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为58年的事向萧克道歉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彭德怀也成了被批判的主要对象。萧克说,就像我好意给彭总写信,却成了“挑刺”和“反党”的把柄一样,彭总好意上书毛主席,也被说成“下战书”,招致了沉痛的打击和磨难……

  萧克是在井冈山斗争中认识彭德怀的,当时他为有彭德怀这样的好军长率红五军来井冈山而高兴。在革命战争年代,萧克虽然与彭德怀直接交往不多,但一直对他非常敬重。

  萧克与彭德怀接触最多的,还是新中国成立以后在军训部部长和训练总监部部长任上。1950年6月,萧克任军训部部长。1952年彭德怀回国就医后留在中央,开始主持军委日常工作。1954年9月,彭德怀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11月萧克任国防部副部长;次年4月训练总监部成立,萧克兼任副部长,1957年11月任部长。在彭德怀的直接领导下,萧克感到他工作中魄力大,要求严,建章立制,强调效率。根据毛泽东主席的指示,推动全军学习借鉴苏军经验,加强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在他的主持下,根据部队建设的实践和发展,修订军队建设计划,探索在现代战争条件下训练和作战的经验,逐步建立和完善军队院校初、中、高级培训体系,还于1953年、1957年两次重新修订和颁布三大条令。然而,就在萧克任训练总监部部长不久,那场突如其来的反教条主义运动,把他一下搞懵了。虽然其中有着复杂的背景,但他认为也与他给彭德怀写的那封信有关。

  新中国成立初期,由于我国当时的处境,政治上采取“一边倒”的政策,在全党、全军掀起学习苏联的热潮中,出现了一些脱离实际、照搬照套的偏差。如对苏军条令、制度中某些不适合我军实际的东西,不加选择地套用。在南京军事学院,部分学员对当时实行的“六小时一贯制”的课业制度和近似“三堂会审”的考试形式,反映强烈,认为不符合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太紧张、太严格等。对于这些,他们也逐渐察觉了,并已在开始纠正中。但由于当时党在指导思想上的“左”倾,又在整风反右的背景下,影响了军队对学习苏联问题的看法。特别是在机关和院校中争论很大,以至反映到中央、军委,有人说“军事学院是教条主义的大本营”、“训练总监部是教条主义司令部”。

  在这种情况下,军委对此非常重视。1957年2月,彭德怀亲自带工作组到南京军事学院作调查,并向中央和军委作了书面报告。其中指出:“在过去几年的教学中,存在一个很大的缺点,就是在教学中的教条主义相当严重。最主要的表现是教学内容与我国我军当前的实际情况不相适应。”“从学院方面来说,在成立六年多之后,对于结合我国我军的实际情况进行教学,仍然没有引起应有的重视。”在参加军委秘书长主持讨论这个报告的会议上,萧克表示不同意上述评价。后来虽在措辞上作了一些改动,但认识上并没有统一。

上一篇:赵南起:我曾与毛岸英共事 下一篇:我见到了叶挺将军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