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李昆山烈士抗日事迹

更新时间:2024-05-25 11:30:01点击:

李玉,字昆山,于1896年诞生在现今的喀左蒙古族自治县南公营子镇白草沟,他的家庭出身贫寒,是一个典型的农民家庭。然而,他的人格魅力却深深地打动了邻里。他待人谦恭有礼,诚实淳朴,以礼待人,这种品质使他赢得了广泛的尊重和敬仰。人们纷纷称赞他为人处世之宽广,赞誉他为“交得宽”。

1924 年经朋友李芳廷引荐,他到热河汤玉麟部从军,不久被委任为骑兵 49 团第二营营长。因作战勇敢,在直奉战争期间,曾救过汤家兄弟,被汤玉麟之母认为义子。后来,他在朝阳任团副时,因政见不合和私生活等问题,与汤玉麟五弟汤玉书产生了矛盾,被诬陷入狱。后经汤母和朋友说合获释。

1931 年 11 月他离职回家。此时正是人民奋起抗日的高涨时期。在这民族危亡的严重时刻,一个有正义感的青年,怎能不为之动。他对亲朋们说:“不能听任日本鬼子长占奉天,更不能让他们长占热河和关内,必须把重他们打出去…… 。“

正当李昆山积极寻找抗日救途径之际, 1931 年 12 月底,东北抗日救国会的金德宣同李芳廷一起来到李昆山家里,请他出面组织抗日队伍。李昆山当即答应,表示一定要同日寇血战到底,决不甘心当亡国奴。金对他的抗日热忱表示赞许,并代表救国会填发了委任状,任命他为抗日义勇军第 17 路副司令,要求他在李芳廷司令的领导下,负责组织队伍,并说救国会将给抗日队伍以物资上的支援。李昆山受委后,立即带领妻弟奔走于建昌、兴城、绥中一带,联络亲朋好友,组建抗日武装。各地的爱国人士对武装抗日深表赞许,在行动上积极给予支持。建昌县公安局局长郭九朋为昆山出谋献策,让他先招募建昌岭下的绿林武装。认为这些人打仗有经验,武器也好,现在是大敌当前,他们有抵御外敌,不当亡国奴的愿望,把他们组织起来共赴国难,也有利于地方治安。建昌岭下的一些爱国乡绅在粮食草料方面也给义军以很大支援。药王庙的原东北军杜旅长,鼓励昆山早举义旗,以便聚集更多的人马。各方面人士的支持与赞助,大大鼓舞了李昆山武装抗日的信心。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许多人被他的强烈的民族情感、炽热的爱国热情所感动,纷纷投奔他的队伍。一支抗日的民众武装初步形成了。

1932 年元宵节后,他返回白草沟,安排举旗抗日的具体事宜。 2 月末,大城子民团,冰沟煤矿矿工和各股绿林队伍 1500余人,齐聚建昌大屯,树起了“东北民众自卫义勇军“第 17 路军的大旗,明确宣布了建军宗旨:“动员各阶层人民,团结一致,进行武装抗日,不赶走日本鬼子决不罢休“。规定了一不许侮辱妇女,二不许拿老百姓的东西,三不许挑吃喝……等项军纪。并建立了纠查队,设总催管带检查军纪。

义军起事不久,义勇军第 13 路司令石盘带领 300 余人前来联络,共商抗日大计。石提出义军组队不久,最好先进关整训。李昆山求战心切不愿进关整训。他说:“不立功不进救国会。“正在此时,得到敌人向青石岭进犯的情报。该地是石盘的地盘,石说:“我先去迎击敌人,你整好队后做我的后盾。“石带队行进到绥中北部与日军发生了激战。因弹药不足,形势不利,乃派人向李部求援。李立即从各队抽调 100 名精悍手枪队员,全部骑马去接应。手枪队在绿林首领“串地龙“带领下,冒着敌人的密集火力,一鼓作气地把敌人压了回去。日伪骑兵 20多人见势不妙,慌忙逃回绥中县城。 3 辆汽车载着日军退到大黑沟一个墙角有炮楼的大院里,负隅顽抗。这时义勇军的追击部队赶到。敌人在炮台上居高临下射击。义勇军不敢冒然进攻,集中火力压制敌人。就这样打了一天,后来院落旁边的一个草垛被打着了火,敌人借浓烟撒出了大院。这次战斗击毙敌人 2 名,俘虏 6 名,打伤多人,缴获步枪 8 支和一部分军用品。第 19 路兵马于 3 月 4 日又袭击了一次绥中县城。

