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真理而凛然献身的夏明翰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越杀胆越大,杀绝也不怕”
 
  1920年秋,夏明翰毅然离家出走,来到长沙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在何叔衡的引见下,认识了毛泽东,一边刻苦自学,一边从事湖南学生运动。中国共产党成立后,毛泽东何叔衡等在长沙创办自修大学,培训干部,夏明翰是第一批学员。不久,经毛泽东、何叔衡介绍入党,成为湖南最早的一批中共党员,并任自修大学补习学校教务主任。1927年2月,毛泽东在武汉举办中央农民运动讲习班,夏明翰到武汉任全国农协秘书长兼农讲所秘书。“四一二”政变后,惊闻蒋介石背叛革命,夏明翰在悲愤中写道:“越杀胆越大,杀绝也不怕。不斩蒋贼头,何以谢天下。”以示坚定的革命信念。随即党组织派他回湖南任中共湖南省委委员兼组织部长,参与秋收起义的准备工作。10月,他到浏阳指导农民武装起义,调任平浏特委书记。
 
  1928年初,武汉三镇笼罩在一片血雨腥风的白色恐怖之中。夏明翰刚到汉口,立即投入工作。他与新任湖北省委书记郭亮一起听取了由党中央派来武汉的李维汉传达的中央精神,共同研究并决定取消了不顾政治形势而盲目冒险的两湖年关暴动计划,同时迅速通知各县农民武装转移,保存革命有生力量。这时,湖北省委的交通机关已被敌人破坏了。忙于工作的夏明翰,直至2月7日才从谢觉哉那里获悉交通员宋若林不可靠的消息。
 
  夏明翰回到租住的汉口东方旅社烧毁机密文件,正准备转移时,宋若林带着几个特务闯了进来,将他逮捕了,关进了阴暗潮湿、四面无窗的国民党监狱。
  “这就是共产党人的大仁大义”
 
  在武汉昏暗潮湿的牢房里,忍受着敌人的残酷折磨,压抑着对亲人的切切思念,憧憬着革命胜利的美好未来,他忍着剧痛,挣扎着拾起敌人叫他写“自白书”的纸笔,拖着手铐脚镣,写下了最后三封信。
 
  第一封信是写给他母亲的:“你用慈母的心抚育了我的童年,你用优秀古典诗词开拓了我的心田。爷爷骂我、关我,反动派又将我百般折磨。亲爱的妈妈,你和他们从来是格格不入的。你只教儿为民除害、为国除奸。在我和弟弟妹妹投身革命的关键时刻,你给了我们精神上的关心,物质上的支持。亲爱的妈妈,别难过,别呜咽,别让子规口血蒙了眼,别用泪水送儿别人间。儿女不见妈妈两鬓白,但相信你会看到我们举过的红旗飘扬在祖国的蓝天!”
 
  夏明翰的第二封信是写给他的夫人郑家钧的。他深情地劝慰鼓励妻子:“亲爱的夫人钧:同志们曾说世上唯有家钧好,今日里才觉得你是巾帼贤。我一生无愁无泪无私念,你切莫悲悲凄凄泪涟涟。张眼望,这人世,几家夫妻偕老有百年?抛头颅、洒热血,明翰早已视等闲。‘各取所需’终有日,革命事业代代传。红珠留着相思念,赤云孤苦望成全,坚持革命继吾志,誓将真理传人寰!”写完此信,夏明翰抑制不住对妻子儿女的强烈爱恋和思念,用嘴唇和着鲜血,在信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吻印。
 
  夏明翰的第三封信是写给大姐夏明玮和她的两个女儿的。他写道:“大姐为我坐监牢,外甥为我受株连,我们没有罪,我们要斗争,人该怎样做,路该怎样走,要有正确的答案。我一生无遗憾,认定了共产主义这个为人类翻身解放造幸福的真理,就刀山敢上,火海敢闯,甘愿抛头颅,洒热血!”写完三封家书,遍体鳞伤的夏明翰又一次被敌人提审,他知道自己已经来日无多,敌人会对自己下毒手了。
 
  审判官以为年纪轻轻的夏明翰好对付,施以功名利禄的诱惑,要不了几个回合,夏明翰就会乖乖就范。
 
  审判官将夏明翰“请”进了窗明几净的办公室。由于牢房光线太暗,一下子受到强光的刺激,夏明翰感到头晕目眩。刚坐定,一个长官模样的人就走了进来,对夏明翰循循诱导起来。“夏先生,古今中外,因时而动,乘势而变,识时务者为俊杰,概莫能外。当今之世,形势有利于国民党,而不利于共产党。凭着先生的才华,加之令祖的名望,何愁捞不到一个厅长、省长的官职......那将后福无穷啊!”
 
  审判官见夏明翰正襟危坐,气宇轩昂,毫不所动,便想以亲情为突破口,“劝”夏明翰三思而行。“先生年纪轻轻,上有老母,中有爱妻,下有娇儿,就这么随便抛妻弃子,自陷于不仁不义,未免可惜。”夏明翰大义凛然地说道:“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我已不是三思而行,而是一直意志坚定。共产党人爱国家,爱民族,爱劳苦大众,当然也爱自己的亲人,爱妻子儿女。但是,为拯救百姓于水火,为振兴民族之强盛,为后代生活之美满。我们随时准备牺牲自己的生命,这就是共产党人的大仁大义。”
 
  审判官毫无所获,悻悻离去。在随后的多次审讯中,敌人也没有从夏明翰身上捞到半点东西。
  “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
 
  国民党反动派见软的不行,又对夏明翰施以酷刑,把他折磨得血肉模糊,多次昏死过去。夏明翰宁死不屈的革命斗志,使敌人的梦想破灭了,于是,国民党中央电复湖北当局:“就地枪决”。
 
  1928年3月20日,夏明翰已经度过了43天牢狱生活。
 
  这天清晨,夏明翰面对刽子手声嘶力竭的喊叫,神态自若地慢慢站了起来。用手指理了理蓬松散乱的头发,弹掉灰布衫上的尘土,扣好领扣,用力推开前来架他的刽子手。他无限深情地点头向难友告别,面带着微笑信步跨出了监牢铁门。
 
  “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夏明翰实践自己誓言的英雄气魄,使刽子手们个个心惊胆寒。夏明翰被五花大绑押出了监狱。一路上,他昂首挺胸,英姿勃发,志如磐石,意如脱马,一路高唱《国际歌》走向刑场。
 
  云低垂,风怒号,行人稀,浪涛急。上苍,对邪恶发出了强烈的抗议,对正义坦露了深沉的的同情。夏明翰深情地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和满目疮痍的大地,无限眷恋地俯视着留下他战斗足迹的武汉三镇。他坚信乌云终归是遮不住太阳的,邪恶迟早会被正义所战胜!
 
  行刑官按例走到夏明翰身旁,阴阳怪气地问他“还有什么话说”。
 
  “有,给我拿纸笔来!”夏明翰大声说道。
 
  他用带着铁铐的手,饱蘸浓墨,不,是饱蘸着自己的热血,写就了那首千古传颂的就义诗:
 
  “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
 
  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写毕,他厉声喝道:“开枪吧!”
 
  夏明翰倒下了,但千千万万个“夏明翰”从血泊中站立了起来……
上一篇:为信仰奋斗 为真理献身的肖楚女 下一篇:夏明翰与郭亮联句趣事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