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伯渠妙计化险境(二)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镇定自如 摆脱盘查
 
  1933年初的一个傍晚,上海市风雨潇潇。此刻,在一个僻静的小巷里,两个黑黝黝的枪口,正对准一个水手模样的人。
 
  这个水手打扮的人就是林伯渠。
 
  汕头遇险后,为逃避国民党当局的搜捕,经组织上安排,林伯渠于1928年夏到莫斯科学习去了。斗转星移间,林伯渠在前苏联度过了五个春秋。这时,国内的革命斗争又由星星之火发展到燎原之势。如火如荼的革命形势,使林伯渠再也按捺不住那颗要回国参加革命斗争的激动的心!1933年初,正值万物复苏的时候,林伯渠踏上了万里归途,风尘仆仆地来到了上海。他打扮成水手的模样,机智地在码头上闯过了国民党特务的盘查后,便来城里寻找党组织。
 
  “站住!我们要检查!”其中一个吼起来。
 
  其实,林伯渠早就发现了这两个警察,甩了几次,都没有甩掉他们。既然甩不掉,他就只好采取静观其变坦然处之的态度。现见这两个家伙要“检查”,他就从容不迫地说:“那好吧!刚才在码头都查过了,鄙人是亚洲远洋公司的船员。”他边说边掏出个名片递过去。
 
  这两个家伙看了看名片,贼眼珠子转悠了一下,又吼道:“不行,得跟我们到局子里去!”
 
  林伯渠见这两个家伙很年轻,不可能认识自己,况且上岸时也没发现“尾巴”,便断定他俩很可能是冲着钱来的,于是,他试探地笑着说:“两位兄弟莫开玩笑,我是顺便上岸看一个朋友的,马上就赶回去。如果一耽搁,去新加坡的船一开走,那不就麻烦啦?一回生两回熟,二位何必那么认真呢?”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几块大洋递了过去,又接着说:“小意思,留下打个牙祭吧。以后二位如有机会到我们公司里去,我老哥请客!怎么样?”
 
  两个家伙看到大洋,心中暗喜。但为了多诈些钱,又故作严肃地说:“谁稀罕你这几块钱?咱们还是公事公办,跟老子走一趟吧!”
 
  从警察的语气里,林伯渠完全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于是,他强压怒火,从口袋里又摸出仅有的两块大洋,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几个钱都放在船上,谁不知道上海这地方扒手多,不敢多带呀……”
 
  林伯渠话还没说完,这两个家伙就迅速夺过他手里的皮包翻起来。接着,又进行搜身。见的确没什么可榨取的,就将皮包里的一套西装和两件长衫拿去了。
 
  “土匪,简直是土匪!”望着这两个家伙远去的背影,林伯渠愤怒地骂起来。
 
  被抢劫一空的林伯渠顾不得长途跋涉的疲劳和饥饿,顶风冒雨地在黑夜里寻找着希望。直到次日凌晨四点多钟,他才和党组织接上关系,住进了中共临时中央的一个秘密招待所。
  勇往直前 血洒封锁线
 
  在上海小住数日后,林伯渠接到了中共中央要他到江西革命根据地工作的正式通知。
 
  在去瑞金的路上,他又遇上了危险。这时,正值国民党对中共苏区发动第四次反革命“围剿”,敌人盘查得特别严厉。3月的一天傍晚,昼伏夜行的林伯渠,在离汀江不远的一个山坡上,被一股搜山的敌人发现了。
 
  “站住!不站住就开枪啦!”敌人望着步履匆匆的林伯渠大声吆喝起来。
 
  如果“站住”,这将意味着什么,林伯渠自然知道。林伯渠还知道,只要渡过汀江,敌人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因为汀江那边就是苏区。所以,听见敌人的吆喝声,他赶紧跑开了。
 
  敌人见林伯渠跑了,料想他可能是共产党的什么人,就“砰!砰!”地开了枪。山坡上树木稠密,怪石巍峨,这几枪都被树木和怪石挡住了。敌人见没有打中,就撒腿追了过去。
 
  这一带山区,林伯渠并不陌生。南昌起义失败后,他随南撤的队伍曾路过这里。凭着熟悉的地形,他左跳右闪,竟把敌人甩远了。
 
  “山下面就是汀江,看你往哪里跑!”敌人如狼似虎,边喊边追边开枪。
 
  汀江虽不太宽,但水深流急,很难徒涉。但事已至此,不渡江怎么办?因而,林伯渠哪管敌人的枪弹和吆喝声!只顾一个劲地向山下狂奔。
 
  不大一会儿,他就跑到了汀江岸边,恰巧,有只小船正向这里划来。林伯渠一见,赶紧靠过去对船主说:“请您行行好。我这么大年纪了,刚才碰上了几个兵,不知为什么,他们就向我开枪,马上就要追过来了,请您把我送到对岸去!”他边说边掏出块大洋,递给船主。
 
  船主是个三十多岁的汉子,见眼前是个落难的老头儿,二话没说接过钱就让他上船了。船行了没多远,敌人就追了过来。他们望着快速行驶的小船,大声喊道:“喂,请把船划过来,这个人是共产党,交过来有重赏!”
  船主一怔,问道:“你是共产党?”
 
  “你看我像共产党吗?我都快五十的人了,还当共产党干啥哟!”
 
  船主望了望这老头,觉得这话有道理。于是,他不再理会兵们的吆喝,只管快速划船。
 
  敌人见船主不听他们的话,就气急败坏地向小船射击。此刻,林伯渠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站在船上,极力掩护着摇橹的船主。突然,他感到左臂上似被沉重的东西撞了一下,他知道中弹了。低头一看,果见左臂上被子弹穿了个洞,殷红的鲜血顺着胳膊流下来。为了不使船主吃惊,他忍着巨疼,不动声色地弄块衣布将伤口缠紧,咬着牙挺了下来。
 
  小船终于靠岸了。
 
  敌人无奈地停止了射击,悻然而去。
 
  林伯渠看着船上的血渍说:“真对不起!把你的船弄脏了。”
 
  “呀!你受伤啦?”船主望着林伯渠那还在滴血的胳膊,很是吃惊:“怎么不早说呢?”
 
  “这点小伤,算什么呀?”
 
  船主帮林伯渠包扎了伤口后,在互道“保重”声中分手了。
 
  阳春三月,是花的世界,在这山山岭岭开遍杜鹃花的时候,林伯渠历尽千难万险之后,终于来到了革命圣地——瑞金。不久,他就被委任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国民经济部部长。从此,他的心像杜鹃花一样火红,为革命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全部智慧和力量。
上一篇:林伯渠妙计化险境(一) 下一篇:“血沃幽燕小白龙”——白乙化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