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义救干部斗敌伪

更新时间:2024-04-17 11:30:03点击:

抗日战争时期,周村、长山、临池、涯庄、张店都驻有日军,塘坞、梅家河、十里铺、院上、八里沟、西董等大村和交通要道上还设有敌人的据点,日伪军经常下乡扫荡,搜查抗日武装。八路军的地方游击队和抗日政权的干部,就是依靠和民众的鱼水关系,与敌人巧周旋,在敌人鼻子底下开展斗争。饭锅藏身一九三八年春天,长山县七区的青救会长马瑞兰,化名冯秀英,到谢家村开展工作,那时她不到二十岁,身材瘦小,一身村姑打扮。突然,一伙日本鬼子闯进村里,由汉奸带领,挨家挨户搜查八路。冯秀英赶紧躲进了徐家祠堂南边的一户人家。这家人家外号叫“朱三狗毛”,人口很多,生活贫苦,房子很少,没有能藏人的地方。当时家里只有一个老太婆在屋里蒸干粮,用得是一口“八印锅”,锅台上的颈圈有一虎口多高。她刚蒸完一锅干粮,盖天上还在冒热气,院门外已经听见鬼子汉奸嚷嚷叫声了。情急之中,冯秀英对老太婆说,“大娘,我藏到你锅里吧!”老太婆伸手摸了一下锅沿,赶快掀起了盖天,冯秀英就钻了进去,蜷着身子不敢再动弹。朱老太婆坐到锅台前,顺手拿起一把柴禾,点着火就让它冒烟,装出一副要烧火做饭的样子。这群鬼子看看锅盖上还有热气,老太婆又弄出烟火呛得难受,也没掀锅搜查,叽哩咕噜一阵走了。朱老太婆赶紧掀开盖天,冯秀英跳了出来,脸上、身上都烙起了一层水泡……区长脱险一九四三年初,长山独立营营长朱庆云带领一百五十多人叛变投敌,当了汉奸,被日寇编为七中队。在东塘坞村西淦河上修了据点,派一个分队驻守,经常下乡抓捕抗日干部。这伙汉奸都是当地人,原来都是八路,人熟地熟,经常伪装抗日武装,下乡诱捕抗日干部。一九四三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汉奸潘振顺带着一伙人突然闯进长山南边周家庄,他要抓捕乡长王晓东。潘振顺原来也是独立营的干部,经常来这里落脚,非常熟悉。他带人来到王晓东家门口,一边敲门,一边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像是在叙旧情,套近乎。“晓东在家么?”“谁呀?”王晓东已经听出是叛徒潘振顺,可是,他却装着没听出声来,慢腾腾地又问了一句,因为抗日政权的七区区长谢东海正坐在他家炕沿上。刘东海一听潘振顺叫门,知道已经堵了门口,王晓东使了个眼色,向东指了指,大儿子王克勤马上领着刘东海来到北屋东头,这里有一条窄窄的“隅零”,王克勤搭他一肩,刘东海翻过墙头走了。王晓东还在磨蹭,“老潘呀!啥时候了你才来?”“晓东,今晚有点空,咱兄弟俩得喝两盅!”……王晓东慢腾腾地开了门,潘振顺一伙进门后,看看没有别人,对王晓东说,“对不住了!兄弟是奉命行事,请你跟我去东塘坞走一趟!”说完押着王晓东就走了。次日,王克勤去东塘坞据点里给爹爹送去了棉袄。到了夜间,趁看守打盹,王晓东假装解手,越墙而出,连夜跑到大吕家庄,以后辗转去了济南。第二天,汉奸队发现王晓东逃走了,又去周家庄抓走了王克勤,放出风说让王晓东来换回儿子,王克勤被押数日,以后经人作保放回了家。小孩哄了洋鬼子一九四四年春天的一个傍晚,长山二区区中队教导员李晓民,带领二十多名战士来到周村西边李家村,悄悄住了下来,第二天拂晓,周村的日伪军二百多人路过李家村,他们是去西山里扫荡八路军的,区中队在村头的哨兵发现来了大队敌军,误以为敌人是冲着区中队来偷袭的,立即鸣枪示警。敌人一听枪声,立即将村庄团团包围起来。李晓民发现敌情,当即命令大部战士向村西突围,他和通讯员利用民宅和敌人周旋巷战。后来,通讯员中弹牺牲,敌人进村四面包抄。李晓民从贾家胡同越墙跳进一家人家。当时,十三岁的儿童团员李隆田正好和奶奶睡在炕上,听到激烈的枪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赶忙穿衣出门,正碰上李晓民提着短枪进了院子。他气喘吁吁地对小隆田说,“小兄弟,洋鬼子正在追我,让我在你家里藏一藏。”当时,小隆田愣怔了一下,定了定神,把他领进了北屋正房,冲着西间指了指,他领神会,踩着屋门横梁,蹭蹭几下就爬上了顶棚。没过多长时间,鸡飞狗叫,大门被砸开了,五六个伪军领着几个鬼子兵,气势汹汹闯了进来,满屋里搜查起来了,柴垛粮囤,用刺刀捅,箱子捣烂,柜子掀翻,什么也没找到,一个伪军头目和鬼子咕哝了几句,上前一把抓住隆田的衣领,恶狠狠地质问:“小孩!刚才有人跑过来吗?藏在哪里?快说!不说实话,老子一枪崩了你!”说着,拿枪在隆田头上戳了戳。小隆田心里扑扑地直打鼓,却竭力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揉揉眼睛,装作迷迷糊糊地说,“俺正睡觉,刚听到大门响,想起来开门,你们就进来了,我啥也没看见,不信,你们就找吧。”这些家伙还不死心,又让小隆田领着来到北屋正房,先在外间旮旮旯旯翻了一遍,两个伪军挑起西间卧室的门帘,探头朝屋里一看,炕上躺着一个老人,那是隆田的曾祖父,已瘫痪数年,整日哼哼叽叽,满屋都是臊臭味。小隆田赶忙过去,趁机抻起老爷爷用过的湿尿布、屎裤子,就要往外拿,他想把敌人哄走。果然,那两个伪军赶紧捂着鼻子出来了。这伙鬼子汉奸没有看出破绽,就到别处搜查去了,午后时分便撤走了。天黑之后,听听村里没了动静,不隆田才把李晓民叫了下来,他趁着夜色掩护,匆匆出村归队了。解放后,李晓民在北京家计委工作,用名李奇,与李隆田常有来往,首给隆田寄来一帧条幅,上书小诗一首:隆田聪明超,斗敌尖如刀;计谋护战友,倭寇终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