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血染的自由--抗日英雄谱 刘眉生

更新时间:2024-05-29 11:30:01点击:

刘眉生(1905-1937),字天嘏,生于遵义县南白镇。1923年,他凭借出色的才能考入贵州省赤水县的崇武军校,开始了他的军事生涯。在军校中,他勤奋学习,刻苦训练,展现出了非凡的军事天赋。

1926年,刘眉生以优异的成绩从崇武军校毕业,并成功考入著名的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五期步兵科。在黄埔军校,他深入学习了军事理论,接受了严格的军事训练,为他日后的军事指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毕业后,刘眉生投身于北伐战争,在战场上英勇无畏,历任排长、连长等职,凭借出色的军事才能和领导能力,他赢得了上级和战友们的认可。

为了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军事素养,1934年初,刘眉生考入了中央步兵专科学校校官班,继续深造。在校期间,他认真学习,不断充实自己,为未来的军事生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1935年9月,刘眉生被任命为第八十五师五○五团中校营长,开始了他作为高级军事指挥官的生涯。不久后,他又被调任为该师五一○团的团副,并随后代理该团团长,展现出了卓越的领导才能和指挥能力。

“七七“事变后,奉命率部开赴抗日前线,刘眉生正式任命为民革命军第八十五师二五三旅五一○团上校团长,划属卫立煌部第十四军建制,集结保定待命。部队行经保定门头沟西的千军台时,恰遇日军正在围攻国军八十三师一部,战况激烈。师长陈铁立即命令部队出战增援,刘眉生接令后立即率领全团战士前赴后继的扑向敌军,一举将敌击退,解救了被困守军。

这是刘眉生将军在阵前给妻子的一封信:

坤融卿鉴:自京一别,忽已三月。此次随陈师长北上,途中虽鞍马劳顿及与敌激战,感于抗日的宏愿得以实现,亦不觉其苦也。近日已达晋北,拟于中原一带阻击敌人,日寇凶残,夺我疆士戮我同胞,愿以七尺之躯,以报生我育我之故土,即令我战死沙场,我之荣也。望吾卿切勿悲啼,希抚育两子,续吾未尽之志,未完之业,誓死抗敌,光我华夏,吾虽死犹生,安笑九泉。

阵中草此,顺祈安好。

眉生上

民国二十六年十月七日于忻口

一九三七年十月,八十五师奉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之命急赴山西忻口迎击日军,著名的忻口战役打响了。

忻口战役是抗日战争初期中国军队在晋北抗击日本侵略军的一次大规模的战役。战役从1937年10月13日至11月2日,历时二十一天。参加作战的部队有阎锡山的晋绥军、国民党的中央军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又称第十八集团军)。战事激烈,第九军军长郝梦龄、五十四师师长刘家麒相继阵亡。八路军奇袭了阳明堡飞机场,炸毁敌机20余架,极大地振奋了人,支援了正面国军。

八十五师官兵布防于忻口左翼,刘眉生率五一○团担任洪山阵地的防守,打响了最为惨烈的洪山阻击战。

十月十三日,日军主力在飞机、大炮、坦克的掩护下强渡云中河,分三路向忻口我军阵地进攻,日军仰仗其装备精良,火力强大,不断向洪山阵地强攻,战场上一片硝烟火海,我八十五师官兵依托构筑工事,沉着应战,多次击退敌军进攻。五一0团在刘眉生带领下,尽量采用短兵相接的战术,敌飞机重炮轰击时即躲入掩体,尽量减少伤亡,待敌人迫进前沿时才用轻武器重创敌人,日军被打得在前沿遗尸累累,却不能前进一步。

日寇吃亏以后,加强了火力,又集结重兵多次进攻,八十五师各团减员严重,但师长陈铁严令各部坚守阵地,刘眉生率五一0团战士象钉子一样的坚守在阵地上,无论日军飞机轰重炮炸,始终坚守不退,打退了敌人一次次的集团冲锋,阵地上一片尸山血海,日军伤亡惨重。

此后多日,战况越趋白热化,五一○团与日寇没日没夜的争夺阵地,一次次地与敌拼杀,日军此前一路进攻攻无不克,此次洪山之战却被阻十多日不能前进,损兵折将一筹莫展,只有日夜不停地用大炮轰击我军阵地,再一次次的疯狂进攻。

十月二十八日清晨,日军又一次向我阵地疯狂炮击,一发炮弹飞来,正在前沿指挥战斗的刘眉生团长不幸被敌弹片击中头部左侧,当即壮烈殉国,时年仅三十三岁。

此后八十五师各团均坚守前线,苦战多日,五一○团战士高呼为刘团长报仇的口号奋勇拼杀肉搏,日寇始终未能前行一步。后因娘子关失守,太原战局恶化,部队才奉命撤退。

我八十五师(官兵大多是黔北遵义人)一战成名,以后日军一和我八十五师作战,就会说:不好,又遇上“铁军“了。

刘眉生团长牺牲后,陈铁师长命五一○团卫士长颜永鑫扶灵南下,因路途战乱,经半年多才回到遵义,在遵义举行了极其悲壮隆重的公祭大会,整个遵义万人空巷为烈士送行,把烈士遗体安葬于城南忠庄铺。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追授刘眉生团长陆军少将军衔,抗日阵亡烈士称号。

一九八八年四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批准追认刘眉生为抗日阵亡革命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