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民族英雄--邓铁梅

更新时间:2024-05-26 11:30:02点击: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家处于风雨飘摇之际,邓铁梅挺身而出,创建了东北民众自卫军,并担任自卫军司令。他领导着15000余名爱国将士,在凤城、岫岩、安东(今丹东)、庄河等地与日本侵略者展开了英勇的较量。在浴血奋战的岁月里,他们威震辽东,给予了日本帝国主义沉重的打击。

然而,命运多舛。1934年5月,邓铁梅因病在老乡家中休养时,不幸被敌人逮捕。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他表现出了坚定不移的意志和宁死不屈的气概。即使身处绝境,他仍旧与敌人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同年9月,邓铁梅壮烈牺牲,但他的精神永存。

邓铁梅因创建东北民众义勇军,并英勇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伟大壮举,成为了中华民族历史上一位不朽的民族英雄。他的事迹将永远铭刻在历史的长河中,激励着后人为保卫家园、捍卫民族尊严而继续奋斗。

邓铁梅,原名邓古儒,字铁梅,1892年生于辽宁省本溪 满族自治县磨石峪村一个士绅家庭。铁梅7岁就读于本村私 塾,七岁入本溪县小市三门洞高等小学堂,记忆超人深得老 师宠爱,主要爱好是听故事和习武。其父不意官宦闲居家中, 常在茶余饭后给孩子们讲些朝代兴亡的故事,铁梅深深崇拜 和敬仰抗元英雄文天祥,一段动人的故事、一句“从今别却 江南路,赢得杜鹃带血归“竟使铁梅泪流满面。铁梅的青少 年时期,正赶上丧权辱国的清朝政府将辽东地区划为日俄战 争的战场,铁梅家乡亦战火不断,当地土匪乘机蜂起,哀鸿 遍野,百姓饱受刀兵劫掠之苦。铁梅祖父邓荣昌乃辽宁一带 有名士绅,不忍乡里满目疮痍,民不聊生,倡组民团,将匪 首黄义山二楞锏(山头号)抓获送官。此举与黄匪帮结仇, 1906年6月,土匪约200余人寻仇袭击磨石峪村,铁梅父邓继新率众奋起抗匪,与家人、亲属、团勇12人皆死于土匪刀枪之下,邓家房舍尽数被焚。15岁的铁梅目睹家破人亡的惨状,誓志歼匪报仇。此后,不分冬夏拜师习武,只练得精 通各种枪械,弹无虚发。

铁梅18岁由三门洞小学堂毕业,适逢铁梅六叔邓继述任本溪小市总甲所(县设剿匪武装)总甲长,铁梅借堂叔力入总甲所任文书,这是他走向社会的第一步。1917年铁梅考入本溪湖警察教练所,毕业后分配到本溪县警察大队先后当巡警、班长。1921年调到凤城县警察大队,先后任班长、大队长、县公安局长。其间,国难当头,在奉系军阀的封建统治下,社会政治腐败,贪官污吏横行,匪患日盛。日本帝国主义加紧实施殖民主义统治,在东北横行霸道,设厂开矿,疯狂掠夺我国资源,辽宁人民陷入水深火热的灾难之中。铁梅身为公安局长,以他强烈的爱国意识和主持正义、胆大细、办事果断的作风断然阻止了日本企业在青城子铅矿的越界开采,并在铁轨置石事件中手持单枪闯入警察署,怒斥日本宪兵队,救出中国县长。同时剿灭匪患,严厉打击土豪劣绅、一贪官污吏。此举震慑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嚣张气焰,长了中国人民志气,维护了一方平安。然而,刚正不阿的铁梅却遭到了地方实力派的怀疑和排挤,1929年铁梅被撤销公安局长职务,调任省警务处督察员,仍遭排斥,于是他愤然辞去职务。1931年铁梅被调任牡丹江警察分署署长,不久又被革职,只好到沈阳、锦州等地谋职。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了,国破家亡、穷困潦倒 的邓铁梅正在锦州,他亲眼看到蒋介石不抵抗政策给中华民 族造成的严重后果。溃军难民蜂拥而至,大批东北军官兵含 泪撤进关内,到处是惊慌和混乱场面。这一切激起了邓铁梅 民族正气,他气愤地说:“政府无能当政,军队有土不守, 真是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我们宁肯被打倒,也不能被吓倒, 不能俯首甘当亡国奴。“他拜会了省警务处长黄显声,陈述 了自己回辽东组织民众进行武装抗日的意见,得到了黄显生 的赞同和支持。于是,他和好友云海清离开锦州,经沈阳 回到凤城县。

