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珠海抗日英烈誓扫日寇奋不顾身

更新时间:2024-05-14 11:30:02点击:

青山如黛,绿树葱茏,苍松翠柏环绕之间,一座高4.1米的抗日烈士纪念碑静静伫立在唐家共乐园门口左侧的小山坡上,庄严肃穆。碑面以楷书竖刻“抗日烈士永垂不朽”,字字铿锵有力。碑座正面镶嵌的花岗岩石碑上,详细记载着唐仕明、唐仕锋两兄弟的抗战英勇事迹,以及他们母亲胡兰馨深明大义、毅然投身革命斗争的动人故事。

这些抗日烈士和他们背后的故事、精神,并非遥不可及的历史记忆,而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瑰宝和力量源泉。他们的事迹和精神,如同明灯般照亮着我们前行的道路,激励着我们为更美好的未来而努力奋斗。

如今,石碑无声,却唤起70多年前的峥嵘岁月……

从事地方志和党史研究数十年的罗祖宁告诉记者,八年艰苦抗战,曾经威震珠江三角洲的广游二支队、南番中顺游击区指挥部、中山抗日游击大队、中区纵队、珠江纵队先后在这片土地上依靠人民群众与日伪军进行战斗,有200多珠海籍指战员壮烈牺牲。其中连排级以上的有邝叔明、邝任生、梁杏林、郑新、唐仕明、唐仕锋、冯培正等,有邝健玲、吴清华、林若冰等巾帼英雄。或许还有更多不知名的英雄儿女为民族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却未留下任何只字片言的记录。他们为中人民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一直为世人所传颂。

  唐门一族:英雄母亲亲送儿女上前线

不少老一辈的唐家人说起抗战都会提起一位“唐伯母“,在乡亲们眼中,她是一位传奇女子,也是一位伟大的革命母亲。

记者在罗祖宁编写的《百年珠海》中找到了关于她的史料记载。“唐伯母“原名胡兰馨,福建人,幼时随父亲流落香港,后因生活所迫,她先后被人收为养女、婢女。19岁时,她嫁给唐家村华侨唐宗琮为妾,生有三子一女。不幸的是,她早年丧夫,不得不靠变卖遗产和打柴为生。虽然生活贫苦,胡兰馨却深明大义。在抗日战争爆发后,她不仅积极支持二子唐仕明与三子唐仕锋参加抗日,还为了支援抗日部队,将祖上留下来的几亩祭祀田变卖,凑足3000元大洋交给唐仕明送给部队买枪。

唐仕明自抗日战争爆发后就在共产党活动较活跃的中山五区的三乡光后小学任教。1938年夏,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次年冬天,被调到九区的三角小学任教,秘密从事党的革命活动。在学校,他积极宣传抗日主张,教导学生不做亡国奴,还组织学生唱抗日救亡歌曲,在学生中掀起了抗日救亡运动的高潮。

罗祖宁介绍说,唐仕明年纪虽轻,却是有勇有谋。从地方转到武装部队后,他与队友办了一份宣传刊物《民报》,宣传党的抗日方针政策,揭露国民党反动派妥协投降的罪行。1944年1月1日,中山人民抗日义勇大队成立,在几次对日伪军袭击中歼敌300余人。日寇为挽回颓势,于4月26日派数百人向唐仕明所在的军政干部训练班驻地石塘发动袭击。接到敌情后,他率40余人,抢占石塘槟榔山制高点,全力阻击敌人,牵制敌军一个多小时。但由于援军一时难以到达,他便当机立断命令其他战士转移,自己和另两名战士掩护战友撤退。战斗中,他不慎被击中腿部,血流如注,还强忍伤痛,与敌入展开了肉搏战。最后,壮烈牺牲,年仅26岁。

仅仅6个月之后,早年受哥哥影响也积极投身抗日的弟弟唐仕锋也在战斗中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抗战初期就参加本乡抗日保家的壮丁队的唐仕锋因表现出色曾被送到国民党设在西樵山附近的军事训练班学习军事知识。归乡后,担任壮丁队教练,配合守军带领壮丁队前往唐家湾海防前线站岗放哨,以防日军进犯。

1940年冬,唐仕锋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历任广游二支队班长、中山抗日游击队小队长、中山八区抗日游击大队主力中队队长、中山人民抗日义勇大队仲恺中队队长,屡立战功。

