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母亲王根英父亲陈赓(二)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周恩来伯伯亲自解救母亲出狱
 
  父亲离开上海后不久,党组织就派帅孟奇到上海筹备工人反帝大同盟,她找到了母亲,传达了党中央团结各阶层人士实行抗日救亡的主张,并指定母亲负责沪东区反帝大同盟的部分工作。
 
  1932年1月28日,日军进攻上海,第十九路军奋起抵抗。上海党组织紧急动员起来,全力支持十九路军。母亲组织了沪东工人救护队,直接开到前线服务。“一·二八”抗战结束后,母亲回到工厂做工,她先后在香烟厂、套鞋厂当工人,其间继续领导和组织工人的斗争。此间全国总工会成立女工部,母亲被调任女工部部长。
 
  1932年秋天,父亲在新集-胡山寨会战中右腿膝盖处负重伤,同年10月离开部队到上海治伤。伤愈后,党组织决定他们夫妇一同回中央苏区。我知道母亲非常兴奋,人在上海,心已飞到瑞金!不料,动身之前的1933年12月,由于叛徒出卖,母亲在家里被捕,被关进了上海提篮桥监狱。
 
  母亲被判有期徒刑8年,后被转送“南京第一模范监狱”,当时这里关押的还有帅孟奇、夏之栩、何宝珍等“女政治犯”共20余人。她们在狱中组织了数次绝食斗争,母亲表现得坚定勇敢。
 
  1937年8月,周恩来伯伯和朱德、叶剑英到南京参加蒋介石召开的国防会议,知道母亲还被关押着,于当年8月19日亲自与叶剑英、童小鹏到了监狱,点着母亲等3人的名字说:“今天我要见见她们!”
 
  母亲她们见到周恩来和叶剑英时,都惊呆了!她们早已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没打算活着出去,更没有想到周恩来和叶剑英亲自到监狱来营救她们!
 
  随后,周恩来伯伯会见了关押的全体政治犯,讲明国共两党停止内战,再度合作,一致抗日。
 
  随后,周恩来派车将母亲接到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不久周恩来亲自带母亲到了西安。8月26日,她又由西安转云阳八路军总政治部和父亲团聚。
  父亲在1937年8月27日的日记中写道:“昨日根英由西安到云阳总政治部,小平同志加菜为我们庆贺,并另辟一室使我们做竟夜之谈。是晚彼此互诉离情,直达深夜,尚无疲意,其快乐有胜于1927年武汉新婚之夕。根英在狱达4年,艰苦备尝,在敌威迫利诱下,始终坚持共产党员的立场,不为动摇,使我对她更加敬佩。”
 
  几天之后,母亲去延安边区党校学习。她首先对近4年的监狱斗争做了回顾总结,也回顾了自己的革命生涯。她将这些写成了总结,保留下来的有《王根英自传》《狱中斗争》等数篇文稿。
 
  1938年秋,党组织批准母亲到一二九师去工作,而父亲率领的三八六旅,当时正在太行区活动。母亲路过时,前去小住了几日。其后她就到师部报到,被分配到供给部办的财经干部学校任政治指导员。
 
  母亲壮烈牺牲在日寇的枪弹、刺刀下
 
  在新的工作岗位上,母亲更是投入全部心血和热情。
 
  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敌后战场的斗争更加残酷。1938年12月下旬,一二九师越过平汉线,开进冀南地区,母亲所在的财经学校也随部队东进。1939年3月,财经学校又随主力部队西进,转往太行山区。
 
  一次,学校从南宫附近开始行动时,突与日军遭遇。敌人放火烧了村庄,把学校的一部分人冲散了。母亲因为负责收容一部分伤病员落在后面。她以高度负责的精神,不怕牺牲,一步也不离开伤员,全部将他们带到了一二九师供给部。
 
  1939年3月8日,母亲随师供给部驻在南宫县的“前后王家村”。这天敌人进攻冀南军区驻地,师供给部被敌人包围,母亲把自己的马给伤员骑,自己徒步随警卫部队突出重围。她冲到村外刚喘了口气,突然发现装有文件和公款的挎包没有带出来,便毅然独自向村中奔去。大家想拦也没有拦住。她在驻地将挎包取出,不幸在出村时与敌人遭遇。同志们清楚地看见她在敌人的机枪扫射中倒下了!等大家组织好队伍冲到村边来接应她时,她已经壮烈牺牲!她的身上,有弹洞也有多处敌人的刺刀洞痕!汩汩的鲜血,染红了身下的泥土……
 
  这时,父亲正率三八六旅越平汉线西进。他在当天知道了这个消息。三八六旅的政委看见,他手捏报告妻亡的电报,泪水滚滚而落……有记日记习惯的父亲,当天在日记中只写了一句话:“三·八,是我不可忘记的一天,也是我最惨痛的一天。”此后一个多月,他中断了日记的写作。父亲还对战友说:“我要为她守节三年!”果然,父亲在母亲牺牲三年后才重新考虑再组家庭。
 
  由于父母献身革命,我从小跟着大舅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1946年,担任太岳军区司令员的父亲通过上海地下党找到了我大舅一家,把我接到他的身边!父亲对我详述了母亲牺牲的经过,说,你妈妈是一个优秀的共产党人,她死得很英勇,我们都要向她学习!在延安开党的“七大”时,会场还悬挂了你妈妈的照片。
 
  后来,我被送进华北大学学习,1952年毕业后先后在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北京汽车制造厂、航空航天工业部工作,1959年和钱如琴结婚,膝下有一子一女,退休时为教授级高工。
 
  母亲要是能看见今天的祖国,看见她的子孙们,该有多高兴!还有我的父亲也是。
上一篇:回忆母亲王根英父亲陈赓(一) 下一篇:抗日革命夫妻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