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未与袍泽同生 出川壮士同日赴死(组图)

更新时间:2024-05-21 11:30:01点击:

在12位川籍抗日英烈中,李家钰、陈绍堂和肖孝泽在豫中会战中英勇牺牲。王铭章和赵渭滨则在1938年3月17日的滕县保卫战中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这场保卫战对于中的抗日战争具有重要意义,展现了中国人民的英勇抵抗精神。这些英雄人物的事迹将永远铭刻在历史的长河中,激励着我们不断前行,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8年抗日战争中,有340多万川军将士奔赴全国各地战场。他们中有64万多人伤亡,也有许多人再也没能回到家乡。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一个世纪以前,他们未能同日生,却在这场战争中,与袍泽同日赴死。

2014年9月3日是抗日战争胜利69周年纪念日。9月1日,民政部公布了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其中,川籍抗日英烈有12名。在他们当中,李家钰、陈绍堂和肖孝泽在豫中会战中同日殉国;王铭章和赵渭滨,则同时牺牲在滕县保卫战战场上。

  豫中会战

相关背景

1943年前后,日本通往太平洋前线的海上交通已无法保证畅通。日军试图打通大陆交通线、歼灭中国西南部空军基地,扭转不利局面。从1944年春起,日军向中国正面战场发动了代号为“1号作战“的进攻,即豫湘桂会战。豫中会战为首场会战。

在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撤退后,李家钰、陈绍堂、肖孝泽等人为掩护部队撤离,在河南陕县秦家坡遭遇日军伏击,最终以身殉国,埋骨他乡。

会战过程

1944年4月18日,日军第37师配属独立混成第7旅从中牟新黄河(今贾鲁河)东岸向第28集团军暂编第15军河防阵地发起进攻。

19日,日军第110、第62师由郑州黄河铁桥南端向第28集团军第85军邙山头阵地发起攻击。突破阵地后,至23日相继攻陷郑州、新郑、尉氏、汜水、密县。

25日,日军第13集团军以两个旅由安徽正阳关、凤台攻向阜阳,作出向河南漯河进攻态势,以牵制豫东守军,打通平汉铁路后撤回。

30日,日军第12集团军以3个师及两个旅向许昌发起攻击。守城的新编第29师抗击至5月1日失守。日军第12集团军旋以一部沿平汉铁路南进,主力转向西进,寻找第一战区主力决战。第31、第4集团军予日军以打击后,于5、6日分别撤往伏牛山、韩城。

1944年5月9日,西进日军攻抵龙门附近。随即以一部进逼洛阳,大部向伊河、洛河河谷进攻。同日,由许昌南进之日军第27师,与由信阳附近北上之第11集团军宫下兵团(相当于旅)在确山会师,打通平汉铁路南段。同日晚,日军第1集团军以8个营从山西垣曲(今古城镇)强渡黄河,攻占河南英豪、渑池后,沿陇海铁路(兰州-连云港)东西分进。

14日,西进日军击退第36集团军和刘戡兵团,包围洛阳。

1944年6月2日,第一战区主力、第八战区一部发起反击,战至中旬,将日军逐至陕县、洛宁、嵩县、鲁山一线,双方对峙,会战结束。

在豫中会战中,中国军队艰苦奋战,付出了重大牺牲,终未阻止日军打通平汉线的目的,郑州、许昌、洛阳、西平等战略要地沦陷。但同时,也给予了日军相当大的消耗。中国军队主力退守豫西、皖西各地,持续袭扰日军,成功使其无法有效利用平汉线(北平至汉口)的交通,为抗日战争取得最后胜利贡献了巨大力量。

1944年5月21日/河南秦家坡

李家钰、陈绍堂和肖孝泽

男儿欲报国恩重

死到沙场是善终

  英烈故事

李家钰:身中三弹向前奔 直到左额又中枪

1944年5月17日,李家钰带着36集团军连同其余七个集团军,走到了河南陕县秦家坡附近的旗杆岭。在多日战斗之后,李家钰已经有些疲惫,在他身边,是一群和他一样疲惫又坚毅的兄弟们。

