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门之光:于方舟烈士(一)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于方舟一生的全部业绩是以“于方舟烈士”五个闪光的大字载 人中国革命史册的。应该说,在南开大学培养的杰出人才之中,他是名列周恩来之后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是五四运动时期天津青年学生运动领导人之一,是中共天津地方党、团组织的最早创建者和领导者之一。
 
  于方舟,原名兰渚,又名芳洲。1900年9月15日(农历8月22日)生于天津市宁河县俵口村一个农民家庭。俵口离天津不足百里,直接受到帝国主义侵略者的祸害。于方舟幼年时,母亲就常给他讲述林则徐、关天培等抗英故事和义和拳反帝斗争的英勇事迹,使他在家教中受到了反帝爱国的启蒙。
 
  于方舟6岁开始在本村念私塾,13岁入口小学堂乙班读书。他最爱听国文老师讲岳飞、文天祥等历史上民族英雄的故事, 有感于英雄们的崇高思想和行为。他14岁时,曾在作文中就“郭子仪单骑见回讫”这段历史事件,讲述战争指挥者如何深谋远虑, 审时度势,采用灵活的斗争策略,解除危难,克敌致胜。他的文章, 寓意深刻,文笔流畅,深得老师和同学的赞扬。老师称赞他是:“春风得意花千里,秋月阳辉桂一枝”。
 
  1919年秋,于方舟考人官立中学校(直隶省立第一中学校)。 他一面刻苦学习,一面关注着祖国和人民的命运。他是学校三育促进会创办的《进修》周刊的编辑员,曾连续发表纪实小说《庚子余记》。描写“因庚子之役,京地大乱”,一个小康之家由京都逃难, 流离僻乡后的凄惨遭遇,揭露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罪行。他还以 “芳洲”为名,撰写《 矢录》,揭露社会豪强依仗权势欺压善良的罪恶现象。为了团结更多的人“以济群生”,于方舟等重新整顿了处于瘫痪状态的“宁河旅津学生同乡会”,并当选为会长,后又出版《同乡会季镌》。他以杂文、论文、诗词等各种文体针贬时弊,揭露军阀混战、恶吏贪残的罪行,描写百姓的痛苦生活。面对破碎的神州,他忧心如焚,遂以“方舟”为名,自期自奋,愿作“渡人之舟”,把祖国人民从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在他写的《方舟歌》里自警道: “狂澜四面严相逼,群生彼岸须舟亟。方舟负任一何重?方舟遭境 一何逆?”激励自已“努力壮尔神,努力执尔柁,战胜眼前魔,何愁沧海阔广表现了他立志救国救民的坚强决心。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于方舟立即投身于反帝爱国斗争的革 命洪流。5月6日晚,他代表直隶一中参加了天津各中等以上学 校的代表的紧急会议。回校后,他立即组织直隶省立第一中学学 生救国团并被推举为团长。随后,他代表直隶一中出席了“天津学 生临时联合会”的组成会议,参加了国耻纪念日示威游行的组织领 导工作。5月14日天津学生联合会正式成立,于方舟被选为天津 市学联会评议会的委员,随后又被选为天津市各界联合会学生代 表之一。他带领直隶一中的学生,参加了天津15所中等以上学校的罢课斗争。以后,他又组织了“新生社”,出版《新生》杂志,和周 恩来领导的“觉悟社”一起,为团结天津进步青年、传播革命真理共同开展斗争。
  当时,为发动民众,天津学生联合会成立了讲演部,于方舟被 选为学联宣传科及演讲队职员。他发动和带领本校的进步学生, 经常到东门里、东北角等地宣讲,揭露日本帝国主义妄图灭亡中国 的野心,号召大家抵制日货,奋起救国。于方舟在街头演讲时曾被 反动警察抓去,拘押了半个月,但他出狱后仍无所畏惧地进行爱国宣传。
 