此时的凤城县已被日军占领,日伪勾结,沆瀣一气,大 肆镇压爱国同胞,各阶层广大人民群众面对日本帝国主义的 强盗行径无不怒发冲冠,抗日热情日益高涨。10月中旬, 邓铁梅同云海清来到离县城130华里的凤城4区小汤沟顾家堡子。这是个地域偏僻的小山村,经过串联,邓铁梅召集旧部,大家拿着邓铁梅亲笔信分头到各村联络,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发动民众参加抗日,招募青年农民加入抗日队伍。邓铁梅在凤城、岫岩一带素有声望,加之农民要求抗日的情绪高昂,携械响应的青壮年络绎不绝。10月下旬的一天,邓铁梅在顾家堡子召开了东北民众自卫军成立大会,邓铁梅任自卫军司令,会上邓铁梅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讲话,深得民心。由于民心所向,东北民众自卫军成立不到2个月的时间,队伍迅速扩大,到1931年12月份人员已达到1500余人,建制上分3个大队和一个全由精壮汉子组成的大刀队。

东北民众自卫军成立后势气旺盛,邓铁梅抓住战机,派人探知凤城县城的日本武装和警察各有200余人及兵力布置情况后,作出夜袭凤城县城的战斗布署。12月26日夜,东北民众自卫军在大雪的掩护下兵分4路,第一路在凤城以南的张家堡子切断电话线,使凤城与其以南的高丽门、安东车站断绝联系;第二路在凤城车站以北的四台子设下路障和埋伏,阻击从连山关、鸡冠山北来的增援之敌;第三路袭击火车站,消灭火车站守敌;第四路冲进县城攻击日本守备队和伪警察署。晚10时,战斗打响后,民众自卫军把车站和城内的敌人分割包围起来,切断了他们的联系,使其首尾不能相顾。自卫军捣毁了县衙、公安局和日本特务机关平井药房,砸开监狱,救出“九·一八“后日伪逮捕的爱国人士。战斗持续到清晨4时,在敌人增援部队到来之前,自卫军撤出战斗,此役共打死日伪军50余名,缴获步枪300余支,轻机枪3挺,迫击炮2门和大批弹药。

东北民众自卫军夜袭凤城是“九·—八“以来,辽东南三角地区人民群众对日军进行的第一次重大军事行动,在国内引起很大震动和反响。这次战斗,大长了东北人民的志气, 大灭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嚣张气焰,给日本侵略者以沉重打击。东北民众自卫军从此军威大振,部队得到了更大的发展 壮大,军队编制由大队扩编为9个团。1932年3月,在北平 的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派代表苗可秀前来与邓铁梅联系,邓 铁梅详细地向他介绍了民众自卫军成立的经过及现状。苗可 秀返回北平向救国会汇报后,救国会即委任邓铁梅为东北民众义勇军第 28路军司令。同年4月21日,唐聚五在桓仁誓师成立辽宁民众自卫军,又委任邓铁梅为第13路军司令。邓铁梅率部乘胜前进,先后进驻庄河、大孤山,该地区的伪政权和伪警察在义勇军的威慑下,接受义勇军的条件,交出了武器。仅庄河县城一地就收缴长短枪支4 00多支,迫击炮2门和大批弹药。

卡巴岭距凤城30华里,是通往西部山区和岫岩必经之 路,岭下有一座三义庙,高墙9尺十分坚固;伪军骑警一个 连在此据守。邓铁梅派独立营夜袭了三义庙,缴获军马70 匹,大枪60支和许多其他战利品。民众自卫军占领三义庙 后,在卡巴岭上设立关卡,挖战壕,修工事,以此为三角抗 区的东大门,形成割据之势,卡巴岭以西成为抗日军民的天 下,凤城等地的日伪军轻易不敢进犯。

东北民众卫军的发展,使敌人非常恐慌,急调驻防安东的伪军李寿山部到庄河、大孤山一带,成立安奉地区警备司令部和第3混成旅司令部,李寿山任司令兼旅长。李寿山的伪军部队盘踞在安东、大孤山一带,把司令部设在龙王庙街,经常派兵“讨伐“东北民众自卫军,对三角地区的军民进行了疯狂屠杀,仅1932年 2、3月间,就在安东、大孤山一带屠杀百姓200余人。老百姓对他恨之入骨。

龙王庙是一个近千户的大镇,镇内有商号120余家,是 凤城南部、庄河北部的粮食和其他农副产品的集散地,战略 位置十分重要。占据此地,不仅解决了自卫军的粮食给养问 题,更重要的是切断了凤城之敌的供给线。经过研究,邓铁 梅下定决心,龙王庙势在必夺。7月1日,邓铁梅调动部队于凌晨借夜色掩护包围了龙王庙并向其发起攻击。龙王庙镇子周围有外壕,还有铁丝网的围墙,敌人防守十分坚固。民众自卫军以大刀队为先导突破北门,冲入镇内街巷,并以重火力击毁敌人的碉堡和兵营,日伪军在梦中惊醒,四处逃窜,100多名日伪军被击毙,很多敌人在渡河逃跑时被水淹死。伪军司令李寿山混于乱军之中出了镇子,向大孤山逃去。东北民众自卫军占领龙王庙和周边地区后,邓铁梅遂将司令部移往龙王庙镇。伪军司令李寿山逃出镇子后,在大孤山设立了司令部,与龙王庙隔大洋河相对峙。

