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新蔡人燕鼎九——壮烈殉国的抗日将领

更新时间:2024-05-28 11:30:02点击:

燕鼎九,这个名字曾对天中人民来说较为陌生,然而,在2014年民政部首批公布的300名全著名抗日英烈名单中,他脱颖而出,成为了新蔡人民引以为傲的一颗璀璨抗日之星。

史册中的燕鼎九

据《新蔡县志》记载:燕鼎九(1894年~1941年),原名燕寿鼎,又名济,字定九,号鼎九,新蔡县古吕镇南街人。1925年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步兵科,次年毕业。1929年为中央军校第八期学员。1939年在河南省保安司令部教导队军官队任第一期学员上校区队长,次年转任河南省第八行政区上校保安副司令兼第一战区击挺进军第二十二纵队副司令。

1941年1月下旬,日军发动豫南战役,调集15万余人由鄂豫边界沿平汉线分三路北上,企图消灭国民党军队有生力量,打通平汉线交通。中国守军将主力放在日军进攻路线两侧,以游击部队同日寇保持正面接触,诱敌深入,然后包围歼灭。27日,日军东路抵汝南城郊,燕鼎九率部抵抗,打退日军多次进攻。次日,燕鼎九正在城东门指挥战斗,日军佐柏联队在城西北用重炮轰塌城墙数处,继而攻进城西北角的小校场。闻讯后,燕鼎九率突击队百余人,赴小校场,与日军展开激烈战斗,击毙日军多名,终因敌众我寡,弹尽被俘。日军用刺刀向他的喉管和胸部连捅数刀,燕鼎九为民族抗战壮烈牺牲。

谢石华拾遗补缺

日前,记者在新蔡县文联主席谢石华的带领下寻访燕鼎九在新蔡的足迹。

据谢石华介绍,汝南作为河南第八专署所在地,它的首次沦陷,是豫南战役中的一件大事。保安副司令燕鼎九,是豫南战役中殉国级别最高的国军将领,是黄埔军校三百名将之一。汝南首次沦陷的过程及燕鼎九的牺牲经过,未留下翔实的资料。

1941年1月25日,“皖南事变“尘埃未定,日军发动“豫南战役“,调集七个半师团,分别从信阳、商丘、宿县出发,分三大路六小路,自东向西、南、北进发。其中,集结于信阳一带的日军第十一集团军,分左、中、右三翼,沿平汉线向北推进。

燕鼎九1925年报考黄埔军校时,因已超龄,遂用其堂弟燕寿祺之名,与其堂弟按双胞胎同时报考,而其堂弟则以燕展周之名报考。后两人均被录取(燕展周后在国军中任职,1947年病故)。

1940年,燕鼎九任豫南游击第二十二纵队上校副司令兼河南省第八行政区保安副司令。豫南战役打响后,汝南专署做了积极的应变准备:由专员张振江率专署及军需部门撤往殷湾寨隐蔽,二支队随同保护;一、三支队守城,燕鼎九留城指挥(即城防司令)。

1月27日,正值农历大年初一。日军第四十师团(师团长天谷直次郎)一部约一个连队,突然从汝南官庄方向出兵,逼向汝南县城西南郊。燕鼎九与参谋长申子芳率部分守西门、南门,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

日军于次日调整部署,一面集中兵力攻打东城门,一面从驻马店调兵增援。燕鼎九前往督战,终因寡不敌众,血洒瓠城,壮烈殉国。

日军撤退后,八区专署收殓了燕鼎九的遗体,在后龙亭大操场召开了追悼会,并报请洛阳第一战区长官部转报重庆国民政府军政部批准,追授燕鼎九陆军少将军衔。军政部还送挽联一副(已故汝南二高教师、燕鼎九亲属万文华提供):

忧患原为生死关,生于忧患,死于忧患;

英雄不以成败论,成亦英雄,败亦英雄。

燕鼎九遗体运回新蔡后,新蔡各界隆重追悼,将其遗体安葬于城西南周潢路西侧(今县畜牧站院内),并在公路东侧东岳庙西南角立了一座高大的纪念碑。

张振江专员还在汝南县城西南郊三里店村北路西(今三里店陵园),为燕鼎九建了衣冠冢,并在冢前立碑一座,上书:“游击第二十二纵队司令部燕副司令讳鼎九之墓。河南省第八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兼游击第二十二纵队司令张振江敬立。中华民国三十年“。碑文是张专员秘书傅陶然用颜体书的。同期,西平县县长朱国衡顺应民意,在宝严寺内为这次战役中在西平境内牺牲的连长以下的128名抗日官兵建立公墓和纪念塔,汤恩伯亲题“铁血忠魂“纪念碑。