天上下着小雨,道路渐渐泥泞,李家钰拉了拉身上的黄呢军服。虽然穿着长筒军靴行路多有不便,他却始终没有脱下,军服代表着军人的尊严。

小雨渐停,太阳眼看着就要穿透云层。突然,旗杆岭上枪声骤响!西面较高处,二三十名日军慢慢出现,而在他们身后,是日军第1军69师团一部的大部队。

日军居高临下占据了有利地形,李家钰身边的部队只带了轻武器,艰难迎战。日军将总司令部的张震中与李家钰拦腰截断,少数官兵跟随李家钰向右侧撤退。他们已成为日军主攻目标。

多年后,一名当时在场的士兵回忆:“我一直跟着李总司令,他挨了敌人两枪和一个流弹碎片,到处都是血。“李家钰奋力挣扎着,继续往前奔跑,直到头部左额又中一枪。

“就在牺牲的三年前,他在四川省各界抗战前线慰劳团去灵宝县李部驻地劳军时题词:‘男儿欲报国恩重,死到沙场是善终’。“2014年9月3日,李家钰之子李克林回忆起父亲,他又想起当年这件事。他说,父亲得到了自己所说的“善终“。

1944年5月21日上午7时许,四川蒲江人、国民革命军第47军中将军长李家钰,于河南陕县秦家坡旗杆岭以身殉国,终年53岁。

陈绍堂:折转西进途中 遭日军大部队伏击

就在李家钰牺牲当日,第36集团军少将高参兼步兵指挥官陈绍堂,随着李家钰部队行至河南陕县秦家坡旗杆岭,遭遇日军第1军69师团一部大部队。在撤退途中,部队被日军炮火阻碍,遂折转西进。

陈绍堂向李家钰申请:派两个排将山顶占领后,部队再攀山西进。李家钰没答应:“派一个班侦察就行了。“不久,侦察兵匆匆回报:山上全是伪装埋伏的日军。此时应变已晚,山上的日军借地势之便,很快冲下山来,司令部大部分官兵相继中弹牺牲。

1944年5月21日上午7时许,四川邻水人、国民革命军第36集团军少将高参兼步兵指挥官陈绍堂,于河南陕县秦家坡旗杆岭以身殉国,终年47岁。

肖孝泽:激战时中弹殉国 忠魂埋骨他乡

除李家钰和陈绍堂,还有一个四川人也牺牲在了1944年5月21日的旗杆岭上。他叫肖孝泽。

据查询,肖孝泽是四川富顺人,中央军校高等教育班第五期学生,曾任国民革命军第36集团军总司令部少将高参兼代理参谋处长。奉命于河南陕县阻敌。是年夏,负责掩护友军西撤。当部队行至陕县秦家坡遇敌激战,肖孝泽不幸中弹殉国,时年32岁。

关于肖孝泽,除了职务、履历和阵亡日期,几乎找不到其他有用信息。他和同袍李家钰、陈绍堂一起,将忠魂埋骨他乡。

在8年抗日战争期间,撒到全国各地的川军中,像肖孝泽这样资料寥寥的人并不少,他们中的更多人,甚至连名字都不被人知道。可我们相信,在那些热血灌溉了的泥土里,那段忠魂徘徊的历史中,他们将永垂不朽。

1944年5月21日上午,四川富顺人、国民革命军第36集团军总司令部少将高参兼代理参谋处长肖孝泽,于河南陕县秦家坡旗杆岭以身殉国,终年32岁。

  化悲痛为力量

李家钰殉国后 士兵头缠白布杀敌

2014年5月17日,年已83岁的李克林带着家人来到了当年父亲牺牲的那片土地—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县旗杆岭。在这次回访中,李克林也从当地健在的老兵口中听说了父亲驰骋沙场的往事。

“父亲率领的47军军纪严格,“李克林说,在山西省黎城县东阳关有一座纪念碑,碑文强调:“(47军)对民众物器,借必还,损必偿……尤以退城之时,能于混乱中(遵)守军纪“。1942年,山西、河南等地遭遇天灾,蝗虫肆虐让老百姓苦不堪言,李家钰不仅派兵协助消灭蝗虫,还让士兵将粮食分予百姓。

1944年6月,李家钰阵亡后,日军攻入陕县西南草庙,178师冒雨与敌军激战。“士兵们佩戴丧徽、头缠白布,纪念家父,“提起此事,李克林激动不已,“士兵为将军服丧,这是怎样的感情啊!“

