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兵神妙 英武善战 “抗日先锋”符志行(二)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1941年9月成立的大南区抗日民主政府刺痛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神经。时任区长的符志行自然成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眼中钉、肉中刺。可是要抓符志行不是那么容易,他活动在山林里,行动有武装保护。国民党反动派便在符志行的母亲李华生身上打起了主意。 
 
    一天晚上,李华生被捕。敌人以李华生要挟、利诱符志行,许他以高官厚禄、“光明前途”,符志行却毫不动心。可是,母亲的安危,让他不得不慎重考虑。 
 
    强行营救,意味着更多的伤亡。为了革命事业,为了大南区的革命群众,符志行写了《告乡村父老书》,表示决心革命到底,不接受任何条件。 
 
    后来,母亲李华生在南美山被杀害。母亲被捕时,符志行的一个小弟弟正重病,因无人照顾而夭折。 
 
    国仇家恨,血债血偿。符志行擦干眼泪,更加坚定地投入到抗日战争中。 
 
    以少胜多扬军威 
 
    1942年4月14日,符志行被任命为琼崖独立总队第四支队第二大队队长,走上抗日第一线,与日军开始短兵相交。 
 
    符志行老人说,从1942年到日军无条件投降,他带领的第二大队和豺狼成性的日军打过多少次仗自己都记不清了,但一些打得比较激烈、获得比较大战果的,却记得很清楚。 
 
    第二大队刚成立时,武器很落后,多数是土制步枪,容易卡壳,战士们不得不准备一根硬木棍,战斗中一旦卡壳就用木棍捅枪筒。 
 
    符志行就想到要从日本人手中夺机关枪,通过监测他得知驻和舍的日军每天都有一辆军车载日军到巴总村监督民工修路,车篷上架有一挺机关枪。 
 
    符志行连夜侦察地形,发现路边树木全被日军砍光,只有巴总桥东侧有一片茅草丛可隐蔽。但周围是稻田,不利于撤退,同时阵地离和舍不远,日军援军很快就能赶到。 
 
    权衡再三,符志行决定出奇制胜,日军绝不会想到有人劫车。他挑选了10名身强力壮的勇士,自己亲自带队天没亮就埋伏起来。上午9点钟敌人进入埋伏区,符志行对准司机脑袋连发三枪,军车戛然停止,战士们一阵手榴弹,烟雾弥漫,敌人还没反应过来,大家就冲上军车。 
 
    一阵搏杀,打死了鬼子6人,其中一名军官,缴获一挺机关枪,五支步枪,一支手枪,一箱子弹和一批军用品。 
 
    符志行老人说,巴总缴枪一战,虽然是小胜,但政治影响很大,在海南西部戳穿了“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鼓舞了战士的士气,振奋了民心。 
 
    1942年9月22日,符志行又接到情报,日军有一辆军车从海口回那大。符志行立即部署,这次更干净利落,二大队几分钟时间就解决战斗,打死4名日本兵,缴获三八步枪4支,布匹、杂货、香烟、月饼一大批,战士们过了一个富足的中秋节。 
 
    1942年10月,日军在抗日根据地被多次打击后,更加疯狂地加强对村庄的扫荡,同时采取严密措施封锁、断绝物资供应。 
    为了解决抗日队伍的物资供应,二大队准备袭击光村日军专卖局。符志行摸准情报后,让战士化装成赶集的村民,潜入光村墟内部,然后里应外合打得日本守军措手不及,打死20人,俘虏17人,缴获步枪10支,布100多匹,被子、牙膏、香皂、火柴等日用品也缴获无数。 
 
    光村之战后,符志行估计驻长坡的日军会出动,就赶快转移到苏村。但由于汉奸出卖,日军很快发现了第二大队的行踪,并在苏村突袭符志行的部队。好在符志行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沉着应战,没有让日军占到便宜。 
 
