贵的纪念品是我军将士们在战场上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途中要加倍小心保护。”并说:“朱总的一财一物,哪怕是一本书、一支笔、一枚放大镜,也不能丢失损坏!”紧接着,彭德怀又用电台与沿途地区的军政领导进行了联系,让各部队协助接送。直到朱德从延安发来电报,说物品全部收到,彭德怀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忍病让药
 
  由于敌人的军事围攻和经济封锁,八路军药品紧缺。警卫人员偶然遇到一些治疗肠胃病的药品时,总要赶紧设法买下,珍藏在身边,待彭德怀病痛时急用。
 
  1940年夏季的一天,彭德怀得知远在黎城县西井村的老战友滕代远急性肠胃炎发作,病情十分严重。他马上通知卫生部派出最好的医生前往救治。由于放心不下,他还把自己珍藏的肠胃药全部带上,亲自前往探视。
 
  彭德怀见滕代远脸色蜡黄,出现浮肿,十分焦急。他一面安慰滕代远安心治病,一面组织医疗力量努力诊治。
 
  滕代远见彭德怀带了自己备用的珍贵药品亲自前来探视,心情格外激动,紧紧握着这位老战友的手道谢不止。
 
  由于总部工作繁忙,彭德怀不能久留。临走时,他要把带来的药品全部留下。滕代远知道彭德怀也患有严重的肠胃病,身边离不了药品,就谢绝道:“彭总,我知道你的肚子也不好,这些药品你就拿回去吧,我已经不碍事了。”
 
  彭德怀笑一笑,说:“眼下这种药很紧缺,还是给你留着吧!我的身体现在比你强,就是犯了病,我也有法子对付它。”说着,他把挣扎着想下床送行的滕代远按在床上,又把药品放在床头,然后两人依依握别。
 
  由于来去匆匆,吃不好,睡不好,在回去的路上,彭德怀的胃病又犯了。开始的时候,他还能勉强骑在马上,使劲用手按着胃部坚持一阵,到后来,疼得脸上汗珠直冒。他实在支撑不住了,才在警卫员的再三苦劝下,在一个村子里下马休息。此时,正好有老乡经过,告诉他们村里有家药铺。于是,彭德怀在警卫员的搀扶下,来到药铺。卖药的掌柜经过仔细寻找,居然找到了几粒治疗胃病的西药片。这几片西药,使彭德怀的警卫员如获至宝,立即掏钱全部买下。
 
  就在这时,恰巧有个老乡急匆匆走进药铺,说是家中有人害肠胃病,前来买药。药铺掌柜告诉他说刚刚已经都卖光了。买药的老乡很是失望,可又无可奈何。
 
  彭德怀见那个老乡愁苦着脸正要离去,就叫住了他,然后对警卫员说:“把那些治肠胃病的药交给老乡用吧。”
 
  警卫员一听急了:“那你的病怎么办?”
 
  彭德怀十分严肃地说:“你没听见吗?他家有病人急需这种药,我们怎么能光顾自己不顾别人!”
 
  那个老乡见这位军人主动让药,心里非常感激,拿到药片后千恩万谢地走了。警卫员气恼地哭丧着脸,蹲在一旁,一声不吭。
 
  彭德怀看了看警卫员,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别生闷气了,去找点儿石灰来,有了石灰就可以治病了。”
 
  在彭德怀的再三催促下,警卫员才去村里找来一小块干净的石灰。
 
  彭德怀把石灰放进盛水的茶缸里,等水澄清后,把石灰水一口气喝了下去。喝罢,他哈哈一笑,说:“你们不要看不起石灰,其实,这东西还真有两下子呢。肠胃病发作时喝点石灰水,肚子就不太疼了。这就和民兵打鬼子一样,尽管日本鬼子看不起我们的民兵,可要是半路上突然跑出一伙‘土八路’来,真也会把他们吓一大跳呢!”
 
  然而,石灰水并没有缓解彭德怀的病,他一路上仍然胃痛。待回到总部时,夜已经很深了。
上一篇:刘少奇之子刘源感谈:邓小平批准我参加高考 下一篇:陈希同:回忆父亲陈士榘上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