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甄磊:冲破封建礼教束缚

更新时间:2024-02-16 11:30:08点击:

甄磊,原名甄玉桂,1919年5月3日出生在山东省莱芜县(今莱芜市)一个贫苦农民家庭里。幼年丧父,母亲靠亲朋相助,带着幼女靠开“甄家饭馆”谋生。甄磊随着年龄的增长,目睹妇女在家庭中受丈夫打骂,公婆虐待,没有半点人权的现状,她暗下决,要冲破封建礼教,做一个能享受人身自由和男子平等的人。1930年,莱芜县教育界知名人士亓霖甫,在莱芜县开天辟地创办了第一所女子高等小学,公开招收女学生。虽然这一举动震惊了全县,但当时广大妇女还受孔孟之道、封建礼教的严重束缚。因此,前来报名的只有十几人,甄磊就是其中之一。在学校里,亓先生热情地对学生进行爱主义和新民主主义思想教育,把学生的思想引到了新的境界。女学生们积极争取妇女解放,要求男女平等,成为莱芜县妇女解放的先锋。在同学中,甄磊年龄最小,她非常拥护先生的主张,和老师、同学一起参加各种活动。1932年,她高小毕业时,被母校推荐考入莱芜县立师范讲习所。1935年,师范讲习所毕业后,应亓霖甫先生聘请,她又回到了母校——莱芜县第一女子高等小学任教。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日本大举侵略中国。具有强烈爱国心的甄磊,目睹国破家亡,人民惨遭屠杀的悲惨情景,义愤填膺,决心投笔从戎,参加抗日队伍。1938年初,她告别了相依为命的慈母,与同学一起,来到莱芜县南部莲花山区,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1938年下半年,组织选送她到“山东抗日军政干部学校”学习。在学习期间,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9年学习期满后,被分配到中共山东分局妇委会工作。1939年6月,日军对中共山东分局驻地——沂蒙山区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分局机关干部分散到各地打游击。甄磊被分配到抗日干部学校女生队,负责组织女学员们就地开展游击战争。她来到女生大队队部,告诉大家︰“这次日本鬼子向沂蒙山地区‘扫荡’,来得突然,规模大,上级指示我们迅速精简,把离家近和不便行动的人员立即疏散,留下来的人员进入南墙峪;坚持打游击,进行反‘扫荡’。”她要求大家做好空舍清野,动员学员们脱掉军装,换上便衣,转山头打游击。她将人员组编了20个战斗小组,由各分队的干部带领开展工作。甄磊和王哲、邵大嫂等人编为一组,由邵大嫂照顾快要分娩的王哲隐蔽到一户群众家里,其他同志动员老乡离开南墙峪。正当甄磊召集本峪的干部开会,安排各村乡亲们就近躲到山沟里时,忽然间,迫击炮、掷弹筒、机关枪的轰鸣声传了过来,日军开始“扫荡”南墙峪了。房东大娘着急地说︰“你们能走的快走,不能走的王哲留在俺家的地瓜窖里,有我在就有她在!”大娘对革命同志的一片深情,使甄磊非常感动,她紧紧地握着大娘的手表示感谢,又细心地检查了王哲的隐蔽处。她把一切安顿好后,才带领其他同志离开大娘家,转出村去。晚上,敌人撤走了,甄磊和同志们返回村里。听说房东大娘为掩护战友王哲牺牲了,她悲痛的心情难以控制,哭着跑进大娘家。原来,日军进村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在追赶房东大娘的鸡时,鸡钻到隐藏王哲地窖上面的草堆里,大娘怕日军抓鸡发现地窖,便拼命去护鸡,被日军军官开枪打死。随后,日军又把房东大娘家的房子烧了。几个月的反‘扫荡’,甄磊带领同志们转山头,进山沟,和敌人日夜周旋,使年轻的甄磊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和锻炼。1940年8月,省妇联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甄磊被选为妇联执行委员。同年11月,中共山东分局为了推动山东地区的妇女工作,决定建立一个妇女文艺团体——“姊妹剧团”,由甄磊负责。在剧团里,她待人诚恳、真挚、热情,像一位老大姐一样无微不至地关怀着每一个团员。1941年,山东省妇联指示甄磊带领姊妹剧团到犊崮一带,边演出边检查妇女工作,为了路上的安全,姊妹剧团和一一五师教导二旅六八五团同行。部队行军速度很快,一夜要走120里,姊妹剧团绝大多数是女同志,背着背包长途急行军,对大家确是一次严峻的考验。当时甄磊身体不好,一路上,她不仅不要别人照顾,还跑前跑后,帮别人拿东西,搀扶走不动的同志。她作风朴实,谦虚谨慎,平易近人,对同志热情关怀,温暖着剧团每一个人的心。她的作风影响着整个姊妹剧团,使姊妹剧团形成了一个亲密无间、团结战斗的集体。姊妹剧团担负着繁重的创作、演出任务,大部分节目是自编、自导、自演。为了适应根据地妇女工作的需要,他们既演小型曲艺、歌舞,也演像《雷雨》、《血路》这样大型剧目。同年8月,山东省军政最高领导机关在蛟龙湾镇组织了一次八大剧团文艺会演。这八大剧团是︰抗大文工团、山东鲁迅宣传队、一一五师战士剧社、山东实验剧团、黎明剧团、火烽剧社、先锋剧社、姊妹剧团。演出的节目不仅有大型话剧、歌剧,还有曲艺歌舞等节目。会演是对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抗战文艺来了一次大检阅、大竞赛。姊妹剧团除演出了几个剧目外,还合唱了甄磊编写的《参加妇救会》之歌。这次会演,姊妹剧团被评为第四名,受到中共山东分局的表扬。同年11月7日,日军对抗日根据地沂蒙山区发动了五万重兵的大规模“扫荡”。剧团为庆祝十月革命胜利进行的演出被迫停止。部队立即转移,剧团的人员疏散在老百姓家里。甄磊被安排在一户抗属家。这家抗属共四口人︰80多岁的老大爷,50多岁的儿媳妇和一个20出头的孙子媳妇,孙子参加了八路军。甄磊则装成这位老大爷的孙女。日军进村后,甄磊和房东的孙媳妇要往外跑,老大爷去开门时,被日军一枪打死,50多岁的大娘一看公公被打死,扑上前去,也被日军打死了。孙子媳妇还想往前扑,被甄磊一把抱住了,告诉她︰“我们一定要牢记这笔血债,让敌人加倍地偿还!”日军打死两个人后,冲到门前喊︰“八路的,出来!”甄磊用左手搂住满面泪水的妇女,右手掏出手枪,但又想到这个家现在就剩下一个人了,不能让她跟着我牺牲,又藏起了手枪。日军进门后,朝她俩身上各捣了两枪托,没看出什么破绽,便将她俩赶出了门。村里的群众被日军赶到大街上,狡猾的日军按中青年和老幼分成两部分。然后让老幼到中青人群中认自己的亲人。甄磊和房东的孙媳,身穿老太太的破棉袄,脸上、头上都是土,被赶在老幼人群中。日军一叫认亲,大部分中青年都被认领了,剩下没有认领的,就有被杀害的危险。这时,甄磊便勇敢地担当起拉丈夫、拉儿子、拉姊妹的工作。她来往于日军的刺刀前,冒着生命危险救出了好几个革命同志和战友。尽管这样,还有的同志被日军拉走了。日军撤走后,甄磊同志离开南墙峪,奔向大青山寻找自己的同志。路上她又遇到了日军,在战斗中她胸部中弹,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英勇地献出了年仅22岁的宝贵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