1942年6月的一次战斗中,唐仕锋带领一个班随主力部队追歼敌人,突然被敌军射来的一颗子弹横穿面颊,两边大牙被打掉,但他仍强忍住伤痛,与战士们一起坚持到战斗结束。治疗期间,他连说话和吃东西都很困难,医疗站人员要其住院治疗,但他始终不肯离开连队。

1944年7月4日凌晨,日军调集1000多名士兵,分4路向五桂山区发动进攻。唐仕锋率领仲恺中队奋力阻击,截击了进入五桂山的日军。唐仕锋在战斗中身先士卒,完成了牵制敌人、掩护非战斗人员安全转移的任务。但当他带领战士撤出阵地时,遭到日军特种部队的截击,不幸头部中弹,当场牺牲,年仅21岁。

哥哥们奋勇杀敌,小妹妹唐贞也于194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南屏联合中学党支部书记,后进入五桂山区参加珠江纵队。

而两个儿子先后牺牲的消息,胡兰馨直至抗战胜利后才得知。悲痛之余,坚强的她擦干眼泪,与大儿子唐益坚又再投身解放战争,一起为凤凰山革命根据地游击队递送情报,几番拒绝敌人的威逼利诱,保持革命气节,直至珠海解放。

  林若冰抗战女知舍己救国

看着林若冰仅存的一张黑白照片,很难想象这个一头蜷曲黑发,眉清目秀,打扮得体的美丽姑娘会是抗日战场上英勇的女游击队员。从寒门子弟,到逃婚赴港,从电影公司临时演员到回乡参加抗日救亡运动,从上山打游击到被伏牺牲,她26年的人生虽然短暂,却如花儿般绚丽绽放。

  1919年,林若冰出生于斗门马山乡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由于早年丧父,她从小便帮助母亲做家务和农活。12岁进入马山小学读书后,受思想进步的教师林科与林俭焘影响,她逐步认识到封建礼教是强加在妇女身上的枷锁。17岁那年,母亲要把她嫁给一个地主。不愿当封建礼教牺牲品的林若冰,选择了逃婚。在老师林科的帮助下,她到香港一个演员家帮忙做家务活,晚上则到陶行知办的“中华业余学校“学习。并认识了林伟明、邝麟飞等同窗好友。为了解决生活困难,她一有机会还到电影公司当临时演员,结识了不少进步人士。

  罗祖宁告诉记者,他在搜集史料时发现,林若冰不仅是个自学成才的女知识分子,她还在组织抗日救亡活动中充分发挥了知识宣传的力量,争取妇女解放。1938年,林若冰和林伟明从香港回乡参加抗日救亡运动,进入八区游击队训练班学习,参加马山乡抗先队。她与林伟明合办了“珠江小学“,并以此为阵地,发动女青年参加战时妇协会。他们还组织互帮组、救护队,采用办夜校、出墙报、演街头剧等多种形式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把马山村的抗日救国运动搞得有声有色。

  1942年3月,林若冰被党组织选送加入八区抗日游击队,成为正式游击队员。随后,被分配到五桂山白企村小学教书。她利用教师职业做掩护,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并经常利用假期时间监视岐关东路大环至南荫的交通要道,及时向部队汇报敌伪活动情况。在敌伪扫荡游击区时,她机智地组织群众疏散,避免了群众无辜遭受日军的杀害。1943年冬,她跟随五桂山主力部队挺进粤中抗日,在部队政治部宣传队工作。

  1945年2月,林若冰随指挥部进驻新兴县焦山村。当时国民党军队假抗日,真反共,屡屡向粤中抗日部队发动进攻。一次,国民党一五八师的先头部队分三路向焦山袭击,游击队随即应战。激战过后,游击队分两批撤出焦山。突围时,林若冰在坝塘村不幸中弹,身负重伤。卫生员为她包扎时,她见部队已安全突围,忍着剧痛,拒绝治疗,让卫生员跟随部队转移,自己却英勇牺牲。

  梁杏林、郑新 塘瞰勇士可歌可泣

  在《广东革命史辞典》中,“塘瞰十二勇士“的事迹被珠江三角洲人民群众传颂为“惊天地泣鬼神的壮烈“,但可能很多人不知道,那次战斗的领导者梁杏林和郑新均是珠海人。

  1945年春夏间,日、伪、顽勾结,对五桂山、凤凰山抗日根据地不断“扫荡“,频频袭击抗日武装力量。5月27日,珠江纵队第一支队铁流中队12名战士,由中队长梁杏林、指导员郑新带领,到中山五区雍陌乡宣传抗日,夜宿塘瞰村,被敌人发现。28日凌晨,国民党顽军百余人包围了塘瞰村发动攻击。面对十倍于己的敌人,战士们毫无惧色。从拂晓开始,先后击退顽军五次进攻。战斗至下午4时,弹药耗尽,又无法突围。勇士们宁死不屈,将文件、枪支毁掉,然后围在一起高唱《国际歌》,拉响了连同炸药包捆在一起的手榴弹,6名战士当场牺牲。其余受重伤,不幸落入敌手。郑新在被押送途中因伤重牺牲。梁杏林和另外3名战士被押至三乡。在敌人的威逼利诱面前,他们坚贞不屈,后经中共地方组织和当地群众营救出狱。

