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王泊生

更新时间:2024-05-15 11:30:01点击:

王泊生,又名王鸣锋,1915年出生于河北省景县郑古庄村的一个殷实农家。自幼聪慧,8岁便入读小学,12岁顺利考入龙华高小,继续深造。1930年,他考入了立泊镇师范学校,并在那里积极投身于反帝大同盟的活动。1931年春,他加入了青年团,并在同年秋天成为了中共产党的一员,担任泊师党支部委员和左联工委书记。

为了团结和引导有志于救国的知识分子走上正确的道路,王泊生在泊镇师范主编了校刊《泊声》,通过文字传播革命理念,并积极领导和组织学生的爱国运动。然而,1934年,由于他坚决反对学校阻挠革命活动的行为,组织学生进行了斗争,最终被学校开除。

然而,王泊生并未因此气馁。离开学校后,他更加积极地融入社会,走南闯北,深入了解人民的疾苦和生活。他先后在上海、北平、南京、济南等地工作,与大批青年学生接触,这使他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了社会的黑暗和不公,也更加坚定了他的革命信念。他用自己的行动,展现了革命者的坚韧和勇气。

1935年春,王泊生从北平到德县,与王力全、龙长煊、苗雨生等十余人,开展革命文艺工作,建立了自北平到上海、南京间的革命文艺活动联络点,后考入临清短期小学教师训练班,团结进步教员,积极探讨革命文艺工作形式。后来到桑园教书,与张俊峰、曹中南等取得联系,一起组织景县教育促进会。

1936年,王泊生在南京参加了全国各界救国会,后来到北平宣传救亡运动,主办《大众文化》杂志,结交了许多进步青年、学生和小学教员。《大众文化》杂志引起了日军及国民党政府当局的注意而遭到查封,王泊生旋即转往山西牺牲同盟会工作,担任牺盟机关报副刊编辑。1937年8月,他去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毕业后留抗大任政治教员。

1939年,王泊生由抗大回冀南任束鹿县委副书记,不久调任冀南区一地委宣传部长,代理一地委书记,后又调任二地委书记。这期间,他带病积极工作,组织抗日救国团体,与国民党顽固派的分裂、投降活动进行了坚决斗争。

1940年11月,冀南大地上,硝烟密布,枪声四起,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肆意践踏着中华大地。他们推行“囚笼“政策,增修碉堡据点,强修德石铁路,对群众疯狂杀戮。党的干部连续被捕牺牲。面对残酷的形势,部分群众失掉了抗日信,干部思想也极度混乱,革命陷入了低潮。刚刚调任冀南区五地委书记的王泊生,冒着生命危险,亲自主持召开了由县委以上干部参加的动员大会,会上他慷慨陈词:“我们的同胞在受苦,我们的同胞在受难,我们是共产主义的先驱者,面对困难、面对危险、面对牺牲应大无畏地站出来……敌人疯狂的‘扫荡“,预示着他们即将灭亡;只要我们和人民群众站在一起、同心协力,革命就一定会胜利!“激昂的话语、强烈的自信心,激起了同志们的斗争勇气,坚定了人民抗战胜利的信心,打破了五分区沉闷局面。他带领大家展开了铁路破击战,巧妙地与敌人周旋,消灭敌人的力量,牵制了敌人兵力,打乱了敌人的部署。由于工作劳累,他不幸染上肺病,但他仍然顽强地工作。一次部队在枣北活动,他连吐十几口血,头晕目眩,晕倒在地。但他仍然坚持战斗在第一线。王泊生的这种舍身忘死的革命精神,使许多工作人员为之流下了热泪。

1942年5月,王泊生和五地委机关的同志们在深县护驾池一带陷入日伪包围,他不幸被捕,被押往石家庄监狱。在狱中他领导建立了特别支部,组织难友对敌人进行斗争。敌人对他严刑拷打,他宁死不屈,表现出了共产党员的浩然正气。后来他被押到东北本溪煤矿当劳工,在那里他同4位同志成功脱险,摆脱了敌人。很快他又回到了冀南,担任六地委书记、分区政委。此时,他的肺病日趋严重,经常吐血、昏倒,但他仍然坚持工作。当时干部中流传着“学政委,泊生化,千难万险全不怕;打伪军,歼日寇,依靠人民夺天下“的赞语。

1942年10月27日,王泊生赴枣强县检查工作,遭到敌人追击。28日凌晨转移到边庄深林处被敌人包围,他与警卫员奋勇反击,但终因寡不敌众,壮烈牺牲,时年仅27岁。 10月底,冀南行署为王泊生举行葬礼。那天,冀南大地上乌云滚滚、大雨滂沱。数百名战士鸣枪放炮,数以千计的群众眼含热泪,共同追忆着他们心中的英雄。当时的冀南行署负责人王任重撰写了《沉痛的悼念》一文,以此缅怀他朝夕相处的战友、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优秀干部王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