义勇军初战获胜,鼓舞了抗日军民奋勇抗敌的斗争精神,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这时孙雨田领导的第 33 路军前来会师,一些绿林武装也纷纷来投,没有几天就聚集 5500余人。经各路义军领导人会商,决定乘胜攻打绥中县城。在下达任务之前, 13 路石盘司令讲了话,他说:“诸公,皆志在救国,今时机已至,吾欲以身殉国,志复绥中,不知诸弟兄肯随吾前进否?“到会官兵一齐高呼“愿随司令前进……决不与倭寇并存。“接着就下达任务,定于 3 月 18 日开始,兵分三路,同时下手、由孙雨田部队 3000人就近行动,攻打花营,截击锦州方面的援敌;宋吉善、单福臣带 500 人攻打沙后所,阻击敌人向锦州方面逃窜;13 路和 17 路军一部 2000余人,攻打绥中县城。大家认为此战如能获胜,一可站稳脚跟,扩大队伍;二可以打通义勇军进关的通道,阻击日寇向山海关方向进犯。各部队按照部署迅速展开,准时到达指定位置。 3 月 20 日,战斗打响,主要攻击方向是绥中火车站。经一夜激战,由于敌人依托沙包工事顽强坚守,义军无重火器,未能取胜。天亮后,敌人出动飞机助战,义军不支,撤退到距绥中 20多里的二道沟休整。第二天获悉,敌收缩兵力,集中在城内的几家大商号坚守。石盘与李昆山商定 21 日夜兵分两路行动,再次攻城。并命令王老钧带 20 余名矿工去绥中六股河炸桥梁、扒铁路以防敌增援。这些矿工行动迅速,及时完成任务返回二道沟。攻击开始前,由郑大有、串地龙带少数人摸进城内。战士朱黑虎和小霍最先摸进敌人头道岗哨。朱黑虎一板斧就把鬼子哨兵的脑袋开了瓢;小霍也同时用扎枪刺向敌人,把敌人扎了个透心凉。他们拾起两支步枪,悄悄地摸向第二道岗哨。朱黑虎又砍死一个哨兵;小霍一扎枪未把敌人捅死,敌人拚命地逃跑了。喊叫声惊动了敌人,战斗就打响了。这时,石司令带领部队冲进城内。李昆山在城门口指挥。战斗进行得非常激烈。敌人两辆坦克来回扫射冲撞。城墙上未被歼灭的伪军猛烈射击。李昆山见形势紧张,急忙赶到前沿指挥战斗。有人劝他到隐蔽的地方去指挥。他说:“士兵冲锋更危险,当头的不能只顾自己安全,忘了弟兄。“在他的指挥下,一名战士纵身跳上坦克,揭开了顶盖,打了一梭子子弹,坦克里面的机枪立即不响了。激战到后半夜,义军攻入县城街心。不幸的是石盘司令在攻击途中,被敌人射中下肢,由卫士李长海等救出。主帅负伤,影响了斗志。李昆山见敌人火力甚猛,部队伤亡较大,立即组织指挥部队分路撤退。义军边打边撤,撤至二台子时,天将黎明。李昆山在路边巡视部队撤离情况,不意被尾随的敌人开枪击中,当即落马。王发等卫士急忙上前抢救时,被敌人火力打得抬不起头来,只好翻滚着撤了下来。敌人尾随追击,一直到砬子山,义军才甩掉了敌人。这时,部队得知李昆山牺牲的消息,军中上下无不为之悲痛。

李昆山牺牲后,日军将他的尸体运到绥中县城,在报纸上刊登了击毙17路军副司令的消息,以恫吓抗日军民。日军还准备将李昆山焚尸示众,经故友设法,才将遗体保留。在运灵回籍途中,父老乡亲,挥泪路祭,表达了人们对这位英勇抗击日寇,不幸为国捐躯的先烈的敬仰之情。

(原载《凌河壮歌》第一辑,转载时有删节)

赵 犁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