1932年春,曾任中共南满总行委主席团成员、团省委书 记的邹大朋来到邓铁梅的民众自卫军,虽然此时他已与党组 织失去了联系,但他仍向邓铁梅建议在军队中设立政治工作 部,建立政治工作制度,发动群众,组织农民协会。他成功 地用共产党的方式改造了这支义勇军。邓铁梅接受了他的建 议,并委任邹大朋为政治工作部主任(后改为政务处长)。 从此,部队指定人员专事政治工作,部队里每周进行一次政 治教育,军官每周有两个半天上政治课。经过学习,民众自 卫军官兵斗争觉悟迅速提高,他们不仅知道了日本帝国主义 侵略东北的罪行和蒋介石不抵抗政策给中华民族带来的危害,而且知道了为谁打仗的道理。邓铁梅也在这一时期提出了“抗日救国,保民第一“的口号,部队的组织纪律性得到改善,对老百姓秋毫无犯,得到了人民群众的支援调和信任,战斗力明显提高。同年5月,本溪爱国绅士黄拱宸率抗日武装投奔东北民众自卫军,东北各地的小股义勇军和抗日武装也纷纷前来接受改编。民众自卫军的队伍得到迅速壮大,邓铁梅直接指挥的部队达1.6万人,其他接受改编的武装有3万人左右。鉴于部队的扩大,邓铁梅将直属部队改编为18个团(包括警卫团、骑兵团、炮兵团)以及第一、第八、第十九3个支队和一个大刀队。任命黄拱宸为总参议长,派参谋长王兆麟为驻北平代表,负责与抗日救国会及各方面的联系。并在尖三窑、三清观、沙里寨、龙王庙、黄土坎等地建立了击据点,在这些据点里设立了战地医院、被服厂、印刷厂、制币厂、饷捐局,制定了税收、政、粮食政策和对伪军的政策。在仅半年多的时间里,邓铁梅带领东北民众自卫军活跃在安东、凤城、岫岩、庄河等地,联合刘景文、李春光、李春润等抗日义勇军与日伪军历经大小战斗百余次,给敌人以沉重打击。东北民众自卫军军威大振,邓铁梅的名字声名远播。

随着日本侵略军对东北的军事占领逐渐扩大,各大中心 城市、军事重镇、交通要道都被日伪军占领。日伪当局对各 地的抗日义勇军和抗日武装在采取各种“怀柔招安“政策的 同时,实行了大规模的武装“围剿“。邓铁梅领导的东北民 众自卫军的抗日斗争引起了日伪当局的极大重视,他们在小 股部队无法将其消灭的情况下,以高官厚禄对邓铁梅采取诱 降。邓铁梅招集民众自卫军高级军官开会,分析形势,研究 对策。他指出:“为了争取一个喘息时机,可以采取缓兵之 计,派代表与敌人斡旋一阵。但我们绝不投降,打剩一人一马,也抗日到底,决不当亡国奴,决不当汉奸,决不辜负东北的父老兄弟姐妹们的信任,不能给子孙留下骂名“。铿锵有力的话语更加坚定了东北民众自卫军官兵抗日到底的决心。邓铁梅派总参议苗可秀、参谋处长王者兴为代表,巧妙“地与敌周旋,利用敌人急于诱降的心里,得到了武器弹药,并成功地诱杀了敌人的谈判代表凤城县参事官友田俊章等6人。

日伪当局见诱降不成,便于1932年9月,派伪军司令 李寿山部攻下民众自卫军经济重镇黄土坎。10月,邓铁梅在 派苗可秀前往督师收复黄土坎后,于同月26日,亲率 1000余人与刘景文义勇军800多人配合围攻李寿山龟缩的大孤山镇28天,消灭伪军200多人。

1932年12月,日伪当局急调日军第2师团和独立守备 队第3、4大队及伪军1万余人,从盖平、海城、岫岩、本 溪、凤城、安东等地向辽东南三角抗区的龙王庙、尖山窑等 地发起大规模的军事讨伐。由于敌人兵力过于强大,加之民 众自卫军缺乏对付大规模“讨伐“的战斗经验,采取了分头 迎击,处处设防的方法,结果分散了兵力,龙王庙、尖山窑 等许多据点相继失守,民众自卫军人员伤亡过半,仅剩5000