1943年,汝南专署在小南海北边南关花园(今园林学校)内,建“抗战阵亡将士及死难同胞纪念塔“一座,上面镌有燕鼎九的名字和李宗仁“一代国殇 千秋正气“题词(今存纪念塔照片,为双层四面尖顶结构)。

同乡会里的进步青年

记者在谢石华的陪同下,来到新蔡县实小家属院,采访燕鼎九的故交——闫熹微老人。闫熹微是新蔡县实小退休教师,1918年1月14日生,今年已98岁。她早年在北京求学期间,与燕鼎九经常见面。

在一座朴素的平房里,闫熹微与我们攀谈起来。

她说:“我年轻时在北平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上学,当时组织的有新蔡同乡会。燕鼎九长得很英俊,也很斯文。我们经常在同乡会见面。他很有威望,也很有号召力。我们都爱听他讲话。“

她说:“同乡会有几十人。那时我们都很年轻。燕鼎九是个进步青年,我们都很敬佩他。那时,他比我们大二十几岁。在聚会时,他常常激情满怀地号召我们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帝国主义,要积极投身革命。“

据说,燕氏原籍濮阳,大约清朝晚期迁入新蔡,靠经营“天源“ 号香烟铺等发家致富。至民国时期,燕氏家族在南大街50米路西已拥有两进六层院砖瓦房。燕鼎九父辈弟兄五个,同爷的有八个弟兄。他在同爷八弟兄中排行第二,但他父亲只有他一个儿子。燕九鼎的五叔燕化棠(1894年~1974年,字午峰),日本帝国大学官费留学毕业,曾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河南省党部主任委员、国大代表,1974年病逝于台湾。堂妹周燕氏,为新蔡地下党首任县委书记、革命烈士周定一的爱人,曾掩护、帮助过来新蔡养伤的老一辈革命家倪志亮。

燕家当时是个名门望族,燕家的大片祖坟在城外苗庄。

妻儿的情况

据新蔡县文化馆离休干部薛焕民介绍,燕鼎九的妻子燕张氏是新蔡县关津乡张大庄人,大户人家出身。燕张氏和薛焕民的奶奶是一母同胞。薛焕民叫她姨奶。

薛焕民说,燕家是外地人,靠开烟铺起家。

燕张氏身材娇小,但性格非常开朗,18岁左右嫁给燕鼎九,生了3个孩子。长子燕承文,长女燕承玉,次女燕承贤。燕承文的妻子叫梅雪轩。燕承文解放前在彭泽银行上班,解放后被法办,留有两男一女3个孩子。

燕承玉1938年到延安参加革命,改名白玉,曾任边区小学校长,1942年殉职,被追认为革命烈士。燕承贤解放后参军,开始在湖南长沙,其夫叫阎忠厚,是解放军的一名团长。后来阎忠厚调到贵阳,燕承贤一家也搬到了贵阳。燕承文的二儿子灵仙,是跟着她姑姑燕承贤长大并参加工作的。燕承贤如果活着,也80多岁了。

燕鼎九为官清正,殉国后,家里没有一点儿积蓄,只有耳聋的妻子和6岁的女儿燕承贤相依为命(长子、长女均在外地工作)。后来,新蔡为燕鼎九召开隆重的追悼会,人家送了很多挽联,燕张氏就将这些挽联染一下,做成被子出租。后来,国民党政府从城北水店村东城隍庙田里拨出50亩地,作为抚恤燕鼎九烈士遗属的产业。

燕张氏“文革“前一直在新蔡燕家老院住,“文革“后期被小女儿接走,病故于贵州。

瓠城殉难

瓠城汝南是燕鼎九的殉国地。

据《汝南文史资料选编》第一集中许齐平著文《燕鼎九血洒瓠城》记载,燕鼎九牺牲的经过是:驻汝南的游击二十二纵队,是由八专署组织的部队。每个县抽调一个大队,共有七个大队组成。

日寇于1月27日(农历大年初一)从官庄和驻马店兵分两路来到汝南县城西南近郊,二十二纵队上校副司令燕鼎九乘白马、带警卫,出西门督战。不料,此时正面阻击的王俊德大队,在与敌即将接触之际,竟率兵逃到马乡。

燕鼎九不知军情有变,行至西门外,被城外的日寇发现,当场遇难(一说死在北新街,一说死在北关)。

王俊德遂召集中队长商议,企图率部逃回西平,上嵖岈山打游击。中队长黄昌谟(从正阳抽调的)不从,王俊德即以黄不服从命令为由,将其枪杀。

王俊德带队回到汝南后,自知情况不妙,急忙去找司令张振江请假回西平。张振江一见王俊德,顿时大怒,当即命人将他逮捕,交军法处审讯,以临阵脱逃罪判处其死刑,执行枪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