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祥看戏不怕下雨 兴趣广泛琴棋书画无一不精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抗战时期,冯玉祥将军住在巴县虎溪乡白鹤村(今沙坪坝区陈家桥镇)。我祖父张思栋是他的贴身警卫,叔公张思梁(张海泉)是其小灶厨师,日夜陪伴着冯将军,故对冯玉祥的生活起居和为人处世十分了解。
 
  据祖辈们讲,冯将军兴趣广泛,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尤其是书法和戏剧。繁忙的公务之余,最爱听川剧,哼戏曲。午餐后,常让祖父打开小匣子留声机,听段川剧唱片;晚饭后,祖父陪冯将军在半边山(冯公馆背后的小山头,即今大学城观景台)山间散步,心情好时,冯将军情不自禁地念道:“打把兜床,兜凑兜。床构逗构床……”接着哼唱《苏三起解》唱段;“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到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内酸,过往的君子听我言……”或是唱《马房放奎》片段:“明亮亮———灯啦光……”“二相公呀二相公,老汉来杀你来了……”还手舞足蹈地比划,像上了舞台一样。 
 
  要是星期天碰上赶场(虎溪乡逢旧历二五八赶场),冯将军带着我祖父步行去虎溪坐茶馆,体察民情,欣赏川剧。茶馆里有川剧座唱,还有说淮书的,冯将军边品茶,边聆听。一天,虎溪乡露天戏台上演川剧《五台会兄》,冯将军同乡民一道站在坝中间看戏,我祖父到附近的“乡村酒家”老板那借了条木板凳,让冯将军坐下看戏。戏演到一半,忽然下起了雨来,一时间观众纷纷避雨而去,场中仅留下冯将军和我祖父两人。祖父劝他躲一躲雨,冯将军却坚持不走,说:“这么一点小雨,算得了什么?它有枪林弹雨厉害吗?”没法,祖父又借来一顶斗笠让冯将军戴在头上,自己顶一顶草帽,坚持把戏看完才走。
  返回冯公馆时,冯将军周身几乎湿透了,两脚沾满了黄泥。乡民们几乎都认识冯将军(更认识土生土长的警卫员张思栋),纷纷拿出“脚掌鞋”(鞋底有铁钉的防滑雨鞋,旧时民间老人下雨天穿)让冯玉祥换穿,但冯却一一谢绝,坚持穿自己的泥鞋走完全程。
 
  一个星期天,听说青木关剧院上演大戏《岳母刺字》,冯将军决定去看,但不愿惊动其他人。到了青木关,祖父到窗口买了两张戏票,冯将军长袍马褂平民打扮坐在堂厢里,专心看台上岳飞背上刺的“精忠报国”四个大字。不料青木关镇熊镇长认出了警卫员张思栋,料到冯副委员长一定在戏场里,就讨好地说:“张副官(我祖父哪里是什么副官),冯委员长在里面吧?怎么能让他老人家坐堂厢?”竟窜进戏场,要冯玉祥到包厢去坐着看戏。冯将军说:“我在这儿看,不是好好的吗?为啥一定要坐在包厢里去看?”熊自知没趣,灰头土脸地退了出去。事后,冯将军还责怪祖父:为啥把青木关的“土地菩萨”引进来胡扯呢……
  冯玉祥看戏题材广泛,剧目多样,雅俗共赏。无论《宋江杀惜》《武松打虎》《桃园结义》《借东风》《单刀赴会》《将相和》,还是《四郎探母》《四下河南》《六月飞雪》,甚至《目连救母》之类的苦情戏,他都饶有兴趣,专注观赏。他说,看戏可以了解历史,知晓民意,增长见识,借鉴古人古事,又可愉悦身心,置身在艺术享受之中。又说:“人生就是一台戏,社会就是大舞台。咱们今天抗战,打日本,保家乡,若干年之后,就会成为一场大戏搬上舞台,让后人看,后人学,后人想,以教育子孙万代,永志不忘……”
 
   
 
  啊,原来冯玉祥喜欢看戏,还有这么一种伟大的目的,并非单纯的为了娱乐消遣。
上一篇:护送陈毅过铁路 干掉日本特务 下一篇:赵一荻侄孙女赵荔深情回忆张学良晚年生活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