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祖昌:锄头映初心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在共和国的历史上,有这样一位普通而又特殊的共产党人:扛起钢枪是一名勇猛的士兵,拿起锄头则是一位农事娴熟的农民;他将信仰铸就在血与火的战场,又把初心播撒在田野山林;他用一生践行着一个共产党人的承诺——只要是为了人类最崇高的事业而奋斗献身,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得失和身份。这个人,就是共和国开国将军甘祖昌。自从1927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戎马倥偬29年,他南征北战,英勇奋斗,数受重伤,屡立功勋,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然而,仅仅两年后,他却毅然解甲归田,带着全家回到老家——江西省莲花县坊楼镇沿背大队桥头村,种田当农民,造福老百姓,这一干又是29年,直至生命的最后时刻。农民到将军,枪杆见情怀;将军到农民,锄头映初心。甘祖昌用一生鲜血谱写出对党的无限热爱,用全部生命捍卫了对党的无限忠诚。

  不计得失,忠于党和人民。有几分热发几分光,做老实人、说老实话、干老实事,“对党忠诚老实”,甘祖昌没有豪言壮语,却始终在身体力行。无论是井冈山斗争、五次反“围剿”作战和两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南泥湾大生产运动和“南征北返”突围战斗,以及保卫陕甘宁边区和解放大西北历次重大战役战斗的29年革命生涯,还是回到农村矢志带领乡亲们艰苦奋斗、改变落后面貌的29年建设岁月,甘祖昌把对党的无限忠诚植进骨髓、融入血液,无论身处顺境逆境,革命信念始终如一。1951年,在一次下乡检查工作途中,因特务破坏桥梁导致车祸,使甘祖昌的头部再次受伤,加剧了战争时期两次头部受伤留下的严重脑震荡后遗症。他深感自己不再适合做领导工作,多次拒绝到风景名胜区休养的组织安排,毅然从高位请辞回乡务农,以从事体力劳动的方式继续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作贡献。从为新中国成立的出生入死、英勇奋斗到新中国成立后的投身家乡、奉献乡梓,甘祖昌对党忠诚,永葆初心,把一名共产党员应有的光热毫无保留地散发在为理想而奋斗的路上,以实际行动为自己的信仰追求做了最好的诠释。

  不图享受,甘于艰苦奋斗。共产党人追求的,是让全人类得到幸福,而非只为一己之私的小富即安。甘祖昌始终与党同心同德,积极响应毛泽东在七届二中全会上对全党同志提出的关于“两个务必”的谆谆告诫,发扬革命战争年代白手起家、艰苦创业,创办枪械修理所、子弹厂、兵工厂、纺织厂的精神,不恋高位不图享受,保持艰苦奋斗作风,携妻将子解甲归乡。并且极力劝退为其配备的保健医生、警卫秘书,从村前村后拾粪开始,数十年如一日,除了生病、外出开会,就是开荒地、改造农田水利、修建水坝电站,几乎天天和农民一起参加生产劳动,干劲极大,休息极少。当时组织上每月发给甘祖昌工资330多元,但他生活俭朴,养猪种菜,并给自己立规:不吃超过一元钱一斤的食物,不穿超过一元钱一尺布的衣服。却对公事毫不吝啬,累计支出达85000余元之巨。上级在生活上要按有关规定照顾他,盖房子、配汽车……他都一一拒绝。不仅不搞任何特殊化,反而自己花钱在村里盖了几间简陋到连窗户玻璃都未安装的农舍。死后留给妻儿的唯一遗产就是一只铁盒子,里面用红布包着他在1955年荣获的3枚勋章。

  不忘初心,勤于造福百姓。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然而,建立初心不难,难在一以贯之地坚守。正如他的夫人、曾先后两次被习近平总书记亲切接见并深情称作“老阿姨”的全国道德模范龚全珍老人所说的那样:“老甘最大的信念就是带领乡亲们一起建设家乡,让老百姓过上富裕幸福的日子。”甘祖昌始终没有忘记共产党革命的目的就是要让老百姓吃饱肚子,让父老乡亲过上好日子的郑重承诺。一踏上故乡的土地,就下定决心:“只要我的心脏还能跳动,我有一分热,发一分光,一定为建设一个幸福的农村贡献自己的力量。”他脱下军装便和农民兄弟吃住在一起,摸爬滚打在一起,一如当年带兵打仗一样,从未视自己高人一等,并将自己工资收入的百分之七十以上用于帮助群众购化肥、添机械、建学校、办企业、救济贫困户等。正是他关心群众,不摆架子,身体力行,率先垂范,家乡的父老乡亲才发自内心地认可他,接纳他,亲切地称他为“祖昌兄弟”“祖昌伯伯”。回乡29年,他白天参加勘测设计,晚上钻研农业科技,和乡亲们一起深入实际、同甘共苦、呕心沥血、辛勤劳作,共修建水库3座、水电站4座、渠道25公里、公路3条、桥梁12座,为家乡群众过上幸福小康生活打下了坚实基础,用为民谋利诠释践行了自己的赤诚初心。

  不徇私情,严于律己治家。共产党员也有七情六欲,如何做到公私分明,是对每个共产党员党性原则最现实、最基本的考验。甘祖昌虽然劳苦功高,但从不居功自傲,坚决反对滥用人民赋予的权力。他对亲属子女一贯严格要求,经常教育他们要有革命后代的责任感,而不能有干部子女的优越感。在辞去新疆军区后勤部长职务的同时,他将妻子龚全珍的军籍公职也一并辞去,一同返乡。1950年第一次回乡探亲时,他将堂兄儿子带到新疆读书,却把亲生儿子留在了家乡务农。大儿子甘锦荣因身体瘦弱,在家乡干篾匠活上山砍竹子吃力,在甘祖昌母亲的要求下找到新疆,可当甘祖昌得知儿子在家乡会打铁时,毫不犹豫地就将其安排到了打铁厂干锻工。返乡之时,又毅然决定当时可以继续留在新疆工作的甘锦荣夫妇与他一同回到农村。1976年老伴龚全珍从教育工作岗位上离休,按照当时规定可由一个子女顶替,甘祖昌坚决反对子承父业的旧规矩,认为子女长大应自谋出路而非躺在父母的功劳簿上吃老本,最终阻止了四女儿甘吉荣去学校“顶班”。

上一篇:任弼时“骆驼精神”是叶剑英提出的 下一篇:冀鲁边区的抗日元勋——马振华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