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汉斯·希伯:一手拿笔,一手拿枪

更新时间:2023-11-21 11:30:02点击:

汉斯·希伯。

◎程琼莲

记者和作家都是舞文弄墨之士,借文字对世界发声,以期抵达真相。战士,则是另一种人群,他们为真理、正义、和平而战;他们临危受命、冲锋陷阵、置个人安危于不顾,是人类永远的守卫者。这两种人虽然都是为了人类的福祉奋斗不息,但他们分属不同的阵营。可有这样一位新闻战士,他既拿笔,又拿枪;既烛照人们的灵魂,又亲身抵抗法西斯的侵略。他有着和我们一样的血肉之躯,但他身上闪耀着光辉。他就是汉斯·希伯。在记者节即将到来之际,让我们缅怀这位伟大的记者及国际主义战士。

以如椽之笔支援中国

1897年,汉斯·希伯出生于原奥匈帝国(现波兰)的克拉科夫,后来他到德国上大学,并加入了德国共产党。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追求,他弃医从文,成为新闻太平洋学会的一名记者。汉斯·希伯德文名为muller、海因兹·莫勒,汉斯·希伯这个名字是后来由新四军卫生部长沈其震所改。

1925年,受信仰驱使,汉斯·希伯第一次来到中国上海,活跃在采访的第一线。他既有新闻记者敏锐的嗅觉,又有共产党人的悲悯情怀。他深入底层,支持工人运动,积极报道中国工人受压迫、受剥削的事实。说起来,汉斯·希伯来到中国并非偶然,通晓英、德、俄、波兰和中国五国文字的他,一直以来就向往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国,政治自觉也让他对中国动荡的局势颇为关心。

汉斯·希伯来到中国参加革命,在总政治部编译处工作期间写了大量介绍中国革命的文章,表达同情中国民众、支持中国革命的观点。后来,希伯因中国大革命失败返回欧洲,根据中国实际情况写了《从广州到上海:1926年-1927年》一书,于1928年2月在德国柏林出版问世,吸引了无数关心中国的读者,在读者中产生了较大的反响,有许多人因此远道奔赴中国,了解中国的实际情况。毫无疑问,希伯的书籍以客观公允的言论,在舆论的阵地为中国革命博得了国际支持。

1932年秋,难以割舍的中国情怀令希伯再次返华,他的夫人秋迪也跟随而来。上海是他施展作为的阵地:他与上海英文报纸《大美晚报》编辑巴林博士共同发起,组建了上海第一个国际“马列主义学习小组”,吸引了美国进步女作家史沫特莱、医生马海德和新西兰作家路易·艾黎等人参加。这些志同道合之士怀揣救世的理想,一起共同研究中国的局势,期冀能为中国革命贡献绵薄之力。希伯还在《中国周刊》上撰文《论马克思对中国的评论》,并以“亚细亚人”的笔名在美国《太平洋事务》《亚细亚杂志》和德国《世界舞台》等报刊发表大量论述中国形势和远东问题的文章。他自始至终不忘一个进步文人的职责——以如椽之笔声讨法西斯暴行,支援中国革命。

一边作战一边写报道

汉斯·希伯亦是意志坚定的革命者,自从来到中国后,他一直支持中国的革命运动,并参加北伐,加入国民革命军,他渴望为中国的革命事业奉献一腔热血。然而,形势是严峻的,随后的国共分裂、大革命失败,让希伯愤怒与失望,与国民党的政见分歧使他的天平向共产党倾斜。由此,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激情满怀的他义无反顾地奔向了延安。在延安,希伯受到了毛泽东的亲切会见,并先后采访了毛泽东、周恩来、叶挺、项英、刘少奇、陈毅、粟裕、罗荣桓、朱瑞、黎玉等当时叱咤风云的革命人物,对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情况有了进一步了解。

1941年9月中旬,在新四军和八路军战士的掩护下,通过日寇严密封锁的古运河和陇海铁路线,希伯安全到达山东鲁南抗日革命根据地。在这里,希伯受到了山东党政军民各界的热烈欢迎,看到这里一派红红火火、斗志昂扬的革命大好形势,他心情激动,表示要学习当地军民“一手拿锄,一手拿枪”的战斗精神,永不停息地战斗。那个时期的抗日战争已进入胶着状态,日本侵略者为此采取“大扫荡”,对此,八路军115师领导决定从滨海区挺进沂蒙山区,与山东纵队的领导机关会合,共同组成一个统一的“反扫荡”领导机构。在这样险恶的情势下,希伯的安全成为部队领导们首先考虑的问题,但希伯拒绝了部队首长让他转移到安全地区的要求,他执意留在前线,和战士们并肩作战,并随时把战况报道给全世界反法西斯的人们。

激烈的“反扫荡”开始,环境异常艰苦,希伯一面战斗,一面记录战争场面。每当夜深人静、战士们进入梦乡之际,就是他写作的好时机。可随着敌人包围圈的逐渐缩小,战争形势愈加严峻,为了确保希伯安全,部队领导决定派遣一支精干武装分队护送希伯突围,取道苏北新四军根据地,返回上海。但希伯再次拒绝,坚持和战士在一起。领导说,希伯的任务是采访,用笔当枪。希伯激动地说,不,他的任务是抗击侵略者,他要一手拿笔,一手拿枪。

留田村突围是一次智力、胆略的交锋,面对敌人的突然袭击,115师部队的领导决定避其锋芒,直捣敌人巢穴,让敌人仓促回师,从而粉碎他们的扫荡阴谋。希伯和战士们一起,手拿武器,镇定机智地穿越敌人的火网缺口。在这次突围中,希伯亲眼目睹了抗日战士军纪严明、行动迅捷,真有万夫不当之勇、雷霆万钧之势。一到驻地,心情激奋的希伯没顾上休息,就为115师的《战斗报》写了一篇题为《无声的战斗》的通讯,高度赞扬八路军战士斗志昂扬、蓬勃向上的精神风貌。

永远的布尔什维克

战争是残酷的,伴随战争的有光明与正义,更有流血和牺牲。1941年11月30日清晨,我军在大青山遭遇敌军,敌众我寡,形势危急。为了掩护机关转移,首长将部队分成三个分队,分批向南突围。希伯谢绝随第一、二队先走,决然加入最后突围的第三分队。一场壮烈的战斗打响。最后突围时分,敌人以密集火力封锁突破口。翻译、警卫员、战友纷纷倒下,希伯悲愤交加,拿起武器向敌人猛攻,可罪恶的子弹相继射中他的臀部、胸部,当最后一枚炮弹在他身边响起时,伤痕累累的希伯终因寡不敌众,倒在这片异国的土地上。汉斯·希伯,这位永远的布尔什维克,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他44岁的年轻生命。

为了纪念汉斯·希伯,徐向前、聂荣臻元帅分别为希伯题词:“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希伯同志永远活在中国人民心中”、“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中国人民的亲密战友汉斯·希伯同志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山东军民为希伯建立了一座白色圆锥形的纪念碑,碑上刻着罗荣桓等题写的“为国际主义奔走欧亚,为抗击日寇血染沂蒙”的题词。

(注:此篇文章写作查阅了相关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