  英烈简介

王铭章(1893—1938)字之钟,新都人

早年参加保路运动和讨伐袁战争,曾以其禀性正直、骁勇善战而享誉军旅,著名抗日将领。王铭章在中国抗日战争徐州会战中,因誓死保卫滕县(今山东滕州)而牺牲殉国,为台儿庄大捷的胜利奠定了基础,时年45岁。

赵渭滨(1894—1938)字象贤,新都人

1938 年 3 月 17日,台儿庄会战前夕的滕县抗日战役中,与王铭章将军一起壮烈牺牲于滕县县城西门,后被政府追赠其为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军衔。1985 年,经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准,追认赵渭滨为烈士,牺牲时44岁。

1938年3月17日/滕县县城西门

王铭章与赵渭滨

阻日军5次进攻

滕县保卫战殉国

滕县保卫战背景

1938年3月,日军占领北平、天津、上海和南京后,即从南北两边由津浦铁路向津浦和陇海两条铁路交汇处—战略位置极为重要的徐州推进,徐州会战由此开始。

其中,南路日军在淮河一线的明光等地受到国民革命军的抗击而进攻受阻。北路日军则分兵两路,一路为矶谷廉介率领的第10师团,另一路为在青岛登陆,由板垣征四郎率领的第5师团。矶谷师团计划攻占台儿庄的门户滕县,板垣师团计划攻占滕县以西另一重镇临沂。随后,两路日军会师攻下台儿庄进而攻下徐州,再由徐州直扑武汉。然而当时,板垣师团已在临沂遭到坚强抗击而无法突破,矶谷师团则直逼滕县,因此能否据守藤县以迟滞日军,就成了能否布防台儿庄和徐州的关键。

外围战

日军装备精良 川军伤亡惨重

日军第10师团为了尽快攻下滕县,特别组建了濑谷支队,由濑谷启少将担任支队长,统一负责指挥进攻滕县。濑谷支队装备精良,步兵、炮兵和装甲作战部队一应俱全。

当时负责防守滕县的是多由川人组成的国民革命军第22集团军第41军122师、124师等部,王铭章任指挥。

1938年3月14日,濑谷支队在第10师团的飞机和战车的掩护下,开始对滕县发起猛烈进攻,很快突破了滕县外围的石墙和香城等前哨阵地,推进至守军部署在深井、界河、普阳山和龙山等主防御阵地。

滕县守军依托工事进行抵抗,日军则依靠猛烈炮火进攻,守军伤亡较大,但仍坚守阵地未失。3月15日,日军加强了两翼攻势和迂回包抄,其中左翼深井一带防御力量较弱伤亡很大,王铭章将滕县城中唯一战斗部队调往增援并构筑二线防御纵深。

战至15日,外围阵地均被日军攻占,且主力因被日军大队阻击而没能撤进滕县城内。总计兵力仅约3000人,仅有轻武器和手榴弹等。

城关战

挡住日军5次进攻 两烈士殉国

3月16日上午8时,日军向城关发起进攻,日军通过两个小时的炮火轰击在东关炸开一个缺口。随后,在火力掩护下发起步兵冲击,守军用手榴弹进行还击封锁缺口,并一度击退日军5次进攻。当日下午5时,日军发起第六次进攻,并以白刃战冲击,于黄昏突入东关,守军则在当天夜里发起夜袭反击,收复东关。

当天,王铭章下定决,昭告全城官兵:“决心死守滕城,我和大家一道,城存与存,城亡与亡。“他还命令将南北城门堵死,东西城门暂留交通道路,也随时准备封闭。

3月17日下午,日军占领滕县南面城墙和东关。至下午5时许,王铭章率部突围不成,从城西北角登上城墙继续指挥作战,这时日军已占领西门城楼,继续向前迫进。

在此紧急情况下,王铭章和赵渭滨及其他随从利用城墙上的电线缝溜出,准备到火车站去指挥继续与敌人搏斗,不料刚走到西关外电灯厂附近,即被西门城楼之日军发现,一阵机枪扫射,两人中弹以身殉国。

华西都市报实习记者杨雪记者 熊浩然 肖茹丹 实习生 易霄宇摄影郝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