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贺子珍的相识相知相爱相离
分类:情感两性 热度:


 
       毛泽东和贺子珍的婚姻是中国革命史上最令世人注目的赤色婚姻之一。从1927年10月相识相知、1928年相恋结合,到1937年贺子珍远走苏联看病、夫妻“从此诀别”。他们的婚姻生活历经十年之久。这十年,恰恰是中国革命最艰苦的十年。贺子珍与毛泽东患难与共,相濡以沫,一同面临政治上和人生中的风风雨雨。因为特性方面和种种难以言说的原因,这对患难夫妻没有携手走到人生的结尾,但在分隔的日子里,他们都互相萦系于心,难以忘怀。
 
  初次相识
  贺子珍,原名桂圆,又叫自珍。1909年出生在江西永新,1926年结业于永新女子校园,大革命前后入党并投身游击战争,与哥哥贺敏学、妹妹贺怡一同被称为“永新三贺”,而贺子珍更因才貌出众被誉为“永新一枝花”。1927年秋,18岁的贺子珍参加安排“永新暴乱”,不久与兄长贺敏学随部队上了井冈山。贺子珍和毛泽东初次碰头是在1927年10月。其时,毛泽东带领秋收起义部队来到井冈山。部队进驻茅坪时,威震湘赣鸿沟的“山大王”袁文才领着包含贺子珍在内的农人自卫军一班头目前来迎候。当袁文才向毛泽东介绍贺子珍时,毛泽东有些惊奇了。他没有料到,在井冈山的“头面人物”中,竟然有一个身段匀称、秀美清丽、热情生动、雍容大方的年青姑娘。
 

 
  关于毛泽东,贺子珍早有耳闻,她读过他主编的《湘江谈论》、《政治周报》和不少文章,对他在湖南领导轰轰烈烈的农人运动更是敬仰不已。同毛泽东握过手后,她也在一旁细细打量着毛泽东。毛泽东身段颀长,身着一身寒酸的灰布中山服,脖子上系了一条赤色辨认带,一头漆黑的长发自中间往两头分隔,脸颊带着一些清癯和疲乏,但一双眼睛却目光灼灼,眉宇间洋溢着一股勃发的英气。因为远程行军,脚疾发生,走起路来略显不方便。初次碰头,毛泽东和贺子珍互相都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形象。
 
  井冈情缘
 
  进驻井冈山之后,在袁文才的安排下,毛泽东住进了茅坪袁家邻近的谢氏慎公祠后边的八谯楼。事有恰巧,贺子珍也因患疟疾留在茅坪养病。贺子珍与袁文才的妻子谢梅香相处甚好,常去袁家串门。毛泽东出出进进,与贺子珍碰头多了起来,有时候不忙,还坐下来和她聊聊天。从她的口中,毛泽东不只了解到鸿沟各县的前史、地舆和风土人情,也了解到当地党团活动和群众工作的状况。言谈中,毛泽东发现,贺子珍不只貌美,并且内秀。后来,贺子珍被选为前委秘书,住进了前委机关驻地茅坪攀龙书院,帮忙毛泽东处理日常业务,一起帮忙毛泽东在宁冈、永新等地作社会调查。
 

 
  毛泽东很快发现,贺子珍善于煽动人心,发动群众的才能很强,还写得一手娟秀端正的好字。工作时风风火火,凶横干练;闲暇时谈吐优雅,温柔贤淑。这种刚柔相济的女人气质,无疑是毛泽东所垂青和喜爱的。
上一篇:什么样的心理让人甘愿当小三? 下一篇:抗战时期 朱德写给前妻陈玉珍的一封信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惹火娇妻 一切皆因那次野外的疯狂发泄
    惹火娇妻 一切皆因那次野外的疯狂发泄
    我相貌平凡却拥有容颜绝世、丰乳肥臀的的惹火娇妻,夜夜承欢让我欲仙欲死,我异常庆幸拥有这种白日耕地晚上耕妻的幸福生活。 我跟我的惹火娇妻相遇
  • 做我的奴隶 我将用余生去爱你
    做我的奴隶 我将用余生去爱你
    我们是爱人?当然是,但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像又不仅仅是单纯的爱人。他经常会说做我的奴隶,时间久了渐渐的我有些怀疑我的身份了,我越来越想知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