余人。敌人进驻文家街、红花岭、尖山窑一线后,邓铁梅带 领民众自卫军转移至马道沟,并与苗可秀的学生大队会合, 休整了队伍,邓铁梅和将领们重新制定作战方案,向敌人发 起反击。民众自卫军首先向文家街的敌人发起攻击,战斗十分惨烈,经过一夜激战,日军退到红花岭,自卫军乘胜追击,敌人借山高林密加以还击,自卫军奋勇向前,日军招架不住,丢下50余具尸体向尖沙窑逃窜。苗可秀率学生大队紧追至尖沙窑。敌人增援部队赶到,遂撤出战斗。此战,民众自卫军士气大振,邓铁梅决定一鼓作气收复尖沙窑。12月底,邓铁梅亲率大军,苗可秀带领学生大队做先锋,经过一天一夜战斗,民众自卫军攻占尖沙窑。至此,东北民众自卫军粉碎了日伪军的第一次大“讨伐“。

1933年 4月 15日,敌人纠集大批兵力,以更大规模分 兵多路再次向民众自卫军扑来,这次大“讨伐“敌人采取步 步为营的办法,所到之处,建据点、修公路,实行保甲连坐 法,妄图割断自卫军与人民群众的联系。民众自卫军步步后 退,不断遭到伤亡,战斗部队只剩 1000余人。为了保存力量,邓铁梅带领部队进入深山密林与敌开展游击战。在此期间,邓铁梅总结了作战失利的经验教训,整顿了部队,部队人数有所增加。

此后日伪军不断发起了第3次、第4次大“讨伐“,采 取了更加恶毒的手段,实行了归屯并户,断绝了自卫军与群 众的一切联系,邓铁梅带领自卫军整日在冰天雪地的山林中 游动及至弹尽粮绝,陷入重重困难的境地。1934年 1月下旬,邓铁梅在岫岩境内牌坊沟召开了军事会议,为保存实力,决定把东北民众自卫军改编成若干支队,化整为零,进行小股游击,分散行动。并约定春暖花开时各小股部队再行会合, 重振东北民众自卫军。

东北民众自卫军化整为零后,邓铁梅仍带领小部队在三 角抗区内坚持斗争,以吸引敌人的注意,掩护其他小股抗日 武装安全转移。由于长年征战,得不到很好的休整,邓铁梅 已精疲力竭,身体病弱,有人劝他离开抗区暂避关内将养身 体。他说:“拼将此身一死也不离开抗区一步“。1934年5月间,邓铁梅又患痢疾,不能随军行动。遂于5月 27曰,被秘密送到凤城县小蔡沟张家堡子张姓亲属家中养病,被叛徒沈廷辅探知。5月30日晚,邓铁梅被沈廷辅带领的伪便衣暗杀队捕获。

邓铁梅被捕后,先后被敌人关押在沈阳伪警备区司令部军法处和陆军监狱。日伪当局一些高级政要和第一军管区司令于芷山、军法处处长王冠英纷纷出场,以好吃好喝招待邓铁梅,企图用引诱拉拢的手段消磨邓铁梅的民族气节,达到使邓铁梅和民众义勇军接受招抚、卖国投降的目的。邓铁梅曾用绝食来拒绝敌人的拉拢,面对敌人的审讯,邓铁梅大义凛然,慷慨陈词,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罪行,抒发自己抗日救国的伟大抱负。敌人让他命令民众自卫军接受招抚,邓铁梅说:凡在三角抗区的抗日武装我都能指挥调动,铁梅志在爱国,驱走日寇,推翻伪满政府,光复祖国山河,生为中华人,死为中华鬼,不知其他。头可断,血可流,接受投降的命令绝对不能下。在狱中,邓铁梅以岳飞、文天祥等古代先贤们宁死不屈不降的民族气节鞭策自己。抗日救国事业未完,竟身陷囹圄,他如焦如焚,书写岳飞的《满江红》和文天祥的《正气歌》来抒发自已报效祖国、忠贞不渝的情怀。对狱中的伪军看守,邓铁梅向他们晓以民族大义。一个日本军官请邓铁梅为他的折扇题字,邓铁梅挥毫疾书:“五尺身躯何足惜,四省土地何时复“。敌人见拉拢、软化手段都不能丝毫动摇邓铁梅抗日救国的大志和民族气节,便对邓铁梅下了毒手。 1934年9月 28日夜,邓铁梅被日寇秘密杀害,时年42岁。

邓铁梅在中华民族面临外敌入侵,国破家亡的危急关头,毅然走上抗日救国的道路,高举起抗日救国的大旗,创 建了东北民众自卫军,在辽东南三角地区与日本侵略者进行 了浴血奋战,维护了中华民族的尊严,沉重打击了日伪的反 动势力。邓铁梅热爱祖国矢志不渝、视死如归的气慨和驱逐 日寇浴血奋战的英雄业绩将永载中华民族解放战争的光辉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