  为了扩大斗争的影响,更好地发动和组织爱国青年并号召各 阶层人民投人革命斗争,以于方舟为首的直隶省立第一中学校学 生救国团还创办了《醒》报。该报的《宣言》指出,面对着帝国主义 的加紧侵略,北洋军阀政府却“卖国的卖国,争权的争权,一定要将 我们四万万的好同胞”,“必弄到万劫不复的地位”,呼吁全国同胞 作万众一心,同舟共济的斗争。在《醒》报第一号上,发表了《发聋 振溃》的演说词,指出中华民族已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刻,如听任日 本侵占我国青岛,山东立刻就亡,如日本占领山东,要灭亡中国就 易如反掌。他呼吁,同胞“不可还在睡梦,快醒醒振作救国的精 神”,作拯救祖国的斗争。
 
  1920年1月间,学生团抵制日货而遭天津当局殴打和扣留, 同时,各界代表被拘押,各界联合会和学生联合会亦被查封。1月 29日,于方舟与周恩来等遂率天津市爱国学生千余人赴直隶省公 署请愿,除要求省长曹锐代电中央驳回日本通碟,拒绝山东问题直 接交涉,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外,并要求恢复各界联合会和学生联合会,释放被捕代表,不干涉人民集会、结社,言论、出版自由等。学 生的正义行动却遭到当局的野蛮镇压,演成流血惨案,于方舟与周恩来、郭隆真等作为请愿代表均被捕入狱。
 
  在狱中,于方舟毫无畏惧,据理斗争。在警察厅,于方舟就给 直隶警察厅长杨以德写了一张质问拘捕的理由书,对反动当局逮 捕青年,镇压学生的罪行予以无情揭露。当反动警官讯问他:“你 们到省公署何事?”于方舟慨然作答:中国“外交要失败,正在‘千钧 一发’的时候,所以请愿省长,让他代打电报给北京政府”。并反问 警官为什么要拘留大家。警官无词以对,只好回答说“这个我也没 法,都是省长的意思,我们小机关不得不服从”,于方舟即进一步严 词质问:“你们既无权处理,何以滥行职权拘捕我们,独不顾及中华 民国国家的人格吗?”把警官问得膛目结舌。于方舟还与狱中难友 一起以绝食斗争抗议非法拘捕,要求速开公审。在社会舆论的声 援下,迫使警厅不得不将各界被捕代表移送到地方检察厅。
 
  为了学习新思潮,唤起觉悟,坚持斗争,于方舟与被捕代表一 起在狱中开展读书活动。他与周恩来一起共同办起了“读书团”, 组织狱中难友的学习并讨论政治、学术和社会问题。周恩来向大 家介绍了马克思生平、唯物史观、剩余价值学说和《资本论》等,于 方舟演讲了《平民教育实施的办法》。于方舟在狱中还积极开展文 化娱乐活动,他与吴世昌合演滑稽新剧《找地缝》。并为周恩来等 演南开新剧《一元钱》积极进行预备布景等各项准备。他始终斗志 旺盛,充满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经全体被捕代表的坚决斗争和天津人民的积极声援,检察厅 不得不于1920年7月6日至7月8日开庭公审。在法庭上,于方 舟理直气壮,慷慨激昂地进行答辩斗争。他就检察厅判他等四人 为“骚扰罪”据理反驳道:“试问省长是中国行政长官,学生是中国 学生,以中国学生请愿于中国行政长官,何得谓之触犯刑律?倘省 长为日本省长,学生为中国学生,加以骚扰罪名,或可有之”。7月 8日,他与周恩来等又答辩道:“检察官以学生请愿为合法,而又依 据刑律一百六十四条起诉境检查官自相矛盾”。把法官置于被告 地位。最后,检察厅只好强捏罪名,以“聚众骚扰罪”判处他与周恩 来等四人有期徒刑两个月,用非法监禁的日数与刑期相抵的手法, 于7月17日宣布“期满”释放。
 
 
上一篇:杨开慧:砍头只像风吹过 下一篇:津门之光:于方舟烈士(二)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