  斗门邝氏“红色圣地“的英雄儿女

  走进斗门小濠涌村,邝氏百年的祖屋还静静坐落在村口狭窄古朴的巷道中,这里曾是地下党组织的秘密联络点。60多年前广东省人民政府颁发的那块“光荣烈属“的奖牌还挂在青砖瓦下的屋顶上,依然如同红花般灿烂。

  抗日时期,就在这个小濠涌村诞生了珠海的第一个农村基层党组织,被称为“红色圣地“。许多有志青年在党的召唤下,以满腔的革命热情,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山抗日武装,为党和民族的利益,出生入死。仅小濠涌村就有20多名年轻将士在抗战中为国捐躯。比如小濠涌村七口抗战之家和邝仲海、邝健玲兄妹。

  抗战老兵邝振来一家原是归国华侨,有18亩耕地,生活足以温饱。但一家人为了支持抗战,除留下1亩3分地做父母亲的口粮田外,其余全部卖掉,所得收入均捐给八区党组织和抗日游击队。邝振来和三哥邝叔明、四哥邝振大、六哥邝戈,以及邝振大夫人莫琦玲、邝戈夫人王又超、邝振来夫人赵自侦都是共产党员,他们一家七口秘密为党工作,投身抗日救亡运动,前赴后继。

  生于1913年的邝叔明是广东声名赫赫的抗日英雄,生前担任过珠江纵队二支队政委、斗门区委书记,在《广东革命词典》、《珠三角抗战史》上都记录着他的事迹。20世纪30年代初,他与同乡进步青年邝任生在广州读书期间开始参加革命活动,建立“共产主义同情小组“,在进步刊物上发表小说《农村的火》等文章,揭露时弊,反对封建主义。

  1934年冬,邝叔明从航海学校毕业后,在家乡新兴小学任教。翌年,参加进步组织“小濠涌青年社“、“八区青年社“,开展革命活动。1936年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与邝任生等七人创建中共小濠涌支部。

  1938年1月,邝叔明由党组织选派去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结业后回家乡从事抗日救亡运动。1939年2月,邝叔明组织中共党员和进步青年60多人,在南门新围村崇基祠举办第一期游击队训练班,亲任教导主任,讲授军事知识,组织军事训练,为八区武装抗日的开展打下基础。9月28日,“十人武装小组“成立,月坑村成为八区抗日武装斗争的基地。他着力开辟游击据点,掌握乡村武装。

  1945年3月,珠江纵队第二支队部分力量奉命挺近西江,开展粤桂湘边区抗日游击战争。邝叔明等率领百余人留在番禺坚持斗争。5月中旬,邝叔明率短枪队12人在小洲乡活动,遭敌伪、土匪100多人包围。邝叔明在突围中不幸牺牲,时年32岁。

  同村的邝仲海、邝健玲兄妹早年受恩师邝任生的影响,也积极投身抗日。邝仲海是斗门抗日后援会和大刀会的重要领导者。他以健民小学校长和小濠涌乡长的特殊身份作掩护,秘密筹资为游击队购买枪支弹药。

  邝健玲则是八区(斗门区)第一个女共产党员。1938年2月,中共八区区委选派邝健玲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母亲为她想方设法筹足路费,她经过千辛万苦终于到达延安,学习了半年后在9月返回家乡。当时,日军在三灶岛修筑机场,日机每日在斗门上空狂轰滥炸。邝健玲组织乡村妇女救护队,先后抢救受伤军民200多人。

  1939年1月,中山县战时妇女协会成立,邝健玲当选协会八区分会会长。在她的带动下,协会会员达300余人。并以成立“女仔屋“、“姐妹会“、“识字班“等方式发动妇女参加抗日救亡活动。

  1944年,邝健玲奉调中山九区石军沙工作。由于斗争环境恶劣,生活艰苦,积劳成疾,在一次流行性急性霍乱病中去世,年仅26岁。(珠海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