    此后,符志行率领的第二大队在儋州、临高一带与日军展开游击战,日军进攻,二大队就退回山区,敌人撤退二大队就找准机会打伏击,先后在蕃长、那大、白南岭、东成等地袭击日军。 
 
    1943年6月8日,符志行带领部队准备奔袭儋州兴贤乡的伪维持会和伪军。部队本打算在天亮以前赶到迈格村隐蔽,可是,由于下大雨和向导迷路,到达迈格村时已是凌晨5点多。此时天色微亮,这一天刚好是附近墟镇的赶集日,路上已陆续有了行人,部队的行踪暴露了。在迈格村休整的二大队当时能战斗的人员只有150人左右。 
 
    上午8点左右,闻讯赶来的日伪军把村子层层包围,还从海口派来两架飞机轮流轰炸,几辆汽车前后总共运来1000人左右的敌军援兵。 
 
    面对敌强我弱的情况,符志行采取重点防御、机动歼敌的打法,带领战士们迅速占领有利地势与敌人展开搏斗。符志行还记得,战斗中,由于一时找不到架机枪的地方而敌人又近在眼前,一小队机枪班班长李桂美不顾自己安危,把机枪架在肩上让机枪手进行扫射。 
 
    这一仗,二大队共击毙击伤日伪军200多人,击毙日军指挥官谷川松本八郎。一天一夜的激战,二大队打退了敌人二十多次猛烈进攻,最后秘密突围,日军希望消灭第二大队的计划落空了。这次战斗再次打出了琼崖独立总队的军威,总部评奖时,符志行被授予“抗战特别奖章”。 
 
    日军闻“符”皆丧胆 
 
    1945年8月下旬,符志行带领队伍在白沙与国民党顽军守备部队作战时,缴获一批文件,从文件中发现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他把这一消息向总部汇报后,总部命令二大队开出白沙,占领敌人撤退的乡镇。 
 
    9月上旬,第二大队奉命开拔到那大附近驻扎。因日军司令官点名要求符志行为谈判代表,第四支队队长马白山令符志行与那大日军头目谈判,命令他们缴械投降。 
 
    符志行带领4位同志进入那大后,驻那大日军司令山本大佐前来会面,互通姓名后,对方上下打量,山本惊讶地说原本以为符志行至少是一位四五十岁的指挥官,却想不到这么年轻。 
    符志行老人说,山本请教他是哪所军校毕业的,他自豪地告诉对方:“我是山头军校毕业的,我的教员有两个,一个是你们日军,一个是国民党反动军队”。 
 
    26年后,符志行与山本再次在日本相遇。那是1971年3月22日晚,奉命率代表团到日本参加第31届世乒赛的符志行,参加了一个由日中文化交流协会举办的成立15周年招待会。 
 
    席间,突然有一位日本老人走到他面前,一边弯腰点头一边嘴里用中文道歉说:“我有罪!”符志行被这位老人的举动搞糊涂了。 
 
    通过翻译,大家知道这位老人叫山本,曾在海南岛打过仗,并问翻译眼前的人是不是符志行。 
 
    山本说,当年他的部队和符志行打过很多仗,当时的符志行是个年青的指挥官,用兵神机妙算,又英勇善战,自己所在的部队吃过符志行的很多亏。 
 
    由于当时符志行是隐瞒其现职军人的身份而率队出国参赛的,在当时的国际政治环境下,这种敏感的身份可能引起外交上不必要的麻烦。因此,符志行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忙说自己是北京人,从没到过海南岛。经过翻译的解释,老人半信半疑地走开了。 
 
    抗日战争结束后,符志行又参与了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于1953年被派往高级防空军校尖端科技班学习,毕业后任防空高校系主任;1967年调任国家体委军管会副主任,曾被周恩来总理指派率领体育代表团访问过欧洲、亚洲、非洲十多个国家;1976年调任空一军副参谋长,离休后享受军级待遇。
 
上一篇:用兵神妙 英武善战 “抗日先锋”符志行 下一篇:廖承志:风范垂世的杰出社会活动家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