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时期的红军将领朱云卿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1930年6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团在长汀成立,毛泽东任政委,朱德任总指挥,朱云卿任参谋长。在这期间,他根据毛泽东、朱德的战略意图,主持起草战役战斗计划,并组织实施,成为他们在军事上的得力助手。
 
  朱云卿非常重视战略战术的学习及敌我双方情况的调查和分析。他经常深入连队,了解干部战士的思想情况和军事水平。据当时任四纵队纵队长的傅柏翠回忆:一次部队由上杭开往龙岩,朱云卿站在上杭城边的田埂上,直呼营、连长和战士的姓名,调整部队行进路线,使各级指挥员深为钦佩。
 
  朱云卿善于理会毛泽东的战略意图,并将其变为指挥部队的实际行动。1930年夏,中共中央下令要一、三军团和湘鄂西、鄂豫皖红军分别攻打南昌、九江、长沙,然后“会师武汉”。为了做到既不同中央公开对抗,又能达到抵制“左”倾冒险主义错误,使红军不受挫折的目的,朱云卿按照毛泽东的指示,对红一军团的行动,作了精心部署。6月22日,他主持起草了向广昌集中的命令,指出:“本路军有配合江西工农群众夺取九江、南昌,以建立江西政权之任务,拟于7月5日以前全路军开赴广昌集中。”这段话传达了中共中央给予的夺取九江、南昌的任务,但命令中并未提出具体的作战方案。7月11日发出的向樟树推进的命令中,提出了“进略樟树,窥袭南昌”,但只有“推进计划”,并无袭击部署。7月20日部队进入永丰,当晚7时30分又发出第二期推进计划,要求部队一到樟树即西渡赣江,既不提乘胜北上打南昌,也不提在樟树附近等待聚歼由抚州、埠田可能来增援南昌之敌。部队按照军团指挥部命令,7月30日到达万寿宫、石子凌、上禾街等离南昌约15公里一带地区,朱云卿只派出一部兵力迫近南昌附近之牛行车站,8月1日向牛行车站开枪示威,以纪念八一南昌起义,旋即向奉薪、安义转进宣传群众,发动群众。这一系列周密的部署,有意甩开了攻打大城市,巧妙地抵制了冒险主义方针,避免了红军遭受不必要的损失。
  1930年10月,蒋介石调集10万兵力,向中央革命根据地发动第一次“围剿”。毛泽东根据敌强我弱的实际情况,提出了“诱敌深入”的作战方针,并主张东渡赣江,在根据地中心地区与敌作战,在主攻方向的选择上,决定先打张辉瓒或谭道源。朱云卿遵循这一战略思想,拟出作战方案、部署兵力,组织部队行动。12月24日,朱云卿在黄陂从侦察部门的情报中得知,谭道源到处拉夫,准备进攻小布。方面军于26日拂晓前轻装向北前进,在小布设下埋伏,从早等到晚,敌人没有来,当晚撤回黄陂第二天半夜又开到小布,从拂晓一直等到天黑,敌人仍然没有来,只好再次撤回。后来查明,谭道源得知红军在小布设伏,立即下令停止出发,并把已经走了很远的尖兵叫了回去。
 
  小布设伏未遂,毛泽东决定改换目标,横扫左翼当前之敌。红军遂于12月29日转移到黄陂西面君埠及其以北一带,隐蔽集结。方面军指挥机关在移到君埠的当天黄昏得到情报,东固敌张辉瓒率领师部和两个旅同日已到龙冈,预料次日可能向君埠前进,毛泽东认为敌人已被调动,决心将其消灭在前进途中。龙冈、君埠之间有个黄竹岭,敌军东进必须仰攻该山。毛泽东、朱德将方面军总司令部指挥所设在黄竹岭后面之小别山上。当时红军没有军用地图,首长们到达小别山后,朱云卿马上到现场勘察,制成略图,然后草拟作战命令,决心围攻张辉瓒师于龙冈。由于红军各部队刚向君埠及其以北地区移动,方面军总司令部当晚尚未接到三军团和四军的宿营报告,还不了解他们驻扎的具体地点。朱云卿立即到君埠以北上固以东寻找四军和三军团传达命令,并区分其攻击前进的道路。
 
  第二天上午,张辉瓒所部从龙冈出发东进,先头部队刚登上黄竹岭附近山头,即遭到红军迎头痛击。这时红军迎战的只有一个师(实际是一个团的兵力)。张辉瓒轻视这股红军,不断下令猛攻。战斗从10点打到中午后,敌人已展开两个团的兵力,双方厮杀得十分激烈。红军指挥所附近只有一个连的警卫兵力,且已分散担任警戒和掩护行李轴重,当时没有兵可以派出增援。下午3时,张辉瓒率领的4个团完全展开,多路向红军猛攻,战斗异常激烈,红军指挥所受到严重威胁。正在这时,红四军和红三军团按朱云卿传达的命令赶到。大队红军从龙冈北面高山上冲下来,敌军全线崩溃,师部和两个旅被全歼,师长张辉瓒被活捉。接着,谭道源师又遭到红军歼灭性的打击,敌人的第一次“围剿”就这样被粉碎了。
  1931年3月,蒋介石又调集20万军队,对红一方面军和中央革命根据地发动第二次“围剿”。朱云卿根据总前委和毛泽东“诱敌深入”的战略意图,召开了参谋会议、副官会议和军医会议,部署研究战时参谋工作和各项作战的保障工作;同时还召开了地方武装和赤卫队工作会议,讨论和规定了地方武装的编制、训练和战术等问题。根据毛泽东的面示,他主持起草了一个关于游击战争的命令,提出扰敌、堵敌、截敌、诱敌、袭敌、毒敌、捉敌、侦敌、饿敌和盲敌等10项办法。这个通令经毛泽东修改后于3月7日发出,接着,朱云卿组织红军主力,由永丰、乐安、宜黄、南丰南部地区向南移动。
 
  在紧张的反“围剿”作战的准备工作中,朱云卿由于日夜操劳,经常几天几夜得不到休息,眼睛熬红了,身体消瘦了,终至积劳成疾一病不起。5月15日,在红军发动总攻击前夕,不得不将他送到东固后方医院治疗。21日朱云卿因病医治无效逝世,时年仅24岁。
上一篇:上甘岭送苹果闯封锁线难 进坑道能立二等功(二) 下一篇:冯玉祥与寂然法师秘闻:保住土地日后容留难民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