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山阻击战中的吴克华将军两次立遗嘱(一)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曾先后担任我军炮兵司令员、成都军区司令员、新疆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司令员的吴克华将军,是人民解放军的一名骁勇战将,他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在红军初创时代,他担任过赣东北苏区红军冲锋队队长;在此后长期的革命斗争中,他出生入死,立下了卓著战功。他生前曾留下两次遗嘱,对自己的后事作过两次不同的安排。第一次是在抗战时,他在胶东战场上曾表示:生为国家尽忠,死后葬于父母身旁,以尽子女孝道。可四十多年后,吴克华在病危时又留下遗嘱:死后一切从简,不造墓,把骨灰撒在当年的塔山战场,与牺牲的战友们长眠在一起。吴克华将军为什么对自己的后事前后会作如此不同的交待呢?这还要从他的家庭出身与戎马一生的经历说起。
 
  深明大义的母亲被敌杀害
 
  1912年12月,吴克华出生在弋阳县中畈乡芳家墩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原名吴克家,在延安抗大时改名为吴克华。他的家乡芳家墩村是个有500多户的大村,全村基本姓吴,除了十多户地主,其余都是贫农。吴克华有一个姐姐,在他5岁时夭折,因而其父母把他看得特别重。他8岁进私塾,读了3年书,因父亲生病辍学务农。两年后,父亲去世,全家的生活担子就压在13岁的吴克华身上。白天,他为地主放牛,晚上到纸坊做杂工,母亲给人家做针线,母子相依为命,艰难度日。当时,吴姓族长要修族谱,每丁抽两块大洋,吴克华家出不起这笔钱,祠堂里的账房先生讥笑他为穷鬼,烂泥糊不上壁。吴克华受不了羞辱,托人介绍,到县城一家杂货店做学徒。他想得简单,以为凭自己的力气挣饭吃,不遭别人的白眼就可以。但事实与他的愿望相反,心狠的店老板根本就不把学徒当人看,稍不如意,轻则呵斥辱骂,重则挨打受罚,除此之外,还要给老板娘倒尿壶、端洗脚水。由于受不了店老板的欺侮虐待,他一气之下卷起铺盖一走了之,干了一年的活分文未取。通过这件事,逐渐长大的吴克华开始深思一些社会现象:为什么少数不劳而获的地主、老财那么富足,而大多数长年累月辛勤劳动的贫苦大众却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这是什么世道?这颠倒的社会能颠倒过来吗?1927年底,共产党人方志敏、邵式平等人在家乡领导了轰轰烈烈的弋横农民年关大暴动,参加起义的农民达五万余众,震撼了整个赣东北。芳家墩村与暴动中心的弋阳漆工、烈桥毗邻,随着汹涌而来的革命浪潮,芳家墩的穷苦农民也亮出了暴动红旗。年仅15岁的吴克华怀着对旧社会的刻骨仇恨,满腔热情地投入到革命洪流中,他跟着大人们一起斗地主、打土豪、抗租平债。不久,乡里成立了苏维埃政府,农村的一切权力掌握在昔日受尽压榨欺凌的穷苦农民手里,地主、老财以往的威风一扫而光。这一切使吴克华无比兴奋,感到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不久,区里“扩红”的消息传来,吴克华报名参加了工农红军。
 
  1929年春,赣东北地区的革命形势发展很快,红色区域已扩大到十几个县,并且在苏区建立了一支正规的红军队伍——红军独立团。为了进一步巩固和扩大各地苏维埃政权,壮大红军队伍,中共赣东北特委决定筹办一所培养部队军事政治骨干的信江军政学校。已担任红军少年冲锋队队长的吴克华由于作战勇敢,又有几年私塾的文化底子,被部队挑选到军校第一期培养。
 
  信江军校设在弋阳烈桥乡的吴家墩,其前身是军事教导大队。方志敏、邵式平等赣东北苏区党政领导人对创办军校极为重视,不但亲为军校提写“校训”,并且多次到军校授课、作报告。在这所新型的红军军校里,吴克华第一次听到马克思、列宁的名字,懂得了红军为谁打仗,为谁流血牺牲等许许多多的革命道理,使他的世界观、人生观发生了重大变化。入学不久,他加入了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在军校学习期间,他随部队参加过攻打横峰莲荷、弋阳团林、万年青云镇等战斗。毕业后,留校任分队长。
  1930年7月,红军独立团在攻克赣东北重镇景德镇、乐平之后,不但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及给养,还吸纳了大批的煤矿、瓷业工人加入红军队伍,改变了红军队伍单一的农民身份。在班师苏区途中,根据中央指示,在乐平众埠成立了红十军,吴克华调红十军任连长。此时芳家墩村已成了赣东北苏区的首府,苏区的党政军领导机关就设在村子里。
 
  蒋介石发动第一次“围剿”时,进攻赣东北苏区的国民党军队把芳家墩列入重点进攻目标。为了保存革命有生力量,红军队伍主动撤出了芳家墩。吴克华的母亲罗香莲是个小脚女人,跑不动,被进村的敌军抓去烧饭。由于坏人告密,说她是红军干部家属,立即遭到敌军的扣押,并逼她写信给儿子,叫他带队伍投降,否则就杀她的头。吴克华的母亲虽然是一个普通农村妇女,也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儿子,但她深明大义,深知儿子是为穷人打天下,因而严辞拒绝了敌人,敌人当夜就把她杀害了。两天后,红军收复了芳家墩村,吴克华看到头颅与身体分离的母亲遗体,顿觉肝胆撕裂,他一头扑向母亲的遗体大声痛哭。由于战况紧急,部队马上就要开拔,在当地苏维埃政府的帮助下,吴克华把母亲草草地埋在村旁的来龙山上,他在母亲的墓前立誓道:“等把敌人斩尽杀绝,一定回来陪伴您老人家。”
 
  第一次遗嘱:
 
  “如我光荣了,恳求组织上把我埋在母亲身边”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爆发,国共两党再次携起手来共同御侮,中国进入了全民族的抗日战争时期。这时许世友根据中央军委命令,来到山东抗日根据地,担任胶东军区司令员兼八路军独立五旅旅长。而吴克华在抗大结业后随周恩来到上海做抗日民众工作。后来,根据许世友的要求,经周恩来同意,吴克华调山东任胶东军区副司令员。
 
  许世友自吴克华来了之后,如虎添翼,他们在山东半岛发动群众,组织了多次大规模的破袭战、地雷战,狠狠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牵制了大量的日伪军,有力地配合了全国人民的抗战。
 
  1942年春,日寇集中5万多兵力在胶东抗日根据地进行了空前残酷的“大扫荡”,战争极为惨烈,吴克华协助许世友指挥胶东抗日武装与敌人浴血奋战,多次挫败了敌人的进攻。
 
  胶东军区司令部驻扎在一个小山村里,全村只有60来户人家。有一次从内线传来敌人要来偷袭的消息,而这时,胶东主力部队又在外线作战,御敌兵力显然不够,司令部决定转移并派出一些警卫部队帮助当地老百姓疏散。
 
上一篇:吴运铎的抗日故事:历尽险恶三次挣脱死亡线 下一篇:塔山阻击战中的吴克华将军两次立遗嘱(二)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