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面无私周维炯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1929年8月。火辣辣的阳光直射到大地上,知了躲在树叶底下扇动着音膜,尖声怪气地叫着,更给白色恐怖笼罩的商南人民增添了一份烦躁。
 
       10多天来,蒋介石嫡系第一师师长刘峙,组织湖北、河南两省反动武装,对商城发动“鄂豫会剿”,妄图扑灭商城红军。时任河南省实业厅水利处处长的漆芷洲,赶忙从省城开封窜回商南,勾结民团头子顾敬之及当地豪绅参与迫害革命志士和红军家属的罪恶活动。并恶毒咒骂共产党和红军,扬言要以家法惩治漆姓参加红军的人。对此,群众极为愤恨,敢怒而不敢言,因为红三十二师师长周维炯是他的外甥,副师长漆德玮是他的侄儿。
 
        9月,当红三十二师从光山转移回来后,周维炯听说了小舅漆芷洲回家后的种种罪行,满腔怒火。认为不灭掉漆芷洲的反动气焰,不仅在群众中失去共产党和红军的威信,而且也无法惩治其他反动豪绅,遂和漆德玮商量:
 
       “我看小舅是死不改悔,对革命危害极大,如不及早除掉,将是一大祸患。”
 
       “我也这样想过,是公开处决还是秘密处决,没有想好,所以才没有向你提出。”漆德玮深沉地说。
 
       “我看还是公开处决的好,一是可以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二是可以消除群众的误解,有利于根据地的建设和发展。”
 
       “好,就这样办!”
 
       于是,周维炯派红军战士去把漆芷洲抓起来。漆芷洲依仗周维炯、漆德玮是他的亲外甥和亲侄子,毫无顾忌地大喊大叫,辱骂红军战士。周维炯遂亲自审问,漆芷洲见了周维炯,张口就骂,举手要打,要对周维炯实行“家教。”
        “把他捆起来!”周维炯拍案而起,“这是红军司令部,不是开封!你还能凶得起来?”
 
        漆芷洲见“管”不了外甥,就急叫:“你把漆德玮那个小子叫出来,我跟你们拼了!”
 
        “不用找漆德玮了,我同他商量过,就是因为你不听劝告,与革命为敌,我们为了保卫革命,保卫民众,才不尊重你这个长辈!”周维炯轻蔑地说。
 
        警卫战士知道漆芷洲是师长的亲舅舅,不敢动手。周维炯见状,气得瞪了他们一眼,一把夺过绳子,亲自将漆芷洲捆了个结实。
 
        漆芷洲恼羞成怒,没想到周维炯真的敢动手,便威胁道:“你这个畜牲,敢动我一根汗毛!我的贴子快到开封了,不几天就有大队人马来清剿你们。把我放了,将有我九爷担保,否则……哼!”
 
        周维炯冷笑一声:“我们红军就是专门和你请的国民党反动军队作对的,他们不来,我们还要找他们哩,来了正好,让我的枪好好开个荤!”这时,漆芷洲的老婆带着一大帮亲戚,挑着银元,来到红军司令部,要找周维炯求情。周维炯认为这是教育群众,划清界线,分清敌我,站稳立场的好机会,就走出门,说:“你们是我的亲属,我知道,但我是共产党员,我想你们也明白漆芷洲虽说是我的小舅,可他干了坏事,是革命的敌人。他勾结国民党军队和顾敬之民团杀害了多少红军军属?他还写信到开封搬兵来攻打我们,他对人民对革命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应当受到严惩,这样的人不能担保,你们回去,我们交给人民处理。”
 
        漆芷洲的老婆还是一个劲的求情,并亮出银元,说只要放了漆芷洲,这些银元都归红军。
 
        周维炯见她纠缠不休,便生气地说:“共产党的政策,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周维炯对党对红军赤胆忠心,别说他是我舅舅,就是亲娘老子,做了这些坏事也不行。
 
  因为人民是不答应的。”
 
       当天下午公审后,周维炯就命令警卫战士把漆芷洲处决了。这个大义灭亲的举动,在根据地军民中产生很大反响,土豪劣绅胆颤心惊,而群众对党对红军更加信赖了。
上一篇:忆红四方面军总经理部部长郑义斋 下一篇:纪念朱克靖同志(一)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